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481.第1481章 、幽灵之怒(07)

1481.第1481章 、幽灵之怒(07)


                当天晚上安德鲁波夫的公司遭袭,工厂被炸毁,警方已经恼火到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地步,华龙帮这边他们已经盯的很紧了,却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这些人很老实,连门都没出,这真是让他们大为光火,现在他的处境非常尴尬,没有证据对这两个黑帮动手,却又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继续火拼,于是他们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对黑帮进行打压,打击吸毒贩毒、封锁地下赌场、打击地下****业……又抓了大批的帮会分子,但这一系列的举动只是治标不治本,根本无法从源头上彻底解决问题,反而导致了事情的反弹,先是一名瘾君子得不到毒品而发狂,持枪上街乱射,造成平民伤亡,耳后是稀缺的毒源引起的帮会争斗,,毒品价格飞涨,“市场”一塌糊涂,压制根本不解决问题,一切反而变得更加混乱,

各界的压力之下他们让他们感觉自己无能为力,该如何平息这次风波实在是让警方上下头痛不已,他们恨不得直接敲掉这两个闹事的帮会,但苦于没有证据,这让他们怒火攻心却又无能为力。 (.. )

终于安德鲁波夫扛不下去了,警方的打压让他喘不过气来,这段时间的损失又太过巨大,所以他萌生了谈判的念头,其实他只是暂行缓兵之计,他可没想真的通过谈判解决问题,但他又不好主动开口,所以找了中间人,林远山的态度很明确,打下去对谁都没好处,谁也不愿意落得两败俱伤的结果,所以他同意谈判。

终于上钩了,幽灵冷笑,只要对方愿意谈判那事情就成了一半。

关于谈判地点的问题,双方谈了很久都没达成共识,其实原因很简单,大家都怕对方算计自己。

林远山的态度很明确,谈判就要轻车简从,谈事情不是来火拼的不能带太多人,而对方也希望进行一次很正式的谈判,但人手上却没有让步,安德鲁波夫付这个老狐狸林远山算计他,双方斗了这么久基本的信任是不可能存在的,不过双方都愿意谈判,只有这一点儿共识,所以谈判的点的事情可以商量,最终双方达成共识谈判地点不选在各自的地盘儿让对方都放心。

“既要方便我们动手,又要不被对方怀疑这个地方选起来有点儿困难了!”幽灵挠着脑袋说,“你们是否有更合适的地方?”

“我们提出的几个地点都被他否定了,他们提出的那些地点又不是和你们动手!”林远山也是一脸的犯愁。

“警方知道你们要谈判吗?”重拳搓着手问。

“应该还不知道,不过早晚会知道这种事情瞒不了太久。”林远山说。

“我担心警方知道你们要谈判的消息后会采取行动把你们一网打尽。”重拳说,“虽然可能性不大,但不得不做防备呀,所以谈判的地点还在选在一个警方无法干预的地方。”

林远山点了点头:“这些我们都考虑过,至少不能让警方知道,就算知道也要让他们事后知道。”

“我们也得防止他们背后捅刀子,对方本来就想灭了你们,谈判对他们来说也是个好机会所以不得不防啊!”幽灵说,其实他并不是考虑陵园山的人的安全,只是在考虑自己的任务能否正常进行,如果对方带来太多的人或者做了埋伏那对他们的行动,将产生不利影响。

“我们也考虑过这个问题,所以在地点的选择上也是一再的慎重。”林远山长出了一口气,“但有些风险还是必须冒的不过我们会注意。”

“如果避开双方的地盘儿又不能去太远的地方,你们觉得湖上怎么样?”狮鹫突然抬起头。

“湖面儿上,这倒是一个不错的主意!就在芝加哥而且不在彼此的地盘儿。”林远山点了点头,“湖面上一览无余,也不可能搞出什么花样儿,那我们彼此带多少人比较合适?”

“当然是越少越好,只有你和他两个最好,可这恐怕不太可能,就算你同意,安德鲁波夫也不会同意。”重拳说,“控制在五个以内吧!”

“在远离市区的湖面上准备一艘大船双方乘小艇前往!武器不许再上船,既然是谈判,就得拿出点儿诚意来。”重拳说。

“船不能由你们提供更不可能有他们提供最好找一个第三方,信得过的,不偏向任何一方的。”狮鹫说,“这个恐怕有点儿难,不过在你们登船之前双方可以派代表,上船检查。”

“先问问他们同不同意,如果同意的话,就找手操作,实在不行就双方共同租一艘船放在湖面上。”幽灵说。

“好,我叫人去问一下。”林远山点点头出去了。

“对方也有可能派水鬼捣乱。”幽灵提醒说,“毕竟安德鲁波夫的手下也不是白痴。”

“除非是潜水作战的专业人士否则我不惧怕任何人。”重拳说,“这是我们必须采购几套专业的水下作战设备。”

幽灵点了点头:“同时还要监视对方的一举一动看看他们是否也做了同样的准备如果他们想借此机会消灭华龙帮的林远山的话那么他们肯定会采取从水下潜上船动手的办法。”

重拳说:“最好是搞几支水下步枪!”

狮鹫:摇了摇头“这个东西恐怕不容易搞毕竟是专业设备只有军队才有,就算是军火商或者是地下黑市都搞不到这些东西。”

经过林远山的人的一番交涉,安德罗波夫终于同意了,这个建议,但是在细节上要重新商讨,比如双方所带的人数,比如是否在枪械,比如双方登船的方式。

只要对方同意他们的谈判地点和谈判方式,幽灵他们就有机可乘。

两天后谈判结果终于出来了,双方不带武器,各带六人登船,乘坐无法常人的小快艇,方圆两英里之内不得出现任何大型船只,等传世,有第三方对两方人马进行搜身确认是否携带武器,时间选在晚上。

一切准备就绪,至于水下步枪林远山也没能找到,这东西的确是稀缺产品,关键是太冷门了,内帮也用不上这玩意儿,所以仓促之间根本就找不到,几人这样重拳也就作罢了,反正又不是没了这玩意儿就没法完成任务,找一些替代品也就是了,就在谈判开始的前一个晚上林远山急匆匆的赶来……

“对方肯定会耍花样,我的人发现他们在采购潜水设备。”林远山不无担忧地说。

“不说话让就不是安德鲁波夫了。”幽灵笑了笑,“他肯定会借机干掉你。”

“那……”林远山皱起了眉头,心的话你们把我当幼儿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连我的死活都不顾了?

幽灵笑了笑,宽慰林远山说:“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们是会保证你的安全的,一切安排都已经做好了,就算他们想对你动手,也不可能是在船上,只能是在你上船或者离的那一段儿时间,上船的路线他们无从判断,只有在谈判之后,离开大船的这段时间才是他们动手的最好机会,因为他们可以在你谈判这段时间内对你的小艇上做手脚,而我们的行动方式恰恰和他们完全一样,所以我知道他们怎么干也知道怎么对付他们。”

“既然你们能想到这些那么对方也能,他们肯定会怀疑我也要对安德鲁伯父,这样一来,双方都有防备那么你们的计划还能成功吗?”林远山不无担忧地问。

“应该没问题,我们对自己的能力有信心,不过你可以据理力争的和他们谈,就算行动失败了,谈判结果对你们也是有效的,所以谈判的时候不要敷衍了事,该争取的利益就要争取。”重拳说。

“除此之外我还需要你们做一些事儿,这件事儿对你们大有好处。”幽灵拍了拍林远山的肩膀。

“要什么尽管说吧,到了这个时候该做的我一定做。”林远山皱起眉头狐疑地看着幽灵……

一切准备就绪,谈判当天一艘双方出面租来的一艘游轮驶入了密歇根湖,这是由第三方提供的,担保人是双方都信得过的临城帮会老大,他带了十几个人作为这次谈判的中间人,负责监督双方履行之前的约定。

密歇根湖是唯一全部属于美国的湖泊,北美洲五大湖之一。沿湖岸边有湖波冲蚀而成的悬崖,东南岸多有沙丘,尤以印第安纳国家湖滨区和州立公园的沙丘最为著名。北岸曲折多港湾,湖中多鳟鱼、鲑鱼,垂钓业兴旺。南端的芝加哥为重要的工业城市,并有很多港口。

下午四点双方各派三名代表登船搜查,确认安全,中间人尽忠职守的收走了他们的武器,在一番地毯式搜查之后双方共同确认船只没有问题,而后留在船上直到各自的老大登船。

晚上八点两艘快艇分别从不同方向开了过来,安德罗伯夫和林远山如约而至,林远山将两个人留在小艇上以防不测,只带了一个人登上游轮,上船之后他们接受了详细的搜查,林远山的人没带武器,安德罗伯夫的手下身上搜出了两把枪,被中间人无情的丢进了湖里,这让他颇为尴尬。

谈判在半个小时之后正式开始,安德鲁波夫上来就指责林远山破坏行规,扰乱市场秩序,而林远山却毫不动摇的进行反唇相讥,两人你来我往的争论煞是热闹,谈判进行的非常激烈,中间人最后都听不下去了,拍桌子告诉他们,如果要吵请他们换个地方,如果要谈就冷静点。

其实双方的本意都不在谈判上,但又不得不装装样子谈下去,其实心里都在盘算着怎么把对方弄死。

三个小时之后谈判结束,结果是谁也没占到多大便宜,基本上还是维持现状,和之前的格局区别不大,结果令双方都不甚满意,不过彼此之间都各怀鬼胎,谈判基本上就是一场秀。

而在这个过程中湖面之下重拳他们早已在水下进行了一番战斗,安德鲁波夫派了十几个人潜在水下,林远山的船上已经被他们悄声无息装了炸弹,重拳他们是从深水区上来的,夜视仪里能清晰的看到一个个潜伏在水下的人影,这些家伙正聚精会神的盯着上面的动静,重拳慢慢的浮上去从后面靠近一个家伙,突然出手钩住他的下巴一刀划破了对方的喉咙,污血喷涌而出,尸体挣扎了几下就不动了,然后拖着尸体向水底沉去,另一边幽灵和狮鹫也已经动手,无声无息的如死神一般靠近潜伏在水中的几个敌人。

就这样在漆黑的湖水中安德罗伯夫的手下一个接一个的被干掉沉入水底,半个小时之后所有人安德鲁波夫的人都被他们杀了。

谈判结束之后安德鲁波夫气哼哼的回到小艇上,就在返回的路上远处传来了一巨响……

“哼……”安德鲁波夫冷笑,“和我做对?”

是林远山的船炸了,这正是他此行的真正目的,干掉林远山,在城里他已经布置了人手,现在已经开始对华龙帮的地盘展开进攻。

就在他得意洋洋的时候发动机突然吭哧了几声熄火了,手下赶紧重新发动,发动机一点反应都没有,就在手下检查的时候突然一头栽进了水里。

“笨蛋;快修,快修。”安德鲁波夫不耐烦的催促。

紧跟着又是一名手下掉了下去,他这才察觉不对劲,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很轻微的枪声钻进了他的耳朵,他吓了一跳,知道这是消音手枪的声音,可一切已经晚了,他的手下瞬间被杀了精光。

突然船身一晃,安德鲁波夫猛地转回头,只见一个人翻上了快艇,就在他不知所措的时候后脑一阵剧痛晕了过去。

“白痴。”重拳扯掉缠住发动机的潜水服重新发动了快艇,另一边幽灵也已经将狮鹫拉上了船,快艇转了方向扬长而去。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