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百零八 豹子头林冲

一百零八 豹子头林冲


                

“吁……”

从南门出了营寨,刘伯温带了十几名兵卒直奔马腾的大营去求援,刚刚走了不足二里,忽然自草丛中涌出了四五十人拦住了去路。刘伯温心知不妙,急忙勒马带缰,堪堪止住了狂奔的马蹄。

“对面的可是弘农王?”

曹性手提一柄朴刀,立于一匹青骢马上大声喝问。

“速撤!”

刘伯温自知中了埋伏,也不答话,拨马便走。

曹性喜出望外,手中朴刀一挥,喝令追赶:“夜色昏暗,此人有侍卫簇拥,十有**是出逃的弘农王,诸位奋力追赶,捉了刘辩,必然是大功一件!”

郝萌也不答话,手提鬼头斧闷声发大财,双腿使劲的夹在马腹上,拼了命追赶刘伯温,眼看越追越近,心中暗自窃喜。

“阻拦追兵,保护军师!”

眼看着敌将狂风一般席卷而,带队的什长一声吆喝,提着手中长矛,指挥士卒拦截伏兵。

郝萌一马当先,手中大斧一招力劈华山,奔着最前面的什长兜头劈下。什长慌忙挥矛迎接,一声脆响,长矛折断,大斧余势未衰,带着风声向下将什长的脑袋开了瓢。

“挡我者死!”

郝萌连声呼喝,手中大斧挥舞的虎虎生风,连斩数名士卒,其他人为之胆寒,求生的潜意识使得他们纷纷后退。

“弘农王还想走吗?下马受缚。饶你不死!”

眼看着距离刘伯温只有一步之遥,郝萌笑逐颜开,一边拼命追赶一边大声恐吓。

“看枪!”

黑暗之中。夹杂在侍卫里面的一个身材魁梧,约莫八尺身高的兵卒逆着后退的潮流,挺身而出,弯腰弓步,手中的白腊枪杆一个“横扫千军”,奔着郝萌坐骑的一双前腿横扫了出去。

“啪”的一声脆响,枪杆折断。木屑纷飞。

伴随着同时响起的是战马撕心裂肺的悲鸣,双腿自关节处齐齐折断。一下子匍匐在地,将马背上的郝萌掀了下。

者不是别人,正是刘辩召唤出的梁山第六条好汉,北宋年间的八十万禁军教头。豹子头林冲。系统给他植入的身份是秦琼手下的一个伍长,在乱军之中随着上司负责护卫刘伯温的安全,一路跟随到这里,却恰好在危急关头救了刘伯温的性命。

敌将人仰马翻,林冲丝毫不给对方喘息的机会,自同伴手里夺过一条红缨枪,奔着郝萌咽喉连刺三枪,每一枪都犹如白蛇吐信,刁钻迅疾。枪枪致命。

郝萌还没从地上爬起,只得半跪半立的舞动手中鬼头斧招架拦阻,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区区一介小兵武艺缘何如此了得?

只是他已经没有时间去想,武艺本就处在劣势,再加上被摔下马后受制于人,半跪半蹲无法发力。仓促招架了三五个回合,便被一枪搠穿了胸膛,挑翻在地。一声惨叫,当场毙命。

郝萌被刺于枪下。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曹性看到后想要搭救,已经不及了。对于这悍卒的武艺,又惊又怒,惊得是一介小卒竟然只用了三五回合就挑翻了武艺不在自己之下的郝萌,怒的是到手的功劳眼看着就要飞走了。

“围杀他,本将去追弘农王!”

曹性不想让煮熟的鸭子飞走,一面指挥随从围殴悍卒,一面企图绕过对方,继续追赶即将到手的猎物。

“有我林冲在此,哪个也休想过去!”

林冲一声咆哮,声如狮吼,长枪上下翻飞,连续刺杀数人,将道路死死堵住,让曹性及随从插翅难飞。

曹性策马试了几次,都无法突破林冲的阻拦,恼怒之下挥舞朴刀亲自战。

战有三五回合,刀枪相交,发出一声巨响,在林冲枪杆断裂的同时,曹性也是虎口崩裂,拿捏不住手中大刀,心中又惊又恼。

眼看着“弘农王”渐行渐远,曹性自知失去了立功的机会,只能抢了郝萌的尸体,引领了随从掉头而去。倘若关东联军大部掩杀了过,到时候再走就迟了。

夜色之中,刘辩怀抱冯蘅,带着岳飞朝南门疾驰而,恰好撞见策马狂奔的刘伯温。

“的可是军师?”

黑暗之中,刘辩隐约认得出人正是刘伯温,于马上大叫了起。

刘伯温听出了刘辩的声音,这才安心,勒马带缰把遇到伏击的事情叙述了一遍,最后说道:“多亏这名勇卒的搭救,基才逃过了西凉军的伏击,此人身怀武艺,殿下当提拔重用!”

正说着话,林冲从后面赶了过,上前施礼参拜:“小卒参见大王,这支伏兵已经被某杀退,从俘虏口中得知,被某刺死的敌将乃是吕布麾下八健将之一郝萌,只可惜尸体被西凉军抢走了。”

不用林冲自报姓名,刘辩已经把他的身份猜透了,当世之中能够枪挑郝萌的武将不在少数,但能够枪挑郝萌的小兵,只怕除了林冲,再无他人!

借着营寨中熊熊的火光,刘辩飞快的打量了林冲一眼,只见他生的豹头环眼,燕颔虎须,不同于张飞的是皮肤白皙,威猛之中透着一股儒雅,这不是那“豹子头”又是何人?

虽然知道这悍卒就是林冲,但刘辩仍然得演戏:“这小卒武艺好生了得,枪挑敌将,救护军师,功劳甚大。不知姓名如何称呼?”

林冲拱手道:“小卒林冲,不敢劳大王询问!”

“林冲听封,今夜你救援军师有功,又枪挑敌将,功勋卓著。现在孤擢升你为裨将,还望继续奋勇杀敌,再建新功!”

刘辩这次没有下马,直接在马背上宣布了口谕。

既然要演戏,就要演的逼真一点,虽然林冲是个值得钦佩的英雄,但他现在的身份只是一个普通伍长,自己倘若表现的太谦逊了反而会让人生疑。

“谢大王提携,林冲愿为大王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林冲得到封赐,大喜过望,跪地谢恩。

刘辩脑海中的系统同时响起:“叮咚……宿主获得林冲愉悦点9个,当前拥有愉悦点总数10个。”

有了岳飞和林冲的到,刘辩突然感到底气十足:“以孤之见,这救兵也不用搬了,有岳鹏举与林冲在此,足以击退吕布,咱们返回营寨助战便是了!”

当下,刘辩策马在前,刘伯温、岳飞紧随在后,林冲从兵卒手里讨了一杆红缨枪,寻找了一匹战马,随后赶。

一行刚刚到营寨南门,就有兵卒报,吕布突击到帅帐之后,遍寻不见弘农王,已经率部从西门冲杀了出去,本方缺少战马,追赶不急,只能目送对方绝尘而去。

听说吕布也匆匆去也匆匆,刘辩心中突然陡生一股遗憾。

倘若再把吕布一行堵住片刻功夫,以秦琼、周泰、关胜、花荣、卫僵等人,再配上岳飞、林冲,或许能够把吕布及随从困死在大营之中,个瓮中捉鳖,关门打狗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命人连夜统计损失,共折损了近千名兵卒,而随吕布军劫营的精锐骑士也留下了一百多具尸体,乍一比较似乎是吃了大亏。但因为岳飞枪挑了华雄,林冲刺杀了郝萌,千余名士卒的损失就不值得一提了。

杀声散去,烛光摇曳。

刘伯温坐在帅帐之中脸色铁青,今夜若不是岳飞和林冲的出现,弄不好就要被西凉军的突袭打爆了,作为首席军师,刘伯温直觉得面上无光。

苦思片刻,刘伯温忽然计上心头,有了挽回颜面的奇谋,起身走到刘辩面前,悄声道:“基有一良策,可报今夜被劫营之仇,殿下听基道……”

君主二人耳语一番,刘辩越听越喜,最后抚掌大笑道:“妙哉,妙哉!若如此做,定可洗刷今夜劫营之耻!”(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