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百五十 暗战

一百五十 暗战


                【本书首发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

乔玄一行快马加鞭,疾驰了一日一夜,终于抵达了甘宁治下的柴桑。

而此刻,甘宁刚刚接到了天子的圣谕,命他与李严兵分两路向长沙进军。这让甘宁有些错愕,不知天子因何龙颜大怒,突然就做出了攻打长沙的命令?

但作为臣下,甘宁也只能遵照君命,准备粮草整顿辎重,一面派人向南联络李严,准备与孙家兵戎相见。而乔玄一行的到,正好解开了甘宁心头的疑惑。

甘宁与乔玄素未谋面,自然不认识,但却识得身材魁伟的邓泰山是天子身边的御林军副校尉。命人设宴款待乔玄、邓泰山二人,酒过三巡之后弄清了事情的龙去脉,朗声笑道:“都说冲冠一怒为红颜,我正在诧异天子为何动了雷霆之怒,两位的到,却正好解开了甘宁的疑惑,陛下真性情中人也!”

“为了小女惹得天子雷霆震怒,连累甘将军了!”乔玄赶紧起身向甘宁作揖致歉。

甘宁朗声大笑道:“天子如此垂青两位令嫒,乔公必然是未的国丈!日后甘宁还要多多靠乔公关照呢,岂敢当连累二字。”

既然事情有变,甘宁便不急着进军,毕竟盘踞在长江上游的黄祖居心叵测,万一趁着自己进军长沙的时候犯,柴桑就会陷入不利的局面。现在的天下局势,诸侯林立,各自拥兵,密密麻麻的犬牙交错,每一步都必须慎之又慎。否则便会陷入困局之中。既然小乔安然无恙的回了,或许这场战事就可以消弭于无形,所以甘宁选择多等待几日。看看天子是否会收回成命?

在柴桑休息了一夜,乔玄等人换了马匹,并且俱都携带了备用马匹,然后辞别甘宁,继续向金陵快马疾驰。

又是一日一夜的狂奔,乔玄一行终于抵达了金陵城下。邓泰山等人皆是习武之人,身体倒还承受得住。可怜乔玄一介儒生,却是已经累得不能下马。

幸好邓泰山力大,拦腰将乔玄从马背上抱了下。将他安置在驿馆,吩咐道:“乔公与令嫒暂且在驿馆休息一夜,容某先去把小娘子安然归的消息禀报于陛下。”

乔玄四肢酸软,躺在床榻上。叮嘱道:“邓校尉千万要把周公瑾说的话转达给陛下。最好能让陛下收回成命,免去这场战火,否则因小女引起此战,我乔家的罪过就大了!”

“乔公放心,泰山一定一字不落的转达。”邓泰山向乔玄拱手作别,离开了驿馆,策马直奔乾阳宫面君复命而去。

乾阳宫,太极殿。御书房。

刘辩望着桌案上的奏折,眉头紧锁了有些时间。就连听到邓泰山禀报说小乔已经安然归之时。也没有露出太过高兴的神情,只是微微点头。

“周瑜还算识时务,回了就好!”

后/宫之中已经有了穆桂英、冯蘅、唐妃,而且史上唯一的女皇武如意,这个千娇百媚,回眸一笑六宫粉黛尽失颜色的女人,用不了多久也将会成为自己床榻上的娇娘。除此之外,还有上官婉儿这个纵横捭阖,胸有才华的女人已经是碗里的肉,锅里的汤,再加上养在深闺的大乔;现在的刘辩对于小乔的占有欲,已经淡了许多。

如果说,这次的冲冠一怒发兵长沙,是为了抢回小乔,还不如说是为了维护天子的脸面!

在刘辩的心里,自己给了乔玄一对价值不菲的玉如意,其价值足可兑换两万石粮食,用答谢孙策对小乔的搭救之恩,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于情于礼,孙策都应该痛痛快快的放人,没想到这厮竟然得陇望蜀,向自己提出了三项条件,这是刘辩绝对不能忍受的!

所以,刘辩宁肯冒着小乔香消玉殒的危险,仍然做出了让甘宁、李严两路进军的命令。从某种程度上说,这场较量已经从争夺小乔的层面上升到了维护天子颜面的地步。

这场关于小乔的争夺其实就是一场“暗战”,不能拿到台面上说,真正知道战事起因的寥寥无几。在孙策方面,拿着一个女孩去要挟天子,绝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而对于刘辩说,身为天子,为了一个女童而雷霆震怒,同样会让人不可思议。

刘辩明白,孙策之所以胆敢这样肆无忌惮的提出要挟,无非就是吃准了自己不敢以抢夺小乔的借口出兵;要么接受他提出的条件,要么眼睁睁的看着小乔留在荆南。但就算刘辩知道自己的行为欠妥,也绝不能让孙策小儿牵着自己的鼻子走,这种感觉要多不爽就多不爽!

刘辩很想告诉孙策,你忘了有句话叫做“天子一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惹怒了皇帝,谁跟你讲道理?皇帝想和你讲道理的时候就讲道理,不想和你讲道理的时候,随便找个理由,都可以打爆你!

于是,刘辩随便找了个理由,在给甘宁、李严下达的诏书中写明,此番伐孙乃是为了惩罚孙坚之前乔装劫太后的不臣之举,这样就算师出有名了。

战事真正的原因,你孙策知道,我刘辩知道,这样就足够了!你个孙子不是拿着小乔要挟老子么,那就睁开眼睛看看朕这个天子会不会为了一个女人而任你摆布!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女人同样如此,身为天子,岂能任由他人鱼肉宰割?”

正是为了赌赢这口气,为了赢得与孙策的这场暗战,刘辩甚至拒绝了刘基、荀彧等人的建议。这些肱骨之臣得知天子命甘宁与李严进军长沙的消息之后,纷纷前面圣,规劝刘辩应该先以讨伐袁术为主,把孙氏放在其次。

袁术僭越称帝,实乃头号国贼,身为天子必须当先站出将其铲除,这个道理刘辩不是不懂,但为了赌赢这口气,只能武断的拒绝了刘基、荀彧的建议。就算要伐袁术,也得先把孙策打疼了再说,让他为自己的嚣张付出代价!

而现在,这场暗战终以周瑜的从中斡旋,私自放回小乔落下了帷幕。在刘辩与孙策之间,很难说谁是真正的赢家。当然,能够迎回小乔,也算是了却了刘辩心中的一个夙愿,从这个层面上说,刘辩算是赢了孙策。只是现在小乔的归,却已经让少年天子的心中无法泛起涟漪。

“三宝,你去找狄仁杰,让他在金陵给乔玄安排一个闲职,把乔氏一家从吴县迁到金陵居住。”刘辩从暗战的思绪中回过神,对郑和吩咐道。

郑和躬身领命:“奴婢遵旨!”

邓泰山又躬身询问:“乔玄父女现在正在驿馆候命,不知陛下是否召见?”

“朕现在公务繁忙,没时间召见他们,日后再说吧!”

刘辩挥挥手,吩咐邓泰山退下,“以后乔氏一家子就托付在你身上看管了,千万别再出什么差池,更不要再让乔氏姊妹弄丢了。”

邓泰山猜测天子现在不愿意召见乔玄父女是因为处在敏感时期,尽量避免被人猜到发兵长沙的真正意图,当即领命告退:“微臣明白,一切都着落在小校身上便是!”

小乔的事情到此总算告一段落,虽然有些波折,但能够完璧归赵,结局还算完满。刘辩终于可以长舒一口气,把未的战略目标瞄准一江之隔的袁术。

袁术僭越称帝的性质与刘表、刘焉等人称王不同,不管怎么说王都是属于皇帝下辖的,至少还是汉家的臣子。但袁术称帝性质就不一样了,这是完全脱离了刘家的天下,自立了一个朝廷。刘辩既然以天子自居,不率先站出讨伐袁术,还怎么能让天下人信服?

想通了这个道理,刘辩立即再传圣谕,命甘宁、李严放弃攻打长沙的计划,继续在各自的辖地操练兵马,另候差遣。

传往柴桑、南昌两地的诏书发出之后,刘辩径直见太后,施礼完毕,直接道明意:“母后,孩儿打算将纳娶武氏入宫的大礼推后,不知母后意下如何?”

何太后一脸愕然:“再有五六天就是大婚之日了,宫廷内外以及陆家正在紧锣密鼓的筹备婚事,皇帝为何又突然反悔了?”

“不是反悔,而是推后!”

刘辩耐着性子向便宜母亲解释,“袁术突然僭越称帝,孩儿身为天子当亲自讨伐,如此才能振奋朝纲,让天下诸侯侧目臣服。倘若还在江东载歌载舞,纳妃娶嫔,难免会让诸侯讥笑!故此朕才决定推迟纳武氏入宫之事,等灭了袁术这逆贼之后,再行纳妃之礼不迟!”

“皇帝说的也有道理!”

何后点头赞许,算是答应了天子的请求,又一脸遗憾的道,“只怕陆氏一家听了这个消息后,就要失望的睡不着觉了!”

刘辩陪笑道:“诛灭袁术已是头等大事,不灭袁术,孩儿就要睡不着觉了!为了让孩儿睡个好觉,还是让陆氏暂时先失眠几天吧!”

离开了太后的宫苑,刘辩吩咐郑和道:“立即召集文武百官前朝议,朕决定改弦易辙,暂时放过孙氏,先倾江东之力,铲除逆贼袁术!”(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