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498.第1498章 、黄雀在后(01)

1498.第1498章 、黄雀在后(01)


                在和马丁的明争暗斗中他们经历了太多的事情,如果说只用难对付来形容马丁那未免说得也太简单了,真的有点对不起的阴险狡诈,不管是合作期间还是后来条命关系的直接对抗之中,他们彼此之间的明争暗斗就一直存在,而且彼此都心知肚明,马丁很清楚“黑血”一直防着他们,而“黑血”同样很清楚马丁在不停的算计他们,他们算得知己知彼了,但最终还是马丁略胜一筹,而就差那么一点点,才导致了他们现在的境地,其实仔细回想他们已经输的很惨了,以马丁一己之力就将他们弄得落到了今天的地步,这种挫败感让他们心里极其的不舒服,他们这么多人的脑袋都不如马丁一个人?究竟是他们太蠢还是马丁太狡诈?其实这个问题他们不止一次想过,但从来都没能说服自己接受现实,其实这还真不能说谁蠢谁从命,只能说金元巧合之下他们吃了不小的亏。

如果今天晚上的监视能够找到马丁那他们就在绝对劣势的情况下在扳回一局,弥补昨天晚上在城堡里发生的一切给他们带来的心里创伤。

里面那个布鲁斯的手下不动声色的给他们发了个消息,告诉他们注意外面的情况,现在里面人太多,还弄不太清楚是否藏着他们的人,不过他已经在保证不引起怀疑的情况下靠近那几个人,希望能从他们的只言片语中得到一些有价值的线索。

“你说布鲁斯到底是个什么角色?为什么他的人到处都是,我看快遍及全球了。”军医在一边纳闷地说,“只要他愿意好像随时随地都有他的人出现,好像我们到哪里都能遇到他的人。”

“这只有两种可能。”绅士说,“一个是他有这个能力,他的分支机构遍布全球,他有的触角能伸展到世界的各个角落……”

军医思索了一下才说:“这个……作为私人情报机构如果没有深厚的背景他是很难达到这种无孔不入的程度的,在长期的接触中我们并没有发现他受到什么控制,一切都是他自己在运作,所以这种可能不是很大。”

绅士点了点头继续说道:“那第二种可能就是他对我们很感兴趣,我们到哪里他的人就跟到哪里,在我们需要的时候提供帮助,而他们的主要目的却是……监视我们。”

“呃……”这句话说的军医一愣,其他人也是很意外的转过头,谁也没想到他会突然蹦出这种想法。

绅士笑了笑:“别这么看着我,只是单纯的推理,不过至少到目前为止他对我们还是有益无害的,否则我也不会如此深度的与之合作。”

“你这种言论是很影响团结的。”重拳说,“最好别让他的人听到。”

“其实也不必太深究,毕竟我们只图他的实力和能力,你都说了对我们无害,所以就别考虑那么多,毕竟那个除了他们我们自己有太多的事情搞不定。”幽灵说,“以我们现在的处境来看,面临太多的麻烦,我们已经太过于依赖他了,但至少他还没害我们,嗯……应该说至少我们还没发现他害过我们。”

“好吧,是我多虑了。”绅士赶紧举起手表示投降,其他人说的都没错,有些话不能随便乱说的,何况是在这种他们已经极度没朋友的处境之下。

“街对面那个穿黑衣服的年轻人有问题,他已经是第三次从这里经过了。”狮鹫突然开口说,其他人这才注意自己走神了。

“这家伙不是刚才去买热饮的人吗?”重拳说。

“没错,这次他是路过,而且和刚才走的是头一条路线,他肯定是从什么地方绕了圈儿回来。”狮鹫说。

“有意思,我去看看。”幽灵推车门下了车,远远的个跟着那小子。

年轻人转过街角到了另一侧的停车场,很快就上了一辆面包车,幽灵远远的扫了一眼,驾驶室里坐着两个人,黑漆漆的也不开灯,就在里面坐着,他观察了一下环境之后走开了。

没多一会儿他就从停车场的另一侧钻了进来,从一个驾驶室看不到的角度小心翼翼的摸了过去,就在他离面包车不太远的时候车门突然开了一个人从里面跳了出来,他监禁一缩身躲到旁边的一辆车后面,同时他一从打开的面包车门看到了里面的情况,只见里面摆满了各种电子设备,三四个人正在忙碌,其中就包括刚才他看到的那个年轻人。

“娘的……有第三方在。”幽灵低声骂了一句立即将这个消息告诉了绅士。

这是个坏消息,在没弄清对方身份之前他们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些人到底是来干嘛的?目的和他们相同吗?什么时候介入的?

“怎么办?”重拳挠了挠头问道。

“只能看看再说了。”绅士无奈地说,“叫幽灵先监视,看看能否弄清他们的身份,有人搀和进来太麻烦。”

“看起来有点像美国人。”幽灵说,“不过在没接触之前无法确认。”

“不要轻易接触。”绅士说。

“我知道。”幽灵看着那辆车,“如果是美国人就麻烦了,至少说明他们知道的比我们预想的多。”

“先不要乱猜;他们出来了。”绅士说。

几个喝完酒的家伙晃悠悠的从里面出来径直上了不远处的车开走了,这次绅士他们终于发现跟踪这辆车的还有另外两台车。

“这边的车出发了。”幽灵在耳机里说,“目前还不确定他们的目的是否和我们有管,我先跟一段看看情况。”

“收到,注意安全。”绅士提醒他说。

幽灵立即就近找了辆车撬开跟着那辆面包车上了路,面包车缓缓的汇入车流,很快就向着绅士他们那边开了过去,开起来好像和他们“同路”。

“现在我们和目标车辆之前有两辆车,后面一辆面包,便包车后面是幽灵,有点乱。”重拳挠了挠头。

“是啊!”绅士苦笑,“闹的这么大阵仗,还真有点不适应。”

“一点也不符合我们低调的行事方式。”军医说。

这个几个不知道来历的各自不清楚彼此存在的奇奇怪怪的松散的车队一路向北,很快就到了之前那个罐头厂,四个家伙只是和门卫打了个招呼就那么大摇大摆的进去了,后面的两辆车转了个弯消失在夜色中,只有那辆面包车停在了暗处,绅士他们在更远的地方转了个弯绕进了一个废弃的工厂停下来,幽灵将车丢在了路边,直接步行跟上了那辆面包车。

“把老板杀了还敢来这里,看来他们经常来这,和老板很熟。”军医说。

“另外两辆车去向不明,要不要跟?”重拳问。

“不用,布鲁斯的人会监视。”绅士摇了摇头。

“他们就在我们后面?”军医楞了一下,“没感觉到啊?”

“不在,他们用了无人机。”绅士一边说一边调整屏幕上接收的数据,很快就有了图像,正是两台车的去向,奇怪的是两台车真的离开了,并没有任何留下的迹象。

“这到底是在干什么?”重拳有点摸不着头脑了。

“不知道。”绅士摇了摇头。

“这边有动静了,车上有人下来,看样子好像是要进工厂。”幽灵在耳机里说。

“好玩儿了。”重拳观察了一下附近的环境,“要不要跟上去看个究竟?”

“情况不明,不要太靠近。”绅士摇了摇头,“先看看他们要干什么。”

“我去支援幽灵。”重拳还是坐不住。

绅士权衡了一下说:“好,去吧。”

幽灵在那边已经监视的有点不耐烦了,见重拳来了立即高兴的叫他盯着然后自己跑了。

“妈/的,耍我?”重拳骂了一句。

“盯着,我去看看那两个家伙干嘛。”幽灵低声说道。

重拳看着不远处的面包车不禁摇头,这是个什么活儿,还以为出来能好玩儿点,和幽灵能有点意思,不用光坐在车里无聊,可现在去成了幽灵的替班,这可真是太不爽了。

“你们两个都别给我耍心眼儿。”绅士在耳机里说,“幽灵,别靠太近。”

“知道了,我不会跟进去的。”说话间幽灵已经出现在了罐头厂对面的另一家工厂的屋顶上,居高临下的观察场子里的动静。

那四个家伙已经从办公区出来,手里拿着几个袋子丢进了自己的车里,然后又回去了。

“情况好像有点不对,又有车?”重拳注视着另一条街上缓缓开来的两台车低声说。

“什么车?”

“一台越野车和一台洒水车。”重拳低声说,“过来了,我得躲一下。”

“有什么好奇怪的,可能是过路的。”军医毫不以为意的说。

“白痴,你家洒水车半夜洒水?”重拳低声骂了一句,说话间他已经翻上了旁边的院墙,很快两辆车就停在了他刚才藏身的地方,就停在转角从面包车那边是看不见这边的情况的。

“娘的,居然敢抢地盘。”重拳靠在里面的墙上骂道,沿着墙壁向另一侧走,这样他就可以很快的出现在那辆面包车附近,同时监视面包车和这边的两台车。

“会不会是另一组和我们有着同样目的的人?”军医在耳机里说。

“谁知道呢?”绅士叹了口气,“分头行动吧,在这里窝着也不是办法;狮鹫去支援幽灵,军医你留守,我去找重拳。”

“呃……”刚要下车的军医郁闷的收回已经迈出去的大腿,原本他以为可以借机出去透透风,没想到还是叫他留守。

绅士拍了拍他的肩膀下了车到后备箱拿了长枪,情况有点乱他不得不做好应付突发事件的准备。

“如果这是一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话那我们算什么?螳螂还是黄雀?”幽灵在耳机里问。

“至少我们还不确定自己没在被其他人监视的情况下应该可以算作黄雀吧?”绅士低声问。

“可是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所有人都好像不知道自己背后有人盯着,包括我们。”幽灵说。

这个理论还真的有点意思,的确是这样所人都觉得自己在做一些秘密的没人知道的事情,可都不清楚正有人在暗地里盯着自己的一举动,如果按照这个理论推断的话那绅士他们身后也保不齐有人盯着,只是他们还没察觉而已。

“但愿我们身后没有,如果有那也是绝顶高手,毕竟还没多少人能在这种单一的环境下监视我们。”绅士对自己的能力还是很自信的,特别是有幽灵在他是不担心有人能够在幽灵察觉之前能顺利偷袭他们。

“又有人下车了,三个,全副武装,看样子很着急。”重拳这边发现了新情况,“幽灵,你们那边有什么异常吗?这三个人好险是去救火的。”

“没有,之前的两个正守在暗处,好像是在等着那几个人出来。”幽灵说,“之前那四个人好像是在办公区折腾什么,看之前他们拿的那写东西好像是钞票,会不会是老板留下在这里的现金?”

“管他是什么?盯住这些人,我们还不确定那些人是马丁的手下,面包车里的人身份也没搞清楚,不排除是某些国家的特工,也有可能是马丁安排的,这小子经常干这种自己监视自己人的事儿。”

“好,有点乱。”重拳骂了一句。

绅士没说话,其实他也不清楚,一切都是猜测而已。

“那三个人进工厂了。”幽灵在耳机里说,“带着长枪。”

“他们是来抢劫的还是来侦查的?”军医很纳闷的在耳机里说,“干嘛不一起进去,非得分两批?”

就在这个时候重拳发现越野车和洒水车先后动了,一前一后的向面包车开去,就在面包车上的人察觉到情况有些不对劲的时候越野车已经到了旁边,车窗突然降下几个黑洞洞的枪口伸出来对着面包车就开始扫射……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