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百二十七 揽二乔于东南兮,乐朝夕与之共

一百二十七 揽二乔于东南兮,乐朝夕与之共


                

大军离了陈郡继续南下,两日之后便进入了谯郡。

途径一处村落,但见一路坞堡连绵,巍峨壮观,雄伟不凡。

“此处偌大一片家业,不知主人姓甚名谁?速去查探!”

的时候走的谯郡的另外一条路,故此并没有看到这片巍峨壮观的坞堡,此刻一路行见到,刘辩心下不由得暗暗称奇,便派出了精干的斥候前去打探。能够创下这一片家业,定有不凡的才能。

斥候去不多时,打马回报:“启禀殿下,此处名唤许家堡,庄主姓许名储,字仲康。家业乃是祖传,谯县有名的豪族。”

“许褚?”

听了斥候的回报,刘辩大大的出乎预料之外。印象中的许褚是个莽汉的形象,应该是个杀猪屠狗之辈,怎么竟然和地主挂上了钩?看真是人不可貌相!

“哈哈……这趟中原之行当真没有白,收获了大批的愉悦点,召唤到了岳武穆与林冲,还有个政治满百的x如意,待寡人回到江东之后即将揭开谜底。又收了徐晃、荀彧,想不到又误打误撞的遇上了许褚,这是上天打算让寡人横扫诸侯吗?”

虽然心中高兴,但即将登基称帝的刘辩必须要做到胸有城府,喜怒不形于色。

回顾左右道:“就算是继承的祖上家业,能够发展到这般规模,必然也有非凡的才能。既然途径此处。当前去拜访,寻访贤才!”

刘伯温与荀彧齐齐拱手:“殿下所言甚是,如今百废待兴。正是招纳良才之时。正所谓‘野无遗贤,万邦咸宁’,的确应该去拜访一趟,臣等愿意代劳。”

“昔日周文王亲自寻访渭水,纡尊降贵礼聘一垂钓老叟,得了姜尚辅佐,奠立了周朝八百年基业。今日寡人途径此处。并非专道而,岂能再让诸位卿家代劳?当亲自前往拜访!”

刘辩拒绝了众臣子的好意。带了刘伯温、荀彧、卫僵等文武,领了百十轻骑,进了许家堡拜访,大军则在路上驻扎休息。

听说曾经的天子。现在的弘农王亲自前拜访,许褚的兄长许备带了族人慌忙迎:“草民等不知殿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大王勿罪!”

刘辩扶起许备寒暄了片刻,然后跟着一起到大堂看茶。

一杯茶水下肚之后,直接开门见山的道明意:“听闻令弟许仲康有倒提耕牛之力,寡人正是用人之际,特寻访。若是能得这般猛士相助,不亚于高祖得樊哙。不知仲康现在何处?”

知道了弘农王的意,许备不由得捶胸顿足的一阵懊恼:“哎呀呀……早知道大王也在招募部曲,庶民就不让犬弟去陈留投曹公了!”

“此话怎讲?”刘辩压着心头的疑惑。品了一口茶问道。

许备一脸懊恼的道:“前几日听闻曹公正在陈留大举招募义军,犬弟便率领了五百庄客,快马前往陈留投奔。掐指算算,只怕此刻已在曹公军中!”

听了许备所言,刘辩不由得在心中苦笑一声,在心里自言自语:虽然寡人的穿越扇起了蝴蝶的翅膀。但有些命中注定的事情,终究还是无法改变!就像关、张之于刘备。看起许褚对于曹操,也是一样的道理!

“难得殿下如此器重犬弟,屈尊降贵前我坞堡拜访,庶民马上修书一封,让他舍弃了曹操,前往江东投靠殿下。”

许备一副后悔莫及的表情,命令仆人马上准备笔墨纸砚,这就给许褚修书一封,召唤他舍弃了曹操,南下投奔刘辩。

虽然刘辩求贤若渴,但也不想当着手下文武的面做出挖墙脚的事情;一会破坏自己在文武幕僚心目中的形象,二会与曹操结怨,为了一个许褚,得不偿失。况且自己身怀“召唤猛将”的金手指,只要能够获得足够的愉悦点,各个朝代的英雄豪杰随时听候差遣,何必为一个许褚而耿耿于怀!

“既然令弟已经投奔了曹孟德,那就不必再多此一举了。天下诸侯皆是我汉家臣子,投靠曹操与投靠寡人并无不同。”

刘辩婉言谢绝了许备的好意,带着手下文武起身告辞。翻身上马,出了许家堡,会合大队人马,继续向南撤军。

许备送走了刘辩,心下仍然暗自懊恼,立即修书一封派人送往陈留曹军大营,暗中召唤许褚归,然后再南下投奔弘农王。

不几日,许褚的回信便送到了许备的手中:“兄长此言差矣,弟既投靠曹公,就当忠贞不二,岂可心怀二志?此非丈夫所为也!况且,曹公待我不薄,储当誓死相报,死而后已。弘农王殿下折节拜访,愚弟心中感激不已,若有机会,当报此礼遇之恩!”

许备看完书信拍案怒斥:“愚蠢啊愚蠢,真是一个有勇无谋的武夫!义气当什么?能吃还是能喝?放着堂堂的弘农王,即将再登天子之位的人不投靠,竟然为区区一个诸侯卖命,真是傻到家了,唉……我许备怎么得了这样的一个兄弟!”

许备心中虽然懊恼,但也了解自己兄弟的性格。不但能够凭借一身力气把耕牛拖得倒走,执拗的性格更是九头牛都拽不回,既然他认定了为曹操效力,自己再多费唇舌也是无益!

四五日之后,刘辩大军抵达了濡须坞,但见江中旌旗招展,艨艟如梭,战舰如林。楼船之上飘荡着“甘”字大旗,却是在柴桑组建水军的甘宁得知刘辩率军返回,特地沿江而下,前把大军载到长江南岸。

在刘辩大军距离江边还有十几里的时候,甘宁就得了探报,与蒋钦早早的下了战船,在路边恭迎多时,见到刘辩到之后,当即上前施礼参拜。

“微臣甘宁、蒋钦参拜殿下!主公此去中原,斩华雄、擒徐荣、败吕布,天下震惊,世人皆知殿下用兵之道不在高祖之下,扫平诸侯指日可待。”

刘辩笑容满面的扶起了甘宁与蒋钦,先是谦虚了几句,然后又把二人夸赞一番,询问道:“二位将军在柴桑建设的水军现在是何等规模?”

“回殿下的话,自从去岁分别之后,我与蒋公奕又在柴桑招募了六七千人,现在整个豫章郡境内已经有兵马一万五千多人。其中水师一万人,步卒三千,骑兵两千,大小战船四百余艘,完全可以拱卫豫章的安全。南可震慑山越,西可阻击刘表!殿下尽管回到金陵行登基大礼就是,边陲安危,全部托付在甘宁与蒋公奕身上便是!”

甘宁昂首挺胸,不无骄傲的把自己这段时间的军政业绩向刘辩描述了一番。

听甘宁把豫章郡的情况介绍了一遍,刘辩又把秦琼、岳飞、荀彧、徐晃、刘晔、林冲等文武将领向甘宁与蒋钦介绍了一番,双方互道仰慕。

在甘宁水师的协助之下,两万人马辎重顺利的渡过了长江,在岸边扎营盘桓一夜,少不了设筵让众将对饮一番。

筵席之间,甘宁向岳飞、秦琼竖起大拇指道:“听闻两位将军一路斩将夺旗,立下赫赫战功,甘宁心中羡慕的紧呢,不知何时才能像两位将军一般上沙场扬名立万?”

刘辩正色道:“兴霸不必着急,马上就会有你的用武之地了。扬州刺史刘繇接受董卓的矫诏,自称淮王,简直是大逆不道!孤到了金陵之后马上修书与他,让他自削王号,否则便是叛臣贼子,我江东军四面合围,共击刘繇!”

“哈哈……太好了,我甘宁要做先锋,先从西路烧起第一把烽火!”甘宁听后眉飞色舞,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求战之意,溢于言表。

次日,两军分别,刘辩率大军继续向东,预计后日中午便可抵达金陵城下。甘宁与蒋钦则率领了水师,溯江而上,前往柴桑继续驻守。提防兵力强盛的荆州军,以及心怀叵测的长沙孙坚军。

行至中午,突然自斜刺里方向驰一支两三百人的骑兵,远远的便大声叫喊:“殿下慢走,邓泰山特复命!”

片刻之后,身材魁梧的邓泰山便已经到了刘辩马前,翻身下马,禀报道:“回殿下的话,小校自从俩月之前返回长江一带,沿途寻访各路山贼,打探乔盈小娘子的下落,甚至苦寻到荆南武陵、桂阳一带,终于探听到了确凿消息,特复命。”

见到了邓泰山,刘辩自然喜出望外。这段时间并没有忘记小乔,否则如何了却揽二乔于东南兮,乐朝夕与之共的夙愿?只是这段时间诸事缠身,无暇顾及而已。

“邓校尉不必多礼,这段时间以让你受苦了。不知乔盈现在何处,慢慢说便是!”刘辩尽量克制着心中的喜悦,和颜悦色的向邓泰山询问道。

ps:感谢弟兄们在月票榜上的大力支持,终于挤进了前十名。现在送上第二更,继续求月票巩固位置。上午忙完了琐事,下午三点半回的家,用最快的速度赶出了这一章。现在要出去参加公司的宴会,如果晚上回的早,争取再更一章!琐事马上完了,剑客最大的愿望就是无牵无挂的码字!最后拜谢,再次求月票!(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