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490.第1490章 、重寻起点(02)

1490.第1490章 、重寻起点(02)


                两名第一人一个被割破喉咙一个被刺穿后心,完全没有任何机会反抗,幽灵和重拳拖着尸体到大厅中间塞进了桌子下面,地上除了脚印一滴血都没留下。

此时绅士和军医已经出了门占据了走廊的转角,领他们头疼的是下面是一条木质的楼梯,这种木质楼梯最大的缺点就是会在行走的时候发出声音,吱吱呀呀的在夜晚传出的距离很远。

绅士向下看了看,楼梯转了个弯继续向下延伸,看不到楼梯尽头的情况,他用脚试了试,刚踩上去楼梯就发出了一阵令人牙酸的呻吟,那声音仿佛直接敲在了他的心坎儿上一样刺耳。

幽灵拉住他示意自己先走,绅士点了点头叫他小心,幽灵用脚试了半天最终才落脚,虽然有声音但比绅士弄出来的动静小多了,就这样幽灵一边尝试一边走,速度非常的慢,足足五六分钟之后总算是走完了第一段楼梯,他的目的是转到下面看看是否安全然后再叫其他人下来。

幽灵站在楼梯的转角仔细感知了游戏,没有感觉到什么危险或者是有人在附近,这有两种个可能,一种是附近真的没人,另一种是有人被墙壁或者门挡住,并且没有发出声音,所以他才无法擦觉是否有什么异样。

定了定神他继续向下走,慢慢的轻轻的,一步步的向下挪,终于十分钟之后他走完了剩下的两段楼梯,下面是一道门,一道厚重的铁门,从门下的缝隙里能看到光线,外面点着灯。

他小心的靠上去,将耳朵贴在门上仔细的听了一会儿能辨别出细微的呼吸声,外面有人,他抓住门把手试了试,铁门很重,但还是被他拉开了一条缝隙,透过缝隙他看到大约十米之外有一个正坐在椅子上打盹,远远的还能看到墙上的监控探头,只有一个人,这就好办多了。

幽灵打开手臂上的电脑利用无线设备干扰监控探头,此时监控室内的图像应该是突然雪花增多,画面模糊不清,有点像是线路接触不良出现了故障。

幽灵轻轻地将门拉开,蹑手蹑脚的靠近那个打盹的警卫,就在他离警卫还有不到三米的时候突然警卫的对讲机响了,样子很沙拉拉的噪音中有人叫他检查一下监控设备是否出现了问题,突然出现的生意那把警卫和幽灵都吓了一跳,幽灵赶紧蹲下身,警卫拿起对讲机确认了一下然后站起身骂着娘转回头就要往监控探头那走,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眼前人影一晃,紧跟着嘴巴被捂住,胸口一疼,他只看到幽灵的脸在面前闪了一下然后就捂着胸口跪在地上。

幽灵拖着还没断气的警卫返回到铁门的另一侧然后发信号叫上面的人下来,又迅速返回到监控设备下面用鳄鱼夹把线路和自己的电脑相连,启动里面的程序,没多久就将这个监控器的画面变成了回放状态,很快就收到了监控室发来的消息,画面清晰,恢复正常……

重拳第一个从上面下来,此时幽灵已经把一切处理妥当,四个人继续两前两后的沿着通道推进,这里看起来应该是通往后厨的夹道,专门走仆人的路,古老的石制地面坚硬、冰冷,偶尔他们会遇到一些监控设备,但这些东西对他们来说并不难搞定,一路向前他们很快就到了后厨,应该是早起的后厨,现在已经被废弃,空荡荡的房间里只剩下一些石制的锅灶,至此他们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一路上都有监控设备,第一这里是整座建筑的外围,第二这是一条巡逻路线。

再往前又出现了红外线传感器,说明他们离目的地不远了,幽灵很小心的用设备屏蔽了这些传感器的信号,又向前走了大约三十米,在转角的地方他们看到了警卫的身影,一个人,正抽着烟向着北走,究竟是巡逻还是闲逛,如果是巡逻这根本就一点规律都没有,不符合常理,要是闲逛的话他也太无聊了吧?大半夜地往这边跑什么?所以绅士他们怀疑这家伙是有目的性的。

幽灵摆了摆手叫大家后退,然后独自守在转角的地方等着给那家伙来个“惊喜”,那名警卫一边抽着烟一边哼着歌往这边走,速度不慢,但也不急,没多久就到了转角的地方正好和幽灵来了面对面,还没等他做出反应幽灵已经捂住他的嘴将他按在墙上,同时一把刀横在了他的脖子上。

警卫还算识相,并没有挣扎,而是很乖巧的举起了手,幽灵就着他回到转角另一侧,重拳立即困住他的手脚同时解除了他的武装,同时从他耳朵里抠出一个小型的对讲设备,屏蔽信号之后幽灵才开口讯问。

幽灵并没有进行任何的言语恐吓,而是很直接的对着他的大腿捅了一刀,然后才问的问题,这家伙痛的满头大汗含有喊不出来,几乎昏过去。

他招认这里一共有二十六个人,有八个人在机房工作,那边是情报处理中心,剩下的是警卫,但所有人都经过专业的枪械射击训练,没有什么纯粹的文职,这里有三条按倒通向外界,全都在机房里,机房是早起的藏宝室和地下室改造的,坚固程度很高,基本上主要的警卫力量全都集中在那边,巡逻是轮番进行的,因为老餐厅的传感器异常所以派他过去查看。

估计是他们进来的时候屏蔽的传感器引起了敌人的警觉,必须加快心动步伐。

解决掉这个警卫之后他们继续向前推进,二十六个人这可比他们预计的人数要多得多,都受过枪械训练到没什么好担心的,会用枪和会杀人是两个概念,现在敌人还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对他们来说影响不会太大。

穿过长长的通道他们很快就接近了设置一层客房里的监控室,里面的三个敌人正在聊天,根本就没想到突然有人冲进来,枪全都放在一边的桌子上,他们连反应都没来得及就被幽灵的几个点射放倒,连从椅子上站起来的机会都没给他们。

通过监控系统他们看到了整个内部的警卫分配以及人员的分部情况,现在是深夜,执勤的人不多,绝大多数人都在睡觉。

藏宝室改造的机房就在前面不远处,里面还有三个人在工作,看样子是值夜班,盯着不断传递信息的屏幕发呆。

控制了监控室之后他们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敌人已经不太可能在远距离发现他们,将监控室封闭,毁掉门锁孩子后他们继续前进,目标明确的直奔里面的情报处理中心。

靠近生活区的时候几个人分开去搞定那些在睡梦中的敌人,幽灵和重拳先后亮出了军刀,这东西能够悄声无息的杀死那些在睡梦中的人,远比枪械更安静,更环保,不会留下弹壳和子弹,完全可以避免从弹道追查,当然要使用刀子杀人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轻松做到的。

幽灵推开一个房间的门,里面轻微的鼾声一起一伏,这是个双人间,一张床空着,另一张床上睡着一个人,这家伙的被子已经掉在地上,床头靠着的墙上挂着一长一短两把枪,幽灵小心的靠近,就在他离床还有不到三米的时候那家伙好像突然察觉了什么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幽灵带着夜视仪他能清晰的看到这一切,但对方出于黑暗中所以幽灵却无从判断他是否看到自己,不过现在他可没时间去验证这些,见情况不对劲马上将手里的刀子甩出去恰好刺进了刚刚坐起来的那家伙的喉咙,他掷出去的刀子力道极大,将对付又打倒在床上,鲜血喷涌而出,很快床单就被染红了,重拳上去按住他伸向枕头下的手,直到他不动,这次翻开枕头,原来下面压着一把上了膛的手枪。

幽灵捡起被子丢在尸体身上将他盖起来,以防止同一个房间的人回来发现,然后出了门支奔下一个房间,生活区的面积不小,所以他们清理起来不可能太快。

刚出门的幽灵正遇到重拳也从一个房间里出来,一身的血腥味,看得出他刚才进行的并不顺利。

幽灵摆了摆手示意他动作麻利点,后面还有很多人,别打草惊蛇,重拳撇了撇嘴转身直奔下一个房间同时在背后对他竖起中指。

幽灵无奈的笑了笑提着刀直奔离自己最近的一个房间,房门并没锁,他试了试房门被推开了一条缝,里面闪着微弱的光线,听了一下他就明白了电视机开着。

从门缝向里张望,依然是双人间,两个人都在睡觉,一边的电视机开着,虽然声音调的很小,但还是能听见一些声音的。

门被他推开一条仅能容纳一个人进出的缝隙之后闪身进去,确认两人都在熟睡之后才蹑手蹑脚的靠上去,他看了一下这个离自己最近的人,年纪不小了,快五十的样子,身上开着毛毯,呼吸均匀,看肤色应该是个长期在室内工作的人,幽灵左手捂住他的口鼻右手的刀直刺他的脖子,一划一转就在这家伙刚刚睁开眼睛的瞬间整个头颅已经被他割了下来……

脖子的断口里不停的向外喷着血沫,发出噗噗的声音,或许是这种声音吵到了临床的室友,那家伙睁开了眼睛,可是他根本就没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被一个东西砸晕过去了,幽灵如同恶魔一样连续轮着手里的人头对着他的脑袋狂砸数下,然后一刀结果了他。

就这样他们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将里面的人全都杀了个干净,没有惊叫也没人惨叫,绝大多数人都是在无声无息中被干掉的,他们完全是在梦想中被送进了地狱……

十几分钟之后四个人血淋淋的又聚在了一起,现在只剩下情报分析师里的那三个人……

幽灵嚣张的一脚踹开了情报分分析室的大门,里面的人都吓了一跳,但他们根本就没想到这些人是来索命的恶魔,还以为是哪个同事在搞恶作剧,其中一个还骂了几句脏话,另外两个根本连头都每抬,只是换了个姿势继续打盹,骂娘的那小子向这边看了一眼,但也只是扫了一眼,根本就没看出进门的是什么人,直到幽灵站在了他的面前,他问道了浓重的血腥味之后才察觉到情况不对,可一切都一样晚了,幽灵用枪托问候了他的后脑勺,这家伙直接就被敲晕了,另外两个在睡梦里直接被捆了起来。

“搞定。”重拳脱掉沾了血的上衣随手丢了,然后尝试了一下操纵眼前的电脑,很快就进入了资料库,只是里面的东西太多了,一时间他也不知道先从哪里入手比较好,最后只能将传输器插上开始以最快的速度拷贝里面的数据。

“我们大约……”重拳又在其他电脑上也安装了快速传输工具然后看了一眼手表,“需要十五到二十分钟完成所有数据的快速读取与拷贝。”

“问问他们知道什么。”绅士指着地上躺着的三个昏迷的俘虏说。

“这个可以交给我。”幽灵蹲下观察了一下拖着一个人出去了。

所有电脑屏幕上的数据多疯了一样飞快的闪动,这种快速读取设备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将里面的内容全都考走,不管是隐藏的还是加密的,他会做一个整体拷贝,可以拿回去慢慢研究,只是这台电脑在完成拷贝之后也基本上不能再用了。

“这里的信号和北欧连接最频繁,数据实时进行交换。”绅士发现了一个较为特殊的情况。

“可能是大型的情报处理中心之间的信息交换,也可能是马丁的老窝,但愿是后者。”重拳一边在房间里搜索,看看有没有漏掉的电脑一边说。

“如果那么容易我们也不至于这么久还找不到他。”军医显然没那么乐观。

“没听过有句话叫峰回路转吗?没准这次我们会转运。”重拳拍了拍中间的大型服务器说,“现在梅恩斯已经把所有的情报站都提供给我们了,通过这里的连接我们可以确定哪些是情报站那些是没查到的地方,情报站自然可以排除在外,如果是没查到的地方就有可能是马丁的藏身地点,这叫排除法,你是不是小学都没毕业?”

“梅恩斯还提供了什么?”军医真是懒得理重拳,于是转头去问绅士。

“还有很多,包括马丁在世界各地的投资,和那些组织有合作,那些地下交易,那些国家在他的控制之下,和阿富汗的恐怖分子交易,在叙利亚和俄国人做对,这些都很有价值,我们得好好利用一下。”

“这个怎么利用?”军医没明白。

“简单点说就是让马丁不顺向,给他找麻烦。”绅士说,“比如在叙利亚他和恐怖分子在找俄国人的麻烦,那我们就把相关的线索提供给俄国人,在非洲他控制一些国家的经济那我们就挑拨一下他们之间的关系,或者直接破坏他的产业,让他不得安生,他搜集情报我们就把他们的情报卖掉,让他们失信于人……诸如此类。”

“你够歹毒的。”军医说。

“对付马丁不歹毒一点行吗?我们可是被他耍的够呛,死了那么多人,总得让他付出点代价,虽然我们不知道他的目的,但我们却可以搞破坏,杀不了他也得恶心死他。”绅士说,“对付这种人总的用点阴损的招数,否则他还以为我们好欺负。”

军医无语,他知道这么做是迫不得已,但还能多事情做了却又在良心上过不去。

幽灵分别审讯了三个活口,这三个白痴基本上知道的事情都很少,他们的确见过马丁,而且就在十几天之前,马丁曾经来过这里,而且在这里住了一周之久,据说他是来这里见一个很重要的人,至于见没见到他们就不知道了,不过马丁曾经在无意中提到过近期可能会在中亚地区活动,还有可能会去叙利亚,这倒是个多少有点价值的线索。

“十几天前他还在这里?”重拳低声骂了一句娘,“为什么我们总是比他晚一步?”

“这说明我们离他越来越近了。”绅士倒是很有信心地说。

“这王八蛋到处跑什么?今天非洲明天中亚的,他也不怕累死。”军医骂道。

“他想干什么和我们都没关系,只要他最终死在我们手里就行。”重拳说。

“娘的……”幽灵又骂了一句,“那我们是不是得去中亚找他?”

绅士点了点头:“当然,我们直接去叙利亚,但还是先处理好这里的一切吧。”

于是他们将在确认了所有电脑中的数据都拷贝了之后就将所有尸体塞进了一个房间然后毁掉所有的电子设备悄声无息了的离开,知道很久之后才有人因为问道了尸臭报警这里恐怖的场面才被警方发现……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