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百二十 乱世影帝

一百二十 乱世影帝


                

(今天周一,求一下推荐票的支持,兄弟们帮帮忙,让猛将在分类推荐榜上能够占据一个体面的名次,砸出你们的推荐票吧,拜谢了)

“兄长深夜唤刘备前,有何吩咐?”

将要入睡之际,忽闻公孙瓒召唤,这让刘备心中忐忑不安,便带了关羽、张飞两大猛男,鼓足勇气见公孙瓒。一路上在心底暗自思忖,挖角赵的事情是不是被公孙瓒察觉了?一路行,心中已经有了对策,进了帅帐之后,一脸茫然的施礼参拜。

“哼哼……玄德莫非以为瓒的宝剑不利?”

公孙瓒连声冷笑,右手握住剑柄,缓缓的自剑鞘之中抽出。

听了公孙瓒夹枪带棒的话语,刘备心中暗叫一声不妙,自己挖角赵的事情十有**走露了风声,只是一时之间弄不明白,公孙瓒因何知道的这么快?

“难不成赵人前说人话背后说鬼话,一转眼就把我出卖了?”

公孙瓒的语气不善,这让关张二人顿时提高了警惕。关羽尚且能够做到喜怒不形于色,而张飞却隐隐有种怒意,悄悄攥起一双铁拳,大有向公孙瓒讨个说法的意思。

虽然各种疑惑一股脑的涌上心头,但刘备也顾不得多想,一副大惊失色的样子:“兄长这话是何意?小弟不知哪里惹兄长生气,还请明言,备若有犯错之处。甘受兄长责罚!”

“玄德休要与我揣着明白装糊涂,我手下的校尉赵,你应该不陌生吧?”

公孙瓒把佩剑擦拭了一下。然后又缓缓的插进了剑鞘,冷声逼问。

刘备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备已经跟了兄长三个月有余,赵子龙是你手下的校尉,愚弟虽然与他不熟,但也算是认识。”

公孙瓒再次冷笑:“以前不熟,过了今夜便熟了吧?”

“兄长今夜的话实在莫名其妙,还请明示!这般吞吞吐吐。还把刘备当做兄弟么?”刘备的态度突然变得强硬,一副压不住怒火的样子。

公孙瓒也是勃然动怒。拍案道:“你居然还好意思提兄弟这两个字?若你心中挂念兄弟之情,因何蛊惑赵投靠到你的手下,破坏我用赵换取幽州刺史的计划?”

既然公孙瓒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刘备猜测若不是赵直接告的密。就是被公孙瓒的眼线察觉了,小心翼翼的问道:“你我兄弟一场,备岂能挖兄长墙角,不知子龙现在何处?还请出一叙,便知我二人的对话。”

“赵心中愧疚,已经走了!”公孙瓒拂袖怒道。

听说赵出走,刘备悬着一颗心顿时落地。

首先可以肯定此事并非赵告密,否则他就不会愤然出走,这样的话自己将还有希望把赵收归麾下。其次。既然赵不在了,这件事就变成了自己一个人的独角戏,想怎么唱就怎么唱。

“兄长啊。你我当年师从恩师卢植,三年同窗,情同手足,多蒙兄长提携,备一直铭记在心,日夜不敢有忘!”

刘备说着话眼角已经见泪。从袖子了里掏出手绢擦拭了几下,红着眼睛哽咽道。“兄长如此待备,愚弟岂能做出挖兄长墙角之事?备适才的确邀子龙到了营帐一叙,但绝非蛊惑赵改换门庭到备的麾下效力。刘备只是一介县令,何德何能让子龙弃了兄长,甚至是弘农王,而为我这一介县令奔波卖命?愚弟就算愚钝,也不会这般没有自知之明!”

听了刘备的话,公孙瓒脸色微微好转。想想刘备说的也有些道理,赵凭什么放着自己这个实力雄厚的北平太守不跟,放着即将登基称帝的弘农王不跟,而选择刘备这个微不足道的县令?

“那你深夜召唤赵到帐内密探,却为何事?”

刘备叹息一声,拭了一下眼角:“此事的确是愚弟有私心。白天弘农王向兄长提出用赵交换幽州刺史,备心中激动不已。想倘若兄长能成为一州刺史,至少要提携愚弟做一郡之守吧?只是见赵心中惆怅,唯恐他拒绝了这桩两全其美的好事,故此想要凭三寸不烂之舌劝赵欣然接受,所以约子龙到帐内一聚。何曾蛊惑赵,改换门庭?”

听了刘备的话,公孙瓒心头的怒气差不多全部烟消散了,再次求证道:“你所言当真?没有骗兄长?”

刘备一撩长袍,跪倒在公孙瓒面前:“备所言句句是真,一片赤心发自肺腑,不料为兄长误会,以至逼走子龙,备之错也!兄长手中有剑,若是还有怀疑,请斩下刘备头颅,绝无怨言!”

刘备一边跪在公孙瓒面前,一边扭头对身后的关羽、张飞道:“此乃我与兄长之事,与尔等无关!”

“玄德请起,看是愚兄错怪你了!”

在刘备的眼泪攻势之下,公孙瓒终于被感化,起身把刘备扶了起,面上一片惭愧之色。

刘备怅然叹道:“备蒙冤受屈不值一提,倒是逼的子龙远走,破坏了兄长交易幽州刺史的计划,实在让人惋惜。”

“愚兄手下勇士数百,岂是只有赵一人?改天我让弘农王自己过挑选几个替代赵便是!”公孙瓒回到帅案后面跪坐了,不以为然的说道。

听了公孙瓒的话,刘备心中替赵暗暗惋惜:赵跟了你算是明珠暗投了,就你手下的其他勇士,只怕全部绑一块也及不上赵子龙,真是没有识人之明!世上常有千里马,而伯乐却不常见。而且,人家弘农王点名要的赵,你拿其他勇士代替,刘辩会答应么?若是刘辩真的同意的话,也只能说明他也是个没眼光的家伙!

一直站在旁边冷眼观看的公孙续拱了供手,插话道:“刘使君说的慷慨,然而续有一事不明,既然你劝子龙接受这桩交易,为何惹得整个大营一片流言蜚语?”

刘备不以为然的道:“此事必是与兄长有嫌隙之人的离间之计,以备看,此事十有**是袁绍用的诡计!”

公孙瓒恍然顿悟,拍案道:“玄德一言惊醒梦中人,愚兄中计也,此事必是袁绍的离间之计,中伤你我兄弟之情!”

说着话愤愤的站起身,拔剑砍断桌案一角,怒道:“我公孙瓒此生与袁绍誓不两立!玄德助我击败袁绍,至少当以一郡太守相授,若是瓒将能为一方霸主,必然以一州之牧授予玄德!”

刘备心中暗自冷笑,就你智商也就勉强做个诸侯,想要成为一方霸主,难啊!

但面上却不动声色,躬身领命:“备必然竭力辅佐兄长,然袁绍现在是联军盟主,此事就暂且按下不提,秋后算账不迟。”

公孙瓒思忖片刻,微微颔首:“玄德所言极是,也只能如此了,这笔账暂且寄下,日后再与袁绍清算!”

一场风波就此结束,公孙瓒命人置办了筵席款待刘备,要与他痛饮一夜,为刚才的莽撞赔罪。

江东军大营之内,刘辩端坐帅帐,正在等待着自北平军大营的消息。

在派出了散布流言的斥候之后,刘辩又派人在北平军的寨栅之外悄悄窥探,把营寨之内的一举一动随时向自己报。

按照刘辩的计划,公孙瓒听到了赵勾结刘备的流言蜚语之后必然勃然大怒,弄不好要杀赵,自己及时雨一般的现身,将赵救下。这样不但能够粉碎刘备的挖角计划,而且还能获得赵的感激,当真是一箭双雕之计,没料到的是赵竟然愤而出走。

“什么,赵单骑出走?”

听了斥候的回报,刘辩惊讶不已。

急忙召唤卫僵过:“建业,你速速带上百十骑快马追赶,把上半夜跟着公孙瓒过拜访的那个白袍将军,名唤赵的豪杰追回!”

“诺!”

卫僵答应一声,拱手领命。

“等等……一百骑太少,两百骑、不……三百骑,朝不同方位分散寻找,一定要尽力追赶到赵,然后回报寡人!”

“诺!”

卫僵再次领命,出了帅帐,领了三百禁卫军,去马厩里借了马匹,出营追赶赵去了。

天亮之时,卫僵垂头丧气的回到了大营,前向刘辩复命:“启禀殿下,末将率领三百军士四处追赶,并未见到赵踪迹。无奈之下,只能返回复命,还请殿下定夺!”

刘辩心中暗暗叹息一声,“算了吧,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若是赵与寡人有缘,早晚必有重逢之时,若无缘相见,强求也是不得!

“你已尽力,追不上赵,与你也是无关。一夜奔波,想必已经劳累,下去休息吧!”

刘辩收了有些失落的情绪,一副古井不波的表情,挥手示意卫僵退下休息。

赵的风波就此告一段落,除了刘辩与刘备之外,也没有人在意赵的存在。只是一介校尉而已,三十万关东联军之中至少能找出上千名校尉,谁又会记得赵这个名字?

此时,全天下诸侯眼中盯着的事情只有一桩,那就是弘农王何时登基称帝,重夺帝号?或者让大汉江山归于一统,或者形成东西两帝的对峙格局,诸侯俱都擦亮了眼睛,拭目以待。(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