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477.第1477章 、幽灵之怒(03)

1477.第1477章 、幽灵之怒(03)


                对付这种掮客不用费太大的力气,幽灵只是简单的进行了一次肉体折磨瓦尔纳就彻底崩溃了,他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干什么的,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得罪了谁,但他知道如果不开口自己就不只是小命不保那么简单了,作为一个中间人他清楚干这行自己肯定会受到一些牵连,所以他请了很多保镖,但那些白痴好像一点作用都没起到,自己怎么来着的?最后一刻的记忆是自己在澡盆里,而现在却在一片林子里,成了一个疯子手里的玩物。

瓦尔纳将自己知道的一切都说了,最近的任务,上线和下线的联络人,转了多少钱,甚至连两年前的一些生意都抖了出来,幽灵对这些并关心,他只想知道是谁在算计他的亲人。

瓦尔纳不认识幽灵,他只是帮助别人做了一次中介,按照雇主的要求挑选了一批身手不错的亡命徒,要干什么他不管,去哪里他更不管,他只管帮人接生意,替人找杀手,只做中间人,只卖头脑不管目的。

审讯到最后也幽灵弄清了雇主是一个俄国人,瓦尔纳并没有见到这个人,对方首先支付了部分费用让他去找人,看在钱的份儿上他找了一个有着丰富经验的赏金猎人小组,这组人在亚洲的暗杀市场上算是炙手可热,价格颇高,但雇主对这些人还算满意,于是通过他向这些人支付了前期的费用,剩下的等把人带回来再一次付清,整个过程都是他在中间承上启下,他也不知道具体的任务,只是通过他传递了一份任务简报,而简报的内容是加密的,先把简报交给雇员,等雇员拿到东西之后去指定的网站找雇主提供的密码,雇员和雇主没有直接联系,没有见过面,这样是最保险的,就算被雇佣的人出了什么问题也很难查到雇主身上。

于是幽灵立即叫他联络雇主,让他告诉雇主任务已经完成,人正在被带回来的路上。

雇主很谨慎,要求先看照片,这并不难,幽灵立即给老岳父打电话,于是那边一手制造了一个美惠子母子被控制的照片,发给雇主之后那边只是简单地说了一句叫他们等。

看来瓦尔纳现在还不能死,幽灵将他放下了塞进了后备箱,这家伙伤的虽然重,但还没有生命危险,所以不用担心他在完成使命之前杆儿屁。

“这些被雇佣的人真的不考虑一下要对付什么人吗?”幽灵坐在车里自言自语,原以为以他在雇佣兵界翅诧风云的名头和“黑血”的绝对影响力是没有哪个听过他们名号的人敢公然和他们做对,就算有一些不知道他们是何许人也的家伙或者根本不在乎他们的疯子会以身犯险,但“吉川会”在日本也是有着相当高的地位的,想要的日本找麻烦,特别是对付前任会长的女儿还是需要一定勇气的,所以他自认为美惠子在日本是非常安全的,所以从没担心过这个问题,可现在看来事情还真没他想像的那么完美。

“你有名能镇住多少人?‘黑血’完了,已经没多少人怕我们了。”重拳说。

“嗯……”幽灵深吸了一口气,他从没想过自己和会沦落到为了家人的安危而担忧的地步,可现在他却深刻的体会到自己究竟有多脆弱,当他听说美惠子和小美子差点没抓走的消息时差点晕过去,心跳的比打鼓都快,一直以来他都视这两个女人是生命的全部,但从听到这个消息开始他终于明白,“全部”这个词儿根本就不可能概括这两个女人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如果是马丁我真的要叫他好看。”幽灵低声说。

“雇主是俄国人,也有可能是虎鱼。”狮鹫在一边说。

“娘的……”幽灵骂了一句没再说什么。

“我们的仇家多的连我们自己都数不清,俄国人还有车臣的谢尔洛夫、黑手党、财阀德拉基米尔等好几个仇家想致我们于死地,所以别把范围缩的太小,这对我们的调查没好处。”重拳倒是很井井有条的理出来一些其他的可能性。

“是俄国人不一定是在俄国,也可能是其他组织的成员,马丁手下后,伊拉克恐怖分子中也有,范围广阔,我们还是等弄清雇主的身份再说吧,我想他也只是个干活的,背后是谁指示还得慢慢查。”狮鹫说。

“好吧,我听你们的。”幽灵点了点头,没多久布鲁斯又联络他们提供了一个新情况,瓦尔纳一周前曾经在伊斯兰堡和中东的一些激进势力的代表会面,而这些激进势力前一段曾经和马丁的人有个密切的接触,不知道这次会面是不是和马丁有关。

幽灵告诉布鲁斯瓦尔纳招认这次会面设计的是那些组织希望通过瓦尔纳雇佣一批经验丰富的特种兵作为他们士兵的教官,同时还请他帮忙联络一个军火商,军火商是马丁在ci的时候的一个线人,瓦尔纳只知道这些。

通话之后幽灵又将瓦尔纳的电脑、手机和其他一些相关情报的内容全部传给了布鲁斯,希望他能从中找到一些有价值的东西,同时他还请布鲁斯追踪他们这段时间的通信,查出雇主的所在位置。

很快雇主联络瓦尔纳告诉,人送到台湾的高雄,后续的酬金会在交人的时候一并结清,并且提醒他不要别跟踪,最后留了一个电话,说是到了高雄之后打电话联系。

结束通话之后幽灵立即联络布鲁斯查询电话打来的地点,但很可惜通话时间太短,根本无法查询,对方使用的是卫星电话,所以查起来很困难。

“看来只有去高雄了。”幽灵沉吟了片刻说。

“去呗,有什么?”重拳很无所谓地说。

“嗯。”幽灵点了点头。

当晚他们将瓦尔纳交给了布鲁斯在越南的人才离开,这家伙还有点价值,至少对布鲁斯很有用,所以幽灵才没把他弄死。

三个人直奔机场先飞香港,在香港稍作停留之后坐船前往高雄,在香港他们换了身份之后才能以“合法”的身份进入台湾。

整个过程用了四天时间,这让幽灵心急如焚,生怕夜长梦多被对方察觉,一旦对方不再出现那他们的线索就全断了,为了能带上武器进去三个人在公海直接上了走私船,同行的还有几个香港人,其中一个是幽灵的关系,这是他当年在日本的时候认识的一个家伙,台湾的一个帮会成员,外号叫猫仔,是帮会里的狠角色,和日本的黑帮有着很深的交情,他们这一次从香港到台湾的形成就是他安排的。

“凯恩先生第一次到台湾吧?”上船之后猫仔就找幽灵闲聊。

“嗯。”幽灵点了点头。

“这次做什么大生意?”在猫仔的印象里幽灵就是“吉川会”的高层,毕竟他是身份非同小可,他见过中村对他客气有加的样子。

“私事。”幽灵简单地说。

“哦。”猫仔见他不愿意多少也就没有深问,“放心,这里是我的地盘,有什么需要尽管说,一定帮忙。”

“谢谢,应该可以应付,如果需要给你打电话。”幽灵没打算和这家伙有太多交集,毕竟这次是绝对的私事。

“上次在日本不是中村会长照顾周到我的生意没肯定没那么顺利,大家都自己人,自然不必客气。”猫仔很仗义的说,“如果有必要我可以全程陪同。”

“不,私事,处理完就走。”幽灵摇了摇头。

“你们带了家伙,如果想要在高雄动手最好支会我们一下,可以避免很多麻烦。”猫仔试探着说。

“放心,不会影响到你们的利益,我们要对付的是一些触碰到川口会长利益的家伙,我们三个就能搞定。”幽灵耐着性子说。

“好吧,我们会全程关注,不过放心,除非必要我们不会介入。”猫仔说,“毕竟这是我们的地头,你们外来诸多不便,我会和上面打招呼。”

幽灵斜了他一眼:“最好不要靠太近,否则会很麻烦;你可以和上面说,这是吉川会的私事。”幽灵的想法很简单,以黑帮的身份对黑帮的身份事情反倒好办一些,这也是他找猫仔的主要原因。

“ok,我明白。”猫仔点了点头。

在猫仔的带领下一切都顺利了很多,他们被专人送上岸,猫仔又安排了而你送他们进高雄,安排在高级酒店住下,重拳叫猫仔准备了点东西,猫仔在留下一部电话之后离开。

“这小子还不错。”重拳说。

“这家伙在帮会里还是很有话语权的。”幽灵说,“原本不想和他们车上关系的,但毕竟我们对这里人生地不熟,所以叫他安排了一些事情,也算是免得他胡思乱想,如果真的派人跟着我们反倒是个麻烦。”

半小时后猫仔又派人送了一辆车给他们代步,此时幽灵已经通过那个电话号码和雇主取得了联系,雇主叫他们等。

等,一个字就把他们打发了,这让幽灵非常恼火,重拳叫他不要急,耐住性子,现在对方在暗处,不能太鲁莽。

两个小时候有人进了这家酒店,敲开了他们的房门,来的一共是六个人,三个台湾人,三个老外,进门之后几个老外大剌剌地坐下,三个本地人站在他们身后,幽灵不动声色的看着他们,重拳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只有狮鹫站在窗口。

“这么快就查到了我们在这。”幽灵说。

“人呢?”一个台湾人问。

“还以为是什么高手,原来是三只黄皮猴子。”一个老外轻蔑地说。

“你这白皮大猩猩说话可真没礼貌。”重拳针锋相对的回了一句,“钱呢?”

“瓦尔纳没告诉你们要懂得尊重老板吗?”老外皱了皱眉居然没有发作。

“我们只尊重钱。”重拳伸个懒腰旁若无人的躺在了沙发上。

“你们究竟谁说了算?”老外终于耐不住性子了。

“你别管那么多,老板呢?”幽灵问,他是在试探对方。

“老板?你有资格见吗?”老外哼了一声。

果然这几个人都是跑龙套的,幽灵又说:“我怎么知道你们是不是真的雇主?交错了货怎么办?”

“给你钱就是了,怎么那么多废话?”旁边一个眼窝深陷的老外不耐烦地说。

“对,钱呢?没见到钱怎么相信你们?”幽灵靠在沙发上一脸漠然的看着对方。

“你们不是把人藏在酒店里吧?”老外环顾四周,显然很不相信他们。

“那你管不着,先给钱,我们带你们去。”幽灵冷冷地说。

几个老外对视了了一下,其中一个对幽灵说:“说好的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见不到人你们也见不到钱。”

“好吧,反正你们之前已经做了预付,如此的不合作我看就算了。”重拳站起身,“除非先给我们钱,否则别想知道人在什么地方。”

“这分明是信不过我们?”老外怒了,一下也跟着站了起来。

“第一次合作还他不上信任吧?”重拳冷笑着说。

“好,钱就在我们车上,随时可以交易。”深眼窝拍了拍发火的老外。

“好,那跟我们走。”幽灵也站起身。

“别耍花样。”老外撩开衣服,露出腰间的手枪。

“好怕哦。”重拳同时撩开自己的衣服,里面是一支mp5k。

老外愣了一下,重拳大笑着出了门,在车库老外给他们看了钱,一提包的现金,然后开车跟在重拳他们的后面一路向码头驶去,其中两个老外还上了他们的车,看来是对他们不太放心,手一直插在怀里。

“放松点,我们是来做生意的,何况钱在你们的车上。”重拳撇了他们一眼。

等出了酒店之后重拳他们又发现一辆车跟了上来,老外得意的看着他们,反击讥重拳道:“放心,我们是来做生意的,人还在你们手里,只要能顺利交易你们就不会有麻烦。”

“是吗?你们要是仗着人多不给钱怎么办?”重拳表现的一副小肚鸡肠的样子非常到位,脸上居然写满了“担心”。

老外无奈地摇了摇头,很显然对重拳无语了。

车子一路向码头开去,这就是幽灵叫猫仔准备的东西,一间地处偏僻的空仓库,猫仔的人来的时候已经将路线输入了车子的导航仪,所以他们只要按照导航的指引开过去就行了。

车子很快就进入了港口背面的存货区,这里到处都堆满了小山一样的集装箱,车子转了几个弯到了比较偏僻的一个仓库门口幽灵按了按喇叭,仓库大门打开,幽灵没开车,而是回头看着两个老外:“人不能进去太多。”

“可以,还是之前我们六个!”老外点了点头。

于是两台车跟在幽灵他们后面进了仓库,仓库很大,里面摆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上面蒙着厚厚的一层尘土,幽灵往里开到一堆货物后面停下,众人下了车,几个老外看着四周:“人呢?”

“出来吧。”随着幽灵话音落下,四周的货物后面冒出几十号人拿着长枪短炮将他们围在中间,猫仔叫人将后面那辆车里的人揪出来缴了械,里面装钱的提包被送到了幽灵面前。

“你要干什么?”老外大惊,但还是被猫仔的人掀翻在地搜走了枪捆了起来。

幽灵看着他笑了,笑得十分开心。

“你知道这么做的后果吗?”老外吼着。

“后果?你说说会有什么后果?”重拳蹲下拍了拍他的脸。

“你们知道在和谁做对吗?”老外气急败坏。

“不知道。”重拳很干脆的回答差点把老外气晕过去,“哈奇先生不会放过你们的。”

“哈奇?那个美籍俄国人?”幽灵一惊,瓦尔纳说的雇主是个俄国人难道是这家伙?

哈奇·汤普森·安德鲁波夫,这是一个美俄混淆的名字,他在美国的黑帮中大名鼎鼎,是芝加哥最大的犯罪集团的首脑,他的犯罪集团除了传统上的毒品生意之外还涉及走私和偷渡,和马丁的关系非同一般,“黑血”曾数次在他的帮助下完成过几次在芝加哥的任务,当然这些任务也都是马丁给他们的,而这条关系也是马丁帮他们搭联系的,在芝加哥的时候幽灵曾经几次见过这老家伙,这家伙居然对自己的家人下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马丁的受益。

“害怕了吧?现在后悔还来得及。”老外见幽灵愣在当场以为这个名字起作用了,“我劝你们别执迷不悟,识相点把人叫出来,钱你们一样可以拿走。”

“他为什么要这那里个人?”重拳见幽灵发愣就问,“他在美国怎么千里迢迢的要两个日本人?”

“不知道,我们只是奉命行事,快放开我们,我保证你们今后会有更多的生意可做。”这家伙还在坐着最后的努力。

“哼……”幽灵回过神来,“希望他清楚自己在干什么……”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