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八十九 春雨润物细无声

八十九 春雨润物细无声


                

夜色如墨,繁星似灯。

冯蘅躺在床上,使劲咬着嘴唇,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帐篷外面就有守夜的士卒,倘若被他们听到了,岂不是要羞死人了?

但这年轻的男人的斗志却异常旺盛,一晚上数次的杀伐,仍然毫无疲倦之意,而冯蘅也从一开始的紧张恐惧变成了现在的享受。

伴随着这个称孤道寡的家伙不断的冲锋,快感如同拍岸的波涛一般连绵不绝,一波还未平息一波又侵袭,让冯蘅整个人顿时绷紧了四肢,嘴里的浅哼也越越重……

“殿下,饶过妾身吧,奴家这是初经人事,整个人几乎垮掉了,再也经不住殿下折腾了……”

冯蘅大口的喘着粗气,眼波流转,弓着身子可怜兮兮的哀求道,反而惹得年轻的大王战意更浓。

今天晚上算是被这霸道的君王折腾惨了,冯蘅在心里想道。

一开始自己只是想伺候他入寝,可这年轻的大王躺下之后却不给自己安排床榻。无奈之下,自己只能在床头的一角蜷缩着。

这三月的夜晚凉的如水,只是小半个时辰自己就冷的瑟瑟发抖,只好壮着胆子拽了一块被角取暖,然后就被这大王一把拽到了怀里……

拽到了怀里也就算了,这大王还非说是自己主动投怀送抱,要给自己一点颜色看看。

冯蘅算是明白了帝王的霸道,他说黑就是黑,他说白就是白;他说让你趴着,你绝对不能弓着……

唯一让冯蘅庆幸的是,这大王没有让自己叫,否则帐篷外面的士兵听到了还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呢?可是,人家明明没有让自己叫,为什么就是克制不住这种冲动呢?

“啊呜……”

冯蘅咬着嘴唇的牙齿最终松开,发出了一声低吟,再这样忍下去怕是要死人了。

“呼……”

而此刻,年轻的大王终于疲惫至极,伴随着满身的大汗,终于体会到了久违的一泻如注的感觉。

而冯蘅仿佛遇到大赦一般,身子微微抖了几下,然后弓在床上,沉重的喘息一时之间却难以平息下。

刘辩翻了个身,软绵绵的仰面躺在床榻上,轻声问了一句:“几次?”

冯蘅俏脸绯红,羞于启齿,嘤咛一声钻进了年轻大王的怀抱里,然后悄悄的掰着他的手指:“这些次,妾身的骨架几乎要散了哟!”

说着话从身子底下揪出一团白锦,上面落红朵朵,犹如寒梅,羞赧的递给刘辩:“殿下,看你把妾身折腾的……”

“哈哈……好!”

望着白锦上面的落红,刘辩心情大好,闻着怀中美娇娘身上散发出的幽香,笑道:“单凭这一片落红,待寡人登基之时,便可以赐你嫔妃之位!”

“真的?”

冯蘅娇躯一颤,不由得笑靥如花,突然爬了起:“谢陛下封赐,要记住君无戏言哦!妾身现在又不累了,让我继续侍候你……”

天亮的时候,刘辩只感到上下眼皮前所未有的沉重,良宵苦短,最是折磨人。

但好皇帝哪有沉溺于女色的,更何况这是在军旅之中,因此也只能拖着疲惫的身躯从温柔乡里爬出,穿戴整齐,准备新一天的征程。

好在初承雨露的冯蘅温柔体贴的心细如发,早早的起床亲自到军厨那里给自家男人做了一顿美味羹肴,又忙前忙后的伺候着刘辩穿衣洗梳,贴心的就像通房丫鬟一般。只让刘辩心里暖暖的又痒痒的,若不是在军旅之中,少不得再开“杀戒”。

春雨虽然不像夏季那般反复无常,但江淮一带的雨水却很充足。大军向前走了半日,天上便乌密布,大雨滂沱,道路变得泥泞不堪。刘辩只好下令扎营,待雨过之后再行进军。

有冯蘅这个千娇百媚的小娘子陪着,刘辩倒也不着急,心中反而盼着这场春雨能够多下几天,这样的话,就不用愁良宵苦短了。

下雨的日子,天色比平日里黑的早了许多。众将吃过晚饭,在刘辩的帅帐里召开了一个例行的小规模军议,随即识趣的各自回帐。

天空大雨滂沱,苍穹之下漆黑一片,雨点打在帐篷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在这样的环境下,哪怕帐篷里面的叫声再大一些,外面守夜的士卒只怕也听不到,终于再也不用担心羞于见人了。

将万般妩媚的冯蘅揽在怀中,刘辩戏谑的调/戏道:“看到昨晚爱姬憋得好生辛苦,寡人心中也是不忍,今夜终于可以为所欲为了,哪怕你叫破喉咙,只怕也不会有人听到。这就叫做天遂人愿,天公作美!”

冯蘅娇羞的一声“嘤咛”,把漂亮的脸蛋埋进了刘辩的怀里,风情万种的娇嗔:“这老天爷分明是帮着大王欺负臣妾,不过,能讨大王欢心,臣妾累死也是欢喜……”

雨点啪啪的打在帐篷上,仿佛战场上的鼓声一般。

漆黑的夜幕之中,那良人也不知道杀伐了多久,最后被折腾的筋疲力尽的冯娘子沉沉入睡,发出了沉重的鼾声。

枕在美娇娘的身旁,刘辩却一时无法入睡。若不是因为下雨,现在天色还早着呢!

“怪不得都说‘由只闻新人笑,有谁听到旧人哭’,寡人在这里逍遥快活,也不知道唐姬与母后在宛城可好?”

刘辩喃喃自语一声,轻轻挪开了在怀里沉睡的冯蘅,悄悄的穿上衣服下了床。

何氏一族有门客族人数千,更何况便宜母亲仍然是当朝太后,那袁术目前尚在中原的封丘屯兵,料他的部曲不敢胡作非为,短时间内这对婆媳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但时间拖得久了就不敢说了,所以还是应该尽早向袁术提出交涉,把何太后与唐姬接回江东为妙。

“好吧,为了表明寡人不是那种喜新厌旧的无良之辈,我今晚要为你们婆媳召唤一员大将,有了猛将的加入寡人的实力就会壮大,就可以更加轻松的打败袁术,将你们从宛城接回。”

刘辩在心里打定主意,悄悄的替熟睡的冯蘅掖了下被角,免得她在这冰冷的雨夜里感染了风寒。这样千娇百媚的女子,实在让人爱不释手,纵然千般宠爱亦是不够,当然要细心照拂。

然后转身走到外帐,这里是军议的地方,内帐则是供他休息的区域。虽然在行军之中,但因为身份尊贵,所以布置的还算考究。

“给我查询一下,本宿主现在拥有多少愉悦点以及仇恨点,寡人准备召唤一员武将为孤效力。”刘辩走到帅案后面跪坐了,双目微闭,向脑海中的系统发出了指示。

“叮咚……宿主现在拥有愉悦点68个,仇恨点69个。”

“给我兑换25个仇恨点,然后使用最高限度的93个仇恨点召唤一名武将。”

“叮咚……兑换完毕,宿主消耗35个仇恨点,兑换获得25个愉悦点,现在拥有愉悦点93个,仇恨点34个。”

“使用最高限额93个愉悦点进行一次召唤。”

刘辩稳稳的跪坐在帅案后面,半眯着双目向系统发出了指示。这还是第一次在雨天进行召唤,不知道会出现什么结果?

“叮咚……宿主选择使用93个愉悦点进行兑换,将会获得武力值85—95之间的任意武将一名,现在是否执行召唤程序?”

“执行!”

“叮咚……宿主请注意,系统马上启动召唤程序,将会从历史名将中随机抽取五人,由宿主自主取消两人,然后在剩余的三名候选名单中随机获得一人。”

“第一位,梁山第二条好玉麒麟汉卢俊义——武力95,统率88,智力73,政治”

“第二位,梁山第七条好汉霹雳火秦明——武力92,统率85,智力48,政治”

“呃,怎么连续出现了两个梁山好汉?难道今天晚上这是水浒专辑吗?”刘辩不由得一阵蛋疼,幸好出现的都是梁山中的翘楚人物,运气还不算太坏。

“第三位,梁山第十三条好汉鲁智深——武力89,统率80,智力56,政治47。”

刘辩又是一愣:“嘿,这伙计又了,出境频率很高啊,可惜寡人不太喜欢和尚,大军之中夹杂着一个出家人,会让士卒怎么想呢?真是抱歉,说不得这次又要把你提前pss掉了。”

“第四位,梁山第三十九位好汉孙立——武力86,统率82,智力75,政治73。”

“第五位,梁山第五条好汉关胜——武力94,统率86,智力65,政治”

听完了五名候选名单之后,刘辩不由得哭笑不得,没想到自己竟然一语成谶,这系统今天晚上真的给自己了一个水浒专辑。

下雨天就要出与水有关的人物,难道老子嘴里含着糖进行召唤,是不是就要给我一个唐朝专辑?下次非这样干不可。

(最后感谢始皇天下、我乃潘无双,尾号32645等三位同学588币的小红包,求推荐票,求收藏)

最后推荐一本好看的系统类历史小说[bookid=3346346,booknme=《大奸雄》]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