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百一十一 棋子【三更,求月票】

一百一十一 棋子【三更,求月票】


                

鏖战过后,天色已经拂晓,兵卒把五花大绑的徐荣推到了刘辩面前。

“你就是徐荣?”

刘辩稳坐如山,上下打量了徐荣一眼,厉声问道。

只见这徐荣年约四十上下的模样,国字脸,浓眉大眼,肤色微黑,虽然不苟言笑,但也透着一股大将的风范。

“正是!”

徐荣面无表情,垂首而立。

“此番被擒,你可心服口服?”

徐荣漠然:“败军之将不足言勇,有何不服,但凭处置!”

刘辩冷哼:“你食我汉家俸禄,却为逆贼董卓效力,死有余辜!人,推下去斩了!”

听了刘辩的决定,徐荣面如土色,嘴唇微张,似乎想要乞饶,但微微蠕动片刻之后,终于没有开口,似乎已经认命了的样子。

“诺!”

有刀斧手大营一声,上前拥了徐荣,准备就要推下去行斩首之刑。

其实,刘辩只是想试试徐荣的反应而已,看看他是像高顺那样视死如归,还是像吕布那样摇尾乞怜?

看了徐荣的反应之后,对他的人品已经略知一二,这家伙还算有骨气,没有像吕布那样贪生怕死,但他微微蠕动的嘴唇说明在内心有求生*,并不是那种视死如归的倔强之徒,这种人有收服的价值,也有收服的希望。

“给我分析一下徐荣的各项能力!”

在收回成命之前。刘辩决定先摸摸徐荣的能力,若是个可用之才就刀下留人;若是个酒囊饭袋,就借他的脑袋祭旗。震慑诸侯!

“叮咚……系统正在分析众,请宿主稍候片刻!”

“叮咚……徐荣——武力81,统率86,智力68,政治54,当前各项能力已达巅峰!”

“啧啧……不错,统率值竟然达到了86。是个值得一用的将才!”

刘辩在心里暗自夸赞了一声,86的统率数值配上可观的智力。这徐荣算得上可用之才,标准的二流武将,怪不得在正史上能够打爆前期的曹阿瞒,以及江东猛虎孙坚。看是有实力作为支撑的,并不完全是靠运气。

“把人推回!”刘辩喝道。

在徐荣将要绝望,准备授首的时候,猛然听到刘辩改变了决定,不由得又惊又喜。今日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也不知道项上这颗人头能否保住?

刘辩面色如水,用犀利的目光盯着徐荣:“你是西凉人?”

“罪臣辽东襄平人。”

徐荣的语气变得柔和了不少,不再似一开始那般无所谓,并且自称罪臣。隐隐有示好的意思。

听了徐荣的话,刘辩倒是大感意外,本还以为徐荣是董卓从西凉带的死党。原他的祖籍却在辽东襄平,与西凉差了十万八千里,这样看,徐荣极有可能不是董卓的死党。若是这样,收服徐荣几乎就没有任何阻碍了。

“跟了董卓几年?”

徐荣垂首而立,一副知错认罪的样子:“罪臣之前在河东担任骑都尉。董卓驻军河东之时,将罪臣提拔入西凉军中。因此为之效命。”

刘辩用严峻的目光盯着徐荣,伸手抚摸着唇角的绒须,厉声问道:“董卓欺君罔上,祸国殃民,你跟着他便是叛贼,你可知晓?”

徐荣缓缓跪地道:“荣自知有罪,但董……董卓对我有提携之恩,上命差遣,不得不从!”

刘辩冷哼:“哼……你所谓的提携之恩,乃是我汉室之恩,不过乃是董贼公器私用罢了!你若是真的感恩,最该感激的是皇室之恩!”

徐荣额头见汗,跪伏在地:“荣知罪,但凭大王责罚!”

“寡人要收你效力,你可心甘情愿?”

徐荣稽首顿拜:“罪臣知错,愿痛改前非,誓死效忠汉室!”

“可是真心归附,抑或是权宜之计,等待机会讨回洛阳,去报那董卓的提携之恩?”刘辩目光冰冷,继续追问。

“罪臣为董卓效力这两年,已经报答了他的提携之恩。此番若蒙不杀,便是饶命大恩,罪臣岂敢怀有二心!”

蝼蚁尚且贪生,看见了活命的曙光,徐荣便不再矜持,竭力求生。

在将要接受徐荣归降的一瞬间,刘辩忽然改变了主意。

自己麾下的武将已经足够用了,而且以后还有大把的召唤机会,多一个徐荣不多,少一个徐荣不少,何不把他安插到西凉军中做个暗子?在以后本方攻打董卓的时候率部倒戈,或者暗中为自己提供机密情报,这样所起到的作用岂不是要比单纯的在帐下为自己效力好的多?

“若是孤放你回去,让你到西凉军中给寡人做个眼线,你可愿意?你可忠心?”

徐荣额头再次冒汗,稍一迟疑,随即应承了下:“罪臣愿意为大王效劳,但有吩咐,定无不从!若是大王放徐荣回洛阳,必然尽心搜集情报,为大王做好内应。”

“殿下,防人之心不可无,万一这厮诈降,回去之后重新为董卓卖命,却是害我军白辛苦一场!以晔之见,要么留在军中效力,要么斩杀,免得养虎遗患。”

听刘辩说要把徐荣放回去,刘晔拱手出列,提出了不同意见。

刘辩微微一笑,胸有成竹的道:“寡人手下武将集,要擒他徐荣易如反掌!他若敢出尔反尔,下次捉住,定斩不赦。”

顿了一顿又看向徐荣,意味深长的道:“不知道你家中尚有多少亲人?辽东苦寒,江东温暖,你把地址道,孤自会派人把你的家眷接到江东。到时候便放你回洛阳,你可以找个借口,说监守疏忽,趁机脱逃,寡人自会设计帮你打消董贼的疑虑。”

徐荣自然知道刘辩这话的意思,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稽首道:“罪臣领命,即刻修书一封,付与使者,让他们北上襄平,取某的家眷南下东吴。”

对于徐荣的识时务,刘辩表示满意,又道:“为了不让董贼怀疑,尚需把你囚禁些时日,时机到了,自然会放你出。”

做完决定,刘辩吩咐亲兵暂时把徐荣关押起,表面上以俘虏称呼,暗地里善待于他。等徐荣的家眷从襄平接到江东之后,就把他放回洛阳去做一个暗棋。

处理完徐荣之事后,刘辩下令重新返回关东联军大营,召集诸侯,宣布了自己用诈死之计诱吕布出关,然后迎头痛击,歼灭西凉骑兵六千,擒获徐荣的消息。

看到了死而复生的弘农王,十几路诸侯再次错愕,曹操的下巴又一次惊得差点脱了臼,其他不相信眼睛的比比皆是。

但江东军俘获的战马以及西凉军兵卒,还有华雄的尸体,被擒获的徐荣都是江东军大获全胜的铁证,由不得你诸侯怀疑。

江东军如此神勇,弘农王英明果断,麾下猛将如,谋士算无遗策,让各路诸侯暗自佩服。于是以孔融、陶谦、马腾等为首的忠君派再次提议拥戴刘辩登基称帝,宣布洛阳的献帝为伪帝,以此摆脱董卓假借朝廷之命的束缚。

消息传到洛阳,董卓暴跳如雷,一通怒骂,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狂怒之下,决定拿着洛阳的忠臣开刀,杀一批从舆论上支持刘辩重夺帝位的士大夫,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以儆效尤!

(除夕快乐,祝兄弟们在新的一年里万事如意,步步高升!除夕之夜没有看春晚,一直在电脑前码字)(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