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二十七 中计

二十七 中计


                

“呜呜……”

悠扬的号角在山谷中回荡,这是战争的前奏,随着号角的长鸣,一场刀光剑影的厮杀在所难免。

既然被发现了,山坡上的伏兵便不再躲藏,漫山遍野冒出了一簇簇的人头。

一个全身盔甲,外罩黑袍,相貌凶恶的头目自灌木丛中霍然起身,拔剑出鞘,下令道:“全军出,劫粮!”

“杀!”

伴随着一声令下,四周的伏兵齐犹如下山的猛虎呐喊着冲了下,明晃晃的刀枪在阳光照耀下分外刺眼,雄浑的喊杀声震彻霄。

“嘶……好多的伏兵!”

望着漫山遍野扑的贼兵,廖化眉头紧皱,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手中的三尖两刃戟。

看这汹涌而的规模,这支伏兵至少得有两千人之巨。从汝南到南阳不过四百多里,廖化可从没听说汝南有这等实力雄厚的草寇。伏兵突至,实在让人猝不及防,这是从哪里冒出的一支巨寇?

看到伏兵势汹汹,踩踏的烟尘滚滚,行走在最前面的十几名兵卒心惊胆战,恐惧之下纷纷后退,导致的自家兵马互相践踏,顿时踩伤了数人。

还没短兵相接,自家却先乱阵脚,这让廖化勃然大怒。

拔剑砍翻了几名临阵退缩者,厉声怒斥:“军规第一条,临阵退缩,扰乱军心者,立斩无赦!哪个再敢后退,便是这般下场!”

向前,很可能会死,但是后退却一定会死!

在廖化的强势镇压之下,兵卒们不敢再后退,纷纷握紧了手中的兵器,准备迎战,齐齐发出嘶吼“杀呀,杀贼兵!”

“车虎、孙胜,各自率本屯向前阻击敌人,掩护其他屯列阵!”

廖化纵马到队伍的最前面,指挥队形凌乱的士卒重新结阵。

在战场上,如果没有统一的指挥,做不到彼此呼应,而是各自为战的话,根本就是在给对方送人头。

车虎和孙胜都是跟随廖化多年的老蛾贼,大大小小打过十几场战役,而且对手都是朱儁、皇甫嵩等名将率领的精兵,积累了丰富的战场经验,因此被廖化任命为屯长,各自掌管着百十人。

“诺!”

得了廖化的命令,两个屯长齐齐答应一声,各自提了朴刀,招呼部曲向前:“弟兄们,随我!现在正是杀贼立功的好机会,以前的时候咱们打不过官兵,那不丢人!可现在咱们是官兵了,要是再打不过贼人,可就丢人现眼啦!”

“杀呀,杀贼兵,建功勋!”

随着两名冲锋在前的屯长,两百名从黄巾贼变身成为官兵的汉子顿时变得斗志昂扬,各自挥舞着手中的长矛或大刀,呐喊着迎上前去。

屯长说的好呀,以前咱们都是蛾贼,缺少武器铠甲,尚且能与官兵一战。现在全都配备了锐利的兵器,以及保护要害的护甲,难道还怕区区山贼不成?

“叮叮当当……”

瞬间双方就厮杀成了一团,伴随着激烈的金铁交鸣之声,惨叫声在山谷中回荡,每一刀下去都血肉横飞,每一矛刺出,都会撕扯下一片鲜血淋淋的人体结构。

满地的寒霜,顿时被殷红的鲜血染得斑驳陆离。

交手片刻之后,廖化的部曲就发现事情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这他娘的是山贼吗?怎么战斗力如此强悍?

两相比较,对方的装备比本方有过之而无不及,每人一件两裆铠,既可以保护前胸又可以防御后背。除了肉搏的重武器之外,对方几乎人人配备了匕首等近战利器,在贴身肉搏的白刃战中完全占据了上风。

一番试探性的肉搏战,廖化部砍杀了二十几个贼兵,但本方却有五六十人躺倒在血泊里,这还不算完,就连两个久经沙场的屯长也处在了险境之中,眼见得已经不能脱身。

“吼嗬……孙大眼,你撑住呐!”

车虎在一朴刀砍掉了一颗脑袋之后,发现不远处的孙胜被五条长矛压在了身下,而且身上已经多了几个窟窿,鲜血汩汩的向外冒出。不由得咬牙切齿,肝胆欲裂,难道生死与共的兄弟今天就要分别了吗?

“等俺,等俺车虎救你!”

车虎嘶吼着,手中朴刀挥舞,尽力的向孙胜靠拢。脚底下踩踏的尘土飞扬,冲锋之中,顺手又把一名贼兵的脑袋开了瓢。

“杀了他!”

随着贼兵头目的一声令下,顿时有七八个刀盾手从不同的方位向车虎扑了过。

“啊呀……”

就在车虎被围的时候,孙胜发出一声惨叫,身体被五杆长矛同时刺穿,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大眼?”

车虎双目圆睁,发出了一声歇斯底的怒吼,手中朴刀狠狠的劈向迎面而的刀盾兵。

“嘭”的一声,并非纯金属锻造的盾牌被一刀劈开,躲在下面的士卒也被分成一刀劈成两半。

然后就在同一时刻,车虎直感到腿部剧痛,瞬间就扑倒在地,因为他的双腿已经被同时砍断,整个上半身和下半身完全分离。

“杀!”

随着无情的喊杀声,车虎的脑袋以及双臂也被同时砍去,整个人瞬间就被乱刀分尸。

两名屯长都死了,剩下的士卒顿时丧失了斗志,纷纷转身溃逃,跑的快的逃回了本阵,倒霉的就被对方戳翻在地,瞬间就被割走了首级。

“嘶……这绝对不是山贼!”

廖化在不远处驻马,眼看着手下的两名屯长死在沙场上,一颗心几乎在滴血。

“放箭,射住阵脚,速速向甘宁将军的骑兵求援!”

廖化虽然是几名武将之中最弱的,但他手下的兵卒却是最强的。比起那些刚刚放下锄头拿起兵器的民夫说,廖化手下的蛾贼至少打过仗,杀过人,上过战场。

而车虎和孙胜的统率的两个屯虽然不能说是廖化手下最强的屯,但也绝不是最弱的,在肉搏战中尚且如此不堪一击,更何况其他的各部了。所以,廖化深信,要想破敌,只能交给甘宁统率的骑兵了。

“嗖、嗖、嗖……”

随着廖化一声令下,列成方阵的刘兵乱箭齐发,将气势汹汹的贼兵稍微阻滞了一些。

就在前方交锋的时候,甘宁已经按捺不住胸中沸腾的热血,手中长戟一挥,对副手下令道:“邓殇,你统率三百新兵原地待命,我率领三百老弟兄去支援廖化!”

“诺!”

身高八尺,手提大斧,一脸虬髯的副将邓殇拱手领命。

“随我!”

甘宁长戟一招,匹马当先,特有的银铃在乱军之中仍然清脆可闻。

在他身后三百精锐骑兵紧紧相随,直卷的尘土飞扬,黄沙漫天、

“廖元俭休慌,甘宁援!”

远远的就看到了廖化的部下被杀的惨不忍睹,甘宁挥戟大呼,为廖化部助威鼓气。

廖化大喜,挥手示意部曲闪开一条道路:“把路让开,让甘兴霸的骑兵去冲锋!”

廖化部闪开一条道路,甘宁的骑兵席卷而过,声势骇人。

“放箭!”

看到刘军的骑兵冲了过,“山贼”头目挥手示意本部且战且退,在后退中放箭阻止骑兵的冲锋。

甘宁胯下的黑龙犹如一匹展翅翱翔的猛鹫,一骑当先,把身后的大部队足足甩开了几十丈。

但饶是如此,甘宁却全无惧意,一边挥戟拨打雕翎,一边喝令身后的骑士还射。

随着甘宁一声令下,三百精骑同时控弦搭箭。

他们可不是一般的骑兵,而是跟随甘宁纵横劫掠了许久的马贼,不仅各个骑术了得,在弓箭上的造诣也远胜一般的官兵。日后跟着甘宁百骑劫魏营的百名悍卒就是出自这三百人之中,战斗力可想而知。

既然山贼都穿了两裆铠,头上顶着头盔,这些骑士们便瞄着他们的面部射,瞄着他们的大腿射;总之没有保护的地方,就是箭矢的目的。

“嗖、嗖、嗖……”

羽箭在头顶上飞翔,方向不同的箭支碰撞在一起,有的折断有的完好无损,最后撞落在地上,而更多的则飞进了人群之中。

一波互射之后,甘宁的部曲有三五人中箭,但仍然能坚持着不坠马,因为他们知道落下去之后便会化为粉齑;因此只有还有一口气在,便会死死的伏在马背上。

相比起,贼兵那边就惨重的多了,至少不下四十人中箭,有的被射中了面目,当场毙命,有的被射中眼睛,拔出箭矢的时候连眼珠子也带了出,顿时惨叫声一片……

“巴郡甘兴霸在此!”

就在贼兵阵型骚乱的时候,甘宁已经单戟匹马冲进了阵中。

一声虎吼,长戟刺出,一下搠透了两人,猛地挑向空中再狠狠的砸向人群,登时又有两人被巨大的撞击力撞得脑袋开花,白花花的脑浆顺着头盔溢了出,令人作呕。

“敌将休得猖狂,看某取你性命!”

看到甘宁单戟匹马,如入无人之境,一名贼将跃马舞刀,忿忿战。

甘宁策马相迎,战无三合,猿臂轻舒,一下子捉了对方的绶带,从马上提了过,然后用力的抛向本方马队。

“给某踏为肉泥!”

马蹄声隆隆,如同重犁划过田地一般,须臾之间就把刚刚还生龙活虎的贼将践踏成了一团肉泥。

随着甘宁的马蹄,三百精骑如同进入了羊群中的猛虎一般,高举兵器,大砍大伐,收割着大好人头。

片刻功夫,战场上就伏尸数百人。

“全军,退!”

贼将见势不妙,下令退兵。

随着两短一长的号角声在天空回荡,漫山遍野的贼兵开始潮水般向后退却。

“给我追!”

甘宁杀的兴起,自然不愿意放这支羔羊离去,挥戟下令追袭。就连在后面掠阵的副将邓殇,也率领剩下的三百骑跟了上,想要一起收割人头。

廖化对于甘宁麾下骑兵的战斗力羡慕不已,一鞭子抽在马屁股上,喝道:“咱们也追,为车虎、孙胜两为屯长,以及死去的弟兄们报仇!”

刘辩站在后面三里之距的小土丘上,举目远眺,看着甘宁和廖化率领部下越追越远,心中隐隐升起一股不祥的感觉。

“不好,怕是中了调虎离山之计了!”

ps:上分强了,收藏涨势不错,继续求推荐票、求打赏、求赞,第二更送上,凌晨12点还会有更新!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