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496.第1496章 、勇探冰宫(04)

1496.第1496章 、勇探冰宫(04)


                眼见到嘴的肥肉马上要飞了,几个人几乎抓狂,原本他们以为马丁再无逃生的可能,可现在看来说这些还这难道为时尚早,那个玻璃建造的空中楼阁绝对不只有吊桥一条路可以逃生,这个缆车一样的玻璃屋子正是另一条逃生通道,不管绅士承认与否他们都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那就是没有彻底摧毁最顶层的玻璃楼板,没有让马丁直接从上面掉下来,总之在没有确定他已经被干掉的情况撤走是个错误。

刚刚他们还兴奋的以为马丁会被活活的摔死,他们还等着玻璃建筑垮塌,可现在看来等不到垮塌马丁就已经跑了。

几个人疯狂的像上面倾泻子弹,玻璃屋子被打得一片白色的斑点,但这却无法给里面的马丁造成更加实质性的伤害,绅士连续甩了两枚手雷上去,但都是因为角度的原因根本就无法对里面的马丁造成足够的伤害,更让他们恼火的是缆车和边缘墙壁的距离只有不到三十米,他们根本就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对整个拦车构成有效伤害,子弹打在手臂粗细的钢缆上火花四溅,却没能直接将其打断,就在他们继续努力的时候拦车已经钻进了墙壁里上打开的洞里……

“草你大爷。”重拳大骂着冲向了后面的一条通道,他绝不甘心就这么让马丁逃了,七个人也跟着冲了进去,他们已经领教过这个地方的古怪,所有的通道都通道这里,所以想要爬到上面去并不容易,至少他们不知道该怎么走,就在这时军医突然跑出来,“这边……有敌人攻下来了。”

“杀散他们,马丁跑了,就在上面。”绅士怒吼着直接冲了过去,现在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怎么上去,听说敌人是从上面杀下来的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往上爬,于是两个人疯子一样交替掩护向前推进,冲过来的几个敌人被如此猛烈的进攻给打蒙了,在死掉四个人之后他们终于失去了坚守的信心,开始溃退,重拳根本就没打算放过他们,连续的猛冲中又干掉了几个,他们沿着这条通道直接杀上去,很快就到了栈道一层,但这里已经人去楼空,马丁根本就不在这里,他们沿着通道一路向前狂奔,路上偶尔出现的敌人警卫和乱跑的仆人全都被他们杀了,几个人不只是狂怒那么简单,他们不想就这么错过这次绝佳的机会,长久以来他们就是为了干掉马丁而一直努力的,可现在居然要看着他跑掉,这是他们绝对不能容忍的。

通道的尽头是一扇大铁门,已经被从另一侧关死,重拳气的在上面猛踹了一脚,很显然这一脚是不可能将门踹开的。

幽灵立即摸出几枚破门弹贴在门折页位置将门整个炸了下来,几乎同时无数的弹雨从外面扫了进来,敌人已经做好了阻击他们的准备,早有准备的军医将手榴弹丢出去,两声闷响中枪声一下零落了不少。

“在给他们来几枚。”重拳一边射击一边说道。

又是一枚手雷和一枚闪光弹一起丢了出去,巨响中外面的枪声戛然而止,众人一马当先冲了出去,呼啸的风雪抽得他睁不开眼睛,原来这是一条向上延伸和外面连接的通道,地上躺着七八具尸体,通道尽头几个人影一晃不见了,他开着枪向前狂冲,其他个人也紧跟着后面,上面不停的有子弹扫下来,几个人顿时被压制在狭窄的通道里,重拳已经开冲到出口的地方了,大团雪花别风卷进来,台阶上一片湿滑,他一个不留神直接摔倒,幽灵直接踩着他的背跃了出去……

显然敌人并没有预料到有人会突然从出口飞出去,等他们准备调转枪口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幽灵后背着地在接着惯性在雪地上向前滑了十几米,同时开枪将守在外面的几名敌人干掉……

后面的人鱼贯而出,他们这才看清这里正是之前他们从崖壁上下之后看到的对面那个巨大的直升机平台,而半空中一架直升机正在飞向黑暗的夜空,隐约间他们好像看见飞机客舱的舷窗后面马丁那张充满了戏谑而又愤怒的脸……

“操……操……操……”重拳对着空中的直升机一阵狂扫,但在如此大的风雪之下子弹都不知道飞到什么地方去了,只有少数几枚落在了直升机上擦出了几枚火花……

就这样他们眼睁睁地看着直升机消失在夜色之中,只留下他们几个人傻站在直升机升降平台上发呆……

“你大爷。”幽灵怒骂了一句。

突然脚下的平台一阵乱斗,那个巨大的空中玻璃建筑终于彻底的碎裂坠毁,整个城堡都跟着一阵抖动。

“白他-妈的忙了……”绅士极其懊恼的骂了一句。

“走,这里不安全。”狮鹫面无表情地说。

“对,城堡里至少还有二十几个敌人,走,不能在这里浪费太多时间,和他们战斗没意义。”军医也提醒他们。

“走……”绅士丧气地说了一句。

现在的状况下他们是不可能原路返回的了,这个时候爬悬崖基本上和送死没什么区别,只要一个敌人发现就可以完全搞定他们,一排子弹扫过去他们只有跳崖的份儿。

几个人沿着通道往回走,在到达栈道的时候他们看到了下面已经被摔成一堆烂玻璃的空中楼阁,如果没有那条缆车马丁肯定在这些玻璃里,可现在他已经不知道逃到什么地去了。

在栈道的另一侧找到了一条不知道通向什么地方的通道,他们也没犹豫直接钻了进去,只要不回到那个该死的花房就行。

整条通道一直以向下延伸,他们走了足有五分钟才遇到敌人,这些敌人正四处搜索,双方几乎是直接撞上的,没什么好废话的直接子弹招呼,战斗并不是很激烈,敌人的数量不多仓促应战之下自然不是绅士他们的对手,不到两人分钟就全都被干掉了,他们沿着通道一路到底很快就找到了地下车库,在里面选了一辆加长悍马之后他们直接冲出了大门沿着悬崖上开凿出来的公路扬长而去。

眼睁睁地看着马丁跑了,好像没有比这更郁闷的事儿了,他们经历了千辛万苦终于有了一个干掉马丁的机会了,可就让他这么跑了,换做谁也不太可能那么容易接受,所以在返回的路上一时间没人说话,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只有发动机的声音充斥着整个车厢。

布鲁斯那边已经在第一时间知道了这边发生的情况,对此他也只能表示遗憾了,除此之外他还动用了关系通过卫星图像监视事发地点的情况,希望能从中找到马丁飞机去了什么地方,对此绅士并没有抱太大希望,毕竟马丁这种人是不可能让人轻易查到他的行踪的,卫星监视他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就算能找到他在什么地方降落他也可以轻易的“消失”叫人无从查找。

整个事件发生得太快了,根本就没给他们任何反应的时间,情绪的大起大落让人他们接受起来确实有点困难,不过事已至此,在郁闷下去也无济于事。

“我们太大意了。”绅士猛吸着烟说。

“嗯,的确,我们从没想过马丁一定会出现,只是把奥萨作为第一目标,没想到马丁就在这里,这个惊喜让我们真的不太接受,毕竟之前我们怎么找都找不到马丁,他突然跳出来还真的不太容易适应。”幽灵苦笑着说。

此时他们已经到了几十公里之外的一个温泉度假山庄,躺在温泉里开战后分析会,依然是几个人都累的臭死,又让马丁跑了,干脆好好休息一下,至少会恢复一下状态,毕竟丧气下去不解决问题……

“马丁为什么要出现在这里?他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你看到的其他几个人又是谁?为什么非要在这里见奥萨,这些问题我们都该弄清,这对今后我们再次能找到他肯定有帮助。”狮鹫说。

“说得轻巧,怎么查?当时连声音都听不见,只能看到奥萨那孙子,查个毛?”幽灵说。

“可以拼图将几个人的面部特征拼出来。”狮鹫说。

“只有侧脸包括马丁,如果不是和他来往的多,我还不敢确定那个就是他,应该是侧后面,看到的只有整个脸部的不到百分之三十,只有特别熟悉的人能从这个角度认出来,否则想都别想,只有一个勉强看到了大半张脸,我可以尝试一下把他画出来,但别指望有多大希望。”幽灵说。

“有一点线索也好,总比没有强。”重拳说,“至少证明这次我们没白忙。”

“这件事只有交给布鲁斯了,调查马丁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可不那么容易,我们几个估计查起来有点困难。”绅士说。

“看来梅恩斯还是有用的,他的出现让我们这么快就发现马丁。”军医说,“我们是否该找他谈谈,看看能否在最短时间内找到马丁,我总觉得他有所隐瞒,所以还是当面问清楚比较好,实在不行就用刑。”

“没必要,现在他家人在我们手里,他不敢耍太多花样,这种恩威并施的手段布鲁斯比我们更擅长,他会尽快拿到一手情报的,另外那边还有芙蓉看着出不了纰漏,为了保险我已经将梅恩斯的安全全都交给了他,这个人关在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布鲁斯好像也不是身清楚,他也是将之转手交给了第三方管控,只有芙蓉和几个布鲁斯的人在那边。”

“未免太过谨慎了吧?万一出了什么纰漏我们就再也找不到他了。”军医皱了皱眉。

绅士笑了笑:“有利就有弊,没办法,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安全,为了能保证梅恩斯在我们的控制之下只能出此下策,几次转手之后应该够安全了,我想不管是谁要查梅恩斯的下落恐怕在短时间内也不会有什么线索的。”

“风险性太大,万一布鲁斯有私心或者他转交的第三方有其他目的那梅恩斯和芙蓉就都危险了,而我们却一无所知。”军医始终觉得这么做不妥。

“至少目前还没问题,先别想这些,梅恩斯那边我会叫布鲁斯多关照,争取拿到更多线索,眼下我们该在怎么办?继续等,还是……”绅士耸了耸肩。

“等……好像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但主动出击我们又没什么方向感,所以还是稳住,等梅恩斯提供的情报吧。”狮鹫说。

“嗯。”军医点了点头,“有道理,只是不知道要多久,所以我才建议直接去找他,至少能减少中间环节,节省时间,提高效率。”

“至少现在我们可以查一下城堡的主人是谁?我想他是不会屏保无辜的将城堡给买的那个用的吧?”重拳说。

“这倒是个方向。”绅士点了点头,“查这个不难,查城堡在谁名下容易,难的是谁才是背后真正的主任,毕竟能给马丁用估计城堡的主人也不是白痴,他不可能将城堡放在自己的名下。”

“不管在谁的名下这都不难,只要找到第一个人就好办,我们就能顺藤摸瓜的找到背后的那个真正的主人……明天去管理处查一下就行了。”重拳有条不紊的说。

绅士点了点头对军医说:“和布鲁斯联系一下,将我们的计划告诉他,叫他联络梅恩斯那边,我们需要更多的情报,这次马丁的出现可以给梅恩斯适当的奖励。”

“好吧。”军医点了点头。

“马丁的去向是不知道了,这么好的机会就这么浪费了……唉……”重拳依然心有不甘,还在对马丁的逃跑耿耿于怀。

“那就先这样吧,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回去睡觉。”绅士站起身。

这次任务虽然没有成功,但对他们来说最幸运的是没人受伤,哪怕一点伤都没受。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