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508.第1508章 、意外之旅(08)

1508.第1508章 、意外之旅(08)


                这家伙举着双手走到两人前面五米左右的地方站住,幽灵和重拳戒备的看着他,对方也不说话,只是摆了摆手轻轻的放下一只手撩起衣服示意自己没有危险举动,然后慢慢的从衣服的里兜里取出一部手机缓缓地蹲下放在地上,然后站起身慢慢的向后退,直到这时才开口说:“有人想和你们谈谈。.. ”

“你谁?”重拳很不客气地问。

“别激动,有人会给你们打电话。”对方边说边退到胡同口走了。

真是奇怪,这家后到底要干什么,几乎没多少人知道他们在汉堡,能找到他们的肯定不是一般的乌合之众,所以对方应该大有来头才对。

从亮着的手机屏幕上看应该没有什么问题,重拳拔出枪戒备的看着四周,幽灵小心翼翼的靠近那不手机,检查了一下没发现什么问题,就拿了起来,翻了一下上面只有一个电话号码。

就在这时电话屏幕突然亮了,有人打电话过来,幽灵看了一眼四周,没发现什么异样,于是就接通了电话然后开了免提。

“有人想要和绅士聊聊,谈谈合作的事情。”对方直截了当地说,说的是英语,口音不是很纯正,但一时间他还听不出来带的是哪里的口音。

“你是谁?什么合作?”幽灵直接问道。

“如果有兴趣请到手机地图上的地点。”对方自顾自地说道,“虎鱼先生会在那里等你们。”

虎鱼,俄国人,幽灵瞬间明白了对方的身份,这个老对手究竟要干什么?合作?和他有什么合作的?

对方没在多说什么,而是直接挂断了电话,幽灵立即将这个消息告诉了绅士,绅士也大为惊讶,他不清楚对方到底有什么目的?

见还是不见,这是个问题,作为多年来一直追杀的对象,虎鱼居然自己跳了出来,难道他要讲和吗?事情恐怕没那么简单,如果没有足够的利益驱使这个老奸巨猾的家伙肯定不会冒险跳出来找他们。

那会不会是一个陷阱?虎鱼要彻底解决这次问题?将他们杀个干净以绝后患?的确有这中可能,但从见面的地点上来看又不像,谁敢在光天化日的闹市区动手?他们可不是任人宰割的软柿子。

商量再三之后他们也没弄清楚对方到底想干什么,不过见一面也未尝不可,只是要多加小心,不给对方耍花样的机会。

见面地点是市区北部闹市区的一个露天咖啡馆,这里真算得上是行人如织了,前面的广场上满是有人,成群的鸽子落在地上尽情享受着人们提供的食物,街头艺人弹着吉他唱着小曲,小孩子们欢呼雀跃的追着鸽子群,一片的欢乐祥和。

在这种地方见面是不太可能闹出麻烦来的,因为在广场对面就是警察局,没有哪个疯子会选在这种地方动手杀人,这也是绅士决定赴约的主要原因,绅士等人各自去做准备了,必要的防范还是要做的,尤其是和虎鱼这种人见面,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

见面时间是在下午,正是人们喝下午茶的时间,咖啡馆人不少,虎鱼正坐在里面一个靠角落的位置,只有个一个人,绅士径直走过去坐在他对面。

虎鱼看起来老了很多,也难怪,这些年“黑血”一直在追杀他,东躲西藏的日子不好过。

“好久不见。”虎鱼一边喝着咖啡一边说。

“我现在就可以直接干掉你。”绅士冷着脸看着对方。

“一样。”虎鱼面无表情地说,“只是如果你想杀我就不会出现在这了。”

“你想怎么样?”绅士看着他。

“没什么,叙叙旧不好吗?”虎鱼抬起头叫人给绅士上了一杯咖啡。

绅士没动,只是盯着对面这个老对手。

“最近很不顺吧?”虎鱼问。

“彼此彼此。”绅士抱着肩膀靠在椅背上看着虎鱼,一时还摸不透对方的目的。

“我们可以谈谈合作。”虎鱼看着他。

绅士笑了,笑的很灿烂,仿佛是听到了一天大的笑话,虎鱼被他笑的有点无奈,但并没有发作。

笑罢之后绅士正色道:“我们之间的事情还没解决,你居然和我谈合作?你太天真了。”

“我知道你们想杀了我,其实彼此彼此,我也是欲除你们而后快,只是这并不影响我今天要谈的话题。”虎鱼慢条斯理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直说吧,这次约你来是谈谈寻找马丁的事情。”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有本身自己找去!”绅士冷冷地说。

虎鱼笑了笑,也不生气:“我想现在我们可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

“我可不这么认为。”绅士摇了摇头。

“这个人不好对付。”虎鱼叹了口气,“我们手里有马尔南德斯,你们手里有梅恩斯,这是两张王牌,是中情局没有的,但是他们不甘心,法国发生的事情你该知道了,是谁偷袭了你们藏梅恩斯的地方?”

“我不明白。”绅士摇了摇头,他是在继续试探虎鱼,看看这家伙到底知道什么,但听他的意思是说中情局偷袭了梅恩斯藏匿点这一点还是让他有点吃惊,只是没表现在脸上。

虎鱼又笑了笑,故意又喝了一口咖啡,表情很意味深长的看着绅士:“他们需要一个和我们同样有价值的知情人,而你们手里的梅恩斯就是他们最迫切也是最容易得到的,毕竟想要把马尔南德斯弄回去太难了,他们很清楚你们比我们要好对付的多!”

“理由呢?我们和中情局可是合作关系,情报共享,他们没必要那么做。”绅士眯起眼睛,不管是不是中情局下的手,他都要知道的更多,同时防止虎鱼耍花样,挑拨他们和ci原本就已经名存实亡的合作关系,虽然对他们来说这种合作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但对于虎鱼来说这还是相当大的威胁。

“嗯,知道你不是很相信。”虎鱼不紧不慢的打开放在一边的电脑,“这有一份视频文件,是我们的人在事发地拍摄到的。”

视频内容很短,只有不到两分钟,只是拍摄到了一批带着面具的人下车提着武器离开,是用夜视设备拍摄的,效果还不错,但有点没头没脑。

“这能说明什么?”深市不屑一顾的问。

“别急。”虎鱼将视频放慢,然后定格在开门的一瞬间,这下绅士看清了,车厢里的人下来之前有一个人正准备拉下面罩,能看到他的整张脸。

“这个人的身份我们已经查过了是中情局驻法国的特工;你可以通过你的渠道再核实一下,我给你时间。”说完虎鱼拿出一只抽剩下半截的雪茄点上深吸了一口看着绅士。

绅士没动,而是反问道:“如果是你的人在事发地点拍摄到的那说明你们也已经准备对下手了对吗?”

虎鱼点了点头:“这点我不否认,我们也是通过中情局查到那个地方的,只是他们早了一步。”

“那你还来找我合作?”绅士皱起眉头。

“不冲突,之前是对手也可以谈谈合作的问题。”虎鱼摊开手,很坦然的说,“只要有足够大的共同利益,你该明白,不到必要的时候我是不会轻易找你们的。”

“不管你有什么目的,我们没有共同利用。”绅士摇了摇头。

“事情是在变化的,如果我告诉你我们现在的目的也是杀掉马丁你怎么看?”虎鱼看着他。

“为什么?”绅士的确对此并不理解。

“很简单。”虎鱼吸了口烟,“他初级了太多我们的利益,他对我们构成的威胁太大。”

绅士笑了笑:“这也算解释吗?”

虎鱼挠了挠头,犹豫了片刻一脸无奈地说:“他拿了我们点东西,我们要在短时间内抢回来,说以希望和你们合作一起找到他,我们拿回自己的东西,他的性命归你们。”

这个理由倒是很让绅士惊讶,什么东西需要如此急迫的抢回去?而且逼得俄国人要和他们合作?看来事情还真的不简单,想到这些绅士并没有说话,对面这老家伙说话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样子让他看起来就是在演戏。

见他不相信虎鱼叹了口气又挠了挠头仿佛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开口说:“事情有点复杂,我要讲一个很长的故事,希望你有耐心听完。”

绅士没表态,只是看着对方,虎鱼见状也就不在墨迹,缓缓的讲述了起来……

事情要从两年前说起,那时候“黑血”虽然已经走向衰败,但却也是兵强马壮的时候,至少还有一大批老兵在,那时候他们还在与马丁合作和虎鱼斗智斗勇,这些绅士都知道,后来虎鱼就说,当时他们并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毕竟闹的再大也只是一支雇佣军和他这个老牌间谍之间的恩怨,对于一个强大的俄国情报机构来说简直不值一提,甚至可以说这种事情经常发生,干这行的不是国与国之间的暗斗就是情报界内部的勾心斗角报复与被杀时有发生,当时马丁还在中情局任职,就是和“黑血”合作最紧密的那段时间,其实那时候他已经暗地里对俄国的情报机构下手,只是当时谁都没察觉到,后来就爆发了间谍大战,那次事情影响最为深远的不是两国情报机关之间的斗智斗勇,表面上看好像是彼此互有损失谁也没站到多大的便宜……

当时俄国人并没有意识到情况有多严重,毕竟这些东西都是其他国家想要得到的东西,而且这些东西的保护和加密手段可以用固若金汤来形容,根本就不担心被人算计,也只是将其列为一般性的间谍事件。

后来间谍大战结束,但也只是表面上停止了争斗,但暗地里的斗争还在继续,只是没有之前那么激烈了,可是变得更加残酷,直到马丁出逃之后他们的斗争才真正结束,这个时候耗了太久的双方终于明白了再都下去就不止两败俱伤那么简单了,在这期间他们只顾着彼此的争斗而忽略了其他国家的情报机构正在接着这个机会迅速扩张,日韩、欧洲、中国已经将触角伸到了他们的底盘上行,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疯狂掠夺情报资源,经济、政治、军事情报的流失异常严重,原本脆弱的平衡早已经在他们争斗的时候被打乱,毫不夸张地说世界上绝大多数的情报机构都开始趁机打秋风、浑水摸鱼。

直到这个时候美俄双方才终于清醒了过来,折腾了半天竟然是在给别人提供便利,终于意识到不能在这么耗下去了,于是才将真正原本处于对峙状态的争斗匆匆收场,而此时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一年半的时间,双方又开始忙于和其他国家的情报机构协调新的秩序,通过协商、谈判、威胁、利诱等等一切手段力图在保证自己最大利益的前提下重新确认新的格局恢复市场秩序,这么一来就又耗了很长时间,而那时候正是“黑血”逃离阿富汗开始满世界放开追杀马丁的那段时间,直到此时俄国人才算是从间谍大战的阴影之下彻底摆脱出来,开始对马丁进行追捕,希望能从他身上获得足够和中情局抗衡的信息和线索,以此来弥补间谍大战造成的损失,在这期间他们发现在间谍大战的那段时间里有人渗透到了他们的内部,随着调查的深入发现出了大问题,有人已经暗地里将手伸向了他们的核心机密——国家战略核武器的密码、导航原理和部署图……这无疑触动他们最敏感的那条神经,所以他们开始彻查内部,肃清隐藏内部的间谍,这个过程并不顺利,很多人受到牵连,更多人被调离,其中就包括虎鱼,但他并非失去了上级的信任,而是叫他秘密调查整件事情,但是就在他查到整件事都和马丁有关系的时候上级又给他传来了一个更加令人震惊的消息……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