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百三十 猛将来袭,天崩地裂【一】

一百三十 猛将来袭,天崩地裂【一】


                

并州,太原郡治所晋阳。

城下旌旗招展,八万黑山军漫山遍野的席卷而,黑压压的犹如蚁群一般,令人触目惊心,不寒而栗。

“传本太守命令,让那些不想死在黑山贼手下的大族派家丁门客到城墙上协助守城……快去!”

太原郡太守张懿望着席卷而的黑山军,心中叫苦不迭,在弃城逃跑与据城死守之间摇摆了许久,最终决定死守。

晋阳城内有七千郡兵,若是硬抗八万黑山军的进攻,估计能坚持一两天的时间。但晋阳身为整个并州最大的都城,城内门阀众多,门客仆人加起足足有一万五千人左右,倘若能够获得一半的支持,再鼓动一些普通百姓登上城墙协助防守,估计能死撑五六天的样子。适才已经派遣飞骑前往京师求援,届时必能等救兵。

已是四月时节,漫山遍野里一片盎然绿意,但黑山大军踏过之后,顿时变作一片枯黄,如同灾难大片的场景一般。

黑山军起于五年之前,由博陵人张牛角、常山真定人褚飞燕组建,啸聚了万余人盘踞在太行山上,劫掠各地,与黄巾各部遥相呼应,不断的发展壮大,最终变成了朝廷的心腹大患。

张角三兄弟死后,黄巾各部顿时星散,每日都有大小不一的黄巾余部,从冀、豫、兖、司等各州跋山涉水的前太行上投靠黑山军。大小不一,多者近万,少则三四千。使得黑山军的规模越越大。

历经数年的发展,此刻盘踞在太行山上的黑山军已有三十万之众,当然,这是包括了老弱妇孺在内的数目,真正能上沙场厮杀的精壮大约有十万上下的样子,其他的都是跟着逃命的家眷。

黑山各部平日里并不聚集在一起,各自在茫茫太行上寻找险要之处扎下营寨。各自解决粮食问题。平日里由张牛角、褚飞燕两大渠帅庇护他们的安全,但有朝廷军队攻。二人必然发出黑山旗,纠集各部,共同击退伐的官兵。接到旗帜的黑山各部落必须准时出兵,否则就从黑山军中除名。逐出太行山。

正是由于纪律森严,故此黑山各部保持了良好的纪律性,能够做到同仇敌忾。四五年的时间下,黑山军屡次挫败朝廷的围剿,击杀了万余名官兵,逐渐的让地方刺史、郡守不敢再围剿,而朝廷方面又一直忙于内讧争权,故此让黑山军逐渐坐大,盘踞在茫茫太行之中。稳如泰山。

“大哥,当真要攻城么?”

身材瘦削精干的褚飞燕与张牛角一起策马并行,说话的时候吞吞吐吐。满腹忧虑。

头顶金色牛角盔,满脸虬髯,身材高大的张牛角爽朗的一笑:“哈哈……兄弟这是说哪里的话,我们这次大规模的发出黑山旗,聚集了七八万人到晋阳城下,当然要攻城了。难不成只是为了吓唬他们?”

褚飞燕的眉头皱的更紧:“可是晋阳城高墙厚,郡兵充足。更重要的是郡内豪族众多,门客仆从数万,如果这些人全力守城,只怕三五日之内难以破城,到时候了援兵,咱们就白忙活一场了!就算最后攻破了晋阳,也要付出惨重的代价,故此,愚弟还是想请兄长再斟酌一番!”

“哈哈……斟酌斟酌去,那是娘们干的事情!咱们拉起旗帜反抗朝廷,就是干的刀头舔血的事情,死则死已,又有何惧?”

张牛角策马扬鞭,豪气干的说道,“我张牛角今日就算殒命在晋阳城下,便是天意!冉闵说了,由他第一个攻城,一日之内,必然拿下晋阳城!”

“冉闵?”

一听张牛角提起这个名字,褚飞燕心中就一阵恼火,悄悄的用眼光扫视前方不远处,骑在朱龙赤马之上的大汉。

只见他身高超过九尺,膀大腰圆,身材魁梧,年约三十五岁左右,一脸虬髯长在脸颊的横肉之上,更是显得凶神恶煞。左手提了一杆两丈一的双刃矛,右手提着一柄六十八斤的钩戟,骑在朱龙马上顾盼自雄,一副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模样。

“哼哼……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样子,一日之内拿下晋阳城?真当城里的守军都是纸糊的么?”褚飞燕在心里讥笑道。

看到褚飞燕一脸不屑与鄙视,张牛角大笑道:“哈哈……怎么,褚兄弟认为我新招的这个兄弟在吹牛?”

“不敢!”张燕嘴里说着不敢,但面上的鄙视之色却丝毫没有改变。

张牛角了兴趣,便大声聒噪起:“一个多月之前,某带着数百心腹下山打猎,突然遭遇了一支五千人的官兵,十有*是去虎牢关的关东联军。不知这帮狗日的看着我兵少还是怎的?突然就咬住哥哥我不放,一直穷追了五六十里,官兵里面可是有一千轻骑兵,五百重甲骑……”

张牛角说着话就流露出了后怕之意:“啊呀……当时呢,哥哥我当真以为在劫难逃了,甚至传好了口谕,由兄弟你接替我的位置,掌管整个黑山军!”

听了张牛角的话,褚飞燕心中一动:“多谢大哥,竟然如此器重飞燕,小弟真是铭感五内!”

张牛角并没有理会褚飞燕的话题,继续口沫横飞:“就在哥哥叫天不灵叫地不应的时候,我的冉闵兄弟出现了,他手持双刃矛,胯下朱龙马,在数千官兵之中往冲突,单骑斩杀了九百多名官兵,校尉三人,偏将一人,军候、队率之类的小头目更是不计其数,硬生生的凭一己之力让数千官兵胆寒,溃散而走……”

“呵呵……有那么厉害么?”

褚飞燕对于张牛角的话一点不相信,但也不想争辩,只是轻微的一笑。

张牛角得意的道:“当然有这么厉害,哥哥我有必要和你吹么?要不然,我怎么会直接把冉闵兄弟提拔为我的副将,当做了我嫡系人马的二当家的呢?而且,我手下的一万五千多兄弟都服他。这身武艺,真不是吹得,我看便是项藉在世,也不一定能赢我的冉闵兄弟!”

听说张牛角竟然直接把一个刚刚认识了一个多月的人提拔成了副手,褚飞燕不禁无言以对。这样的用人之道,如何服众?还是找个机会和他把摊子分了算了,你要攻城送死,攻你的城好了,我自回我的太行上过逍遥自在的生活!

无论如何,黑山军终究都是反贼,朝廷可以允许你落草为寇,允许你在山坳里发展壮大。但是你要攻城略地,甚至攻占整个并州的治所,军事枢纽,纯粹是自讨苦吃,大汉朝廷即便再风烛残年,苟延残喘,也不会坐视不理!

因为这是在赤/裸/裸的挑战朝廷的底线,在打朝廷的脸面,也会引起诸侯的不满,倘若到时候数万大军征,围了晋阳城,只怕黑山军将会被一网打尽。剩下太行山上那些没有谋生能力的老弱妇孺,在深山老林之中满满煎熬,先吃树皮,再吃草根,然后人吃人,再到最后慢慢饿死!

“将在谋而不在勇,一人之力不过是匹夫之勇,要想成就王霸之业,还需要靠用兵之道!冉闵单骑冲阵,也不过是迫于形势,如果能够选择,某还是更乐意做个调兵遣将的统帅!”

张牛角与褚飞燕的对话引起了冉闵的注意,勒马回头,大声说道。中气十足,声音宏亮,直震得左右耳膜嗡嗡作响。

褚飞燕对张牛角恭恭敬敬,对冉闵可不会这么客气。不管怎么说,自己都是几十万黑山军的二当家,自己手下也有一万五千名嫡系兄弟,一介武夫,怎敢如此对自己说话?

“哼哼……既然你也说将在谋不在勇,敢问你凭什么夸口一天之内拿下晋阳城?又为何攻这晋阳城?若要劫掠,周遭的县城甚至是小郡的治所都可以一鼓而破,为何偏偏选择城高墙厚,兵力充足,人口众多的晋阳?”张燕冷笑着反问冉闵。

“哈哈……”

冉闵仰天大笑,用凶兽般的眼神盯着褚飞燕。没由的就让这个刀头舔血多年的大贼枭一阵胆寒,冷不禁打了个寒颤,这择人而噬的眼神实在太让人毛骨悚然!

“为什么要攻晋阳城?便让某告诉你!”

“盘踞在茫茫太行之中,固然能够求得一时之安稳,但到头也不过只是一介贼王而已,顶破天也就是被朝廷招安,赐一个偏将之位!而今正逢乱世,关东军与西凉军刚刚战罢,兵困马乏,人人厌战!我等正好乘此机会拿下重镇晋阳,让我黑山军的威名震慑天下,竖起大旗,引天下豪杰投,必然会有一番作为,说不定能够成就王霸之业,岂是蜗居在深山中的贼枭可比?”

听了冉闵的话,褚飞燕不以为然的道:“说到底我等还是草寇,你以为拿下一座晋阳城,就能让天下英雄投么?”

冉闵傲然挺胸,手中双刃矛遥指不远处的晋阳城楼:“我以兵法破城池,我以武勇服天下!某有霸王之勇,何愁无人慕名投?褚渠帅尽管睁大眼睛看着,我冉闵一天之内给你拿下晋阳!”

ps:二月最后一天,求一下月票,票夹里还有月票的同学千万不要浪费了,砸出支持一下剑客吧!(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