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474.第1474章 、又见马丁(03)

1474.第1474章 、又见马丁(03)


                局面开始失控,没想到美国人和俄国人这么快就追查到了马丁的下落,绅士他们与之相比势力相差太过悬殊,该怎么办?这是目前他们最大的难题。

“估计ci的特工已经在附近活动了,在大队人马出现之前他们不会有什么举动。”绅士叹着气说。

“怎么办?我们又不能攻进去。”军医一筹莫展的说。

“就是,如果能够早攻进去了。”重拳叹了口气。

“难不成真要和美国人联手?这可不是什么好主意。”幽灵闷闷地说。

怎么办?这个问题困扰着所有人,反正是没机会先下手为强了,这种防御水准之下动手和自杀没有太大区别,可不动手就等于拱手把马丁让给后来的美国人或者俄国人,这让他们怎么甘心?

和美国人合作估计他们就没什么机会亲自动手干掉马丁了,美国人肯定会留活口,至少要把问题查清之后再除掉他,以美国人的习惯抓到马丁之后肯定会走司法程序,最终还得审判,就算处决也得将所有程序走一遍,整个过程非常繁琐,估计看到马丁斯也得猴年马月,而且这个过程和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完全没了复仇的快感。

“我就不信他们敢攻击总统府,这可是主权国家,就算他们是唯一的两个超级过也不能如此的毫无顾忌吧?”重拳说。

“秘密行动的目的就是为了能够隐藏自己的身份,就算事后被查到也可以推的一干二净,虽然他们冒险硬来的可能性不是很大,但不排除他们真的会这么干,尤其是俄国人,他们习惯可是干的比考虑的多。”绅士揉着太阳穴说,他一直在考虑对策,但始终没有一个更合适的办法。

“赫斯还没有找我们,估计是已经顾不上了,他的人肯定已经先一步到达,没准就在附近。”军医说,“我们不能就这么等下去,必须行动起来,不管形势对我们多不利我们都得做点什么。”

“能做什么?难道站在外面大喊马丁你出来?”重拳很泄气的说,“不管我们做什么都不能达到我们想要的结果。”

“喊出来……”绅士皱了皱眉,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过了半天才开口说道,“如果我们通知马丁说俄国人和美国人来了你们觉得他会怎么办?”

“呃……”所有人都愣住了。

“你疯了?”重拳看着绅士,“这等于让他加强戒备,如果他觉得这里安全肯定说死都不会出来。”

“嗯……”幽灵认真考虑了一下绅士的话,“你的意思是就算马丁不出来也不可能让美国人或者俄国人轻易得手,只要他活着我们就有机会?”

“有那么点意思,不过这么做风险太高了。”狮鹫说,“如果让美国人知道我们就麻烦大了。”

“给我点时间好好想想。”绅士摆了摆手示意大家不要打扰他。

几个人都不说话了,这不是个好主意,甚至可以说是馊主意,不过却是对他们最有力的一个该死的主意。

半个小时之后马丁收到了这个消息,与此同时绅士他们也发现了在附近活动的可疑人员,但此时他们已经开始撤离,远离这个地方,马丁不会无动于衷的,虽然是个匿名消息,马丁在短时间内也不可能知道是他们通风报信,但整个肯定会采取一系列的措施,至少是针对美国人和俄国人,他们可不想同时被困在里面。

撤离的路上绅士将马丁在总统府的消息通告给了赫斯,并且表示一经查实,对此赫斯的态度很值得玩味,他首先表示了震惊,然后旁敲侧击的对绅士他们进行了一番警告,警告他们新手承诺,不要耍花样,同时表示会立即派人前往,对于绅士提出的如果采取行动必须有他们参与的要求赫斯并没有拒绝,只是说叫他们等消息。

“根本就不提他们已经查到的事情,假装不知道,睁眼说瞎话,这可真有意思。”重拳冷笑着说。

军医说:“我们不也一样,查到了同样没有告诉他们,大家都在装傻充愣,这可真有意思,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

他们撤到了城外,在通知赫斯之后绅士要求对付提供了一系列的侦查手段,包括卫星图像,这也是为了能够远距离的监视总统府的情况。

马丁没有什么特殊的举动,但总统府的警戒比之前更加森严了,外围的兵力增加了一倍,不知道是总统大人怕被马丁牵连还是为了保护他。

“如果事情挑明了总统会不会向美国人妥协?把马丁交给他们?”幽灵问。

“应该不会,从索斯比和美国人的关系来看还不至于,两国关系一般般,在这种情况下就算妥协也不是一时半刻能谈妥的,如果美国在这里能够取代马丁的话有这个可能,毕竟大规模的经济援助对索斯比来说还是相当有诱惑力的,不过这完全取决于总统的态度,谁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绅士说。

“你这么做是不是为了出现这种情况做准备的?让马丁心里有数,不行赶紧跑?”军医好像突然想通了。

绅士点了点头:“有那么一点,毕竟马丁可是在重重保护之下,如果总统决定把他交出去那局面完全改变,他就等于是在重重包围之下,立场的转变等于改变了他的处境。”

“好吧,反正我们怎么做都不是美国人的对手,挣扎到现在依然处于劣势。”重拳摇了摇头,“没辙,我们太弱小了。”

“俄国人来了更热闹,看老美怎么办?会开战吗?我看有这个可能。”幽灵说。

“如果俄国人动手美国人肯定不会看着马丁被抓走,就算抢不过来也得想法弄死,他们肯定不会让俄国人得逞。”军医说,“虽然谁都不想两败俱伤,但事情逼到这份上谁也不会轻易放手。”

“折腾到头估计我们只能看热闹了。”幽灵挠了挠头,“这场戏没我们参与再精彩也不会好看到哪去。”

绅士抬起头看着天上的星星不知道在想什么,事情发展都今天的地步不是他能控制的,作为所有势力中最弱小的一个他们真的已经尽力去争取了,但最后还是这样,一切都开始向着他们不利的方向发展。

两天后美国人和俄国人先后到达,城市的警戒水平也随之加强,装甲车和坦克上街,军队巡逻,随着时间的推移更多的势力先后进入,一时间整个城市中暗流涌动,剑拔弩张。

可是马丁依然安稳的留在总统府里,看样子他根本就没打算出来,而总统也没有做任何的表态,从布鲁斯查到的情况上看马丁在这个国家的投资依然在继续,各种设备源源不断的运进来,好像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俄国人和美国人各自建立了自己的监视点,这些监视点交错存在,彼此之间相隔不远,毕竟总统府外围就那么大,他们彼此之间就看似相安无事,但暗中的较近就从来都没停过,俄国人的目的明确,可以说是在明目张胆的布置,美国人生怕俄国人得手所以不停的暗中阻止,很显然他们谁也没打算对总统府动手,在这方面他们还是很明智的,这种会引起国际纠纷的事情他们还是不会去做的。

而总统更有意思隔一段时间就对周围进行一次清查,搅得美国人和俄国人不得安生,他的态度很明确,你们来了我赶不走你们,但你们也不想在这里呆的太舒服。

“总统想什么呢?为什么不驱离他们?将间谍驱逐出境不是什么新鲜事,这是他的地盘,他说了算。”重拳对总统的软弱有些不理解。

“估计是没证据,就算有他也有可能没这个胆量,估计是不敢得罪这两个大国;可能是想得开,美国人和俄国人再强也不可能为了一个马丁直接动手攻打总统府。”绅士说。

“大国……小国……真有所以,整天叫嚷着平等。”重拳摇了摇头。

“弱国无外交,这句话可不只是说说,的确是这样,弱小的国家没什么话语权。”绅士说。

“马丁不出来就这么守着?实在无聊。”重拳说。

“不守着怎么办?现在是个困局,马丁在里面吃得饱睡得香,不出来还真没辙。”军医说。

就这样很快一个月过去了,马丁安稳的呆在总统府里,美国人和俄国人守在外面,政府军经常性的对总统府的外围进行搜查,搅得他们只能躲避,搜查完了再回来,他们监视总统府,政府军监视他们,索斯比的情报机构也运作了起来,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互相监事,局面变得有点古怪,甚至可以说有点滑稽,但这种局面已成定局,马丁不动就不太容易被打破。

在这期间绅士他们也没有走,偶尔会来晃一下,到美国人的底盘上刷个脸,提醒他们自己还在,要动手得带上他们。

“看来马丁是不打算出来了。”重拳坐在车里无聊的打着哈欠。

“换了是你你会出来吗?”军医问,“这种情况下白痴才会出来。”

“马丁不走俄国人和美国人也不会走,怪圈。”绅士说。

“无奈如此,谁也不愿意静坐在这,但谁也没办法改变现状。”军医通过卫星图像盯着总统府里面马丁的住所说。

“听说老美已经几次照会索斯比大使了,可索斯比方面好像没打算交人。”绅士说,“真搞不懂一个马丁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赫斯怎么说?”幽灵问。

“正在通过正规渠道接触,希望可以和平解决,不过效果……大家都看到了。”绅士撇了撇嘴,“该死的,正规渠道?利用大国的身份施压?索斯比总统居然撑得住!”

“最好撑住,否则我们就没存在的意义了。”重拳说,“如果总统交人还有我们什么事儿?”

就在他们以为要继续蹲守的时候意外发生了,一天晚上两架直升机突袭总统府,马丁被带走,一时间静默的局面被改变。

“美国人干的,该死的马丁,不是说正规渠道吗?”重拳看着已经飞离总统府的直升机骂道。

“这么轻松就把马丁带走了?总统府的守卫和放空导弹都睡着了?”绅士紧锁眉头。

“娘的,看来他们真的是等不及了。”军医立即联系赫斯质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可让他意外的是赫斯说不是他们,而且他也在核实情况,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他们装傻吧?”幽灵并不相信赫斯的话。

“如果不是他们那……是俄国人?”绅士一拍大腿,“除了美国人只有他们能这么干。”

“那可操蛋了。”重拳挠挠头,“马丁落在他们手里我们就没机会复仇了。”

“不对啊!”幽灵说,“俄国人没有异动,如果是他们早该撤离了才对,他们还在那边,你看。”他指着监视图像上,“俄国人都还在,而且他们也出来看热闹,如果是他们不至于这样吧?早跑了。”

“这就怪了。”绅士也发现不对劲。

“会不会是美军方面干的,他们也在一直盯着马丁,能在这种地方抢人的只有特种部队。”重拳提出一个新的观点。

“有可能吗?他们真的不估计国际影响?”绅士表示怀疑,“ci也不可能这么干才对。”

从卫星监视的结果看马丁被带到了索斯比和南非的边境地带,包括马丁在内的所有人全都进了林子一下在消失在卫星的监控画面之中。

事情一下子变得非常复杂,一时间谁也搞不清到底是怎么回事,布鲁斯也没有查到相关的结论,开始他们都以为是赫斯的人秘密动手,可后来发现的确不是他们,ci也是一团糟的在找答案。

不过不管是谁这个地方是不能呆下去了,绅士他们立即撤离,他们先到了南非落脚,一周后终于有了新的消息,动手的不是美国人,也不是俄国人,而是马丁自己,他的人用这种方式将老板带走,而这件事得到了索斯比总统的默许,两人演了一出双簧,把所有人都蒙在了鼓里。

就这样他们再次和马丁失之交臂,不管是美国人还是俄国人都被马丁狠狠地涮了一把,这小子的确不是一般人,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会在总统府常驻的情况下玩儿了这么一出。

后来绅士他们了解了更多内情之后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原来索斯比总统在美国的压力之下无计可施,而他又不想把马丁交出去,所以玩儿了这么一手,让美国人无话可说又不得罪马丁,对他来说这算是两全其美。

“马丁啊马丁,这王八蛋真有办法。”重拳对马丁算是五体投地。

“真是人才。”幽灵感叹道,“我服了。”

“一切回归,我们还得满世界的找他,这王八蛋真牛。”绅士叹了口气,“该死。”

想必美国人和俄国人更加恼火,不过美国人在恼火的同时也该庆幸,马丁的这一手也算是帮他们解了围,至少他们不用在这里和俄国人来个正面交锋,不用为此而担心也算是个不坏的结果。

绅士他们又回到了巴黎,下一步从什么地方入手他们还真没什么方向感,只能继续和布鲁斯合作从头查起,这也算是个很无奈的选择,对了,还要应付赫斯,毕竟双方还处于“合作”之中。

“别泄气,马丁不好对付这谁都知道。”布鲁斯安慰众人。

“挺好的一个机会就这么浪费了,日。”重拳骂道,“马丁可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这家伙比幽灵还能藏。”

“跟我有毛关系?别拿我和他相提并论。”幽灵在一边抗议。

“他走的南非,没有什么发现吗?”绅士抱着一线希望问布鲁斯。

“目前还没有,这种人肯定不会走正规渠道离开,所以想找到他可没那么容易。”布鲁斯说,“不过我的人还在南非活动,希望能有所收获。”

“妈蛋的。”重拳骂道,虽然没抱什么希望,但听布鲁斯这么说还是感觉很丧气。

“等吧,机会还有,只能这么说了。”绅士很说的很无奈。

“那我们现在干什么?”幽灵问。

“休息,等消息,除此之外什么都干不了。”绅士点上一支烟对布鲁斯说,“后面的事情只能靠你了。”

“嗯。”布鲁斯点了点头,“尽力而为。”

一次徒劳而返,甚至可以说是又一次,他们很长一段时间的努力就这么付诸东流了,马丁,这个天煞的家伙有一次从容的从他们眼前逃走,而他们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无能为力。

所有人心情都很糟糕,绅士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出来,他在考虑下一步该怎么办,之前说等消息只是气话,等不是他们的性格,必须做点什么,找对方法努力去做,总会有一些收获,而这些收获肯定起到一定的作用……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