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百二十一 毒士乱国

一百二十一 毒士乱国


                

洛阳城,太师府。

西凉军连续的受挫让一直沉醉于酒池肉林的董卓感到愤怒与惊慌,急招吕布、牛辅、李傕、郭汜等大将回洛阳城共商对策,近屡献良策的谋士贾诩一道随行。

此刻,脑满肠肥的董卓正端坐在太师椅上大发雷霆,因为愤怒,导致脖子里的赘肉不停的颤动。

“吾手下的西凉铁骑自出道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先破黄巾于广宗,后败边章、韩遂于凉州,吞并丁原,威震京师。天下诸位闻我西凉铁骑之名,谁不侧目?尔等为何连一帮乌合之众都无法击败,还敢自称大将?”

“义父,先前我军大占上风,杀的关东联军闭门死守不敢出战,眼见的关东叛军士气低落,胜利唾手可得。谁知那刘辩的到改变了局势,他手下一帮武将能征善战,而且还造出了一种能够抛射巨石的怪车,我军一时之间找不得到对策。但凭借虎牢天险死守,谅他关东叛军插翅也飞不进洛阳!”

吕布的身份是三军督帅,别人可以保持沉默,但他必须站出说几句。

因为连续的挫败,让吕布的傲气收敛了不少。此番快马洛阳军议,把头上的束发紫金冠与大红翎稚全部摘了下,便不再显得嚣张跋扈,比之平时低调了不少。

“荒唐!”

董卓很少发脾气,但迫于最近的形势。心情忽然变得暴躁不已,在最近三五天的时间里,已经吹毛求疵的寻找各种理由。杀掉了十几个朝臣,其中不乏九卿、谏议大夫这样的重量级官职,弄得洛阳的朝堂人心惶惶,各个自危。

虽然现在的董卓已经过惯了骄奢淫逸的日子,但多年的戎马生涯,仍然让他拥有足够的政治嗅觉。董卓明白,倘若关东诸侯一旦拥立刘辩成功。自己的失败必然将会不可避免。到目前为止,自己已经臭名昭著。千夫所指;所依仗者,无非就是挟持了傀儡天子刘协,以天子的名义颁布诏书任免地方官职,借以收买人心。倘若刘辩登基成功,自己仅剩的优势必然将会荡然无存。

“华雄被斩,徐荣被擒,输的体无完肤!我董卓自带兵以,何曾输的这么惨?”

董卓因为愤怒变得声嘶力竭,以至于嗓子都有些沙哑。身后的婢子小心翼翼的端上茶水。

“气死我也!”

董卓喘着粗气,从婢子手里接过茶碗,呷了一口。

“该死的贱人,想要烫死吾么?”

到嘴里的茶水稍微有一点烫。导致董卓忽然暴怒,从地上“蹭”的一声弹了起,虽然体态臃肿。但敏捷性却不输常人。

董卓知道自己必须做些什么,必须让议事堂里面见血,否则无法让麾下的文武幕僚了解自己心中的怒火究竟有多么炽热!

董卓嘴里暴喝一声,将桌案旁边的一个胡凳拎了起,高高扬起,狠狠的朝花容失色的婢子砸去。

漂亮秀气的婢子连闷哼都没得及发出。头角顿时被砸了一个窟窿,鲜血如泉水一般溢出。整个人瞬间就瘫软了下去,尸体在地上抽搐了几下,随即再也没了气息。

“贱人,全天下的贱人都该死!何氏是贱人,刘辩是贱人!刘协也是贱人!全天下姓刘的都是贱人!”

此刻的董卓有点歇斯底里抓狂的感觉,一凳子砸死了婢子,余怒仍然未消。

弯腰低头,魁梧的身材虽然臃肿,但双臂的膂力却仍然还在,仅用一只胳膊便把一百多斤的婢女夹在了腋下,轻如鸿毛一般走到议事堂门口,狠狠的掷向门外。

“侍卫何在,把这贱婢的尸体拖下去喂狗!”

董卓喘着粗气大步的返回桌案后面盘膝坐了,因为身体太胖,他已经失去了跪坐的习惯。

然后用鹰鹫野兽一般的目光缓缓扫视了堂下众文武幕僚一圈,几乎各个打个寒噤,把头压得更低。就连吕布这头猛兽也不敢直撄董卓的目光,低着头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唇角。

“李文优,你是吾手下头号军师,你站出说说,该用何计策阻止刘辩的登基称帝?”董卓目光转了一圈,最后还是落到了李儒身上。

李儒抬袖擦拭了下额头的汗珠,小心翼翼的站出,拱手道:“以小婿之见,应当以天子名义颁布诏书,宣称刘辩大逆不道,擅离封地,图谋篡位。非但无登基称帝之德,实乃大逆不道之叛贼!再历数何后之罪恶,工于心计,尤擅宫斗,鸠杀王美人在前,逼死崔贵妃在后,所犯罪恶罄南山之竹书罪无穷,决东海之波流恶难尽。母子二人皆待罪之身,天下当共伐之!”

董卓冷哼,心道你说的“书罪无穷,流恶难尽”的人是你老丈人吧,现在诸侯都准备拥立刘辩做皇帝了,你还在这里文绉绉的弄檄文,有个屁用?

“书生之见,不足取也!兵权乃是王道,刘辩手握大军,诸侯倘若臣服,诏书檄文,有个屁用?”董卓拂袖冷哼,丝毫没有给女婿留脸面。

“太师!”

看到李儒遭到了训斥,董卓的另一个女婿,中郎将牛辅心中暗自高兴,趋前一步向董卓施礼道:“小婿身边的贾文和足智多谋,太师可以听听他的建议!”

董卓点点头,把目光挪到了贾诩的身上,皱着眉头,双目之中散发着杀气,沉声问道:“贾文和,有何妙策?”

没想到竟然被牛辅推了出,当做邀功请赏,压制李儒的依仗,这让贾诩有些措手不及。若不是被牛辅推出,贾诩今天是绝对不会说话的。

但既然已经被推出了。贾诩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没了选择。倘若自己不说点什么,万一惹怒了董卓这头凶残的野兽,刚才那无辜的婢子就是自己的下场!

大脑飞快的转动。一瞬间贾诩心中就有了对策。小心翼翼的向董卓躬身施礼:“诩倒是有个主意,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直说无妨!”

董卓的心情近极为恶劣,不耐烦的挥挥手,让贾诩不要啰嗦。

“诺!”

贾诩知道,自己的这个计策一旦从嘴里吐出,势必会让这个乱世变得更加动荡,但不吐出弄不好自己今日就要血溅五步。天下庶民与自己的性命,还是选择后者吧!

“以诩之见。太师当以天子名义颁布诏书,册封各地刘姓诸侯为王,甚至册封有实力的异姓诸侯为王,譬如袁绍、曹操等实力派诸侯。若如此做。必然会把这些诸侯内心的野望激发出!既登王位,谁不想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位列九五之尊,君临天下?”

贾诩躬身站立在董卓的桌案前,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对策说了出。每吐出一句话,都要看看董卓有什么反应,确定了董卓并不反感之后,才会继续说下去。

“只要诸侯起了野心,自然不会再有人去支持刘协登基。关东联军势必将会土崩瓦解!届时,太师便可以各个击破,将各地诸侯一一铲除。诸侯既灭。刘辩孤军无援,自然不足为虑,我西凉大军三十万,一鼓可破!”

悄悄的观察董卓脸上露出赞许之意,贾诩鼓足勇气,把心中的想法完全倒了出。

“妙计!贾文和妙计过人。胜过高祖之子房,李儒不及也!”

听了贾诩所说。李儒鼓掌叫好,“五百年前,苏秦合纵六国之力抗衡强秦,而现在的关东诸侯如同当初的六国诸侯。尔后,张仪利用连横之策击破六国合纵,终于让秦王剪灭六国,一统天下。而贾文和今日所献的封王之策,不输张仪昔日的连横六国,太师倘若采用此计,必可瓦解关东联盟,同时让刘辩登基称帝的计划变成黄粱美梦!”

“哈哈……大善!”

“贾文和自今日起,升任我西凉军第二军师,加封费亭侯!”

“封王拜侯,瓦解关东联盟之事,全部交由贾诩负责。即刻以天子名义起草诏书,广封王侯,激发诸侯内心野望,让刘辩的美梦化为泡影!”

听了贾诩与李儒所言,董卓仰天大笑,先前的烦躁郁闷一扫而空。心情大好之下连声褒奖贾诩,并把这件事情交由贾诩全权负责。

“谢太师提携之恩!”

贾诩躬身道谢,却无法高兴起。因为他知道自己的侯爵是用千万白骨换的,但贾诩也明白,在这乱世之中,由不得自己选择。要么用累累白骨换万人之上的功名,要么就变成累累白骨之中的一员。

几日之后,经过贾诩与李儒的商议,以天子的名义向全国各地连下几十道诏书,加盖玉玺,大肆封王拜侯。

益州刺史刘焉拜为蜀王,荆州刺史刘表拜为楚王,幽州刺史刘虞拜为燕王,扬州刺史刘繇拜为淮王,兖州刺史刘岱拜为鲁王。

除了这些官居刺史的刘姓诸侯被以国号封王之外,其他的一些郡太守、国相也都被封了郡王,就像武陵太守刘昶被封为武陵王、河涧太守刘熙被封为河涧王、琅琊国国相刘程被封为琅琊王,甚至刚刚被刘辩认为皇叔的平原令刘备也被册封为平原王。

除了姓刘的大小诸侯被封王之外,联军盟主袁绍被册封为渤海王,以陈留为大本营的曹操被册封为陈留王;其他诸侯各自封侯拜将,公孙瓒被册封为北平候,马腾被册封为西凉候。

突如其的圣旨顿时让诸侯懵了,然后变得欣喜若狂,或者变得惴惴不安!

天下大势突然风激荡,人心思变,各怀诡谲。一场暴风雨,即将席卷整个大汉天下!

(最后悄悄的问一声,那个兄弟还有月票,推荐票也行啊,吧)(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