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百零一 墙头草【飘红加更】

一百零一 墙头草【飘红加更】


                

(ps:感谢许汉文大少500000币的飘红打赏,鞠躬感谢!其次感谢其他打赏的同学,由于人数较多,就不一一列举了,送上第四更,求月票!)

秦琼手中的双锏挥舞的虎虎生风,看似无意实则有心的慢慢向袁术所在的桌案靠了过去。

“鸿门宴”的故事已经家喻户晓,袁术及手下的武将智商再低,也看出了秦琼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分明是要学那项庄。

“陈兰何在?”

金黄色的四棱锏在头上飞飞去,袁术几乎要吓破了胆,一边犹豫着是否应该钻到桌案底下,一边呼喝部将陈兰。

袁术一共带了三员武将,雷薄和俞涉被张飞一掷一摔,现在还能站住就已经不错了,保护袁术的任务自然就落到了还算完整的陈兰身上。

明知道自己不是对手,陈兰也必须要赶鸭子上架。心想这是在大帐之中,众目睽睽之下,料这大汉应该不会胡吧?

当下一咬牙,挺身而出,擎佩剑在手,挡在了袁术前面:“独舞不如对舞,让某陪这位将军舞一圈!”

“嘿嘿……要陪某对舞,先接俺一锏再说!”

秦琼冷笑一声,右手的四棱金锏以雷霆万钧之势对着陈兰兜头砸了下。

陈兰大惊,手中长剑横削,迎着秦琼的四棱锏遮挡了过去。

只听“呛啷”一声响。陈兰手中的佩剑应声而折。

在万钧压力之下,陈兰双腿支撑不住,“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吓得发出一声惨叫,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这位将军技不如人,也不必行此等大礼啊!”

秦琼嘴里揶揄着陈兰,另一只手却没闲着,手中金锏飞快的挂回背上,蒲扇般的手掌伸出,一下子捏住了袁术的脖子。从桌案后面生生提了起。

“咳咳……”

脖子被捏住,袁术憋得几乎喘不上气。更不用说去反抗了。在比他高出一头半的秦琼面前,就像雏鸡面对雄鹰一般毫无抵抗之力。

“殿下久仰袁将军大名,想要让你到我军大营之中盘桓数日,我想袁将军不会拒绝吧?”

秦琼右手提锏。左手掐着袁术的脖子,把他举在空中,以不容抗拒的语气问道。

“咳咳……咳咳……”

袁术脸庞涨的通红,整个人几乎被憋死了,哪里还能说出话。

“袁将军这是过于激动,以至于不能言语了吗?”

秦琼手上增加力量,一副猫戏老鼠的表情,看到袁术的表情更加痛苦,秦琼这才把手上的力量松了。用戏谑的眼神问道:“袁将军到底说一句话呀?”

“咳咳……不,咳咳……去、去,放……放、我下!”

在座的诸侯几乎都因为粮草的问题与袁术结了怨。更何况他拿着当朝太后作为交易筹码,更是大逆不道之举。此刻看到被秦琼玩弄于股掌之中,非但没人站出替他说话,反而俱都感到大快人心,甚至就连袁绍都觉得应该给这个蔑视自己的家伙一点教训,老袁家的脸算是被这厮丢光了!

看到袁术被制服。刘辩心花怒放。

此行的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迎回便宜母亲与唐姬,当下也不管诸侯心中怎么想。倏然起身,一边向帐外走去,一边向诸侯拱手施礼:“寡人不胜酒力,就此回营休息了!让公路将军到孤的营寨中盘桓几日,等母后与爱姬回之时,必然安然无恙的送回封丘大营。”

当下,秦琼推着袁术在前,刘辩紧随在后,刘伯温、周泰、关胜、卫僵等人随后簇拥,也不管诸侯怎么想,挟持着袁术出了帅帐,直奔本方扎营的位置而去。

在诸侯看,袁术这是咎由自取,拿着当朝太后做交易筹码,简直是大逆不道,这与董卓的行为又有什么区别?再加上之前的积怨,因此也无人阻拦,任由弘农王带着部将挟持着袁术越去越远。

袁氏兄弟之间的积怨一点都不比其他诸侯浅,看到袁术被刘辩的人挟持走了,袁绍非但没有设法搭救的意思,反而打算落井下石,在背后补上一刀。

“袁术以当朝太后作为要挟,勒索弘农王,落得这般下场,实属咎由自取。况且由他接济粮草之时,纰漏颇多,不是数目不足,便是以次充好,甚至害得部分人马断粮,鉴于其表现,已经不再适合担任粮草接济使一职,绍提议由孔刺史率本部人马接管粮草。”

豫州刺史孔伷是个老好人,本部人马一万五千,由他负责粮草,诸侯均没有意见。就这样,袁术不仅被挟持到了刘辩军的大营,而且还把油水十足的粮草接济使给丢了,算得上赔了夫人又折兵,偷鸡不成蚀把米。

刘辩一行挟持了袁术回归本部的时候,魏延、刘晔、凌操等人已经竖起了寨栅,正在外面挖壕沟,筑鹿角,坚固工事。

押解着袁术进了帅帐,刘辩立即喝令袁术修书一封,送给宛城的守将纪灵与张勋,必须把何太后与唐姬恭恭敬敬的送出宛城,倘若少了一根汗毛,就让袁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被秦琼折磨的神经几乎快要崩溃了,袁术自然惟命是从,当即提笔修书一封给纪灵,让他准备好车辇凤驾,婢女丫鬟,然后亲自率领五千精兵把太后送到酸枣大营。

书信修完,刘辩立即选拔了数骑得力斥候,连夜快马加鞭,赶往西南方向四百里的宛城去送信,争取早日把太后婆媳接回,让悬着的这颗心落地。

斥候走后,刘辩还不放心,又吩咐魏延等明日天亮之后立即率本部人马向宛城方向进军,尽可能的早点接到太后与唐姬,免得路途上节外生枝。

做完部署之后,刘辩方才安心。派了二十名心腹侍卫寸步不离的监视着袁术,直到太后与唐姬回为止,一天不回,袁术就得老老实实的接受被软禁的命运。

晚饭之后,刘辩在冯蘅的侍候之下洗了个热水澡,冲去了一身的尘埃,又变得精神抖擞。

想起了卢植写的书信还没有得及送出,便召唤了一名能言善辩之士携带了书信去拜访公孙瓒。然后把另外的一封书信交给刘晔,让他亲自去拜访刘备,大家都是汉室宗亲,比较容易套近乎。

刘晔携带了卢植的书信直奔刘备所在的营寨,命人通报了消息,刘备带了关、张二人亲自出迎接,然后热情的把刘晔让进了营帐。

身为平原县令的刘备只带了一千人马,所扎的营寨也是依附于公孙瓒的北平军大营,因此帅帐很是寒酸。

刘晔从怀中掏出书信交给刘备读了,然后直接开门见山的道明意:“既然皇叔与晔皆是汉室宗亲,何不弃了平原令之位,跟随殿下到江东共谋一番基业?”

“承蒙殿下厚爱,以皇叔相称,备心中惶恐不已,自然应该竭力报答殿下!但这次伐董乃是跟随公孙将军而,半途弃他而去,只怕会遭人诟病。故此备打算等拿下洛阳,除掉董贼,联军解散之后,再追随弘农王效力,还望子扬先生向殿下转达。”

刘备亲自给刘晔斟满茶水,委婉的说出了自己的顾虑,一再信誓旦旦的表示等联军解散之后一定会为弘农王效力。

刘备既然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刘晔也不好再说什么。闲聊了几句之后起身告辞,回去向刘辩复命去了。

“大哥,你白天不是嚷嚷着要投靠弘农王,谋个好出路吗?现在人家把绣球抛了过,你怎地又推三阻四?”刘晔刚走,张飞就满脸疑惑的嚷嚷了起。

刘备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悄声道:“切莫嚷嚷,小心隔墙有耳!”

走到帐篷门口查看了一圈,确认安全之后方才对关张二人道出了自己的想法:“兄长搭讪弘农王的目的,是为了讨个爵位,但不是跟着弘农王到江东去盘踞。按照目前的形势看,关东联军只怕分崩离析为时不远,想要铲除董贼,实在是难啊!”

“嗨!”

张飞一拳砸在桌案上,嗔怪道:“若是当初让俺杀了这恶贼就好了!”

刘备并没有接张飞的话茬,继续把自己的担忧道:“听闻董卓最近又在西凉招募了六七万人马,麾下的总兵力已经三十多万,倘若关东联军散伙,弘农王要想再重夺帝位,简直是难如登天!甚至有可能被董卓以天子的名义宣布为逆贼,若是我们投靠了弘农王,岂不是也成了逆贼?故此,为了两位兄弟的前程,兄长才想了一个万全之策,若是联军胜董卓,我们即刻归顺弘农王,若是西凉军获胜,我们便返回平原,继续等待时机。”

听了刘备的分析,关羽手抚胡须,未置可否,一副陷入沉思的模样。

张飞却摩挲着颌下的虬髯表示质疑:“大哥,俺怎么觉得你说的这个方法跟墙头草差不多?”

“翼德啊!”

刘备揽了张飞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我们弟兄结义之时立下誓言,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刘备混到什么地步都不打紧,我本就是一个织席贩履的。但身为兄长,哥哥得为你们的将着想,倘若不能带着你们闯出一番天地,我刘备配做你们的兄长么?”

“大哥,是俺乱讲话,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和二哥!”

张飞被刘备的话深深感染,拍着胸脯发誓道:“大哥尽管放心,你说上南我与二哥绝不会向北,让我们打狗绝不会骂鸡,一切唯大哥马首是瞻!”(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