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百二十八 龙生龙,凤生风

一百二十八 龙生龙,凤生风


                

听了刘辩的询问,邓泰山拱手回话。

“经小校一路辗转探听,从几路山贼的口中得知,当日劫掠我等的乃是盘踞在彭泽胡一带的贼寇。那日夺去了两辆马车及辎重在返回巢穴的途中遇上了刘繇麾下的剿匪官兵,便向西仓皇逃窜,在豫章与长沙两郡交界的地方又遇上了孙策带领的军队……”

“孙策?”刘辩不由得一怔,“难道乔盈被孙策救了?这孙策不在长沙待着,带兵到两郡交界之处做什么?”

邓泰山拱手答道:“却是袁术兵力不足,无法到长沙解粮,便命孙策把粮食送到长江北岸的庐江境内交割。因此孙策与周瑜押解了粮食向北北进军,恰好在两郡交界之处遇上了贼兵,并将之剿灭,并且救下了乔盈小娘子。”

“周瑜?你是说的庐江舒城人周瑜?字公瑾的那个?”刘辩惊讶的问道。

邓泰山恭敬的答道:“听说这周瑜正是庐江人,表字公瑾,而且很早之前就与孙策交好。前些日子孤身南下游历,途径长沙的时候前往太守府拜见孙坚之子孙策,被孙策说服出仕,现如今已在长沙军中担任校尉之职。”

听了邓泰山所言,刘辩的心中免不了生出一丝苦涩。

看起这又是天意,就像关、张之于刘备,许褚忠于曹操,而这周瑜对孙策也是一样的,虽然自己以帝王之尊招募他。却仍然抵不过两人的“总角之教”,抵不过两人的兄弟之情!

“罢了、罢了……还是那句话,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既然天意注定周瑜和孙策在一起,也只能顺应天命了。周都督虽然用兵如神,但我有岳飞、秦琼,等将再召唤个李靖、薛礼、徐达之流,周瑜也不足为惧!只是天意让小乔撞上了周瑜,不知道会不会擦出火花?”

虽然刘辩心下有些担忧,但考虑着小乔现在不过只是一个*岁的女童。应该还不懂的男女之情,料不会像情窦初开的女孩那样对周瑜一见钟情。待回头想个办法,派人向孙策讨要回便是。

但刘辩也知道,自己与孙坚已经势成水火,听徐庶说在博望县境内派兵伏击太后之事就是孙坚所为。这更说明孙氏父子已经对自己恨之入骨。如果就这样贸然向孙策讨要,只怕不会痛快把小乔还回,弄不好还会拿着小乔做人质,向自己提出各种条件,需要回头想个两全之策,才能把小乔安然无恙的讨回!

“邓校尉奔波多时,让你受苦了!既知小乔下落,寡人便可安下心,回头自会设法营救。”

勉励了邓泰山一番。刘辩命他归队加入禁卫军,继续护卫自己的安全。然后马鞭一挥,大军继续向东。

两日之后。金陵城已经隐约在望。

一路行,田野里的百姓忙的热火朝天,垦地的垦地,耕种的耕种,一派安居乐业的景象。老弱妇孺都在劳作,五六岁的孩童则在田野里嬉戏追逐;看到了大军之中飘荡着弘农王的旗帜。百姓们纷纷丢下手里的农具,跪地谢恩。口呼万岁!

荀彧在马上赞叹道:“想不到短短半年,江东已经被殿下治理的国泰民安,一片安居乐业景象,与中原的烽火连天,大是不同。如此持以恒下去,必然国力昌盛,何愁不能平定诸侯?”

开垦土地都是顾雍的功劳,刘辩对于田野里的欣欣向荣也是感到欣慰,笑道:“此乃顾元叹的功劳,待寡人平定江东之后,将整个江东委于文若治理,必然有过之而无不及!”|

“荀彧何德何能,岂敢当殿下如此谬赞!”

被主公如此赏识,荀彧心中高兴。但也知道自己初乍到,既无功劳又无根基,必须采取谦虚谨慎的处世之道才能在仕途中有所作为。

得知大军返程,黄琬、穆桂英等一文一武,早就率领着鲁肃、顾雍、廖化等一干文武迎出二十里,在路边恭候多时。

黄琬第一个上前参拜弘农王,然后再到凤銮车驾前何后施礼参拜:“老臣黄琬参见太后娘娘,一路舟车劳顿,让你受苦了!”

黄琬乃是三朝重臣,位高权重,何后自然不敢怠慢,急忙下车把黄琬从地上扶起,热情的寒暄了好大一会功夫,中间自然少不了拭泪哭泣,痛骂董卓的苦情戏。

与何后寒暄完毕,黄琬朗声道:“皇宫的建设虽然工程浩大,但在微臣的督促之下,五千多工匠日夜施工,已经修造好了一座大殿,以及两座前宫门,一座后/宫门,供殿下与太后及诸位嫔妃居住的房宇数百间,已经可以在宫内居住。整座皇宫的完善、修葺再慢慢就是了!”

何后听了喜出望外,夸赞黄琬道:“黄卿不愧是三朝重臣,让你费心受累了。大殿既然已经竣工,我皇儿重登帝位的大礼在此举行可否?”

“微臣之所以督促工匠日夜赶工,就是为了让殿下有个气派的地方,堂堂正正的举行登基大典。微臣已经把登基仪式所需的物资准备完毕,进城之后择个黄道吉日,便可昭告天下,祭拜汉室列祖列宗,让殿下重登帝位!”黄琬胸有成竹的回复道。

“末将穆桂英,拜见太后!”

看到黄琬与何太后聊得差不多了,一身戎装的穆桂英上前施礼参拜。却没有以妾身自称,而是以军礼参拜。

看到穆桂英一身戎装,英姿飒爽,妩媚之中透着逼人的英气,直让何太后喜上眉梢,越看越是喜欢,牵了穆桂英的手道:“一别半年,桂英真是越发的俊俏标致了,我皇儿即将登基称帝,是时候择个良辰吉日,把你纳为嫔妃了。也好早日为我皇室开枝散叶,繁衍子嗣。桂英如此英武不凡,巾帼不让须眉,生下皇子,必然是能征善战的猛士!定然能够一改皇室子孙体质孱弱的痼疾!”

没想到何太后竟然当着文武大臣的面提起生孩子的事,后面还站着一帮自己手下的将校呢,穆桂英不由得霞飞双颊,娇羞的低下头去:“桂英愿意听从太后的吩咐!”

“好、好……真是我刘家的好媳妇!”

何太后拍着穆桂英的手背连声夸赞,一副为人公婆的样子。只是她自己也只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少妇,论起美貌并不输穆桂英。就这样站在一起只会让人把她们当做是一对姊妹花,不认识的人谁能知道这是一对婆媳?

在文武幕僚的笑声中,穆桂英羞怯怯的拜见刘辩:“臣妾拜见大王,一路上让你受苦了!”

刘辩笑呵呵的附在穆桂英耳边,悄声道:“寡人的确辛苦呀,爱姬赶紧和孤同床共枕,给我生一个勇士一样的儿子帮着我打天下,不求像西楚霸王那样前无古人后无者,只要能像吕布这样骁勇就行了,哈哈……”

穆桂英又羞又恼,但当着文武众臣的面也不敢放肆,悄声嗔怪道:“能不能生出猛将,岂是由臣妾一个人决定的?若是殿下的种子不好,天知道会生出什么样的儿子?”

众目睽睽之下,也不是打情骂俏的所在,穆桂英与刘辩低声嬉闹了几句,又参拜唐姬,看到了她的肚子之后不由得满脸惊讶:“啊呀……唐王姬的肚子竟然这样大了?看起年内大王就要做父亲了呢!”

唐姬一脸幸福的微笑,轻轻抚摸隆起的小腹,柔声道:“可不是呢,掐指算算,今年八月份就可以为大王诞下子嗣,妹妹也要加把劲哟!”

穆桂英不好意思的低头笑道:“沙场冲锋我在行,但是说起生孩子的事情,还真是没有信心,也没有经验。”

“呵呵……不是有姊姊我在么,以后你就尽量少去军营好了,让姊姊多多给你传授经验。”唐姬与穆桂英压低了声音,悄声说道。

看着穆桂英与唐姬相处的如此融洽,刘辩心中笑开了花。之前最担心的就是后/宫的女人争风吃醋,现在看起至少唐姬与穆桂英之间不会出现冲突,至少暂时不会!

“呕……”

就在穆桂英与何太后、唐姬分别寒暄说话的时候,站在远处一脸嫉妒之色的冯蘅忽然觉得一阵反胃,腹内犹如翻江倒海,急忙跑到一边呕吐了片刻,方才作罢。

“啧啧……看这次真怀上了!”

刘辩在心里嘀咕一声,急忙招呼了一个何后身边有分量的侍女,吩咐道:“进城之后,你马上去找医匠给冯氏诊脉,再开一些珍贵药材,让冯氏好生调养。”

呕吐的冯蘅也引起了穆桂英的注意,悄悄走到刘辩身边,低声说道:“大王这一路上还真是辛苦啊,去的时候孤身一人,回就带了一大家子,啧啧……还用得着招兵买马呀,自己生就是了!”

“是啊,现在就缺一个统率太子军的猛将了,所以爱姬赶紧与寡人行周公之礼吧!”刘辩再次压低了声音,不依不饶的和穆桂英斗嘴。

在黄琬与穆桂英参拜完毕之后,其他众文武也纷纷上前参拜弘农王与何太后,然后簇拥着凤銮车驾,朝金陵城逶迤而去。

ps:第一更送上,哪位兄弟还有月票,支持一下剑客,感激不尽!(未完待续)r655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