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七十五 小乔去哪儿

七十五 小乔去哪儿


                

就在江东百姓安居乐业,欣欣向荣之际,中原方面的战场上,局势正在向西凉军倾斜。

自从进入了二月,天气转暖之后,关东联军已经与吕布统率的西凉军爆发了几次大规模的战役,短短一个月之内,一次性参战十万人以上的大战,至少不下三场。

数战之后,吕布阵斩韩馥手下大将潘凤,按照正常历史此人应该死在华雄的手下,但因为刘辩穿越带的蝴蝶效应,却阴差阳错的死在了吕布的戟下。

不仅仅只是潘凤,死在吕布方天画戟之下的还有北海太守孔融手下的武安国,此人本断一条手腕就可以保住性命,同样因为蝴蝶效应,被吕布拦腰断为两截。

除了潘凤、武安国之外,还有上党太守张杨麾下的穆顺,河内太守王匡手下的方悦两个人陪着共赴黄泉。吕布如此骁勇,再加上华雄协助,关东联军士气低落,已经有诸侯动了退兵的心思。

“虎牢关下三英战吕布的一幕还会重演吗?董卓火烧洛阳的事情还会不会发生?”

刘辩站在吴县的城墙上,向北方极目远眺,虽然隔着数千里,但那烟尘滚滚的战场似乎就在眼前。

“自从去岁十一月离开宛城,到现在已经有一百多天了,也不知道太后与唐姬过得怎么样?”

把目光望向西北,刘辩的一颗心又开始牵挂起了便宜母亲与爱姬。

在自己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刻,是唐姬陪伴在身边,不管自己荣辱沉浮,一直患难与共,陪在身边不离不弃。是她在漫漫长夜里用女人的似水柔情,让自己成为了一个真正的男人;在她那颗柔弱的心里,自己这个丈夫是她的全部。

而现在,江东的局势已经稳定了下,是时候把她们婆媳从宛城接到江东了。

就在刘辩举目远眺,心潮澎湃的时候,自驿道上驰一支队伍,大约二三十骑左右的样子,队伍里面还夹杂着四五辆马车,看起就像扶老携幼,举家搬迁的样子。

“咦……带头的那不是邓泰山吗?”

为首之人身材魁伟,虽然坐在骏马之上,但上半身仍然像一座铁塔般矗立在马上,不是邓泰山却又是何人?

看到邓泰山的时候,刘辩马上想到了大乔,那个像小仙子一样的女童,在长大了一岁之后变得更加楚楚动人了吧?还有那未曾谋面的小乔,虽然年幼,想必也是珠圆玉润的不似凡尘中人吧?

数百年前,先祖武帝刘彻金屋藏娇传为典故,作为子孙后代的刘辩也要效仿先人,一个“金屋藏乔”,若是机会合适,刘辩也想筑一座铜雀台,揽二乔于东南兮,乐朝夕与之共!

而且,自己倘若真的能揽二乔于东南兮的话,可比曹阿瞒堂堂正正的多了,因为自己是明媒正娶的,他曹孟德是强掳人妻,情调自然不能相提并论。

“邓泰山?是何人?”

一直跟随在刘辩身后的卫疆一脸诧异的问道。

刘辩笑笑:“就是马上那个魁梧的汉子,是个铁血男儿,在你到之前,他是寡人的贴身侍卫,将有机会了,你们可以切磋一下武艺。可能他的武艺不如你,但是力气却比你大,千万不可大意哦!”

习武之人对于切磋武艺就像好酒的人闻到酒香一般,听了主公的话,卫疆喜出望外:“那感情好,有机会了微臣一定和这铁塔般的大汉较量较量!邓泰山……光听这名字,就有些与众不同!”

“但寡人现在该去看看,邓泰山有没有把孤想要的人带!”

刘辩留下一句话,一甩袍袖,大步的下了城墙。

卫疆手抚佩剑,向身后的四名士卒一挥手,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

按照卫疆的意思,外出视察的时候最少应该带着五十名士卒护卫左右,但刘辩嫌人多了惹眼,而且无形之中还会给百姓一种高高在上,可望而不可及的感觉,所以只让卫疆带了四个人保护自己。

反正吴县城外驻扎了好几万官兵,城墙上也是森严壁垒,刘辩才不怕有刺客行凶。

刘辩顺着阶梯下了城墙,刚刚走到城门口,邓泰山等一行也恰好到,正在接受守门士卒的盘问。

“放他们进,自家人!”

不等刘辩吩咐,卫疆就朝守门的屯长挥了挥手,大声的喊道。

守门的屯长是从宛城跟的老兵,自然认得弘农王,听了卫疆的话,立刻挥手吩咐部下放行,马蹄声响起,邓泰山一行三十多骑,五辆马车陆续的进入了吴县。

远远的看到了弘农王,邓泰山面色严峻,毫无喜悦之色,翻身下马,大步走了过。

“呵呵……邓校尉奔波了这么久,让你受苦了!”

不等邓泰山说什么,刘辩就先露出了和蔼的笑容,热情的寒暄道。

邓泰山却没有接话,面色苍白的跪倒在地:“末将无能,有负殿下所托,特地请罪,请殿下赐臣一死!”

听了邓泰山的话,刘辩心中不由的一凛。

什么意思,听邓泰山这话语里的意思,难道是没有把二乔带?可是后面这五六辆马车像是载着妇人家眷的样子,如果没把二乔带,那里面又是何人?难不成只有郭乔氏母子?

“此话怎讲?莫非寡人吩咐你的事情没有做到?”刘辩皱着眉头问道。

自己当初可是叮嘱过邓泰山,要不惜一切代价把二乔姊妹弄到秣陵,如果乔玄夫妻不答应,就是用强也得把她们一家带到江。如果邓泰山只是把一心想要飞上枝头变凤凰的郭乔氏母子带到了江东,不治他的罪都说不过去了!

“皇帝哥哥!”

随着一声清脆的声音,一身漂亮衣服的乔绾从马车里跳了下。

长了一岁之后的女孩,出落得更加婷婷玉立,只是这么随便一站,浑身便散发出了出尘脱俗的气息,小小年纪便长成这般,等长大成人之后想要不倾城倾国都难!

看到了可爱动人的大乔,刘辩悬着的一颗心顿时放了下。还以为邓泰山没能把二乔带呢,看是自己错怪他了!

“呵呵……绾儿,长大了一岁,出落的更加漂亮了呢!”

也不知怎的,看到楚楚动人的小仙子,刘辩就情不自禁的蹲了下,张开了双臂。

而大乔对刘辩也很是配合,嘤咛一声扑进了他的怀抱,只是还没开口,整个人却先哭成了泪人,晶莹的泪珠就像金豆子一般从清澈的眼眸里流出,仿佛断了线的竹子一样,怎么都止不住。

“咦……绾儿这是怎么了?告诉皇帝哥哥,谁欺负你了?寡人替你做主,不哭啦!”

刘辩一阵心疼,情不自禁的伸手帮小仙子擦拭着脸上的泪珠,心疼的问道。

“呜呜……”

乔绾哭的甚是伤心,这种难过绝不是小孩子受了委屈的那种,而是发自肺腑的伤心,“皇帝哥哥……我们路上遇到了坏人,阿盈……没了!”

刘辩一惊:“什么?小乔没了……不是,你妹妹丢了?”

这一刻刘辩的心情就像六月天,被人兜头泼了一桶凉水一般。也不知道大乔的话是不是指小乔丢了?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说丢就丢了呢?不会是死了吧……

想到这里,刘辩几乎不敢想下去,红颜薄命的事太多,但名垂青史的绝色红颜还没长大,难道就要香消玉殒了?

(虽然昨天更了三章,但今天凌晨仍然准时送上一更,求推荐票支持啊,最后感谢啊测尽快吧v同学2000币的红包,感谢啊拉、王胜方同学588币的红包,感谢书友35192的打赏!)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