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百八十八 美人心计

一百八十八 美人心计


                【本书首发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

枯等到黄昏,也没有见到天子归。

陆逊不由得有点泄气,可怜兮兮的哀求道:“阿姊,再有一个时辰天色就要黑了,咱们回城吧?”

“你还想当将军,还想当大都督么?”武如意抚/摸着弟弟那棱角分明的脸蛋,很严肃的问道。

“当然想了!”

一想到这个问题,八岁的陆逊就从骨子里感到开心:“姐姐将成了皇后,我当然就是将军,就是大都督了!”

“嘘!”

武如意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正色道:“阿姊再次提醒你一句,这话以后绝不能乱说,小心祸从口出!你以为皇后是这么容易就能当上的么?还有,就算阿姊做了皇后,你以为你就能做上将军,做上大都督么?没有功绩,何以服众?”

陆逊擦了擦因为寒冷而流出的鼻涕,没有吱声。

姐姐说的这些他还不懂,不明白姐姐这么聪明,这么俊俏,为什么就不能做皇后呢?为什么就算姐姐成了皇后,天子成了自己的姐夫,自己还不能做大将军、大都督,竟然还要靠功绩?难道天子的小舅子就没有特殊待遇么?

看到陆逊不吱声,武如意柔声道:“所以,阿姊才带着你迎接陛下,尽量多给天子留下点印象,对你将会有好处,知道么?唐妃生产在即,陛下定然日夜赶路,万一夜间渡江归,咱们岂不是前功尽弃了?所以我们必须不分昼夜的在江边等待,直到陛下归!”

陆逊扭头扫了一眼江岸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很多人已经各自想办法生起野炊做饭。为了早一点过江,他们宁愿在岸边昼夜等待。

“阿姊说的有道理。那就在岸边等着吧,反正我们有帐篷。你看那些百姓都是露宿呢!”陆逊揉搓着自己有些冰凉的脸蛋,终于找到了值得高兴的地方。

高长恭这时候走了过,拱手道:“武美人,小公子,营帐已经扎好,江边风大,请进帐篷里休息吧!”

武如意点点头,领着陆逊进了帐篷。高长恭尾随而入。

“派人过江探听消息去了么?”武如意端起瓷碗,喝着热水问道。

那怕再冷再苦。自己也要成为第一个前迎接天子的人!只要能博得皇帝一笑,再多的付出也是值得!

高长恭点头:“一个时辰前,已经连人带马渡江过去了七八个弟兄,分别向好几条驿道打探消息去了,只要见到天子归的踪迹,就会用最快的速度回报。只不过船家太黑,平白无故的多花了不少钱财!”

“只要能获得陛下的欢心,区区一点钱财算什么!”武如意和颜悦色的说道,对于高长恭的安排表示满意。

一碗热水下肚之后。霍然起身:“长恭,你带着门客保护我阿弟在江边等候,我要回城一趟!”

“阿姊骗人,竟然骗弟弟在江边挨冻。你却要自己跑回城里享福!”

武如意话音刚落,陆逊立即抗议了起,拉着姐姐的袖子不让离开。

武如意严厉的瞪了弟弟一眼。正色道:“姐姐回城有要事,会用最快的速度返回!”

高长恭似有所悟:“莫非武美人是为了妖道的事情回城?”

“正是!”武如意回答的简练而干脆。

高长恭笑笑。半截剑出鞘,自信的道:“何必大费周章?今夜让某摸到这妖道居住的茅庐。一剑杀掉,放火焚尸灭迹便是!”

武如意摇摇头,郑重的道:“这样不行,这妖道今日诋毁于我,将我比作妲己、褒姒之流,并且向数万难民挑明了我的身份!他若突然死了,流言蜚语必然甚嚣尘上,只怕对我将的影响不可估量。我已经想到一个两全之计,不但可以光明正大的结果了这妖道的性命,还能把他吐出的话抹掉!”

武如意说完大步走出了帐篷,翻身上马,带着十几名门客快马加鞭直奔金陵城而去。

高长恭怀抱长剑,伫立在帐篷门口,任凭落日的余晖洒在身上。望着武如意策马远去的背影,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感慨。

“啧啧……看我还是不了解这女人啊!在他柔弱绝美的外表下,竟然藏着一颗不逊男人的心!做事如此周到,我高长恭不及也!”

秣陵渡到金陵城的距离有二十多里,快马加鞭,大半个时辰便能赶到。

天色虽然黑了下,但由于城墙拆掉了大建,只要有出入城的凭据,夜间也可以自由进出金陵。

陆家的祖宅虽然在吴郡,但家族产业庞大,在江东许多县城都有商铺。而天子以金陵为都,将必然是江东头号重镇的不二人选,因此半年之内陆家就在金陵大规模投资建设了药铺、绸缎铺、粮米铺、酒肆等产业,由武如意的堂叔陆荃负责。

武如意行色匆匆的回到了陆家别宅,招呼陆荃进了密室,开门见山的询问道:“叔父大人,侄女想要一种让人吃了之后上吐下泻,浑身不舒服,却又死不了的药?可能做到?”

陆荃神色一怔,惊问:“如意要这奇怪的药却是做什么?”

“叔父不要问,若是能做到只管按照我的吩咐去做!”武如意的语气不容置疑,“侄女可以向你保证,绝对不是为了害人!侄女为了自己的前程,必须这样做!”

陆荃略一犹豫,点头道:“药铺的孙掌柜跟了我十几年,忠心耿耿,而且精通医术,这样的药方对他说应该不难,我这就去找他配药!”

走到门口时,驻足问道:“忘了问侄女要多少剂量?是在茶碗里面用,还是坛子中?”

“井里!”武如意面无表情的吐出了两个字。

陆荃一阵骇然,额头见汗。

但对于这个在未可以带领陆氏走上巅峰的养侄女,陆荃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有唯诺点头的份:“叔父这就去办!”

小半个时辰之后,陆荃提了一黑一白的两包药回,郑重的交到了侄女的手中:“这药是孙掌柜精心配置的,无色无味,足可让数千人上吐下泻,如意使用的时候千万要三思啊!白色的药物是解药,用开水煮沸饮用便可以止泄止痛,侄女可一定要记好了!”

“多谢叔父大人的协助,等侄女将有出息了,不会忘了你的大恩!”

对于陆荃的表现武如意很满意,给了一个美好的许诺,最后叮嘱道,“此事干系重大,叔父千万莫要泄露出去!”

陆荃笑笑:“侄女这是说哪里话,咱们都是一家人!叔父相信如意不会乱的,这样做一定有苦衷!”

武如意将两包药携带好,起身准备离开,出门前叮嘱道:“今晚让我们陆家所有的仆人熬个通宵,煮上足可供应几万人的白米粥,明天一大早就送到江边。侄女要对难民施粥!”

“数万人?”陆荃一惊,“只怕需要数千石粟米吧?”

武如意语气决绝,容不得半点质疑:“只能多不能少!我们陆家粮仓的米不够了就去别家买,总之天亮之前一定要送到江边!”

“好吧,我们陆家在金陵的雇工加上仆人至少六七百,在天亮之前应该可以做到。”陆荃擦擦汗,应承了下。

武如意点点头,最后吩咐道:“还要准备黑狗一只,渔网一张!天亮之时,派人与米粥一块送到江边!”

“莫非如意遇上会妖术之人了?”听侄女提到黑狗,陆荃似有所悟的问道。

“有妖道诋毁与我,我必然让他死的心服口服!”

武如意留下了一句冰冷的话后,大踏步的走出了密室,翻身上马,引领着十几名随从出了陆家别宅。

出城和进城一样顺利,半个时辰之后,武如意一行又回到了江岸边。

秋高气爽,弯月挂在半空照耀着江畔,显得冷冷清清。

在月色的照耀下,岸边正有数万流民彻夜等待着坐船返回对面的故乡,漂泊的日子实在凄苦,这些饱受战火暴政摧残的百姓恨不能尽快回到故乡的怀抱。

虽然江面上的渡船昼夜摆渡,但一天下也就是将将只能运送到对岸万余人而已,在江南等着过江的难民至少还有数万人,而且每天都会有新的返乡难民到江边聚集。因此虽然江面上的渡船回穿梭,但等着过江的百姓却不见少。

数万难民在江畔绵延数里,而于吉的茅屋就在一座小山坡之下,打马靠近,依稀可以看到里面还有烛光。

武如意翻身下马,招呼了一名随从,贴耳吩咐道:“将这药偷偷的洒入那妖道的井中!”

这些门客跟随了陆骏多年,深受陆氏恩惠,都是些可以为了陆家舍弃性命的汉子。忠诚性绝不是刚认识不久的高长恭可以相比的,这也是武如意没有带高长恭回城的原因。

门客从武如意手里接过药包,点头道:“小娘子放心,小人必无差错!”

待门客刚走几步之后,武如意却又改变了主意,召唤回叮嘱道:“这妖道诡异的很,我只怕你就这样去投药会暴露了行踪,反而弄巧成拙。还是由我先进茅屋缠住他,你再伺机投药,这样才能万无一失!”(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