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百六十六 严师出高徒

一百六十六 严师出高徒


                【本书首发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刘辩继续端坐在内帐之中进行召唤。』顶』点』小』说,ww⊙23◇≤m

“叮咚……宿主选择使用95个愉悦点进行召唤,将获得武力值90至100之间的武将一名。

系统马上为宿主提供候选名单,请稍等片刻!”

“不急,慢慢,本宿主有的是耐心!”

已经收获了“弓神”薛仁贵与徐光启,刘辩气定神闲的等待着第三次召唤,说起这都是拜爆表所赐,否则怎么能这样大规模的从历史长河中攫取人才?

“叮咚……第一名武将,南北朝名将檀道济——武力91,统率94,智力86,政治”

“叮咚……第二名候选武将,南北朝名将斛律光——武力93,统率91,智力69,政治”

“叮咚……第四名候选武将,明朝开国大将常遇春——武力98,统率93,智力67,政治51。”

“叮咚……第四名武将,唐朝开国名将侯君集——武力91,统率,智力72,政治”

“候选名单已经提供完毕,请宿主另外指定一名武力上限不超过100的自选人物,进行二选一随机召唤。”

“本宿主选择指定裴元庆作为候选武将!”

记得系统上次提供的裴元庆武力为满值的100,所以刘辩毫不犹豫的报出了裴元庆的名字,事急从权,既然100是上限。那就弄个最高数值的人进行抽选吧!

另外,裴元庆也是用锤的猛将。根据系统的设置,出之后武力就已经达到了巅峰。正好可以让他做岳的师父,把岳的潜力彻底挖掘出。

“宿主指定特权武将为隋唐第三条好汉裴元庆——武力100,统率90,智力56,政治38。请再从刚才的候选名单中选择一名武将,然后搭配自选武将,进行二选一的随机召唤!”

刘辩略一思忖,做出了选择:“本宿主选择常遇春!”

“叮咚……召唤完毕,恭喜宿主获明朝开国大将常遇春。植入身份为岳飞手下的一名屯长,目前正随军攻打汝南。本次召唤消耗愉悦点95个,宿主目前尚余愉悦点10个,仇恨点4个,本次召唤结束,系统即将关闭。”

“常遇春?也不错!终于个用刀的猛将了,这样才能百花齐放嘛,哈哈!”

虽然没能如愿获得裴元庆,没能给岳召唤出一个师父。但刘辩的心情却丝毫不受影响,对于今天的召唤成果表示满意。起身舒展了下筋骨,准备去用晚膳。有了常遇春的加入,使得本方人马凭空多出一员猛将。定然能够如虎添翼,说不定天亮之后就拿下了汝南!

汝南正南方向三十里,群山脚下。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岳飞率领的五千多精锐士卒已经在山脚下的松柏林中休整了一下午,吃饱喝足。养精蓄锐,只等主将一声令下。即将像下山的猛虎一般出击。

暗夜之中,一阵马蹄声响起,由远及近,的正是前往汝南哨探的吕蒙。

到了山脚下翻身下马,气喘吁吁的直奔主将所在,拱手复命:“师父……”

岳飞正与周泰以及几个偏将围在一起看地图,见到吕蒙归,眉头微皱:“师徒只是你我私下之间的关系,在军中不得如此称呼!我是三军主将,须按军中称呼才行,知道了么?”

吕蒙撇了撇嘴,拱手道:“诺,岳将军,小的谨记于心!”

岳飞点了点头,扫了一下山脚下正在打喷嚏的马匹,沉声问道:“马匹哪儿的?”

“嘿嘿……师父、将军你忘了俺的身份是猎户么?想要一匹马还不容易?”

吕蒙呲牙一笑,面上颇有得意之色,“看看天色不早,俺在返回的途中,顺手牵羊,从一户百姓的马厩中偷出的!”

岳飞勃然大怒:“大胆,我看你之前分明是盗贼吧?竟敢私自偷盗百姓家的马匹,置军规军纪于不顾,真是胆大妄为!”

说罢,呼喝左右 :“呀,给我杖责军棍二十,以儆效尤!”

“啊?”

吕蒙委屈的几乎要哭了,急忙跪地求饶:“将军饶命,师父饶命!俺刚刚进入队伍,到现在也不知道啥军规军纪,而且俺也不识字,军纪它认识俺阿蒙,俺阿蒙不认识它啊!再说天黑了,俺又怕耽搁时间误了军情,无奈之下才偷盗马匹赶路的,回头俺给人家还回去就是了,将军开恩,师父饶命哪!”

“哎哎……鹏举啊,我说算了,你看把这娃儿吓得!都说不知者不罪,小娃儿毕竟才刚刚从军,再说为我们做向导之功还没奖赏呢,怎么能先打军棍呢?”

周泰虽然外表粗犷,但内心却是古道热肠。虽然和吕蒙斗了不少嘴炮,但此刻看到这小子吓得脸色蜡黄,磕头如捣蒜,还是第一个站出为之讲情。

看到周泰开口,旁边的几个偏将也纷纷开口替吕蒙求情:“岳将军手下留情,吕子明也是唯恐耽误了军情,方才出此下策,并非有意为之!事急从权嘛,这次可以免于追责,将士们是不会有异议的!”

听了周泰及众偏将的求情,岳飞脸色方才好转,用如炬的目光盯着吕蒙,严厉的告诫道:“天子的大军,乃是仁义之师!以庇护百姓性命与财物为己任,岂可作奸犯科?念在你是初犯,本将今次网开一面,饶你一回,下次不得再犯!”

“多谢将军开恩!”

吕蒙吓得一身冷汗湿了衣衫,方才知道做这个三军主将的徒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非但没有额外照顾自己,反而更加严厉。日后行事不小心翼翼的三思而后行,说不定吃板子的机会多的是!

岳飞的目光仍然凛冽:“军棍虽然免过,但惩罚却不能逃脱!本将罚你把一月的军饷赔偿于被你盗窃了马匹的农家,并且归还马匹,向人家赔礼道歉。你可心服口服?”

“徒儿愿意受罚,心服口服!待会儿大军进攻汝南的时候,小的就把马匹还回去。但我到现在还没领到军饷呢,囊中空空,这可如何是好?”吕蒙一脸沮丧的认罚。

岳飞沉声道:“这倒不劳你费心,待会儿我会让随军薄曹给你提前预支一个月的军饷!”

顿了一顿,语气变得柔和了一些:“你此番前往汝南哨探,可曾刺探到有用的军情?”

看到师父脸色好转,吕蒙心中稍安,打起精神道:“回将军的话,小人不但到了汝南城周围哨探,甚至还混进了城中走了一遭。对于城内袁军的部署,却是摸的清清楚楚。”

“说听听,不可妄言,否则必以军规处置!”岳飞在一块山石上正襟危坐,喝令吕蒙把刺探到的军情详细说。

吕蒙咽了口唾沫滋润下嗓子,说道:“据小的探听得知,汝南城内本有五万守军……”

“大胆,一派胡言!”

听了吕蒙这番话,岳飞顿时双眼圆睁,怒目呵斥:“在我军兵发庐江之前,各路斥候均探得袁术麾下总兵力共计十二万,确凿无误。庐江一战,袁军折损一万,被俘两万,又留下了一万据守困龙陉,余下总兵力已经不足八万人,岂会把一多半的人马囤聚在汝南?难道袁术所在的南阳与淮南就不设防了么?”

吕蒙急忙指天发誓:“小的所言句句是实,请听我慢慢道!”

“讲!若是信口开河,拿着军情当儿戏,军棍无情!”

岳飞冷声斥责,这徒儿有些顽劣,不好好教导,严格约束,难成大器。都说“棒下出孝子,严师出高徒”,这话一点儿也不假!

吕蒙几乎要哭了。

这才知道从军和跟着姐夫打猎完全不是一码事,这人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冷着脸像仇人一般,太不讲究了。这还是拜了师父,要不然的话今天还不得脱层皮啊?

“徒儿从一个在县衙当差的亲戚嘴里探听到,汝南城内本只有两万守军,但这十天左右就从各大豪族以及寻常百姓家中强行征募了三万新军,因此使得汝南的守军扩充到了五万。徒弟所言句句是实,若有虚言,愿领军棍,除非是我那亲戚诓骗我!”吕蒙跪在师父面前,小心翼翼的说道。

“原如此!”

岳飞这才恍然顿悟,冷笑道:“十天的时间强行征募了三万新军,这袁术还真是够凶残的,估计要逼迫的不少百姓家破人亡吧?”

眉头蹙起,不无担忧的道:“就算一多半是招募的新军,还没有进行操练,但守军十倍于我,即便能杀袁军一个措手不及,想要拿下汝南也绝非易事哪!”

吕蒙却换了一副轻松的口气:“将军勿忧,我那亲戚又说了,听闻天子的主力大军向东攻打淮南,大将纪灵又带了三万人马于昨日晌午离开了汝南,前往淮南防御去了。此刻汝南城中只有两万守军,并且一多半是新兵,满城怨声载道,每天夜里都有逃兵的情况发生。要破汝南,易如反掌!”(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