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564.第1564章 1562章、重返利比亚(01)

1564.第1564章 1562章、重返利比亚(01)


                东欧某地绅士和赫斯取得了联系,算是给了他一个交代,证明至少在去向问题上没有说谎,并且对赫斯坦言他这么做只是为了摆脱俄国人,赫斯很明白,绅士也“顺便”摆脱了自己安排的人,绅士的意图很明确,不希望被监视,不管是谁都不可以,如果需要合作那就别玩儿追踪这一套,不管中情局是否放心,这个他不关心,他只关心马丁的去向,如果中情局希望他们出手解决这个问题就得按照他们的方式来,很显然这有点一厢情愿,中情局怎么可能放心?可绅士却管不了这么多,他也没没兴趣关心中情局是怎么想的,这个问题不是他该考虑的,就这样四个人在中情局和俄国人的视野里消失了。

他们并没有急于前往毛里求斯,在东欧他们拜访了几个本·艾伦的老友,这些老狐狸给他们提供了一些情报,对于他们的下一步行动很有帮助,绅士又进行了一轮调查,通过渠道他获得了一些消息,比如马丁的确在毛里求斯出现过,但那是一周之前的事情,至于他现在是否还在那就不得而知了,不过以他们对马丁的了解这家伙是不会总呆在一个地方不动的,基本上传出他在某地的消息之后十有八九他已经离开,所以现在没必要去毛里求斯和虎鱼产生不必要的摩擦,俄国人现在放缓了对“黑血”的围追堵截,转而监视这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算是个好消息,以目前的情况来看绅士不打算与任何与马丁无关的人为敌,他们需要一个相对稳定的外部环境来解决和马丁之间的恩怨,这不是软弱,他只是想一心一意的做好这件事,俄国人是之前和马丁合作期间最大的对手,可现在他们却在和俄国人眉来眼去,小心翼翼的展开着各自任务符合自己利益的合作,就算面和心不合也是一种转变,至少现在他们在找到马丁这件事上存在共同利益,但同样也存在着竞争,不过至少已经不再刀兵相见,他们曾经在全世界范围内追杀虎鱼,那段时间花在这件事上的人力物力巨大,但如今虎鱼却几次出现在明天面前,相安无事的谈起了合作,真是世事难料,这恰恰证明了那句话,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至少这在明面上说得过去,毕竟这个朋友是带引号的,总比一直保持敌对好的多。

怎么才能干掉马丁的问题一直困扰着绅士,几次和这家伙擦肩而过之后绅士认为,在寻找马丁这件事上他们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至少能在某些情况下近距离看到马丁,比之前的捕风捉影好上一万倍,何况他们只有所有在追踪马丁组织中最弱小的一个,实力远不如强悍的美国人和俄国人,更别提那些其他还没有浮出水面的情报机构。

这并不是绅士太乐观,到了现在的地步不乐观点也不行,坚持做一件事不难,难的是能坚持多久,是否能坚持到底,至少现在他们已经离目标更近了,这一路走来他们算是经历了千难万阻,继续忍耐坚持是唯一的选择。

在东欧绅士他们见到了一些人让他们颇感意外,是十几个人雇佣兵,隶属于目前和中情局和美军合作最多的联合雇佣军组织,这是数支雇佣兵的联盟,在伊拉克和美军有着广泛的合作,已经超越“黑血”成为美军在伊拉克最大的战争承包商,曾几何时这些人只能捡本·艾伦挑剩下的任务,现在却干得风生水起,这不由得让绅士他们一阵感叹。

“奶奶的,这些家伙都已经当家作主了。”重拳低声骂道。

“他们来这里干嘛?这不是伊拉克,而这几个可都是他们的骨干。”军医对于这些联合雇军的精英出现在东欧颇感意外。

“不知道,反正不是来找我们的。”绅士对此好像并没有多大的兴趣。

“走吧,我可不想和他们打招呼。”重拳关上车窗。

“不对劲。”军医还在盯着那些人,“他们在打伏击。”

“什么?”重拳立即把注意力又转移到了那几个人身上,就在这时那些人动手了,两个中东人被按倒在地上,一名雇佣军打开了一个黑色的背包,里面居然是一枚炸弹。

“我靠,他们是来反恐的。”重拳恍然大悟,“也不怕炸了。”

“电子干扰车。”绅士指着不远处听着都一辆面包车说,“是官方的,看来他们早有准备。”

“是吗?”重拳拿出手机,果然没信号。

“雇佣兵反恐,而且和官方联合行动,还是在大街上,真是……”军医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看他们有官方证件。”绅士一直盯着那边,只见一个雇佣兵取出一个类似于警官证的东西挂在了脖子上开始驱赶陆续过来围观的人群,还抽空对着他们这边做了个鬼脸,很下然看到了他们。

“靠……”重拳骂了一句。

“你不觉得那两个中东人眼熟吗?”绅士还在盯着那边。

“还真是。”重拳看了片刻马上想了起来,“他是伊拉克政府军,我们在摩苏尔见过他,当时他是后勤小队的。”

“世事难料,他居然是恐怖分子的一员,在政府军卧底?”绅士有点搞不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走了。”狮鹫拍了拍绅士指着另一边的后视镜,几名警察正向他们这边走过来。

“靠……”绅士赶紧开车离开,他们不怕警察,只是不想惹麻烦。

在拜访了最后一个关系之后绅士就准备离开这里前往雅典,那边他约见了一个很重要的情报商,可就在他们准备前往机场的时候一辆车追上了他们。

“找事儿。”重拳打开腿上冲锋枪的保险盯着已经和他们并排行驶的汽车。

对方的车窗降了下去,一个人对他们挥了挥手,他们这才发现是之前反恐的几个雇佣军。

“我们应该聊聊。”为首的联合雇佣军的一个中尉,代号大卫王。

“聊什么?”军医也降下车窗,手里却握着枪柄。

“别紧张,你是手应该离开扳机。”大卫王笑了笑。

绅士指了指前面的一条岔路,大卫王会意的点了点头。

几分钟后在一条较为偏僻的路边两辆车停下,大卫王一个下了车,空着手走到身上一侧俯下身:“美军在伊拉克反恐,很需要你们这样的专业人士。”

“说正事。”绅士冷眼看着他。

“有迹象表明马丁和叙利亚的恐怖分子有着深度合作,他在那边的山区出资兴建了几个恐怖分子训练营,据说他要送一枚简易核弹给那些恐怖分子用于对付俄军,这是我免费赠送的消息。”大卫王拍了拍绅士的肩膀,“你们和马丁的仇怨在行内已经不是什么秘密。”

“马丁不在那。”绅士没有接大卫王的话。

“现在不在,但不代表他不会去,比如送核弹的时候,交易时间是在明天晚上。”大卫王说,“我会尽量拖延上报的时间,最多两天,两天后美军就会得到这个消息。”

“为什么要相信你?”绅士问。

“算是同行的互通有无。”大卫王拍了拍绅士。

“不用隐瞒,将消息立即上报。”绅士说。

“哦?”大卫王很不解地看着绅士。

“但不要告诉他们马丁会出现就是帮我们的忙了。”绅士说,“给你三个小时,三个小时之后我会通知中情局。”说完他直接开车走了,留下一脸不解的大卫王。

“为什么?”军医有点发懵的看着绅士。

“不为什么?你相信他吗?”身上一边开车一边问。

“当然不相信。”军医摇了摇头。

“所以要上报这个消息,如果是真的我们会总马丁那边得到证实。”绅士说。

“如果是真的那我们是不是要去叙利亚?”军医问。

“当然,但就算消息是真的也没法保证马丁一定在那。”绅士说。

“如果是真的你不怕美军或者中情局介入吗?”重拳也觉得绅士这么做有点奇怪。

“他们会介入吗?”绅士笑了笑,“叙利亚现在是一个非常敏感的地方,俄国人唯恐美国人插手,如果美国人出现在那俄国人会怎么想?”

“嗯……”重拳对揣测这些国家暗斗的利害关系并不是擅长。

“美国人会表示密切关注,而且很有可能在确定对美国利益没有损害之后将这个消息做顺水人情告诉俄国人。”绅士说,“然后……”

绅士说:“然后看热闹,看俄国人心急如焚,看俄国人自乱阵脚,一枚简易核弹,绝对能让俄国人心神不宁很久。”

“哦……”重拳终于明白了绅士到底是怎么想的,“那下一个问题,这家伙为什么要帮我们?”

“是不是帮我们还无法判断,不过这种事他应该不会胡说八道,至于原因……天知道,或许真如他说的那样,只是出于对我们是同行的一种善意的提醒。”军医说。

“我是不相信他的屁话。”重拳用了一句中国很常用的词儿形容他对大卫王的不屑。

“屁话?”军医又不懂了,用屁股说话的意思?

“滚,没心思跟你解释。”重拳最烦的就是军医的问东问西,对他的“勤奋好学”简直深恶痛绝。

军医挠了挠头已经习惯重拳的这种说话方式,但嘴上还是不吃亏的回了一句。

“那我是不是现在就不用去雅典了?”重拳不理军医。

“可以暂缓行程,看看各方反应,尤其是赫斯,如果他那边能够证实这条消息,那我们就有必要去一趟叙利亚。”绅士说。

“万一他不知道呢?或者万一他不希望我们知道呢?”重拳还是有点担心。

“不会,如果是准确小心的话中情局不可能不知道,这是大事件。”绅士说,“如果他们知道了也不可能瞒着我们,他们不方便接入肯定需要合适的人进入叙利亚,而我们恰恰是最合适的人选,出了什么事儿他们又不用负责,再者说赫斯比任何人都了解我们,他很清楚,我们肯定是得到消息才会联络他,就算他不同意后者隐瞒什么我们都会去,但他却不会想到我们联络他的首要目的是为了确定去叙利亚而是为了核实情报。”

“在某种程度上讲你比队长还狡猾。”军医揉着太阳穴有点头痛。

“和他们打交道不狡猾也不行,这是逼得没办法。”绅士笑了笑。

三个小时之后绅士和赫斯取得了联系,事情得到了证实,和绅士推断的一样,中情局不愿意介入这种引起美俄矛盾的风险,但又表示了热切的关注,所以他们希望有人前往叙利亚,而且是他们信得过的人,又不能是自己人,所以绅士他们成了不二人选,其实赫斯并不是没有其他选择,而是绅士他们在印证消息之后肯定回去,当然他们不会只派一批人去,但绅士他们是一定会出现在那里的,而他们出现在那里的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随时背黑锅,对于赫斯他们来说解决一件事情永远有多重选择,而绅士他们却不同,他们没得选,背黑锅的事情他们也不愿意干,但他们必须通过这种方式去达成自己的目的,这是无奈之举,再有一点就是这种事他们干多了,反正名声对他们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意义,多年来他们背的黑锅还少吗?

和赫斯他们合作的最大好处就是会得到相当多的便利条件,比如出行,他们从这里前往叙利亚的行程很快就被安排好了,一切都不用他们操心,只是之前他们脱离监视的目的至少在中情局面前失去了意义,世事多变一切都不可能按照他们预计的发展下去,很直白地说这就是绅士他们的身不由己,一切都不在他们的控制之下,他们这能随潮流而动,美国人和俄国人主导的潮流不同,不管是在世界范围内还是在干掉马丁这件事上,双方都有着各自的打算,方式可谓天差地别,但其中的一个目的都是为了找到马丁,而这一点恰恰和绅士他们完全相同。

从东欧到叙利亚的过程绅士他们都在睡觉,赫斯安排的飞机他们从来都不过问到底是干什么用的,他们只是乘客,直奔目的地,几个小时的睡眠效果不错,充足的休息给他们后面的行动提供了保障。

下了飞机换车,开车的是“本地人”,至少在外表上看起来是本地人,车上装了大量的武器装备,足够他们四个人进行一次成规模的战斗。

“hk416、g36、k12、hk121i、msg-90、ksg……”车上重拳将各种武器全都摆出来,“美、德、俄、法……乱七八糟,典型的雇佣兵混用武器,看来他们是在隐藏我们的身份,撇清和我们之间的关系。”

“当然要撇清,他们可不希望让俄国人抓到横插一杠子的借口。”绅士拿起g36试了试,“连抢号都锉掉了。”

“能杀人的都是好武器,性能不同而已。”军医端起hk121i,“反射式瞄准镜,不喜欢这种没有放大系统,没有倒像系统的玩意儿,怎么不混混合瞄准?真是抠门。”

“近战足够了,远程有狮鹫你还担心什么?”重拳摆弄着k12,“这个有,给你?”

“算了,还是这个趁手。”绅士头也不抬地说。

“这玩意你们谁要?”身上从箱子下面摸出一把沙漠之鹰。

重拳看了一眼摇头:“不如mk23好用。”

“还有双管的m1911。”绅士很意外的说,“真是超级混搭。”

“口香糖不错。”重拳翻出一块分割好的c4。

“幽灵不在这东西都归你。”军医翻出一套山地作战服,“德国的。”

“还有俄国人的。”重拳踢了一脚旁边的盒子,里面散落出几双作战靴。

“防弹背心是中国的,裤衩哪国的?谁看见了?”军医开玩笑。

“操……”重拳骂了一句。

“夜视仪和望远镜在哪?”绅士问。

“没看见。”重拳说,“可能在下面那盒子里。”

“水袋水袋……”军医把装作战服的箱子全都倒出来,踢了一脚掉出来的水袋,“太小。”

“要是能用一套陆地勇士系统就好了,何必这么费劲的东拼西凑。”重拳将自己需要的东西都装进一个携行袋。

“那不是直接指向老美,让俄国人怀疑?”绅士收着自己的东西说。

“这叫欲盖弥彰。”重拳把步枪上膛关上保险放在身边以防万一,“如果有一两套老美的东西反倒好解释,在外人看来可以理解为栽赃陷害;别问我,不解释。”后一句是对正准备提问的军医说的。

“人家肯定有自己的顾虑。”绅士将自己的东西全都拿走,“你们继续,我够了。”

“医疗包太小,差评。”重拳将多余的东西都丢到一边,“不如我在网上买得好。”

“别着急,还有很多东西可选。”军医从后面搬出一个大箱子,“榴弹,各式各样的榴弹,特种弹药,这个我喜欢。”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