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百四十一 陆氏献女

一百四十一 陆氏献女


                【本书首发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

上官婉儿没有刘辩想象中那样漂亮。

实事求是的说,若不是提前知道了她就是上官婉儿,在佳丽如的皇宫,在看惯了各色豆蔻少女的情况下,刘辩的目光不一定会被她吸引。

但静下心仔细打量上官婉儿的话,就会从她身上发现一种独特的气质美,一种充满了书卷气息的美,如此恬静淡然,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让人根本无法把她和长袖善舞,权倾武唐的女相联系起。

“陆氏父子为何拜访太后?并且还等了这么久?”

刘辩昂首阔步走在前面,一边走一边向上官婉儿询问。新晋升黄门令的郑和弓着身子跟在天子后面,亦步亦趋。

一身白色女官服的上官婉儿则与郑和并肩走着,听了天子的询问,一脸淡然的道:“回陛下的话,奴婢听到的不多,只是仿佛提陆先生说要捐献粮食。至于其他的,奴婢不敢妄言,陛下到了太后那里一问便知!”

陆氏家族乃是江东首屈一指的豪族,家族中在各地做官的不在少数,太后对陆氏族长陆纡父子高看一眼,刘辩也理解。但若说这陆纡父子专程为了捐粮而,刘辩却是一点都不相信。早不捐晚不捐,为何这个时候捐?

“以朕之见,陆氏父子忽然前皇宫拜访,十有**和武如意有关!武如意刚刚出之时,系统说她是陆氏族长的亲眷。不知道这武媚娘与陆纡是什么关系?”

刘辩迈开大步走在青砖铺就的长廊之下,边走边在心中暗自思忖,待会儿见到陆氏父子之后。心中的疑团就可以解开了。

何太后的会客堂内,陆纡父子正在拘谨的等着天子到,也不知此行的目的能否达成,心中颇为忐忑。

“天子驾到!”

随着门外司礼太监的一声呐喊,身穿天子龙袍的刘辩大步走进了会客堂。

“庶民陆纡拜见陛下!”

“庶民陆骏拜见陛下!”

看到不久之前的少年弘农王现在龙袍加身,已经六十三岁的陆纡和四十五岁的陆骏齐齐跪倒在地参拜。

刘辩却不急于扶起陆氏父子,向着端在在上面的便宜母亲施了一礼:“孩儿拜见母后!”

何太后笑逐颜开的道:“皇帝啊。陆先生此打算向朝廷捐献十万石粮食,另外还有一桩大喜事。快快让陆先生平身。”

十万石粮食可不是一笔小数目,至少能供五万军队吃三个月,一个郡全年的赋税也不过二十万上下,看陆家这次是甩出了大手笔。这反而让刘辩更加相信。陆氏父子此的目的肯定别有它意。另外感慨的是,江东的豪族家里真是有货,一出手就是十万石粮食,不服不行啊!

“呵呵……陆先生快快请起,如此大手笔,朕在这里先行拜谢了!待我平定江东,库府充盈之后,必然数倍偿还!”

刘辩弯腰扶起陆氏父子,拱袖道了一声谢。

陆纡父子慌忙还礼:“陛下安定江东。造福百姓,使得地方海晏河清,夜不闭户。路不拾遗,实乃江东百姓之幸也!我陆家少有薄田,自当略表心意,岂敢当天子之谢,却是折煞庶民父子也!”

刘辩也不想和这对父子在这里文绉绉的寒暄,听太后的意思。已经知道了陆氏父子的另外一个意,便开门见山的询问道:“适才母后说另外还有一桩喜事。不知喜从何?”

何太后笑道:“我皇儿身为天子,目前后/宫之中却仅有唐、穆、冯三位嫔妃,实在无法显示天子之威。因此前几天哀家传下了懿旨,打算在江东给皇帝挑选几位才貌双全,兰心蕙质的女子充入后宫……”

不等何太后说完,刘辩就明白了陆纡父子此行的真正目的,只恐献粮是假,其真正目的只怕是要献女吧?果然附和武媚娘的性格,不用自己去强求,她就会自己送上门!

“母后何时下的懿旨,孩儿为何却不知道?”

刘辩在何太后旁边坐了,接过上官婉儿递过的茶水,品了一口,询问何后道。

何太后笑盈盈的道:“哀家见天子日夜忙碌,所以没有与你商量,便自行做主发布了懿旨。天下的娘亲都是一样,哀家虽然贵为太后,可也要为我的皇儿寻觅几个贤妻良母,盼着将孙儿满堂!”

刘辩在心里暗自嘀咕一声,亲娘就是好,这前面刚娶了一个,后面就开始给你划拉媳妇,恨不能把全天下的漂亮女子都塞给儿子,有这样一个好母亲,何愁没有艳福可享?

一口茶水下肚,直让人觉得唇齿留香,神清气爽,顿时让刘辩忍不住夸赞了一声:“好茶!”

“呵呵……不是茶水好,是婉儿的茶艺好!同样的茶和水,自婉儿的手中泡出,却是别有不同滋味。”何太后笑眯眯的扫了一眼站在身旁的上官婉儿,话语中不吝赞美之词。

对于太后的夸赞,上官婉儿并没有沾沾自喜,一脸淡然的道:“太后过奖了,并非婉儿茶艺好,实在是茶叶乃是上等良茶,故此才能泡出这般滋味。”

刘辩呵呵笑道:“上官尚宫不要谦虚,你这茶水的确比别的宫女冲的好喝,朕这一入口就觉得心旷神怡,日后说不定要多多请你到朕那边冲几壶茶水伺候!”

“蒙陛下抬爱,婉儿岂敢不从!”

听了天子的话,上官婉儿依旧不悲不喜,躬身领命。

何太后却笑着打断了儿子的话:“这正说着给天子选秀的事情呢,怎么扯到婉儿身上了?哀家一个人闷得紧。也只有婉儿能哄母后开心,皇帝你可千万不要想着把婉儿从哀家身边抢走!”

“呵呵……母后说哪里话,孩儿只是喜欢上了上官尚宫的茶艺而已!”被识破了心事。刘辩笑着辩解道。

顿了一顿,把目光扫向陆纡父子,明知故问道:“莫非陆老此皇宫,乃是为了做媒而?不知是谁家女子,竟然劳烦陆老亲自奔波?”

不管陆纡父子此行的目的是献粮还是献女,总之沾光的都是自己,所以刘辩决定尊称陆纡一声“陆老”。你敬我一尺我便还你一丈!

陆纡不好意思的讪笑一声:“实不敢欺瞒陛下,庶民厚着脸皮入宫拜见。乃是为了养孙女陆如意而。”

“是啊……陆先生说他儿子膝下有一养女,名唤陆如意,生的国色天香,琴棋歌舞样样精通。所以前毛遂自荐!”看到陆纡有些不好意思,何太后从上官婉儿手里接过茶碗,呷了一口说道。

陆骏的脸皮比老爹陆纡厚一些,腆着脸说道:“若是小女只是一般姿色,庶民父子绝不敢皇宫献丑!非是庶民夸口,要论姿色,整个江东能胜过小女的只怕是凤毛麟角。”

“哦……此话当真?”何太后饶有兴趣的问道。

陆骏一脸肯定的道:“绝无戏言,否则便请太后治庶民欺君之罪!”

对于武媚娘的姿色,刘辩毫不怀疑。否则她如何能将李治迷得神魂颠倒,并且窃取了李唐的政权,非天香国色。绝不能做到!

相反,刘辩对于武如意为何成了陆骏养女的事情却比较感兴趣:“适才听陆老说,这陆如意是养孙女,不知这里面有何故事?”

陆骏谨慎的回复道:“不敢欺瞒陛下,小女陆如意本是庶民手下一武姓门客的遗腹女。当年庶民经商之时路遇强贼,亏了这武兄弟舍命相救。方才死里逃生。庶民逃得性命,武兄弟却撒手人寰。故此便将武兄弟的遗腹女视作己出,取名如意,抚养到现在!”

顿了一顿,补充道:“庶民正是感激武兄弟救命之恩,又见如意有倾国之色,便斗胆为她谋个前程!小女之姿不敢说是倾国,但至少也是倾城,陛下见了倘若看不上眼,庶民愿背欺君之罪!”

听了陆骏的话,刘辩总算知道了武媚娘的植入身份,原是陆氏族长陆纡的养孙女,长子陆骏的养女,颔首问道:“不知陆先生膝下还有其他子嗣否?”

陆骏躬身回答道:“庶民膝下除了养女陆如意之外,尚有三女,俱都已经嫁人。此外尚有长子陆逊,今年八岁,次子陆瑁,今年五岁!”

“哎呀……感情陆逊成了朕的小舅子啊?”

听了陆骏的话,刘辩心中又喜又惊。这简直是踏遍铁鞋无觅处,得全不费工夫!

之前自己在庐江见到陆康的时候,就想问问他是否知道陆逊这么一个人?只是没有找到机会开口,再加上平白无故的询问一个素昧平生的少年,担心陆康生疑,所以没有多问。

现在方才弄明白了这一家子的关系,原陆逊是陆康的堂孙,是陆氏族长陆纡的亲孙子,更让人惊讶的是,陆逊竟然和武如意成了姐弟,倘若自己把武如意收入后宫,这陆逊不就是自己的小舅子么?

“你们父子如此夸赞这陆如意,哀家倒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她的庐山面目,不知此女现在何处?”何太后似乎比儿子还要心急,笑容满面的问道。

陆纡躬身回答道:“小老儿唯恐我陆家身份卑微,不能入太后与陛下法眼,所以让如意在家候着。若是太后与陛下有意,陆纡便派仆人回家传唤她皇宫觐见太后与陛下!”

何后看着儿子脸有疲倦之色,目光微转,已经有了主意:“这样吧,三日之后是个黄道吉日,适宜问姻缘、祈福、祭祀,你们父子到那日再带着陆如意乾阳宫吧!”

“诺!”

得蒙太后恩准,天子也不反对,陆纡父子大喜过望,齐齐谢恩。然后欢天喜地的出了皇宫,返回陆家在金陵的宅邸之中报喜去了。(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