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549.第1549章 、亡命追击(04)

1549.第1549章 、亡命追击(04)


                与此同时他也听见了消音武器发出的特有的枪声,只是装了消音器的步枪。

真该死,居然被发现了,重拳在心里大骂,这些家伙真狡猾,什么时候发现的自己?下落过程中这些问题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与此同时又一排子弹扫了过来,贴着他的身体飞进了黑暗,另一名敌人也发现了自己,看来他们早已经做好了袭击自己的准备,应该是第一名敌人离开树丛的时候就发现了自己,但不确定,所以才佯装离开,然后绕路到自己的身后,而剩下的敌人继续吸引自己的注意力。

娘的,居然被算计,这些家伙果然比预计的更难对付,重拳在心里暗骂,不过事已至此只能随机应变了,他在半空中调整了一下姿势,让自己在落地的时候不至于受太重的伤,他直接落进了树下的水坑里,他就势一滚躲到了一块石头的后面,现在两个方向都有敌人,他不能在这坐以待不,滚动的同时他拉紧了手里的绳子,架在不远处的pkm通用机枪响了,突然出现的枪声在林子里一场刺耳,正准备靠近的敌人立即缩了回去,等他们反应过来重拳不可能有援兵的时候已经晚了,重拳人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此时重拳就在不远处的一块洼地里,他根本就没机会走远,敌人不是白痴,肯定知道他就在附近,背上剧痛,个能感觉到子弹穿透防弹衣嵌进肉里顶在骨头上那种痛楚,如果不是敌人无法透过树冠确定他的具体位置,射击只是凭经验和感觉的话他不可能只中了一枪。

重拳伸手到背后摸到那枚弹头,还是热的,整个后背已经除了痛什么也感觉不到,那种感觉让他几欲昏迷,但他很清楚一点晕倒就预示着自己将变成砧板上的肉一样任人宰割,他咬着牙捏住弹头用力一扭想把它拔出来,可坐起来可没想的那么容易,剧烈的痛楚让他眼前一黑,既然伤的没有预想的那么重也就不担心了,弄不行了就弄不行了,先解决了敌人再说,毕竟现在处境危险,敌人很快就会搜索过来。

重拳深吸了一口气,随手抓了一把淤泥拍在伤口上,然后借着洼地的掩护迅速向前爬行,很快就到了一棵树后,他趴在树根出向外张望,除了树木和石头什么都看不到,他迅速从急救包里摸出镇痛剂摸着在伤口四周进行了少量注射,虽然整个后背会变得一片麻木,但至少不用被痛楚折磨,在一边情况下他是不会使用任何麻醉性药物的,但现在处境危险,必须尽快从痛楚中解脱出来对付敌人。

药物起作用很快,他已经感觉不到后背伤口附近的那种痛楚,他活动了一下手臂,将枪交到左手,右臂受到的影响比较大,在注射药物之后左臂还能保持灵活。

处理完伤口重拳单手提枪开始向北运动,这里没有马丁,他没必要留在这,更没必要在这里和这两名敌人纠缠,他很清楚自己该干什么,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身上有伤更不适合在这和敌人缠斗,尽快撤离才是正道。

他刚爬到下一个隐蔽十块的后面就被敌人发现了,一排子弹扫过来打将他身前的石头打得四分五裂,他一个滚身钻进了树丛,有一翻身躲到了树干的后面,几乎同时灌木丛被一排子弹击中,幸亏躲得及时。

娘的,居然用我的枪,重拳在心里大骂,刚才敌人用的正是他用来做诱饵的pkm通用机枪;他小心地向外张望,根本就没发现敌人的影子,敌人开完全早已经转移了。

被缠上了,重拳借着那从灌木的掩护转到另一棵树的后面,沿着一条浅沟向前爬行,速度并不快,他知道敌人应已经在十米之内,不能弄出太大的动静。

爬动中他摸起一块石头随手丢出去,随着石头落进水里一排子弹跟着扫了过去,他马上就发现了敌人的位置,离自己大约七米左右,他毫不犹豫的抬手就是三枪,然后滚身躲避一个翻身转到了几米外的树后,他能清晰的看到刚才那名敌人的一条腿露在外面,还在轻微的抖动,认真观察了一下他又捡起一块石头丢在了较远一点的地方,然后一个跃身扑过去,在半空中格斗刀已经握在手里,落下去的时候准确的刺进了那名敌人的后颈,然后抱住还在扭动的敌人横滚向不远处的一条水沟,几乎同时一排子弹扫了过来打在轻易的穿透尸体打在他胸前的防弹衣上,在即将落尽水沟的瞬间他手里已经将尸体身上的步枪调转枪口对着子弹扫来的方向扣动了扳机,紧跟着他几落进了水里,缴获了尸体身上的武器弹药之后他迅速起身逃走,手里的步枪连续扫射和剩下的那名敌人对射,吃亏的是对方用的是pkm通用机枪。

交战只持续了不到五秒就结束了,谁也不会在不确定对方位置的情况下曝露自己的位置,无谓的浪费子弹。

重拳靠在树根出喘粗气,在注射镇痛剂之后身体变得很僵硬,行动起来不够灵活,在刚才的跑动中又被子弹带了一下肩膀,现在火辣辣的痛。

居然被缠住,重拳暗骂对方狡诈,不过已经干掉了一个敌人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如果对方继续纠缠就干掉他再走,反正脱不了身。

他检查了一下弹药,还算充足,足够应付一阵子的,稍稍缓了一下他提起枪辨认了一下方向钻进了林子,敌人不停的在附近发出声音吸引他的注意力,他根本就不理,这丢石头制造声响的手段都是他玩剩下的,想骗他可没那么容易。

重拳绕了圈又回到了之前个被击中的那棵树附近,找了个地方埋伏起来,这一路上他留下了一些痕迹,敌人肯定会循着痕迹跟过来。

他端着枪慢慢的躺进水里,用泥巴将自己的头和脸遮起来,只留着夜视仪在水面上,又拽过一根漂浮的树枝挡在上面,透过缝隙看着四周个的情况。

雨依然很大,水面上被雨点打出一片水雾,过了很久敌人也没出现,重拳耐着性子等着,背上的伤口在药物的作用下传来一阵奇怪的感觉,不是很痛,但很难受,他很清楚自己伤得不轻,如果换做普通人早就爬不起来了,但他却不一样,这么多年在战场上摸爬滚打什么伤没受过?只要不昏迷,他都能坚持战斗,何况今天的情况非同寻常,只有他自己,没有任何帮手,想要活命先得拼命。

重拳耐着性子等着,过了十几分钟敌人还是没出现,难道敌人已经走了吗?是不是该换个地方?如敌人走了那自己也可以走了,他轻轻的动了一下头,就在他准备起身的时候突然发现头顶的石头上有个影子,他心里一沉,敌人已经不知不觉的到了头顶,不过看样子敌人好像没有发现自己,正专注的盯着四周,重拳不敢乱动,只要引起对方的一点怀疑就会招致杀身之祸,在没有十足把握之前他不敢轻举妄动。

重拳慢慢地将手伸向腰间的手枪,步枪太长,再加上他的姿势转动不便,反倒不如手枪更加灵活,天空中闪电划过,人影被照的清晰无比,这家伙正借着石头的掩护观察着之前重拳藏身的地方,他很谨慎,只是他做梦都没想到重拳就在下面近在咫尺的地方。

重拳的手已经摸到了枪柄,就在他准备暴起的时候人影突然一晃不见了,重拳这才慢慢的转过头,从石头的缝隙他能看到对方正弯着腰向左翼摸过去,他迅速起身抬手就是一枪,可能是动作太大,出水的声音被听到,对方一缩身就地一滚子弹打空,重拳连续开枪,子弹追这对方扫过去,最终还是没打中,人影消失在不远处的树后,重拳立即端枪跟上,树后空空如也,人不见了……

肯定就在附近,这家伙不好对付,重拳在心里骂一句迅速降低姿势扑到一块石头后面,几乎同时一排子弹贴着他脊背飞过去……差点中招。

重拳落地后回手一排子弹扫过去,对方正弯着腰跑向另一侧的树后,重拳起身开始和对方对射,都是老手没那么容易被干掉。

一边跑重拳一边计算着对方的弹药,枪里只能装三十发子弹,换子弹的时候是个干掉对方的好机会,两人借助树木和石块的掩护互相攻击,一时间子弹横飞,完全是亡命打法,都想在短时间内至对方于死地……

很快对方的子弹打空,之间他一个翻滚借助树木的掩护躲开了重拳的扫射,从树后跃起的同时已经换上了新的弹夹,这家伙的动作还真快,重拳枪膛里还有六枚子弹,原本他是算计着在对方换子弹的时候用省下的子弹干掉对方的,这下麻烦了,对方不可能给自己换子弹的机会……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