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百五十七 好女子临危不乱

一百五十七 好女子临危不乱


                【本书首发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

雨住之后,旷野里便起了一层薄雾。

朦朦胧胧,仿佛一层薄纱。

不知何时,苍穹的乌悄无声息的散去,偷偷的露出了一抹月牙,这连绵了多日的雨水终于露出了强弩之末的迹象。

身材魁梧的崔黑子腰悬佩刀,斜倚在庙门前面值夜。

刚开始的时候,他还精神抖擞,不时的东张西望,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倦意加上疲劳排山倒海一般袭,终于让他的上下眼皮不停的打架。

到了最后,尽管头顶上雷鸣电闪,尽管庙门之下已经歪歪斜斜的半躺半坐的挤满了避雨的难民,而崔黑子也仅仅只能有个站立的角落。

但鼾声还是不可避免的从他的鼻孔里响了起,与庙门底下许多在雨水里泡了一天,几乎疲倦到了极点的难民发出的鼾声交织成一片,此起彼伏。

“轰隆隆”的声音由远及近。

“啪”的一声拍在自己的脸上,迷迷糊糊中打死蚊子的同时也让崔黑子清醒了过,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打着呵欠:“啊哦……操他祖母的,这雷声还没……”

突然,团团晃动的火把映入了眼帘,漫山遍野的席卷而,犹如苍穹的繁星坠落到了田野里。

“不好,是袁军了!”

崔黑子猛地一个激灵,从迷糊中一下子清醒了过,却由于站着睡觉的时间太长,以至于双腿都麻木了。心里虽然想迈开步子,但双脚却有点不太听使唤。一下子单膝跪倒在地。

也顾不得膝盖火辣辣的疼痛,扯着嗓子嘶吼道:“不好啦!袁兵了。王金、丁铁,快点护送夫人和少将军出逃命!”

崔黑子这一嗓子猛地响起。仿佛凭空了一声炸雷,只让满寺庙的鼾声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紧接着响起了乱糟糟的哭爹喊娘,呼儿唤女声,以及孩童们歇斯底里的哭夜声。

马蹄声席卷而,铁蹄踩踏的泥浆飞溅,官兵转瞬即止。

“把寺庙给某围起,若有人胆敢拘捕,格杀勿论!”

一个身材健壮,满脸虬髯。脸颊上带着一道恐怖的刀疤,头戴铁盔的校尉手提长枪,大声的指挥兵卒们包围寺庙。

看样子,这个寺庙里的难民至少有千人左右,押解回宛城又是一笔不菲的赏钱,买几个落难人家的女儿足够了!

“我呸……老子买个屁啊!这寺庙里不就有现成的嘛,倘若能寻觅到几个美人儿献给陛下,可比抓上千黎民划算多了!”

刀疤校尉在寺庙门前驻马,一面指挥兵卒包围寺庙。一面在心里暗自嘀咕,“王独眼这厮,就是因为前几日俘获了一美貌女子,献给了陛下。讨得龙颜大悦。从一介军司马变成了偏将军,骑在老子头顶作威作福,但愿老天爷保佑。某今日也能有这般的运气!”

“三郎,我和你爹拦住官兵。你快跑!”

趁着官兵还没有围拢的时候,一对四十多岁的夫妇猛地推了一把十六七岁的儿子。拼命喊了一声。

一个身手矫健的少年郎听了,旋即撒开脚丫子向着南面发足狂奔。

“嘿嘿……自寻死路,怪不得某了!”

马上的校尉发出一声阴仄仄的冷笑,闷哼一声,将手里的长枪投掷了出去。

锐利的兵器带着风声破空而,一下子刺穿了少年的后背,自前胸透出,余势未竭,一下子戳到了泥地上,将少年死死的钉住。

“我的儿呀!”

眼看着刚才还相依为命的儿子瞬间就阴阳相隔,这对中年夫妇顿时哭倒在地,几乎晕厥了过去。

“陛下口谕,违令者斩!”

刀疤校尉一脸的冷酷无情,向身边的士卒挥手下令。

残月照耀之下,数道寒光同时闪烁,四五个如狼似虎的恶卒乱刀齐下,登时又夺走了两条性命。

刀疤校尉面色如霜,朝着寺庙里面大声喊道:“这座寺庙已经被围了起,里面的人老老实实的走出,跟着某回宛城服役,饶你们不死!哪个再妄想逃命,这一家三口便是你们的下场!”

跟着回宛城,或许会死,但现在逃命的话,一定会死!

没想到这连日的冒雨奔波,依然没能逃出袁氏的魔爪,整座庙宇里面不禁啜泣声渐起,哭声不绝于耳。

在庙门底下避雨的难民被最先驱赶了出,一个接着一个,有男有女,络绎不绝,茕茕嘤嘤之色惹得校尉勃然大怒,抽出佩剑手刃了两人,方才作罢。

声色荏苒的怒斥道:“哪个再敢哭泣,便是这般下场!天子征兵,皇帝选秀,是你们莫大的荣幸!本校尉就不明白了,你们都哭个什么劲?”

在血腥的镇压之下,哭声顿时销声匿迹,便是那些哭夜的儿童也不敢在大声啼哭,最多只敢发出几声哽咽。整个寺庙里近千流民排着队,陆陆续续的走出了庙门

“我呸,袁术这逆贼也配称天子?父亲大人早晚要杀进宛城,割了这厮的脑袋!”

十岁的岳一手牵着七八岁的妹妹,毫不畏惧的挡在母亲李氏面前,嘴里忿忿的骂道。

“哥……我怕!”

年幼的岳银瓶一手抓着哥哥那虽然不大,但却异常结实的手掌,另一手死死的抓着母亲的衣襟,打着寒噤说道。

“有哥哥保护你,银屏不要害怕!”岳昂着头,尽量的做出一副顶天立地的样子。

崔黑子一脸自责,哭丧着脸道:“夫人,都怪我贪睡,没能提前察觉到袁兵到,你看现在如何是好?要不然,我们弟兄把你和少将军以及小娘子从后墙托出去,咱们拼命逃跑吧?”

李氏安慰道:“疲倦而睡乃是人之常情。怪不得你!更何况即便你察觉到了官兵的到,咱们没有马匹也是逃不掉的。寺庙好像被袁兵包围了。绝不能盲目行事,逃走只有白白送死!先跟着他们去宛城吧。到了路上再见机行事!”

几名随从也知道形势严峻,这支悄悄摸的袁军少说也有六七百人,而且是骑兵步兵混合。不要说还带着一个夫妇人及两个孩童,即便是他们这些精壮的汉子,徒步也未必能逃得出去。到最后很可能是外面那一家三口的结局,还是先老老实实的跟着去宛城,在路上见机行事,方为上策!

“里面的人快点,再磨蹭就要吃军棍了!”

校尉的亲信提着明晃晃的腰刀。在门口耀武扬威的大声催促。不时的用刀背拍在走的慢的男子身上,面对着这帮凶神恶煞般的军棍,也无人敢出声反抗,一个个的逆顺受。

刀疤校尉在庙门一侧驻马,仔细的打量着从庙宇中走出的每一个女子,只要看到稍有姿色的,便喝令兵卒从难民行列里拉出。

“这个长得也挺标致,出!”

刀疤校尉用手里的佩剑指了一下刚刚迈过门槛的妙龄女子,脸色冰冷的吩咐了一声。

女子的父母当即跪地求饶:“军爷开恩呢。小女尚未许配人家,请高抬贵手,放过小女吧!”

“我呸,你女儿许配了人家。老子还不一定会要呢!”

校尉大怒,手中佩剑出鞘,一道血花溅出。登时喷了一墙。

少女的父亲捂着撕裂的咽喉,在地上抽搐了几下。随即双腿一蹬,气绝身亡。

“把这女子拖下去。若是敢哭闹,弟兄们自行享用了便是!”

刀疤校尉稳稳的骑在马上,收剑归鞘,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寺庙里的难民已经走出了将近一半,里面逐渐空荡了起。凶恶的袁兵开始到里面向外驱赶,手里的枪杆子抽的“噼里啪啦”的作响,“不想死的快点滚出去!”

李氏面色凝重的牵了儿女的手,悄声吩咐崔黑子等人道:“把你们的兵器全部扔掉,出门的时候分散开,不要说认识我们!”

“多谢夫人提醒!”

崔黑子对于岳夫人的临危不乱暗自钦佩,在心里嘀咕一声“丈夫英雄,妻子也是巾帼不让须眉,这份细心,非我等所能相比也!”

向手下打个眼神,轻声道:“全部把兵器扔掉,分散开出门!”

得了头目的吩咐,三四个随从俱都会意,趁着寺庙里乱哄哄的一片,各自把佩刀解下,丢在了墙角,反正人多杂乱,估计袁兵也没时间追查。

李氏牵着女儿和儿子走出大殿,跟随着人流向庙门外面走去,趁着袁兵不注意,飞快的弯腰从地上抓了几把泥浆,涂抹在自己的额头和脸颊,弄得脏兮兮的样子。

“快点,再磨蹭老子用枪杆抽你!”

看到李孝娥弯腰阻挡了人流,一名凶神恶煞的士卒提着长枪就骂骂咧咧的赶了上。

十岁的岳眼里在喷火,双拳关节攥的“格格”作响,只是在乱糟糟的人群中不太显耳罢了。

李氏急忙死死的按住儿子的肩膀,陪笑道:“军爷息怒,贱妇的鞋子掉了,马上就出门,马上就走!”

李氏牵着儿女的手,低着头夹杂在难民群里,大步流星的向寺庙门外走去。只要能活下去就有见到夫君的希望,这个时候绝不能逞英雄,除非能有自家丈夫那般出色的武艺,方能在千军万马中做到去自如。

十岁的儿子虽然力量惊人,但毕竟太年幼了。李孝娥不觉得能够指望的上儿子,反而应该尽一个母亲的责任,好好的保护儿女的安危。

“那个牵着孩子的夫人,站出!”

刀疤校尉一脸冷漠的驻马一侧,手里的佩剑指了指牵着儿女的李氏,冷冷的喊了一声。(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