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百六十一 吴下阿蒙

一百六十一 吴下阿蒙


                【本书首发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

庐江城,汉军大营。

刘辩站在中军大帐前遥望东方,只见漫天霞光,久违了的骄阳终于冲破乌,用他的光芒照耀着世人。

“世间万物,有弊必有利!世人皆畏骄阳似火,这许久不出,却反而让人思念起!”

刘辩背负双手,不明觉厉的吟诵了一句。

见到了久违的太阳,当着臣子的面不感慨几句怎么能行?若是曹孟德或者共太祖在此,面对此情此景,少不得要吟诗作赋,刘辩知道自己肚子里没这点墨水,所以也就不献丑了。

“陛下所言甚善!”

荀彧、刘晔以及卫僵陪同在后面,齐声附和道。

“对了,一大早没见到军师及鹏举,不知道去了何处?”刘辩话锋一转,询问道。

卫僵拱手答道:“昨夜子时看到开天晴,军师与鹏举先生连夜出了营寨,前往困龙陉查看地形去了,看看有没有夺回峡谷的妙计,然后以最快的速度直捣汝南。”

刘辩虽然没有去前线观察过,但去年却是从这条道路去的江东,此刻犹记得这条峡谷险峻,绝对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最好诠释,因此对于夺回峡谷并不抱任何期望。

“朕去年曾经走过这条峡谷,现在既然被袁军据险而守,并且堵死了道路,想要重新夺回,只怕绝无可能!”

刘辩说着话引领着文武幕僚,转身进了帅帐,“实在不行的话。改变直捣汝南,从中间切断淮南、南阳的原计划吧!从淮南向西步步为营。以我军之士气,扫平袁术的乌合之众。想也就是三五个月的事情!”

荀彧颔首道:“已经因为雨水耽误了六七日,白白消耗了近万石粮草,若是找不到度过困龙陉的方法,只能拔营向东,由淮南向西推进了。”

“陛下尽管放心,晔在淮南也算有些人脉,到时候必然使之接应,就算从淮南慢慢的向西打,也不会浪费太多时日!”

看到天子的表情有些凝重。刘晔把自己是淮南人的优势重申了一下,以宽天子之心。

刘辩朗声一笑,踌躇满志的道:“两位爱卿尽管放心,朕岂会因为这点小事而烦闷?寡人的志向乃是扫平天下诸侯,将不臣之徒悉数绳之!区区袁术,何足道哉?只不过是秋天的蚂蚱而已,谅他蹦跶不了几天了!”

就在这时,守卫营寨的屯长突然到帅帐禀报:“启禀陛下,营门外面了一个猎户。身后带了一个十三四的少年,说是有度过困龙陉之法,嚷嚷着求见陛下,不知该如何处置?”

刘辩闻言。精神顿时一震。

历史上很多奇兵就是靠着猎户土著提供的线索才建立了奇功,远的不说,就说几十年之后的邓艾偷渡阴平。奇袭成都就是靠着土著的向导,走了一条几乎算不上道路的险径。才最终直抵绵竹关下,完成了灭蜀大业。

“毛遂自荐,必有过人之处,速请!”刘辩龙颜大悦,向屯长吩咐了一声。

待屯长出了帅帐之后,又吩咐刘晔道:“此乃天助我军,猎户此必然能助我军飞越天险,子扬可代朕出寨相迎!”

“臣遵旨!”

刘晔答应一声,亲自出了帅帐前往营寨门口迎接。

不多时,便带了一对猎户打扮的男子走进了帅帐。

刘辩端坐在帅椅之上,用凛然不可侵犯的眼神凝视二人。

只见为首之人大约二十六七岁的样子,约莫七尺身高,只是相貌极为普通,看不出有什么奇特之处,想也只是寻常的猎户。

在猎户的身后跟了一个少年,大约十三四岁的样子,虽然因为年幼显得身子骨很是单薄,却倒也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眼神之中透着纪灵。

“坐在上面的便是当今天子,速速参拜!”

刘晔咳嗽一声,提示这两个猎户不要失了礼节,在路上可是一再叮嘱。

“草民拜见天子,万岁万岁万万岁!”

得了刘晔吩咐,这两个猎户齐齐跪在地上叩首不止,“砰砰砰”的连续磕了七八个响头。

“不必磕这么多,三个即可!”刘辩微笑着示意二人起身,“不知你二人姓甚名谁?适才对守门的官兵说有度过‘困龙陉’之法,此言可是当真?”

得了天子的金口玉言,两个猎户才敢站起,年龄较大的开口道:“庶民姓邓名当,乃是汝南富陂人,自幼在汝南至庐江的这片山林中打猎,因此对于这片深山峻岭了若指掌。得知陛下大军在困龙陉受阻,故此前献上过谷之策!”

“哈哈……太好了!”刘辩拍案大喜,“若是你能助寡人的大军度过这片崇山峻岭,朕重重的有赏!”

邓当闻言喜出望外,眉开眼笑的问道:“嘿嘿……庶民家境贫寒,靠着打猎才勉强能够养家糊口。庶民此番冒险前献策,正是为了获得一笔可观的酬劳,不知陛下打算如何赏赐?”

卫僵听了,怒目斥责:“大胆!陛下说重赏你们,必然会有重赏,竟敢在此讨价还价,信不信军棍伺候?”

“建业不必动怒!”

刘辩唯恐吓坏了这对猎户,急忙示意卫僵住口,“天下苍生,熙熙攘攘,皆为利益。人家若不是为了酬劳,又何必冒着风险为我军出谋划策?哪里有军棍伺候的道理,千万别把两位桑梓吓坏了!”

然后又笑容可掬的盯着这个自称邓当的猎户:“不知道邓壮士想要何等赏赐?只要能够助我军度过‘困龙陉’天险,朕一定从你所求!”

不等邓当开口,旁边的少年却接过了话茬:“陛下,我姐夫胡言乱语,陛下切勿责怪!小人所求者,并非赏赐,只要能在军中给个一官半职,让我兄弟二人能有建功立业的机会便可!”

“阿蒙,你胡说什么?”

邓当却是不干了,脸色瞬间就拉了下,“的时候怎么说的?你为何突然又改变了主意?不是姐夫小瞧你,就凭你肚子里这点本事,纵然在军营里混一辈子,只怕也就是个屯长的货色,还是向陛下讨要点赏赐的划算!你若是错过了这个机会,就凭一点军饷,只怕连媳妇都讨不上,到时候你姐姐却要埋怨我了!”

对于少年的气节,刘辩很是欣赏。

和颜悦色的道:“好一个有志气的少年郎,不知如何称呼?你们兄弟若是能够帮助寡人的大军度过天险;你要做官,朕便封你做官,你要赏赐,朕便给你重赏!”

少年大喜过望,再次跪地叩头:“小人姓吕名蒙,今年十三岁,左邻右舍都称呼我阿蒙。我姐夫要赏赐,请陛下赐给他吧,只要陛下能让小人在你身边做个亲兵,小人便感激不尽!”

“吕蒙?”

幸亏刘辩已经胸有城府,脸上才没有露出惊讶之色。但心里却仍然吓了一大跳。

“哎呦……真是踏遍铁鞋无觅处,得全不费工夫!朕求贤若渴,为了广收良才而殚精竭虑,没想到这东吴四大都督之一的吕蒙竟然自己送上门了,当浮一大白!”

趁着吕蒙叩头之际,刘辩悄悄的召唤出了脑海中的系统:“怎么没有提示发现人才呢?难道你又出现故障了?”

系统却一副委屈的语气:“完全没有检测到此人有任何数值超过60,虽然因为年幼,但资质实在平庸,根本就没检测出这是一个人才!”

“我不信,你赶紧给本宿主检测一下这个吕蒙的各项能力?”

刘辩眯着双眼,飞快的向系统传达了指示。难不成这个吕蒙不是吴国四大都督之一的那个吕蒙?可是他都说自己的乳名叫做“阿蒙”了,难道还会有错?

“叮咚……系统正在分析中,请宿主稍等!”

“叮咚……分析完毕,当前吕蒙——武力45,统率26,智力51,政治。我就说了嘛,这就是一个资质平庸的人。”

“别废话,巅峰呢?”

“叮咚……巅峰吕蒙——武力87,统率,智力91,政治86。”

“呃……怎么会有差距这么大的人?算我走眼了!但资料提示,这人需要好好的雕琢,想要让他达到巅峰数值,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这就好,系统可以关闭了!”

确定了面前的这个少年猎户就是吴下阿蒙,刘辩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进了肚子里。

一双龙目猛地睁开,朗声道:“吕蒙,不必多礼!自今日起,你就是朕身边的亲兵了,即便你们兄弟不能帮助寡人的大军度过这片崇山峻岭,也不会改变你的身份!”

吕蒙大喜过望,继续在地上磕头不止:“谢陛下提携之恩,陛下尽管放心!我与姐夫在这座大山里打猎多年,知道有一条密径,虽然崎岖坎坷,但只要是精锐士卒,必然可以度过!沿着此路,可以直达汝南城东二十里,若不能做到,愿当欺君之罪!”

ps:由于今天维修电脑,所以今天的两章更的稍微晚了一些,兄弟们多多担待!没有特殊原因,剑客一定会做到保底两更的,倘若有急事我会做出声明,最后感谢支持!(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