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358.第1358章 、绝境无生(06)

1358.第1358章 、绝境无生(06)


                本·艾伦说出的每句话都让大家觉得“新鲜”,这是他第一次和大家说出自己的想法,前一段时间的失踪查到了多少东西他们不知道,难道这就是那时候查出来的线索拼凑起来得到的结论吗?

回想起来本·艾伦玩儿失踪已经常态化了,短则一周,长则半年以上,每次都是杳无音信,至少队伍中没人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但每次他都能带回有些让大家振奋的消息,每次都会有些任务要大家完成,不过从之前他和马尔南德斯的对话中看,他们好多任务其实都是在白忙了,很多也是在给马丁干活,根本就算不得是在为了自己,他们的确已经成了马丁手中的棋子,不过这小子也算是棋差一招,最终没有能算到自己会死在这次任务中,真是天意弄人。

虽然本·艾伦话说的很多,含沙射影的指出了很多东西,但却没真正说出这个组织的背景和他们到底是谁。

“队长,他们到底是是谁?”山狼终于耐不住性子问了出来。

“哼……谁?唉……再等等,我叫他们亲自告诉你。”

另一个房间马尔南德斯和绷带男正静静地看着屏幕,本·艾伦的话他们听得很清楚。

“看来他都知道了。”马尔南德斯说。

“或许吧,不过已经不重要了,现在我们掌控局势,他们没翻身的机会。”绷带男很有信心地说。

“那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你觉得他还会继续履行诺言吗?会给我们需要的东西?”马尔南德斯问。

“我从不指望他能主动和我们合作,从控制他们到现在这家伙的表现上看他也是在根据自己调查的线索和你们聊天的蛛丝马迹推断出大量的信息,你个笨蛋,我是叫你去套取他手里的情报,不是要你泄漏线索给他。”绷带男低声骂道。

“呃……我好像什么都没说吧?”马尔南德斯有点尴尬。

“你还打算说什么?难道要直接告诉他们我们是谁?”绷带男冷笑,“他是个聪明人,你只能困住他的手脚,却没办法困住他的思想,在给他们打针,不能让他们太清醒,也方便我们审讯,我就不信他们能扛得住这种药。”

“这东西算是高度提纯,用多了会死人的。”马尔南德斯说。

“你还怕他们死掉?弄死他们是早晚的事儿。”

“不,我是怕没拿到东西他们就完蛋了,那我们的工作就没法进行了,更没法和上面交代。”马尔南德斯说。

“嗯……”绷带男斟酌了一下,“没关系,我心里有数,出了问题我扛着,该准的东西都准备了吗?”

“已经在做了,估计最迟明天就能拿到一部分。”马尔南德斯说,“另外我们附近的威胁越来越大,这里是战区,不稳定因素太多,为什么不撤回营地?哪里才能保证绝对安全。”

“我们干的事情能被他们看见吗?这种事是见不得光的,不管是为谁工作都不能拿到光天化日之下去干,而且要严守秘密,这个地方更适合,双方都不会轻易到这里来,再加上我们也可以顺便和那些反对派接触,拿到一些信息和线索,如果能达成共识对今后我们的工作开战会起到一定的帮助作用,这是一举多得的事情,所以有些风险还是需要冒的,叫外围的人加强警戒,我不希望在这个时候出现任何意外。”

“是,要不要把预备队调过来?”马尔南德斯又问。

绷带男摇了摇头:“暂时不需要,现在他们那边的压力也不小,和军方打交道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那些老家伙不好对付,另外还要出任务,能干好他们自己的活儿已经很不容易了,别太指望他们能帮我们这边什么忙。”

“好,我明白了。”马尔南德斯点了点头。

“去和他在聊聊。”绷带男看着屏幕上的本·艾伦说,“然后在给他们打针,要尽快弄清楚他手里到底有多少我们需要的东西。”

“我明白。”马尔南德斯点了点头出去了。

绷带男靠在椅子上看着屏幕上的本·艾伦:“老友,这次我可帮不了你了……”

就在这个时候绷带男的电话响了,他拿起了看了一下赶紧接通:“阁下……对,我明白,事情进展有点慢,但您放心……是,是,没问题……对,我明白后果有多严重,嗯……嗯,好好……”

电话足足持续了五分钟才挂断,最后绷带男松了口气靠在椅子上自言自语:“该死的东西……”

马尔南德斯见到本·艾伦之后点了点头:“你很聪明,挖出身边人的感觉不错吧?”

“很好。”本·艾伦点了点头,“谢谢你帮我。”

“我?”马尔南德斯很纳闷,“什么时候帮你了?给你提供这些东西吗?”

“不止这些,你对我们的帮助实在是太大了。”本·艾伦说,“如果没有你我不肯那个知道那么多事情,也不可能判断出军医是我们中间的内奸。”

“为什么这么说?我倒是很有兴趣听听你的观点。”马尔南德斯坐下。

“还是别闲聊了。”本·艾伦摇了摇头,“你要什么我清楚,但我要什么你清楚吗?”

“你?你有资格要什么东西?”马尔南德斯皱了皱眉,“别把自己当成什么重要人物,我随时可以杀了你。”

“在不是重不重要,我在这里知道自己是个什么身份,不过你想拿到我要的东西就得按照我说的去做,否则就算你把我们都杀光也没有用。”

“是吗?”马尔南德斯米奇眼睛,“今天我不打算和你们发生任何冲突,给你一天时间考虑,从明天开始我每两个小时杀一个人,算算你们这些人还够杀一天的,我已经没什么耐性了,所以如果不想背负太多的痛苦就痛快点,给我想要的,然后我让你死的干脆。”

“可以,那我们就等,看看明天究竟会出现什么样的结局,我很期待你气急败坏的表情。”本·艾伦也毫不示弱的说道。

“哼……”马尔南德斯站起身,“给他们上水果;好好珍惜吧,这可能是你们这辈子最后一顿还算像样的餐食。”

“死都不在乎还自护吃什么?”重拳撇了撇嘴。

“话说得很豪迈,但什么都改变不了。”马尔南德斯冷笑。

“做好把我们都杀了也什么都得不到的准备。”山狼跟着冷笑。

“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我想做而做不到的事情。”马尔南德斯很自信地说。

“我想起来了……”本·艾伦盯着马尔南德斯,“你是在埃及河谷行动中俘虏我那三个家伙中的一个,虽然你化了妆但我还是想起了。”

“哦?”马尔南德斯有些意外的看着本·艾伦,“不错,居然记起来了,当时我给你打了针,你居然还记得我。”

“可惜当初没能杀了你,留下现在的后患。”本·艾伦冷冷地说,“当时你就想从我身上榨取更多的情报,现在你还在干这活儿,唉……这么多年了真是一点长进都没有。”

“那时候上面有命令不能杀你,说你还有用,当时我还不了解,一个雇佣兵队长而已,有什么用?”马尔南德斯又回到座位上,“看来还是上面有远见,留着你是对的。”

“那时候你还没给‘断手’卖命吧?只是个小卒而已,现在居然混的风生水起,不得不佩服你在这方面有一套。”本·艾伦说,“对了,你当时不叫这个名字,我想所谓的马尔南德斯也只是你的假名吧?”

“既然被你认出来了就别废话了,说吧,想怎么样?是痛快的交出东西死掉还是等我折磨你?不过你放心你肯定是最后一个,你的手下,他们的家人,和你的朋友都会死在你前面,而且让你看到他们的尸体,让你下地狱都要愧疚。”马尔南德斯阴着脸说。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拿到东西之后能否处理得当,要知道对美国来说这些东西最好是直接消失,当然你知道了也包括你,别以为这些东西能给你换来什么锦绣前程或者几辈子花不完的钱,他们会追杀你直到你死。”本·艾伦冷笑,“这个世界上你知道的东西太多不一定是护身符,别把它变成你的索命符!”

“你说得很有道理。”马尔南德斯皱了皱眉,“所以你才落得今天的下场,当初你参与这些任务的时候就该考虑到这些问题,当初你是好用的棋子,现在你只能算是弃子,人生无常,有些转变甚至连准备的时间都不给你,所以在教育别人之前还是先考虑一下自己的所作所为。”

“好,直说吧,东西我有,而且比你想像的要多,我有一个条件,保证你能拿到东西,但你不能在碰我的人,否则……我保证你一根毛儿都拿不到,如果你想来硬的那尽管试试,看看最终你能不能如愿以偿。”

“你还有资格和我讲条件吗?”马尔南德斯冷笑着问。

“你错了,你比我了解这些东西有多重要,如果你做不了主就去问问你的上司,他很清楚我说的话有多大分量,另外我还要告诉你,我已经做好了安排,在我失踪一段时间之后如果没有我的授权那一些视频文件就会上传到某些大网站,让全世界都看到,如果我还不出现那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新的东西上传,我想这恐怕是很多人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别在这里信口雌黄,我是不会相信的。”马尔南德斯冷冷地说,“现在你是阶下囚,你根本就没有任何主动权和我谈判。”

“好吧,你大可继续你的计划,然后等等看,第一份资料被上传之后你就该知道我说的是真还是假了,当然,那恐怕就是无法挽回的损失了,会有很多人因此而引咎辞职的,这东西有多大的分量你该知道,而且……我放出的第一份文件可以说是一枚重磅炸弹,到时候你根本就无法承担这个责任,你的上司恐怕也会因为出现这样的事情而迁怒于你,你拖的时间越久被公布的东西就越多,你拿到的东西价值就越小。”

“你……”马尔南德斯准备发作的时候有人进来趴在他耳边说了几句,他愣了一下然后继续对本·艾伦说,“如果想要谈判就拿出筹码,否则面谈。”说完转身出去了。

“队长,真有你的。”重拳靠在床上脸上带着怒意,“可是为什么你之前不说这件事?难道是顾忌内奸,之前我们的兄弟岂不白死了?”

“有些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有些牺牲是必需的,这是我最后的筹码,要保证绝大多数人,大局面前需要牺牲。”本·艾伦的话说的很冷,冷得让其他人禁不住打了寒颤,这是他们认识的队长吗?

“这么说之前你只是在试探和周旋?”山狼小心翼翼地问。

“可以这么说。”本·艾伦点了点头,“作为一个随时都有可能消失的人我已经做好了一切安排,这是之前消失那段时间做的决定,如果东西真的公之于众我想老美肯定坐不住,那么尽力挽回损失的办法就是保住我的性命,而我也能顺带保证你们活下去,当然这只是我的想法,或许有点一厢情愿,不过……至少比坐以待毙要好得多。”

“队长,你太老谋深算了。”疯狗轻轻地摇了摇头,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能活到今天怎么也得有点算计,我们这行是在刀刃上行走的职业,总的留点后手。”本·艾伦说,“所以我提前做了一些事情,当然有些事情是不便于让大家都知道的,马丁曾经说过我是一个精于算计的人,凡事留有后手,这也是他最担心的,他曾经明确表示有些事情不能做,我能看得出他是害怕我留下证据,这对他们ci乃至整个美国都是极其不利的,不过我留下这些只是为了自保而已!”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