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472.第1472章 、又见马丁(01)

1472.第1472章 、又见马丁(01)


                巴黎曾经是他们的根据地,他们的老巢,可现在他们却只能把自己寄存在布鲁斯的地盘,经历了这么多的变故之后基地没了,他们在巴黎的住所也已经变得极不安全,以至于他们回到这里之后还得东躲西藏,这种感觉真的和做梦一样,这里已经爱再也不是当初的那个地方。

布鲁斯的人在经历两次袭击之后损失很大,很多熟悉的面孔都不见了,看来布鲁斯的压力也不小,俄国人和马丁的人都盯上了他,想要在夹缝中救生存着实不易。

布鲁斯的手下遍布世界各地,但他在巴黎的落脚点却小的让人难以理解,几次遭袭之后他将落脚点挪到了使馆街,这次才算是有了个像样的地方,这里遍布各国驻法大使馆和领事馆,治安条件是相当过关的,不管是什么人想要在这种地方动手都得认真考虑游戏,这可不是只得罪法国一方那么简单的。

“你可真会找地方。”幽灵看着富丽堂皇的大厅说,“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哪个富商。”

“在这一街区搞情报的人可不止我一个,哪个是管理不藏着几个间谍?各个国家之间的互相监事也是最平常的,你觉得这个地方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安宁吗?”布鲁斯晃着手里的就被,脸上有一条还没拆线的伤口,让的面目更显狰狞。

“这个世界从来就没安宁过,只是普通人看不到罢了。”重拳说。

“两次行动都是被人算计的,看来我们得加强情报搜集和分析工作了。”绅士开始说正事。

“连ci都被算计你指望我们能做什么?他们可是世界级的情报机构,我们只是一个小组织而已。”布鲁斯笑了笑。

“小组织?你的人遍布全球,看似是个私人机构其实……你应该是有一些政府背景或者政府支持的涉外机构吧?只是表面上看和任何国家都没关系,这应该是为了更方便的搜集情报,获取更大的自由度。”绅士也笑了笑。

“呵呵……”布鲁斯只笑不答,既不承认也不否认,这倒是让人更加的难以琢磨。

“好了,这不是我们关心的问题,说说马丁吧。”绅士也懂得适可而止,有些事情知道太多不一定是好事。

“今天早上更新了一批情报,不过你们听了可能会觉得很郁闷。”布鲁斯喝掉被子里的酒,“马丁在索斯比的总统府,昨天刚进去的,到现在还没出来。”

“日了,我们刚从那回来。”重拳骂道。

“总统府?有更多情报吗?”绅士问。

“有,我的人正在整理,稍后全都提供给你们。”布鲁斯说,“这件事赫斯的人还不知道,如果你们动作够快的话应该可以在他们察觉之前解决马丁,只是……这个难度实在是太高了,那个地方的守卫相当的森严。”

绅士点了点头表示认同:“这个自然,一个总统府的防御水准应该是该国最强的,马丁又在那里,他身边肯定还有大批的近身侍卫,想要靠近恐怕难度不小,倒不如等他出来在动手,这样更有把握。”

“早知道我们就不着急回来了,现在还得在折腾回去。”重拳说。

“从卫星地图上看总统府不大,但布局合理,非常适合防御,在那里动手你们的确占不到什么便宜,我想你们不会连总统府一起毁了吧?”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布鲁斯想起之前绅士他们的几次行动几乎将目标所在的建筑物全都炸毁,包括在缅甸袭击虎鱼那次,只要不是营救或者抓捕任务他们都会用最暴力的方式去完成。

“这个在考虑范围之内,但还得综合考虑,我们不是你想得那样,只是为了减少自己身上的危险。”绅士说,“我们只有五个人,已经没有冒险冲锋陷阵的资本了,所以必须谨慎,把危险降到最低。”

布鲁斯这才理解绅士为什么这么做,这五个人可能是“黑血”最后的作战力量,说的不好听点就是死一个少一个,在没有解决马丁之前无谓的消耗的确是最不划算的,所以能不涉险就不涉险,冒险深入对他们来说的确不是明知做自己,绅士说的没错他们已经没有冒险的资本了。

“情报汇总和分析已经快完成了,你们是否现在就出发返回索斯比?”布鲁斯问。

“这次不是圈套了吧?”军医有些后怕的问。

“这个我无法保证,目前的情报就这么多。”布鲁斯摊开手,“不过我的人的确发现马丁秘密进入总统府,只能希望在你们到达之前他别走。”

这话说的有点不负责任了,不过以马丁的谨慎和狡诈布鲁斯能找到他的踪迹实属不易,所以他也只能做这么多,至于后面的事情该怎么办只能靠绅士他们自己去运作。

“好吧,我知道了。”绅士点了点头,他理解布鲁斯的苦衷,尽管这件事仍然充满了不确定性,但已经是在他们的可控范围之内能尽的最大努力了。

“交通工具,装备都已经做了周密安排,话费都记在账上,你可别挂了,否则没人给我们结款了。”布鲁斯开着玩笑说。

“还没那么容易死,两次伏击一次被俘我不一样活得好好的。”绅士笑了笑,“只要能干掉马丁钱不是问题,我还是把之前的账给你结了吧。”

“不急,反正你们从不拖欠,结帐期到了再说吧。”布鲁斯摆了摆手,“何况在马丁的产业上我们也搭你们的顺风车赚了一笔。”

“这可是你说的,别后悔。”绅士也不勉强,起身往外走,“走,准备出发。”

他们离开索斯比刚一天时间就要回去,这未免有点让人有种无力感,情报这玩意儿不是你想要的时候就能搜集到的。

布鲁斯安排的行程可没有赫斯那么豪华,一切以实用为主,所以舒适性上自然要差一些,毕竟他们可没法和赫斯这个背后是世界第一请报告机构的实力相提并论。

“布鲁斯的人能查到的情报ci查不到?”军医对此表示不了解,毕竟ci的情报搜集能力是全球性的,不应该有这样的漏洞才对。

“有可能是他们忽略了某些细节,也有可能他们查到了,但没打算告诉我们,就算是他们没查到也瞒不了多久。”绅士说,“一切都只是时间问题,而且他们的反应速度肯定比我们快,只要明确马丁的位置他们肯定会在第一时间出现那里;对了,还有俄国人,他们也肯定会在第一时间出现,如果我们能打好这个时间差的话就有可能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解决这个问题,但前提是他们现在还没得到相关的线索。”

“嗯,这个有点难。”军医说。

“我总觉得这次的情报有问题,马丁怎么就那么容易被发现呢?我们追踪了他那么久都没有线索这次他居然自己蹦出来。”重拳对此还是表示怀疑。

“这个我没法评论。”绅士看着布鲁斯传过来的资料说,“至少这次他们拍到了马丁的照片。”

这是一组连拍的照片,照片中是一辆行驶在索斯比街头的汽车,其中一张是车的窗户留着一条缝隙的放大版,缝隙里正好能拍到车的内视镜,镜子的折射中有一个人影,在经过图像处理之后的照片上能看到那个人正是马丁,马丁留了胡子,比之前消瘦了许多,但双眼依然精光四射。

“这个角度都能拍到,布鲁斯的人真牛逼。”幽灵说。

“这是一组偶然拍摄的照片,直到车子进了总统府才引起他们的注意,于是将照片和一些记录例行传递给了布鲁斯手下的分析师,等分析出结果来已经是今天早上的事情了,所以这条情报至少晚了十个小时才引起重视,不过幸好布鲁斯的人一直在那边盯着,到现在还没发现这辆车从里面出来。”

军医说:“那也代表不了什么,如果马丁想走可以做其他车辆甚至伪装步行,所以说他在里面并不恰当,毕竟从他进去到知道他是谁已经是十个小时之后的事情,没有全方位监视的情况下他可以在任何一个时间段离开。”

“没错,但我们又能怎样?难道要等情报确切了才动身吗?马丁这个人不会在一个地方呆太久,等确定了他也该走了,到时候能不能找到他还是另一码事,和谈采取行动?而这种高风险的任务布鲁斯是不可能然自己的手下去做的,雇外人倒是可以,但如果你知道了会相信那些外雇的人吗?”

重拳摇了摇头:“最好还是亲自动手,不确认他真的死了的确不放心。”

“所以……”绅士耸了耸肩,“我们还是亲自去一趟比较好,如果是真的那就动手,如果是假的也就是多跑一次冤枉路。”

“如果真如你所说那还真的好了,就怕这就是个圈套,我们不可能次次都那么运气好能从里面逃出来。”重拳对此还是表示担忧。

“赌运气吧。”绅士说,“我们也只能这么想了,在没有心的情报更新之前我们只能赌运气了,或者期待布鲁斯能把事情查清楚。”

事情就是这样,期待的不一定会发生,担心的也不一定会发生,很多事情都不是能够根据意愿去发展的。

“赌运气?”重拳皱了皱眉,“最近我们的运气好像不太好。”

“该到转运的时候了,别急,我们总的有个翻身的机会。”绅士将接收完的情报转发给众人。

“从在叙利亚被俘到现在我们就一直走下坡路,虽然一路磕磕绊绊的活了下来,但只能说我们命硬,不能说我们运气好。”重拳说,“这就是我们的现状,所以还是不要赌运气了。”

一天前他们刚从索斯比这个国家逃出去,时隔一天他们有屁颠屁颠的跑了回来,这次还要去他们的首都杀人越货,这可不是一个好干的活儿。

圣索伦城是索斯比的首都,该国最大的经济政治中心,依山傍水坐落在横贯全境的索伦河出海口,是该国第一大海港,和之前他们去的那个亚伦海湾港口一样是该国重要的对外口岸。

“马丁为什么不把设备运到这里,非得到上游亚伦弯?这里应该比那边离钻石矿更近在对。”重拳看着繁忙的港口说。

“很简单,这边的运输路线不安全,反政府武装的游击队时常在运输线上活动,而亚伦弯到矿井的整条运输线上都有军队驻扎,所以走那边虽然路程较远,但更加安全。”绅士说。

“靠,某些情况下舍近求远也是一种安全策略,了解。”重拳点了点头。

其实圣索伦城并不大,只是在该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如果这里不是重要的海港肯定不会发展都今天的地步,这里最多的是海员,各国的海员就成了该国城最重要的经济来源,之前的首都靠近内陆,安全保障比这里要搞的多,而联合军政府上台之后为了便于控制这里的经济收入将首都迁移到这里一直到今天。

“这里的外国人是不是比本地人都多?”幽灵看着满大街的不同面孔问。

“都是船上的水手,下来除了散心就是召妓,在海上憋了几个月怎么也得下来发泄一下。”绅士指着一条满是花花绿绿橱窗的街道说,“哪里可算是非洲最为兴盛的红灯区了。”

“靠****业支撑的经济能走多多远?”重拳摇了摇头。

绅士笑了笑:“相关产业的收入也不是个小数目,流动的人口就是市场,每年成千上万的海员就是他们最大的金主。”

“好吧,你说得对,不过我们不是来旅游的,总统府在哪?”军医还是比较有正事二的。

“别急,等车来了再说。”绅士看了看表,布鲁斯安排的人还没露面,他们的车辆和装备都没到所以现在着急去总统府也没用。

“来了。”幽灵看着一个方向说。

一辆黑色的七座suv停在了他们身边,车上跳下一个中年人看了绅士一眼就直接从他身边经过向另一个方向走去,自始至终没有和他进行任何交流。

“布鲁斯的人真牛逼。”幽灵跳上车满意的拍了拍方向盘,“像样,至少不是徒有其表。”

“希望他改过了,否则……”重拳想起了上次在西班牙的经历,幽灵和绅士已经追着马尔南德斯跑出几条街他和狮鹫等人只能费劲巴力的被甩在后面。

“不用太担心,布鲁斯考虑问题还是相对比较周全的。”绅士一边上车一边说。

“蛮现代化的。”重拳上了后座立马发现前排座椅背面的液晶屏已经连接了车载电脑,而且是军用级别的。

“不错,的确不错。”军医也对这上的设施很满意,尤其是后面的一大排监控设备,俺是他们此行必需的。

“嗯,还好。”绅士也点了点头,调出导航设备上的路线图,“走,去总统府看看。”

总统府在北区,这一带是政治中心,等他们靠近之后却发现政府军正在封锁整条街,车上抬下来的路障和掩体正将借口封堵起来,看到这种阵势幽灵只好无奈的改变方向驶离那些正盯着他们的政府军士兵。

“你娘的,是不是知道我们要来了?”重拳低声骂道。

“不知道,不过这肯定对我们的行动不力。”绅士也觉得情况不妙,不过他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先安顿下来再说。

幽灵将车子停在临近的一条街,众人下车开始做进一步的侦查,有些活儿只能亲自到场才能将具体情况弄清。

“他们基本上已经将总统府和国会街封锁,禁止普通人进出,驻军数量至少一个营,想进去恐怕不太容易。”军医将看到的情况反馈给留守在车里的绅士。

“能看到总统府吗?”绅士问。

“只能看到白色的屋顶,我不能在往上爬了,政府军的士兵已经注意到我。”军医站在一栋建筑的屋顶上说。

“注意安全。”绅士只是简单的叮嘱了一句。

“政府军就差把坦克开过来了,这鸟地方到处都在拉铁丝网。”重拳在耳机里说,“看来我们想针对总统府恐怕很困难。”

“潜入难度比预想的要小,但价值不大,外围进入没问题,总统府内部情况不明,不适合盲目潜入。”幽灵说。

“视线遮挡很专业,狙杀的可能不大,无法远距离发现目标。”狮鹫说。

“如果声东击西的话可能有几乎进去,但想出来就困难了。”重拳又说。

“那有鸟用?我们可不是敢死队,怎么可能白痴到干这种事情?”军医觉得重拳这话说得太没营养了。

“我只是说如果,你是理解能力太差还是大脑有问题?”重拳反击道。

“看来他们已经把我们所有的可能性都抹杀了。”绅士挠了挠头,“这分明是逼着我们等在外面,不过侦查这东西还可以依靠现代化的侦查手段,只是比亲眼看到差了点……”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