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九十九 汉末鸿门宴

九十九 汉末鸿门宴


                

刘辩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然后向袁术拱了拱手:“听说公路将军的部曲夜袭宛城,拿下了整个南阳,孤在这里恭喜你了!”

“刘表的荆州刺史乃是董卓任命,暗中与董贼书信往,术夜袭宛城,乃是为国家收服土地也!”

袁术同样端起面前的酒杯,抿了一口,脸上不无得意之色。

刘辩微微一笑:“孤对于谁掌控南阳,倒是并不太在意,只要能善待百姓就是大汉之福。不过母后何氏与爱姬尚且待在宛城,先前畏惧旅途颠簸,因此未随寡人同至江东。而今寡人已在江东安定下,故此想接母后回江东,还请公路将军派人送母后出城,孤自会派人接应。”

不等袁术开口,高坐在上面的袁绍就以不容置疑的口气道:“殿下所言极是,太后乃是天下之母,我袁氏四世三公,世代忠烈,公路须当将太后安然无恙的送出宛城!”

“此事乃是吾与弘农王之事,与你何干?”

袁术一直看这个庶出的兄长不满,自从拿下南阳、淮南之后更是骄扬跋扈,私底下在自己的部将面前对袁绍屡次诋毁,此刻听到袁绍竟然当着众人的面对自己做出指使,当即不客气的顶撞了回去。

“你……”

被亲兄弟给了一个没脸,袁绍顿时勃然动怒,脸色涨的通红,使劲攥着手里的酒杯。久久说不出话。

袁氏兄弟的冲突让刘辩暗自高兴,这样只会让袁绍倒向自己,当下面露微笑。再次追问袁术:“公路将军乃是名门之后,世代忠烈,想一定会善待母后的吧?”

“那是当然,某乃袁家嫡长子,自然会善待一国之母!”

袁术拿起了一支竹制牙签,一边漫不经心的剔着牙缝,一边吞吞吐吐的道:“但某的部曲为了替汉室收服土地。可是损失不小,数万儿郎连饭都吃不上了!听闻殿下在江东混的风生水起。那吴郡可是鱼米之乡,故此术斗胆向殿下借点粮食,若蒙应允,必然车马辇仗。将太后风风光光的送出南阳,甚至送到江东,那都不是问题!”

刘辩早就料到袁术会提出条件,倒也没感到意外,不动声色的问道:“不知公路将军想要多少粮食?”

“十万石!”

袁术想也没想,就伸出了十根手指头,然后以不容讨价还价的语气道,“十万石粮食,少一粒也不行!”

听了袁术所言。诸侯不由得一阵喧哗,俱都议论纷纷。

十万石粮食可不是小数目,至少能供五万人的军队吃三个月。一郡之地积攒一年的赋税下只怕也达不到这个数字。而且以太后作为交易条件,这分明是大逆不道。

随着纷纷的议论,诸侯已经有人隐隐动怒,而袁术却依然用牙签剔着牙缝,一副干尔等何事的样子。

刘辩心中也是一怒,自己这次中原。不过才随军携带了七八万石粮食,加上刘晔家族献上的三万石粮食。也不到十万石。而江东四郡的粮仓之中总数量加起也不过十五万左右,难道让自己的部曲扎住脖子,喝西北风吗?

就在这时,站在一侧的刘伯温向刘辩暗中打眼神,示意答应下。刘辩虽然不知道刘伯温有何妙计,但是出于信任,还是决定按照军师之言行事。

努力的压下心头怒火,向袁术朗声一笑:“不过十万石粮食而已,对于富庶的江东说,不过是九牛一毛,寡人答应你。回头就修书一封,派人从江东押运十万石粮食送到汝南将军的大本营。”

看到刘辩谈笑风生,毫不在乎的样子,诸侯心中不由得顿生疑惑,难道江东真的是鱼米之乡,刘辩拿下了吴郡与豫章之后,粮食多的吃不完?看他这幅不以为意的样子,手中至少得有五六十万石粮食吧?

五六十万石粮食可不是小数目,至少能供五万人的军队吃一年半左右,这让刚刚崛起的各路诸侯羡慕不已,要是自己手中有这么多粮食,何愁不能大肆招兵买马!

身为正主都不愠不火,自己又何必皇帝不急太监急呢,想到这一层,刚刚忿忿不平的诸侯,腹中的怒火顿时化为乌有,算了,让他们自己解决好了,关我何事?

“不、不……我说的不是十万!”

听了刘辩所言,袁术白眼一翻,马上变了卦:“我说的是太后十万石,唐姬十万石,总计二十万石,既然对殿下九牛一毛,我想殿下应该不会拒绝吧?”

“混蛋,简直就是流/氓!”

看着捏着牙签,吊儿郎当的样子,刘辩忍不住在心头怒骂一声,要不是担心便宜母亲与爱姬的安危,早就一声令下,把这厮砍成肉泥了。

但既然刘伯温做出了示意,刘辩只好强忍心头的怒火,反正十万石与二十万石也没什区别,想军师的意思应该不是真的打算拿粮食换人吧?

“好,二十万石就二十万石,寡人答应你!”

“哈哈……爽快!”

袁术听了,顿时笑逐颜开。

倘若有了二十万石粮食,自己完全可以再招募四五万人的军队,这样一自己麾下的兵力就有十万人,别说一个庶出子袁绍,就是十八路诸侯绑一块,自己又有何惧?更何况孙坚还对自己惟命是从,这关东军的盟主应该换成自己才对嘛!

“……喝酒,喝酒,大家开怀畅饮!”

袁术心中高兴,也不管诸侯心中怎么想,命令侍者给自己斟满酒,端起大快朵颐。

就在这时,身材高大的秦琼从刘辩身后走了出,向着诸侯拱手施了一圈礼,朗声道:“某乃弘农王殿下麾下大将,历城秦琼秦叔宝。席间无以为乐,某愿意舞锏助兴!”

袁绍心中正烦闷着,不耐烦的道:“西凉军就在关上虎视眈眈,舞什么剑?助什么兴?”

“某说的不是舞剑,乃是舞锏,我这武器保证诸位大人从未见过!”

秦琼说着话,反手从背上抽出了两支各重二十八斤的四棱金装锏,挽了两道金光闪闪的锏花,抱元守一,蓄势待发。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只是一个简单的起手式,就博得了满堂精通武艺之人的喝彩声,就连叨陪末座的刘备后面的关羽也是耸然动容,一直傲气十足的脸庞上掠过一丝惊讶之色。

“好武艺!”

沉默了许久的曹操再次开口,爆发出一阵爽朗的大笑,鼓掌叫好:“这位将军武艺出众,武器更是罕有,操还从未见过,便耍一趟让在座的诸位开开眼界吧!”

习武之人对于武艺的嗜好,与贪酒的人见到美酒一样两眼放光,随着曹操的一席话,大帐中的诸侯与身后的武将纷纷附和叫好。

“既然如此,某就献丑了!”

秦琼面色庄重,拉开架势,手中双锏挥舞开,带着两团金光使得虎虎生风,闪转腾挪,当真是矫若游龙,翩如惊鸿,只让在座的诸侯看的眼花缭乱。

“嘶……厉害啊,看此人的身手足可与我以及翼德,一较高下!”

自从加入关东联盟之后,关羽还没有正眼瞧过诸侯手下的将领,包括颜良文丑这两个名声赫赫的河北双雄。此刻,终于有人能让他睁大眼睛,好好的正眼欣赏一下了!

而此刻,刘辩也明白了刘伯温的意思,“原军师这是要学范增的鸿门宴啊,甚好!但寡人可不是项羽,只要秦琼能制服袁术,我是绝对不会放他走的,不拿母后与唐姬换人,绝不放他回去!”

——————————————————

ps:二更送上,求月票!最后感谢许大少汉文承诺的打赏,不管是否兑现,剑客都非常感激,至少这是对我的认可与激励。而且,我这书是没有存稿的,只是灵感一闪就动笔了,一直都是边写边发的。昨天拼了命更了五章,今天再试试码出五章,报答弟兄们的支持!最后还要感谢白衣浆糊行同学打赏的节日玫瑰,感谢其他打赏的同学,我就不一一复制名单了,遁走继续码字去!(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