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百八十七 不可与天争

一百八十七 不可与天争


                【本书首发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

看到这老道士鹤发童颜,一身仙风道骨,而且毛遂自荐的替自己相面卜卦,武如意便没有拒绝。

翻身下马,向着老道士肃拜施礼:“小女子名唤如意,不知道长仙号?”

老道手中拂尘一晃,还礼道:“贫道琅琊于吉,这厢有礼了!”

施礼完毕,挥手示意武如意跟着自己到人群稀疏的地方说话:“请娘子报上生辰八字,由贫道为娘子卜上一卦!”

武如意略作迟疑,最终还是按照于吉的要求报上了年月生辰,最后用将信将疑的目光看着于吉,请教道:“小女子生辰已经报上,还请仙道指点!”

于吉单臂抱着拂尘,双目微闭,一只手在胸前掐掐去,嘴里念念有词。如同仙人入定般久久不语。

“以肃之见,这道人只怕是江湖术士,坑蒙拐骗的妖道而已!看到娘子衣着不凡想欺骗点钱财而已,娘子何必在这里看他装神弄鬼,听他谣言蛊惑,乱棒痛打一顿,然后派人送到县令大人那里重重治罪就是了……”

长江岸边人群攘攘,高长恭不便直呼武如意的身份,便改用了普通称呼。言辞之中对于吉充满了不屑与轻视。

而于吉对于高长恭的话却充耳不闻,任凭江风吹得自己鹤发飞扬,依旧双目微闭的念念有词。

武如意向着高长恭微微一笑,不动声色的道:“长恭不要心急,我等且看看这道人有什么说辞,再下定论也不迟!”

片刻之后。于吉的双目突然睁开,嘴里掷地有声的吐出了八个字:“龙门难跃。回头是岸!”

“道长何出此言?”武如意脸色微变,惊问道。

于吉手中拂尘一晃。目光如电:“这位娘子自己心中有数,何必在贫道面前遮掩?方才倒是贫道失敬了,原是自金陵城内的大人物,江边人群攘攘,贫道就不点破尊姓了。在此只想规劝娘子一句,人心不足蛇吞象,见好就收真智慧!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娘子若是能够听得贫道一言劝,将母仪天下并非不可能。若是争强好胜,只怕反而自毁前程!”

武如意心中又惊又怒,呵斥道:“果然是口出狂言的江湖术士!看你一把年纪,我不与你计较,再敢口无遮拦的诋毁与我,休怪小女无礼!”

说完之后,拂袖就走。

高长恭在后面大步跟上,走到于吉面前的时候,手中的佩剑拔出了半截。冷冷的威胁道:“你这妖道再敢胡言乱语,信不信高肃一剑斩下你的脑袋?既知我家娘子身份,就不要再口无遮拦!否则掉了脑袋,就不要怪别人!”

而于吉对高长恭的威胁毫不在意。同样报以冷笑:“贫道今年已经八十余岁,生又何欢死有何惧?眼见的东方渐有帝王之气,百姓重归太平有望。不忍再见生灵涂炭。故此拼死也要说服陆家娘子!”

于吉说着话大踏步的向前拦住了准备上马的武如意,言辞恳切的道:“贫道自十六岁在琅琊出家。后游四海,广交奇人。至今已历七十年,涉猎甚广。不敢吹嘘有经天纬地之才,但卜测吉凶,推**福还是能够做到的。还望武美人听贫道一句劝,龙门难跃,回头是岸。相夫教子,知足常乐!若是强与天争,只恐祸及自身,殃及族人!”

刚才被于吉的话戳破心事,武如意只当他是胡言乱语的招摇撞骗。对于吉所说的推测到自己身份的事情也不以为意,只当他是虚张声势的骗自己钱财。心中虽然惊骇恼怒,倒也没过于往心里去,只想着尽快的摆脱这妖道的纠缠,没想到这老道竟然真的识出了自己的身份!

这个年头的女子讲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即便是大家闺秀也很少有人认识。听于吉戳破了自己的身份,武如意这才觉得自己想的太简单了,这老道不是受了别人的指示故意整自己的,就是的确胸怀奇才。

“你这妖道装神弄鬼的在这里胡言乱语,到底受了谁的指示?”武如意手拉马缰,柳眉竖起,杏木怒视。

“哈哈……天意!”于吉仰天大笑,“贫道乃是受了天意指示!”

“娘子退后,让某斩了这胡言乱语的妖道,若是官府追究,由肃一力承担便是!”

高长恭大踏步的走了过,手中长剑出鞘,脸上的青铜面具显得狰狞恐怖。

于吉突然扭头怒视高长恭,怒喝道:“贫道在江东游历数十年,救人无数。无知凡夫俗子,安敢造肆?天必将降狂风骤雨惩罚于你!”

随着于吉的话音落下,长江两岸突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天昏地暗。

天空乌密布,雷声隆隆,大有狂风暴雨即将袭之势。

“要下大雨了,快找地方避雨去!”

“向南五里有乡亭,大伙儿到那边避雨去!”

肆虐的狂风吹得江面上的渡船摇摆不定,再加上天昏地暗,雷声隆隆,眼见得已经是不能渡江了。在岸边等候渡船的百姓顿时乱作一团,纷纷收拾行囊,呼儿唤女的准备找地方避雨。

见了于吉的所作所为,武如意更是惊骇不已,一手牵了八岁的陆逊,回顾左右及高长恭道:“看此人果真有妖术在身?”

高长恭仗剑在手,面无惧色:“武美人勿忧,这妖道只是略通天象而已!天气骤变乃是自然之力,与他有何关系?看我仗剑斩下他的脑袋便是!”

于吉怀抱拂尘,朗声道:“武美人,贫道施这般法术无非是让你看到贫道的力量,让你明白适才所言并非妄语!一为了救天下苍生,二为了救武美人你,还望幡然悔悟,放下贪念!龙门难跃,回头是岸!”

“哼,妖道休要在这里胡言乱语,吃我一剑!你既然能呼风唤雨,就让高肃看看你是否刀枪不入?”

高长恭冷哼一声,欺身疾进,手里的长剑横削而出。

于吉虽然自称八十余岁,但身手却是异常矫健,低头侧身,轻松的的躲开了高长恭的长剑,大笑道:“无知凡夫,竟然如此冥顽不灵!待贫道施法破去这漫天乌,止了这飞沙走石,你便知道贫道所言非虚!”

“长恭,你且退下!我倒要看看这妖道有何本事止了这飞沙走石!”听了于吉的话,武如意有心试探他说的真假,急忙阻止高长恭。

高长恭收了长剑,冷哼道:“我便暂时饶你片刻,看你这妖道还要怎样蛊惑人心?”

于吉拂尘一挥,不再搭理高长恭,大步走到高处,朗声道:“诸位百姓莫慌,也不要急着找地方避难!免得自相踩踏,造成无辜的伤亡。且看贫道施法,让这满天乌散去,让这飞沙走石安宁!”

于吉话音落下,便在空旷之处做起了法术,整个人手舞足蹈,嘴里念念有词,仿佛舞谱神棍在跳大神一般。

“哼,怎么看都是一个装神弄鬼,故弄玄虚的妖道!”高长恭手提长剑,冷哼道。

谁知道片刻之后,狂风逐渐变小,直到最后完全停了下。而天上的乌也缓缓散开,重新露出了秋阳,以及湛蓝的碧空。

“哎呀,这道长真是神仙啊!”

“大仙,简直就是大仙在世啊!”

“我等赶快跪拜大仙!”

见到于吉这般神奇,惊慌失措准备寻找地方避雨的百姓顿时佩服的五体投地,纷纷跪在地上磕头称颂。崇拜之情,溢于言表。

而那些刚刚喝了于吉符水的病人,直觉的精神好转了许多,也不知道是真的因为符水的缘故,还是因为看到于吉道法如此高深,而受了鼓舞,也纷纷跪地磕头称颂。

“大仙的符水真是管用,小民喝了浑身舒服多了!”

“我也是浑身有劲了,道长真是神仙也!”

于吉面带微笑的招呼百姓起身,然后怀抱拂尘走到了武如意面前,笑问:“武美人见了贫道这般本事,还有怀疑么?请你相信,贫道所言,句句发自肺腑!龙门难跃,回头是岸哪!”

武如意面无表情,什么话也不说,只是拿眼睛去看高长恭。

高长恭冷哼一声,再次提剑向前:“妖道休要在这里装神弄鬼,天有不测风,飞沙走石而复去不过是天象而已,恰好被你这妖道赶上了罢了!竟敢在这里装神弄鬼,蛊惑人心!你既然有这般能耐,便吃我一剑试试,看看你死还是不死?”

于吉摇头长叹,转身就走:“冥顽不灵,冥顽不灵啊!”

一边走一边大声对百姓道:“大家看好了,这女子乃是吴郡陆氏养女武如意,将必是祸国殃民之辈,大家记得把贫道今日所言传遍各地,让这话传到天子耳中!”

高长恭大怒,提剑欲追:“武美人放心,高肃拼死也要斩了这妖道!”

武如意却是临危不乱,冷静的阻止高长恭道:“切莫追了,回!”

待高长恭返回之后,压低了声音道:“这妖道妖言惑众,已经大大的影响了我的前程。我恨不得手刃此人,只是不可操之过急,需要想个万全之策!不仅要杀了这妖道,还要将他对我的诋毁消除掉!”(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