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百八十 为天子做嫁衣

一百八十 为天子做嫁衣


                

夏侯惇虽然勇猛刚烈,但却不是有勇无谋的莽夫。

攻打袁术和攻打天子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况且曹操现在的豫州牧、谯候、前将军的爵位全都是由刘辩授予的,若是现在公然攻打宛城,那就是与谋反无疑。

“不得胡言乱语!”

夏侯惇坐在帅榻上扫了两个赳赳武夫一眼,厉声呵斥道。

典韦和王彦章一脸愤慨,典韦不善说辞,只能把一双铁臂抱在胸前生闷气。

而王彦章却一脸不忿的试图说服夏侯惇:“元让将军啊,咱们从半月之前动兵,一路上大大小小打了四五仗,折损了数千兄弟的性命,却被这狗皇帝捡了便宜!末将心中实在不甘心呢!”

“小心隔墙有耳,说话需要谨慎!”

夏侯惇轻轻的咳嗽一声,提醒王彦章注意称呼,“若非我军的重压,袁术绝不会拱手投降。我等损兵折将,天子却坐享其成,这般行为,某也是不耻!但天子终归是天子,岂能轻易与之开战?此事当快马禀报孟德,等他到后再做决定!”

王彦章的战意仍然浓烈,愤愤的道:“早知如此,主公就应该向洛阳的天子称臣,而不是狗……刘辩!”

顿了一顿,昂扬激措的拍着胸脯道:“章本只是一介武夫,蒙曹公器重,擢为偏将。恨不能誓死相报,今日怎能忍心看刘辩欺辱曹公?愿向元让将军借兵五千,趁着天色未亮之时强攻宛城,拼死也要破城!将的一切罪责,曹公都推在章身上便是!虽千刀万剐。亦无怨无悔!”

听王彦章说的忠义,一脸凝重,面色略显阴郁的夏侯惇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抚道:“某亦知彦章忠烈,但大丈夫争雄不在一城一地之得失。行事需三思而后行。此事非同小可,必须等禀报孟德之后再做处置!”

数骑快马离开先锋营,朝着博望方向而去。

一个时辰之后,夏侯惇的书信就送到了正在行军的曹操手中。

而此刻,曹操率领的四万主力大军已经过了博望坡,距离宛城不过五十里路程。

“想不到啊想不到。反而为天子做了嫁衣!”曹操看完书信之后,非但没有愤怒,反而有些自嘲的笑了一声。

心中却是百般不解,按照正常道理说,宛城中的袁军至少还有三万多人。袁术没理由这么轻易地开城门投降吧?

归顺和投降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归顺之后自己的兵马部曲还是自己的,仍然掌控在手中。开门投降那就是完全把刀柄递给了对方,要杀要剐全看对方的心情了。

“袁术为何忽然就开门投降了呢?”

曹操在众将的簇拥下闭目沉思,脸上的表情深邃而不可测。

只是在斥候探听到准确消息之前,曹操就算绞尽脑汁也想不透这其中的缘故。谁能想到袁术在逃亡荆南的时候撞上了江东的刘辩,然后就稀里糊涂的被生擒了。袁术没想到,刘辩也没想到。更别提曹操这个局外人了!

夏侯渊与曹洪看完了夏侯惇的书信之后,俱都怒不可遏,纷纷鼓噪:“这天子真是太无耻了。我们栽树,他跑乘凉,这算什么天子?干脆一鼓作气包围宛城,抓了刘辩,把他的帝位废了,另立天子算了!”

“混账。怎敢胡言乱语?”

听了夏侯渊与曹洪的鼓噪,曹操的双目猛地睁开。抬手赏了曹洪一个巴掌。

论起关系,毕竟与曹洪更近一些。而且曹洪这个直性子不记仇,而夏侯渊为人则比较清高倨傲,而且又有军功,平日在军队里非常注重自己的形象,倘若给夏侯渊一巴掌,只怕他架不住,所以这巴掌就扇到了曹洪的脸上。

“孟德,为何打我?”曹洪一脸委屈,捂着火辣辣的脸颊反问,“我说的有错吗?”

“口出大逆不道之言,打你巴掌还是轻的!”曹操背负双手,面无表情的冷声斥责,“左右,给我把曹子廉拖下去重责二十军棍!”

随军的戏志才、荀攸急忙替曹洪求情:“子廉将军虽然口无遮拦,但念在大军正在行军途中,杖责大将,只恐会影响军心,还请主公暂且寄下,等返回许昌之后再做处置!”

曹操微微颔首,轻声道:“看在你二人的份上,这二十军棍暂且寄下,谁敢再胡言乱语,绝不轻赦!”

夏侯渊有些沮丧的道:“依主公的意思,难不成现在就要退兵回许昌么?就白白这样为天子做了嫁衣?”

曹操面上浮现一股诡谲的笑容:“留下乐进、李典统率步卒,妙才与众人随某走一趟宛城,会会天子去!”

宛城袁术的宫殿内。

刘辩刚刚从小憩中醒了过,一夜未眠,实在熬不住。

此刻天色已经大亮,宛县内的各种琐事堆积如山,曹兵又近在咫尺,有许许多多的事情等着处理,能够忙里偷闲小憩片刻,已经是很奢侈的享受。既然想做皇帝,就得拿出操心的命!没想到刚刚睁开眼睛,脑海里的系统就发出了连绵不绝的提示。

“叮咚……获得典韦仇恨点10个!”

“叮咚……获得王彦章仇恨点10个!”

“叮咚……获得夏侯渊仇恨点9个!”

“叮咚……获得曹洪仇恨点8个!”

“叮咚……获得乐进仇恨点9个!”

“叮咚……目前宿主拥有的愉悦点总数为52个,仇恨点总数为75个。”

这些天,刘辩获得的两项点数非常繁琐,既有张勋的,也有马忠的,还有被俘虏的袁术部下文武幕僚的。只是当时所处的形势比较紧张,容不得刘辩分神留意,没想到不知不觉中又增加了许多。

听到系统一波大规模的提示之后,刘辩目光如霜的在心下自语:“看与曹操军团的梁子已经结下了,但这也只是迟早的事情而已!要想扫平诸侯,把兵权收归中央,早晚免不了兵戎相见!”

不过,曹操军团的这次大规模送仇恨点没有孙坚家族那次猛烈。那一次,上至孙坚,下至其心腹部将几乎都对自己产生了仇恨,而这一次身为主公的曹操还没有恨上自己,这说明自己的行为目前还没有触碰到曹操的底线。

而除了曹操之外,夏侯惇、曹仁、李典、许褚等武将的仇恨点也没有获得,这让刘辩觉得夏侯惇和李典可能比较理性,而镇守后方的曹仁估计还不知道消息。剩下的许褚,想是上次自己招募他的缘故,彼此之间算是有了一些交集,所以许褚不好意思一下子仇恨自己。至于曹操手下的这帮谋士,都是些智力在90以上的家伙,怎么会轻易的动怒!

就在这时,卫僵匆匆报:“启禀陛下,军师派人请!说是曹操已经率领骑兵抵达宛城北门,正在等待陛下到城墙上叙话!”

“哦……了吗?”刘辩面容为之一动,随即不动声色的道,“通知军师,就说朕稍作整理,马上就去会会曹操!”

身为天子,必须注重仪容。故此刘辩带了几个太监随军伺候自己的日常起居打扮,至于心腹大太监郑和则留在了金陵,一方面帮自己掌握皇宫内的情况,另外还要负责造船。

小半个时辰之后。

换了一身红黑相间龙袍,头戴皇帝冕,身披金色披风的刘辩在卫僵的护卫之下登上了城墙。贴身太监亦步亦趋的打着黄罗伞盖紧紧跟随,军师刘基、大将秦琼,以及降将桥蕤等人早就在城头上恭候多时。

宛城四门紧闭,吊桥拉起。

周遭的城墙上将近两万守军各持弓箭,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城下的曹军皆是铁骑,大约一万左右,漫山遍野的列阵等候。军容整齐,军士各个精神饱满,斗志昂扬,与城头上萎靡不振的守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一身戎装,腰悬倚天剑,身披红色披风,胯下绝影的曹操在护城河外面一箭之地等候多时。周围簇拥着夏侯兄弟、许褚、典韦、王彦章等猛将,以及荀攸、戏志才等谋士。

看到金黄色的黄罗伞盖出现在城头,一身帝装的少年天子信步踏上了城头,曹操心中一凛,翻身下马,拜伏在地:“臣豫州牧、前将军曹操参见天子!”

刘辩在城门上高声道:“曹将军不必多礼,快快平身!”

曹操手下的众将虽然心中一百个不愿意,但也不敢悖逆曹操的命令,齐齐以军礼参拜:“吾等拜见皇帝!”

刘辩先示意众曹将起身,接着朗声道:“曹将军此番率兵前讨伐袁术,足见忠心,功不可没!朕不能让你在城门外叙话,这就放下吊桥,容曹将军进城,不知将军意下如何?”

不管刘辩与曹操现在的关系如何微妙,但毕竟是名义上的君臣。就这样将臣子拒之于门外,显然不符合天子的身份,所以刘辩必须让自己的行为无懈可击。也正好试探一下曹操敢不敢进城,你自己不进城的话,那就不是我的错了,至于你那些猛将是不可能放进的,要进城那就单骑赴会吧!

(最后求一下月票,3月份就剩下几天了,千万不能在最后的关头被翻盘啊,请弟兄们多多支持)(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