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476.第1476章 、幽灵之怒(02)

1476.第1476章 、幽灵之怒(02)


                在这里玩儿的人大多是老外,赌注都很大,看来能进这里的都得有点家产,几个小时百十万的进出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玩儿的起的,在四处转的时候重拳就看到一个韩国人玩儿纸牌一次就输了七十多万,好像这里的堵住是没有上线的。

在赌场里转了一个大圈也没找到目标,难道没在这?重拳小心的查探了一番发觉夜总会只是站了前面一部分,中间的赌场和后面的酒店其实是一体的,一个老板的不同产业,重拳转到后面在路边的花店买了一束鲜花之后到了酒店的正门。

前台正笑容可掬的看着他,小姑娘很漂亮,笑容很甜,重拳走过去说有人送了一俗话给瓦尔纳先生,并且要求送到房间,前台美女表示为了保护客人不被打扰是不允许外来人员随便进入的,但可以把东西交给他们代为转给客人,重拳要求前台通知瓦尔纳先生花已经送到,营业员同意立即给瓦尔纳打电话说明情况,瓦尔纳莫名其妙拒绝接受任何不明来路的馈赠,前台美女无奈的挂掉了电话将情况告诉的重拳。

“哦,这样……”重拳思索了一下,“那好吧,既然拒收我也没办法;送给你了。”说完将鲜花塞进了前台小姐的手里,“你真漂亮,下班的时候我来接你一起夜宵。”

前台小姐满脸通红的看着重拳出了门心里既兴奋又忐忑。

“这时候还泡妞?有没有点正事儿?”幽灵在耳机里问。

“4103房间,另外万能卡我已经拿到了,花不白送。”重拳一边走一边说,“正面进出不太容易,我去后面看一下能否从外面爬上去。”

“我正在登录酒店的内部系统……”幽灵一边说一边敲着键盘,“目前……已经进入登记系统,能查到……目标包下了四楼一侧走廊的所有房间,入住人数九人,全部分散在他房间的周围,另外还有一些在走廊活动的可疑人员,估计是利用其他身份住进来的,做外围防御的保镖。”

“嗯,早知道你这么容易的侵入他们的系统我就不进去现眼了。”重拳说。

“能入侵系统也拿不到万能房卡。”幽灵说,“房卡备用,如果能从外面上去最好。”

重拳转到酒店的后面就发现爬上去倒是没问题,二层和三层的灯光太亮,正是餐厅和健身房,爬上去很容易被人发现,看样子还得从正面进,怎么才能把人弄出来呢?实在不行就来硬的。

“成功进入监控系统,目标房间门口有人把守,想进去好像不太容易。”幽灵在耳机里说。

“那就杀进去,硬抢,这点活我们还是能应付的。”重拳说。

“不行,两百米之外就是警察局,一旦动手警察一分钟就能赶到,只能想办法把他引出来在动手,或者直接把他偷出来。”幽灵说。

“奶奶的,夜总会、赌场怎么开在这种地方?不怕警察每天来光顾?”重拳不是很理解老板的行为。

“老爸的北京相当深厚,估计警察也不敢太过为难他们。”幽灵说,“好像是市级高官有参与投资。”

“怪不得。”重拳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要是偷出来也不是不可能,但得好好谋划一下。”

“我们可以做一个针对性的计划。”幽灵在耳机里说。

通过监控系统他们摸清了目标的生活规律和保镖的换岗时间,目标每天早起到之后在两名保镖的陪同下到二层的餐厅吃早点,然后去三层的健身房做有氧运动,之后就一直在房间里呆到晚上,午饭十二点吃午餐,半小时后服务员收残羹剩饭,晚饭六点,同样半小时服务员准时收拾,晚上会到赌场玩儿一个小时的纸牌,晚上十点钟夜宵,十二天熄灯,近几天一直都没发现他有外出的习惯,白天偶尔有房客,但很少,生活还算规律

“这家伙也真耐得住寂寞,房间里真的就那么舒服?”重拳觉得这个人的生活太单调了。

“餐厅和健身房都没机会下手,人太多,赌场也是一样,这家伙的确够谨慎,连上厕所都是去自己的房间,一天的时间里百分之八十都不出来,真有点麻烦。”幽灵紧锁着眉头说。

“前台妹妹我已经搞定,进去没问题。”重拳说,这两天他也没闲着,知道从外面进去有难度之后就去约了前台美女,他是说为了能顺利的进入酒店并且使用一些权限,但幽灵怎么都不信,重拳也不辩解,两人的关系近到什么玩笑都可以开的地步,所以说什么都行,很少会翻脸。

“基本情况就是这样,动手得算准时间。”狮鹫说,“而且只有一次机会。”

“嗯。”幽灵盯着画面上刚吃完早餐离开餐厅的目标点了点头,他很期待能尽快抓到这家伙,问清到底是什么人在算计自己,虽然美惠子母女有一个实力强悍的帮会做保护,但幽灵更倾向于自己解决问题,他根本无法容忍有人算计自己唯一的两个亲人,这两人的重要性无法用语言形容,可以说这两个人是他和这个世界仅有的联系,再没有什么人能让他如此的在乎。

行动当晚开始,重拳约了前台妹子吃饭,晚上八点钟两人进了酒店开房,房间在五楼,重拳要了目标楼上的房间,同时幽灵也已经行动了起来,进入后厨弄到了服务生的衣服,将四层的送餐服务生打晕捆起来塞进储物柜,此时目标正在赌场玩儿牌。

监控系统早已经被做了手脚,狮鹫一直在控制,从重拳和幽灵进入视频就做了短时间回放,后期他们不可能出现在监控录像中。

“这边搞定。”幽灵一边穿工作服一边说,时间拿捏的很准确,目标回房间之前必须做好一切准备。

“十秒钟后开始,你有三十秒时间穿过走廊进入后厨。”狮鹫在耳机里对幽灵说。

“收到。”幽灵开始在心里默数,十秒钟后离开藏身处穿过走廊向另一侧走去,在经过转角的时候他遇到了一名目标身边的保镖,这家伙在做外围的巡逻,两人擦肩而过,幽灵的衣服给了他很好的掩护,但保镖还是多看了他两眼,幽灵知道自己的生面孔可能引起了他的注意。

重拳已经做好了行动准备,那妞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至少三四个小时才会醒过来,这家伙很兴奋,但没多久就被重拳在脖子上捏了一把弄晕过去,重拳可没心思和她大战三百回合。

重拳看了看表,时间还不到酒店,正是时候,他走到窗口打开窗口向下看了一眼抬腿跨过窗户钻了出去,没费多大力气就进了目标的房间,这是个套间,规格不低,幽灵在里面转了一圈找了地方藏起来,十几分钟后目标回来了,拿了几件欢喜的衣服去洗澡了。

重拳出来小心的靠近洗手间,门虚掩着,从缝隙能看见里面弥漫的水汽,目标正泡在澡盆里闭目养神,重拳轻轻的推开门,悄声无息的走了进去。

目标动了一下,好像是感觉到了不对劲,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当他看到重拳的瞬间吓了一跳,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幽灵手里涂满麻醉剂的纱布已经堵住了他的口鼻,这家伙只是挣扎了一下就被强力麻醉剂弄昏了过去。

重拳将他从浴盆里拖进客厅,从橱柜里取出一个皮箱将所有东西都倒进柜子里,然后将目标塞进去、封好,提到餐桌侧面,这个位置能很恰当的避开外面保镖的视野。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走进浴室将淋浴开到最大,只开了浴灯,关掉大灯,浴室里一下就暗了下来,等他再次回到客厅的时候门外传来了幽灵和保镖的对话声,重拳赶紧躲了起来。

“怎么换人了?”保镖问。

“他休假,今天我顶班。”幽灵说。

“哦……懂规矩吗?”保镖问。

“他和我说了要检查。”幽灵说。

紧跟着外面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应该是在搜身,很快保镖敲了敲门然后将门打开往里扫了一眼,最后目光落在浴室门上,“老板,夜宵来了。”

没人理他,保镖挥了挥手,幽灵推着餐车进入客厅,很恰当的挡住了里面的皮箱一侧,开始将餐车上的食物慢慢的摆在餐桌上,与此同时重拳撩开餐桌侧面的帷布将皮箱塞了进去,然后迅速恢复原状躲了起来。

幽灵放完东西推着车往外走,整个过程中保镖一直盯着他,直到他出去、关门、离开。

重拳站起身在房间里搜索了一遍,将目标的电脑、电话和其他一些认为有价值的东西全都塞进背包,然后原路返回到上一层,前台妹妹还在昏睡,重拳扫了一眼没什么遮挡的躯体出门离开,乘电梯下到一层时候那只皮箱正在电梯口等他,幽灵见他出来推着餐车向后面走去,重拳拖着行李箱出了门,上了狮鹫停在外面的车,狮鹫开着车子兜了个圈到后门把幽灵接走,自此整个行动宣告结束,目标悄声无息的被从里面偷了出来。

“顺利。”幽灵抹掉脸上的伪装,“这玩意真不舒服。”

“那妞真不错,只可惜没时间享受。”重拳有些惋惜地说。

“我就说你目的不纯。”幽灵取笑着说,“万能房卡也没用上吧,反倒便宜你把她睡了。”

“唉……别这么说,我可没干,有活儿等着我可没那个心思。”重拳摆了摆手,“你要是多给我半个小时我肯定把她办了。”

他们落脚的地方在福门,属于西贡下辖的偏远农村地带,较为安全,也是布鲁斯提供的,这里地处偏僻,很少有人来,村子离这里还有一段距离,晚上基本没什么人出来活动。

车子开进树林,幽灵下车将目标从皮箱里弄出来困在一棵树上,拿出嗅盐将他弄醒。

目标花了足有一分钟才真正弄清自己的处境,但他并不慌乱,先是用越南话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的越南语实在是太烂了。”幽灵同样用越南语回答,“说英语。”

目标愣了一下,倒是很镇定的改说英语:“你们是谁?知道我是谁吗?”

“你不认识我们?”幽灵冷冷地看着。

“你们?什么人?”目标相当镇定,仿佛是在看几个无知少年。

“你怎么长了一张欠揍的脸。”幽灵摇了摇头,说完一巴掌抽在他脸上,目标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就吐了一口鲜血出来,其中还有六颗槽牙,挨幽灵一巴掌就像是被铁蒲扇抽了一下。

“你们到底要干什么?”目标终于忍不住了。

“就想揍你。”说着幽灵有是一圈打在他左肋,这一下他至少断了三根肋骨。

“要钱我愿意给。”目标开始妥协。

幽灵看着他:“钱?给多少?”

“要多少给多少!”目标好像看到了希望。

“好啊,先来一个亿美金花花。”幽灵有是拳对方鼻梁骨断了,疼得这家伙杀猪一样嚎叫。

“一个……亿!”目标忍着剧痛说,“可以,我要打个电话。”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这么有钱。

“你要通风报信?”幽灵一用力,目标的手指被扭断了一根。

“求你了……”这家伙终于忍不住了。

“好,求吧。”幽灵又扭断了他一根手指。

目标试了几下差点试图跪在地上,但他却忘了自己是被绑在树上的。

“想……怎么样……都行,求……你不……要再……动手了。”这家伙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软骨头,好只要你合作。”说着幽灵一脚揣在他的下身,“如果耍花样我就把你这玩意儿切下来让你吃了。”

“知道……了,知道……!”目标忙不迭地狂点头,嘴里的鲜血甩的到处都是。

“最近都接了那些生意?”幽灵问。

“嗯?”目标愣了一下,一下搞不清幽灵要问什么,就这一愣又让他再次断了一根手指。

“我说……我说……”目标哭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