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五十六 得陇还望蜀

五十六 得陇还望蜀


                

(大周一的,求推荐票啊,打赏、赞神马的统统都求啊,光秃秃的不好看呢!话说本章是个床戏啊,本打算一千字就结束了,但是光腚总局要求不能描写动作啊,所以对话就多了一些,大家凑活着看吧,不喜欢床戏的也不要紧,下一章带你们召猛将,圈谋臣,制霸江东,艹翻诸侯!)

夜已深。

幸好穆桂英的床还算大,睡两个人一点也不挤。

当然,就算很拥挤,刘辩也可以忍。是个男人就都会忍着。

山南海北的聊了许久,年轻的大王终于抵抗不住诱/惑,开始想着各种法子朝穆桂英的被窝里钻。

穆桂英“格格“娇笑,把被窝的边角死死的掖住,不让小男人得逞:“不是说好了么,只是睡一张床,但要各睡自己被窝。你身为大王,应该一言九鼎,难不成你要反悔啊?”

“寡人只是想进去暖和一下,话说你这帐篷里面好冷哟!”

刘辩厚颜无耻的辩解,终于趁穆桂英不注意,把一只脚伸了进去。

穆桂英自然不会让这家伙得逞,一条腿稍微一抬,便把刘辩的脚死死的压在了底下,让他一动也不能动。

“好吧,既然大王脚冷,就让臣妾给你暖和一下。就怕过不了一时半刻,大王就嚷嚷着把脚抽回去了。”

“不怕,男子汉大丈夫,岂是贪生怕死之辈?”虽然被这婆娘压得生疼,但年轻的大王也不肯轻易认输,“其实吧,被爱姬这样压着也挺舒服的。”

穆桂英也就是说说而已,自然不会当真去压小自己好几岁的未婚夫,只是略施惩戒,便收了力气。

眨着勾魂夺魄的美眸,笑嘻嘻的问道:“我还以为大王在柴桑纳了美姬,把臣妾忘到九霄外去了呢,若说起暖被窝,臣妾还真是不会哟!”

刘辩眨巴着眼睛,心想,你还别说,你家男人还真是在柴桑收了两个美女,还是百分之百原封的**之身。只是你家男人坐怀不乱,残忍的拒绝了诱/惑而已,你这婆娘不好生犒劳下自家男人,你对得住我的坐怀不乱么?

就在前几天,邓泰山派人从庐江皖县送回了书信,说是乔玄的母亲病重在床,眼见熬不过今年冬天,所以乔玄希望能够宽容些许时间,再动身去秣陵。刘辩自然一口答应了下,修书一封与邓泰山,让他直管等候便是,哪怕等他半年,也要把乔玄父女三人安然无恙的带到秣陵。

“看爱姬这话说的,寡人在柴桑的夜晚,无时无刻不在思念你呢!”

刘辩送上甜言蜜语,试着把身子钻进去更多一些,只是穆桂英有了防备,却是再也无法得逞。

穆桂英撇嘴娇嗔:“才不信你的花言巧语,你倒是说说看,怎么个想法?”

“寡人在想,爱姬的武艺如此了得,将生了孩儿必然是一员猛将。寡人现在正是用人之际,不如咱们今晚早点行周公之礼,早点让孤开枝散叶吧?”

年轻的大王呲牙坏笑,拼命的想要钻进穆桂英的被窝里,只是面对严密的防守,寸步难进。

穆桂英佯怒:“大王这般年幼,估计还没这个能力,所以啊,还是等几年再说吧!”

“今天腊月初十,再过二十天寡人就十四周岁,虚岁十五了,保证能给爱姬播下种子,你若是不信,咱们今晚试试便知。”刘辩不死心,仍然绞尽各种脑汁。

穆桂英才不给他机会,故意的把脸一冷:“不跟你试,我才不是那种惟命是从的女人呢!在行纳妃之礼前,这事你想也休想,否则妾身就给你表演摔跤舞。”

刘辩找不到机会,只能干着急。闻着穆桂英身上散发出的幽香,心里犹如被猫抓挠着一般,灵机一动突然想到了一招妙计。

“不好,有刺客!”

穆桂英吃了一惊,一翻身就要窜出被窝,却被年轻的未婚夫趁机钻进了被窝,一把抱在怀里,坏笑道:“这刺客不就是你么,还想往哪里跑?”

女人心是软的,在这种郎情妾意的氛围下,穆桂英自然不是铁石心肠,佯怒道:“好呀,竟然学会了耍阴谋诡计,信不信臣妾把大王摔在底下呢?”

刘辩死死的抱住穆桂英修长而绵软的身躯,坏笑道:“无论上边还是下边寡人都不会计较,随你做主好了。我虽然是未的天子,但我还是很开明的,绝不是那种霸道之人。”

第一次被男人贴身抱着,穆桂英脸颊发烫,嗔怪道:“回你自己的被窝啦,时候不早,明日还要行军,快回自己被窝睡觉。”

“我不回去,寡人胆子小,一个人睡觉害怕。”

好不容易得手,刘辩自然不会轻易撤退,双手死死的缠住穆桂英的柳腰。

穆桂英犹豫了片刻,最终没有拗过未的丈夫:“好吧,让你睡我的被窝,但不许乱,否则,你就试试!”

“寡人保证不乱,只是抱着爱姬睡觉。”

穆桂英扑闪了几下眼睛,半信半疑的问道:“当真?”

刘辩郑重的点头:“君无戏言!”

“那好,闭眼睡觉。”

看到刘辩说的认真,穆桂英最终妥协,闭上眼睛入睡。

年轻的未婚夫说话果然算话,双手老老实实的揽着穆桂英的柳腰,一动也不动,渐渐地穆桂英放松了警惕。随着时间的推移,倦意袭,慢慢的进入了浅睡的状态。

不知过了多久,穆桂英突然惊呼。

“啊哦……你、你这手放哪儿了?快拿掉!”

“寡人手冷,觉着这里暖和,所以情不自禁……”

“出去,出去……说话不算话,还说什么君无戏言!”

“嘿嘿……床上是夫妻,分什么君君臣臣?话说这手感真不错哦,锦衣夜行,多么无趣?寡人既然抓到了,自然不会轻易放手!”

“你……你好无耻,好能狡辩。”

“爱姬难道没听说过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这句话么?”

“那你是女人还是小人,为什么也这么难缠?”

“寡人比爱姬小了三岁,自然就是小人咯!”

“……”

“哼,你这个**的君王,若是再得寸进尺,我……我明天就回河东老家。”

“好吧,好吧……就这样了,寡人把手放在这里睡觉,保证不再乱了。睡觉,就这样睡觉!”

触碰到了穆美眉的底线,刘辩自然不敢再乱。更何况今夜能够一亲芳泽,也算是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当浮一大白!

只是,这一夜年轻的大王双手爽了,而某个部位却难受的紧,无可奈何之下,只能趁着穆美女睡去的时候,悄悄召唤出了五姑娘,这才把这熊熊大火熄灭。

“唉,堂堂天子,竟然需要靠小五才能解决生理问题,这样真的好吗?”

在暗夜里,闻着穆桂英身上散发出的幽香,刘辩不无幽怨的感慨一声。

然后趁着穆美眉熟睡之际,悄悄的把手掌上黏糊糊的东西在那浑圆的山峰上抹了一把,那里已经对年轻的大王不设防,所以轻而易举的便得逞了。这才捂嘴偷笑,惬意的翻了个身,准备进入梦乡。

身边睡着一个国色天香的美人,想要踏踏实实的睡去,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何况血气方刚的少年,闭着眼躺了半个时辰,头脑依然清醒,便和系统对话了起。

“给我分析一下寡人现在的各项能力值,看看增长了多少?”

“叮咚……系统正在分析中,请宿主稍等片刻。”

“叮咚……系统分析完毕,宿主各项属性变化如下——武力21+15=36……”

“卧槽,在马上颠簸了两个半月,杀了好几个人,才增加了15个武力值啊?”

“智力76+5=81……”

“增加了5个智力点呢,虽然增加的幅度比较小,但81的智力已经达到三流谋士的水平了,不错,不错!”

“统率35+26=61……”

“啧啧,统率值大幅飙升啊,看这增长趋势,寡人将的统率值有可能破90哟!”

“政治48+10=58……”

“呃……寡人治国的能力现在还不及格吗?有这么挫?”

“君主魅力30+35=65……”

“哎呀,在柴桑登高一呼,加上今天的割发代首,才赚35个魅力值啊?勉强及格而已,看要想让天下英雄纷纷投,还得继续努力。不过,估计能力值越高,增长的越缓慢吧?”

分析完了自己的各项能力,刘辩觉得还算满意,毕竟才不到三个月的时间,自己的五围已经大幅飙升了,再下去个三年两载,全部提升到70估计不难。就算自然发展替补上去,自己不是还可以用愉悦点和仇恨点兑换能力值嘛!

“不过呢,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还是让各项能力自然增长的比较好。愉悦点和仇恨值还是先用召唤武将谋士比较好。”

刘辩翻了个身,在心中自言自语,“话说愉悦点现在正好达到了可以使用的最高限度93个,不知道能召唤到什么人物呢?徐达、岳飞、薛仁贵,想想都让人心动呢,这个我得好好琢磨一下,但愿还能像上次招到刘伯温那样撞个大运。”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