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百四十六 乘龙而来

一百四十六 乘龙而来


                【本书首发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

夏日的长沙闷热而潮湿,雨水像任性的小孩一般反复无常,说就说走就走。

刚刚放晴了小半个时辰,天空忽然又变得乌密布,雨点像豆子一般从天空变本加厉的洒下,敲得房顶上的瓦片噼里啪啦的响个不停。

“唉……看今天又没去军营了!”

十六岁的周瑜摇头叹息一声,将手里的竹伞收了,摇头叹息了一声。

这些日子,主公孙坚在武陵遭到了刘表手下大将文聘的强力阻击,在武陵城下伤亡惨重,却依然难越雷池一步。志在全据荆南的孙坚不肯半途而废,频频向坐镇长沙的孙策传书调兵。

孙策前几日刚派舅舅吴景向前线输送了一支四千人的队伍,导致长沙的防御有些空虚,全城兵力已经不足三千。在长江北面有黄祖的两万兵马驻扎在江夏,向东六百里就是驻扎在柴桑的甘宁所部,水陆两军合起同样将近两万人,若是有那一方盯上了长沙,趁虚而入,长沙必将势如危卵!

无奈之下,孙策只能采用强制征兵的办法补充兵力,在长沙、桂阳、零陵三地强行招募十五岁至五十岁的男丁入伍。规定只要家中人数超过五口,就要有一人出服兵役,否则便没收财产,逐出本地。

荆南虽然土地广袤,但人烟却十分荒芜,合三郡之力,治下也不过才只有三十多座县城,总人口八十多万。尚且不及中原的汝南、颍川、魏郡这样的单独一座大郡。纵然孙策使出浑身解数,半月下也不过才招募了八千精壮,弄得心下很是烦躁。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

荆南人烟稀少,征兵不易的先天劣势孙策也认了,但偏偏进入了六月之后,雨水一场接着一场,几乎没有一个完整的晴天,根本无法操练新兵。很多人到现在都无法做出正确的持枪姿势,这也正是孙策肝火旺盛的原因。

身为孙策的总角之好。看着孙策整日烦躁暴怒,周瑜心里也不是滋味,恨不能冒雨操练新兵。又怕让兵卒感染了风寒,得不偿失,只能苦等散天晴!

“我倒是希望这雨下个不停,永远都不要停!”

看着周瑜在廊下唉声叹气。八岁的小乔也屁颠屁颠的凑了过。凝望天空的雨幕,一副满心欢喜的样子。

周瑜哭笑不得,伸手在小乔那精致的鼻尖上刮了一下:“你这丫头片子怎么学会了跟公瑾哥哥唱反调了?小心哥哥不帮你找父母了!”

小乔做了个鬼脸,一副忧伤状:“只有下雨的时候,公瑾哥哥才不会出门,才会在家里陪阿盈说话!”

对于这个像仙子一般的萝莉,周瑜怎么看都喜欢,当然不会轻易的生气。更何况小乔的这番话分明透出了对自己的依恋。这更让周瑜心中产生了一种难以名状的奇妙感觉。

“呵呵,小丫头胡言乱语。公瑾哥哥不出门,怎么练兵呢?”

周瑜和小乔在长廊下并肩而立,一边满面愁容的凝望天空的乌,一边伸手抚摸着小萝莉柔顺的青丝。才**岁的年龄,一头长发已经又黑又密,衬托的小脸蛋更加水灵俊俏。

“练兵有什么好?练了兵就要让他们去打仗,打仗就会死人……公瑾哥哥,在家里陪阿盈说话岂不是更好?”小乔拽着周瑜的衣襟,人小鬼大的提出了不同的观点。

类似的问题,小丫头最近越越多,周瑜也没打算说服她。和一个还不到十岁的小女孩去讲“家国天下”的大道理,实在不是一件明智之举,打个有伤大雅的比喻就是“对牛弹琴”。周瑜是个聪明人,自然不会做这种傻事!

“我前段日子派到江东的探子到现在还没回,估计不是在路途上遇到了山贼,就是被江东军当做细作抓了起。因此,公瑾哥哥前天下午又派了几个斥候赶往江东,只要探听到了阿盈父母的下落,我就送你回去,所以小丫头千万别伤心难过哦!”周瑜轻抚小乔的秀发,柔声安慰道。

但小乔的回答却出乎周瑜的预料,嘴角一翘,一脸坚强的道:“谁说阿盈难过啦?虽然人家有点思念阿母和姊姊,但我觉得和公瑾哥哥在一起的时候也挺快乐的,所以阿盈才没有难过呢!”

“为什么和公瑾哥哥在一起会感到快乐呢?”周瑜笑容可掬的问道。

小乔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最后肯定的说道:“因为公瑾哥哥会弹琴给阿盈听,会给我讲故事,还会陪我玩耍,这段日子阿盈真的好开心哦!而且……”

“而且什么?”周瑜追问。

“而且都说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小乔红着脸蛋,羞怯怯的说道,“是公瑾哥哥从山贼的手中救的阿盈,所以阿盈打算以身相许!”

“呵呵……小丫头真是胡言乱语!”

周瑜被小乔的话逗乐了,忍不住伸手在她粉雕玉琢的脸庞上捏了一下。但看着这么漂亮的美人胚子,心中却又绮想联翩,长大之后此女必然是倾国倾城的绝色尤物,能够得妻如此,此生还有何憾?

“你这小丫头当着外人的面千万莫要胡言乱语,小小年纪听谁说的‘救命之恩,以身相许?”

生怕雨水打湿了小乔漂亮的衣衫,周瑜轻轻的扯了下她的衣襟,让她靠后站站,一边漫不经心的问道。虽然童言无忌,但用解闷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小乔很肯定的道:“阿盈是听姊姊说的,她说弘农王救了她的性命,所以要救命之恩,以身相许,打算做弘农王的妃子。而公瑾哥哥救了阿盈,所以我也要做你的妃子!”

周瑜的脸微微有些红。赶紧给小乔纠正道:“就算阿盈要以身相许,也不能做公瑾哥哥的妃子呀……”

“呜呜……公瑾哥哥为什么不让阿盈做你的妃子?难道是阿盈不漂亮、不可爱吗?”

小萝莉的性格此刻仿佛被天气感染了,刚才还开心烂漫。听了周瑜的话立刻一脸委屈,豆大的泪珠噙在眼眶里。

周瑜赶紧给小仙子拭去泪珠,柔声安慰:“谁敢说阿盈不漂亮,谁敢说阿盈不可爱?”

“那公瑾哥哥为什么不让阿盈做你的妃子?”

“因为公瑾哥哥只是一个普通人,既不是王也不是皇帝,所以不能纳妃,最多只能纳妾!”周瑜蹲在小萝莉的面前。耐心的解释道。

小乔依旧不依不饶:“那为什么公瑾哥哥不做王,不做皇帝呢?公瑾哥哥做了皇帝,是不是就可以让阿盈做你的妃子了?”

“……”

周瑜差点崩溃了。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此刻才发现和一个小萝莉讲这些道理,甚至比对牛弹琴还要难。

所以周瑜决定岔开这个话题,伸手拍了拍干净的走廊。示意小萝莉坐下闲扯。“你刚才说你姊姊是被弘农王救得?”

“是呀,阿姊真的是被弘农王救得!”

小乔眨着眼睛,使劲的点头,“阿姊说有很多、很多、很多的山贼要杀她,打算把姊姊活活吃了……”

“活活吃了?”

周瑜额头再次见汗,哪里的山贼这么没品味?再说你吃一个小丫头,能填饱肚子么?

“阿姊就是这样说的!”

小乔使劲的点头,很肯定的坚持自己的观点。“故事还没完呢,就在这时候弘农王骑着一条龙从天而降。手持一把宝剑,一下就杀了十万个贼兵贼将,然后把姊姊救了。并对阿姊说,绾儿你比仙子还要漂亮,当我的妃子还不好?姊姊就答应了,然后这个弘农王就派人到庐江接我们一家,在路上遇见了山贼……后,阿盈就找不到阿母与父亲大人了,最后就被公瑾哥哥救了,嗯嗯,就是这样的!”

听了小萝莉的话,周瑜摇头苦笑。

童言无忌,干脆当做童话消遣一下时间好了,也不知道这故事是小女孩的姐姐编的,还是她自己虚构的?乘龙而,一剑杀了十万贼兵贼将,小孩子的想象力还真是够天马行空的!

看到周瑜的笑分明带着讥笑的味道,小乔顿时不干了,撅起小嘴道:“人家真的没骗你嘛,是姊姊这样对阿盈说的,难道乔绾她会骗阿盈这个妹妹吗?而且我们去江东的时候,有很多骑马的将军保护着我们一家,所以阿盈觉得姐姐没有骗阿盈。姑姑还说弘农王让父亲大人到江东去做官呢,公瑾哥哥要是不相信,派人到江东问问弘农王就知道了!”

周瑜收了笑容,从地上一跃而起,拍了拍小乔的脑瓜:“好了,故事讲完了,咱们该吃午饭了!阿盈放心好了,公瑾哥哥一定会帮你找到父母的。至于弘农王,人家现在已经是天子了,可不会像公瑾哥哥这样帮阿盈找父母!”

小乔急的快要哭了:“阿盈真的没吹牛,我们一家去江东真的是去投奔弘农王的,公瑾哥哥为什么不信我呢?”

“我信,小娘子,跟伯符哥哥讲讲你和弘农王的故事!”

走廊远处传了孙策的声音,不知何时,悄悄的到了周瑜的府邸,恰好听见她们的对话。

周瑜苦笑:“伯符,你也无聊坏了么?你不是总说小孩子胡言乱语,童言无忌么?”

孙策诡谲的一笑:“有时候你会发现,换一个角度,大人不一定比小孩子聪明!”

然后弯腰抱起了八岁的小乔,直奔周瑜的大堂:“走,到屋里跟伯符讲讲你们乔家和弘农王的故事,讲的好,伯符哥哥有赏哦!”

ps:感冒了,上午输液去了,所以更新的晚了一点!最后求月票支持下,浑身无力,还要码字,不容易啊!(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