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468.第1468章 、遭遇反击(05)

1468.第1468章 、遭遇反击(05)


                绅士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还在林子里,头痛得厉害,眼前一片模糊,附近一片嘈杂,能听见说话是声音,是俄语。..

虎鱼坐在不远处的一块石头上看着绅士,后者花了一点时间才反应过来,自己被俘了,附近全都是持枪的俄国人,能听见水声,应该离河不远,不知道自己是被冲上来的还是被捞上来的。

“好久不见。”虎鱼看着绅士。

“的确好久。”绅士试图坐起来被一个特工踹倒踩住头。

“有什么感想?”虎鱼冷冷地问。

“很好……”绅士头上的伤口被踩住,疼得他几乎晕过去,但他还是坚持着把话说完,“……被你算计了……我……无话可说。”

“嗯。”虎鱼点了点头,“带他走,不错的诱饵。”说完他起身王林子里走去。

两个特工将绅士从地上扯起来一阵拳打脚踢之后拖着他往林子深处走去。

绅士几乎昏迷,任由这些人摆布,头上的伤口又撕裂了,血不停的往下流……

“一组和三组去支援二组沿河继续搜索,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虎鱼一边走一边下命令,“四组跟我走;叫人把车开过来。”说完他停下来对绅士说,“祈祷你的人都死了,那样我就可以给你来个痛快。”

绅士很清楚虎鱼要用自己做诱饵,如果重拳他们还活着肯定会回来救自己。

说完之后虎鱼看了看时间:“天快亮了,这次行动虽然不成功,但也算不上失败,起码有收获。”

“下游两公里发现脚印,一个人,从河里上来的。”有人向虎鱼报告。

“他们可能被水冲散了,继续追,直到杀光他们。”虎鱼说。

没多久几辆越野车开进了林子,虎鱼没有着急上车,而是接过手下递来的一个东西,他摆弄着那东西:“这是你的信号发射器,相信你的人会来找你;他们的好像都关了,虽然我找不到他们,但可以等他们来。”

“我的人可没那么好骗。”绅士冷笑,但心里还是很担心这样的事情会发生,这里有七八个敌人,足够进行一次伏击了。

“嗯,说的好,不过我可没打算骗他们,你的确在这。”虎鱼笑了笑,“把他吊起来。”

“轰……”突然一辆车爆炸,巨响中车子被炸得横着滚出去老远,紧跟着剩下的车子先后爆炸,气浪将稍远一点的人掀翻在地,就连绅士也没能幸免的。

“轰轰轰……”数枚闪光弹在人群里炸开刺眼的白光中绅士只觉得自己眼前一黑就什么都看不见了,紧跟着林子里枪声大作,同时他嗅到了催泪瓦斯和烟幕弹的味道,开始有人咳嗽,有人开枪射击,一时间附近一片混乱。

是谁这么鲁莽,在这种时候动手,敌众我寡简直就是送死,绅士在心里暗骂,林子里的枪声非常密集,他甚至能感觉子弹从附近飞过卷起的热浪。

绅士突然感觉一把枪顶在了自己的头上,很显然敌人感觉到了危险要干掉他,绅士头一侧避开枪口,几乎同时枪响了,炙热的枪焰烧得他脸上一阵剧痛,不用看肯定一片焦煳,他忍住剧痛本能猛地一头撞在抓住自己特工的脸上然后转身就跑,只是没几步就被一脚踹到头上挨了一脚后领一紧被人拖着着往前走。

他被人拖出去很远才停下来,枪声就在不远处,拖着他这个人没有开枪,将他放下之后低声在耳边问:“能走吗?”

绅士愣了一下,是幽灵,是幽灵的声音,他确信,于是立即回答道:“能。”

“走。”幽灵已经挑断了他身上的绳子,扶着他站了起来,绅士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凭感觉在幽灵的搀扶下向前跑,过了一阵他的眼睛慢慢的恢复了,护膜的视野中一片昏暗,但他还是能辨认出这眼前的大树和灌木,幽灵穿着一身和俄国人一样的衣服,头上戴着夜视仪,手里提着枪。

“怎么回事?”绅士很激动,如此之快就能脱身是他根本就没想过的。

“我一直跟着他们,刚才车开过来的时候我就在车下面,这个时候动手他们肯定想不到,值得冒险。”幽灵低声说。

“娘的,你这速度太快了,我都没想到。”绅士骂了一句,言语中充满喜悦。

“他们都戴着夜视仪,闪光弹效果明显,我这是投机取巧,撞运气把你弄出来。”幽灵将一把手枪塞进他手里,“快走,他们随时都会追上来。”

枪一入手绅士就感觉到这是一把俄制手枪,和之前他们用的完全不同。

“我的子弹早就打光了,这是偷袭他们搞来的,弹药也不多,我们得快点。”说完幽灵立即联络其他人,“绅士找回来,不要开定位设备,他的在虎鱼手里,会暴露你们的位置。”

“什么情况?怎么到他手里了?”重拳在耳机里问。

“别问了,我们需要支援,动作快点,有很多人追我们。”说着幽灵看了一下地图,“在北面的山谷汇合,你们在那等我们。”说完他就结束了通话,“他们跟上来了,快。”

两人在林子里快速推进,绅士身上的伤不算重,但失血过多有些虚弱,剧烈运动之下大脑缺氧变得有些迟钝,幽灵二话不说被其他继续往前跑,敌人越来越近绅士都能听到身后敌人奔跑撞断枝杈的咔咔声。

“跑不到了。”幽灵低声说。

“闭嘴。”幽灵低声回了一句将长枪交给他,“见到人就开枪。”

绅士回头看了一眼,黑漆漆的丛林里什么都看不到。

“给。”幽灵把自己的夜视仪摘下来。

“你呢。”

“在林子里不用这玩意儿也一样。”幽灵一边跑一边说活,突然他停了一下转了个方向继续跑,绅士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他知道幽灵肯定不会乱来。

前面的林子越来越密,几分钟之后幽灵对绅士说:“开枪。”

“什么?”绅士没明白。

“把他们引过来。”幽灵说,“快。”

绅士不知道幽灵要干什么,但还是照做,回手就是一排子弹扫出去,凄厉的枪声在林子里格外的响,又跑了一段幽灵突然停下,绅士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幽灵身手在绅士头上抹了一把蹲下身绅士这才看清楚他们面前是一个不大的水潭,只有十几平方米,就算他带着夜视仪都没注意点面前的水潭,真不知幽灵是怎么找到的。

只见幽灵将沾满血的手在水里搅动了一下,紧跟着水潭里有了动静,一块块犹如枯木的东西浮了上来。

鳄鱼,绅士倒吸了一口冷气,幽灵起身低声说:“开枪。”

绅士瞬间明白了他要干什么,立即抬手就是一排子弹扫出去,幽灵背着他绕开水潭继续向前跑,一边跑一边叫绅士开枪,直到他们听到了身后惊恐的惨叫和连续的枪声才停下来。

“暂时甩掉他们,但不会拖太久。”幽灵低声说。

利用环境给敌人制造麻烦这一点幽灵是最出色的,尤其是在林子里,一切资源都有可能被他利用,绅士长出了一口气,刚才那种压迫感已经小了很多。

“放我下了。”绅士低声说,“现在好多了,我自己走一会儿。”

两人一前一后的在林子里摸索,不带夜视仪的幽灵好像看得更清楚,绅士觉得奇怪就问他既然能看清刚才为什么还要带着那玩意儿。

“为了把脸挡起来一部分,我不长得不像俄国人。”幽灵低声说,绅士这才明白原来他带夜视仪是为了伪装,也只有他这么大胆的往那些俄国人堆儿里混,不过在那么混乱的情况下还是有可能不被发现的,或许他弄这身一位就是为了那几秒钟把自己救出来,很显然幽灵考虑问题非常的周全,虽然是冒险营救,但绝对不是乱来,他喜欢冒险,喜欢刺激,善于干这种出其不意的事情,但绝对不是个愣头青。

大约十几分钟之后幽灵发现敌人又追了上来,只是这次距离较远,在五百米以外,在林子里这个距离真的已经够远了,一时半刻不太可能追上来。

在林子里逃亡他们不可能抹除所有的痕迹,所以想甩掉敌人恐怕没那么容易,这些特工可不是普通的士兵,很擅长在这种环境下远距离追踪。

幽灵用最短的时间做了一个连环陷阱,吊木、弹射和陷坑连在一起,同时还加了几枚手雷,绅士见过幽灵做这东西无数次了,基本上没人能全都躲过去,在连贯攻击之下就算不死也得丢半条命。

两人继续前进,十几分钟之后他们就听到了爆炸声,陷阱被触发了,幽灵听了听继续往前走,这些陷阱并不是以杀伤敌人为主要目的的,而是为了拖住敌人,让他们为了避开潜在的威胁而放慢追踪的速度。

显然这招奏效了,幽灵偶尔制作的陷阱让他们和敌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虽然没有甩掉,但威胁却在慢慢的减小,最终他们和敌人的距离拉开了一千米左右。

一个小时之后他们和重拳等人汇合,幸运的是大家都在,除了狮鹫和幽灵其余人都多少受了点伤,其中绅士算是比较重的。

“走吧,还没甩掉他们。”绅士叹了口气对大家说。

听完绅士的描述重拳他们这才明白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被河水冲散之后他们各自上岸,很快军医和狮鹫他们三个就找到了彼此,只有绅士失去了联系,没想到他是被虎鱼的人抓住了。

五个人这才继续向布鲁斯安排的接应地点推进,从战斗开始到现在他们几乎都在逃亡,现在总算是多少能喘口气了。

天完全亮起来的时候他们到达了林中的一条公路沿着公路走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才到达布鲁斯安排的接应地点,上了车之后他们才算是松了口气,至少能甩掉那些一直追踪他们的俄国人了。

布鲁斯的人交给他们一辆车之后就走了,幽灵开车向北,军医对绅士的伤口在车上做了简单的处理,头上有一块大约一点五厘米直径的伤口,头皮被打飞,幸运的是外露的头骨没有受伤,上面沾满了草叶和污泥,清洗了半天才算是弄干净,包扎好之后告诉他以现在的条件无法马上进行缝合如果部感染的话很快就会愈合,但有可能无法完全愈合,也就是会有一小块透骨会一直暴露在外面。

“注意我说的是有可能,这要看伤口的恢复情况,你很幸运弹片是贴着头骨飞过去的,只是较重的皮外伤。”军医说。

“知道了。”绅士捂着头靠在椅背上,“我需要止痛药。”

两个小时之后他们出现在一个小镇,军医去采购了一些药品和手术切除给绅士和重拳重新处理的伤口,重拳肩头的弹片已经取了出来,幸运的是上的不是很重,但短时间内无法完全正常使用手臂,不小心会导致伤口撕裂。

这次行动算是彻底失败了,马尔南德斯和虎鱼都还活着,对他们来说这不是个好消息,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们也无话可说,现在最近紧要的是离开这里,虎鱼的人肯定还在四处追捕他们。

两天后他们出现在泰国的清迈,布鲁斯安排他们在这边做短暂的修养,只有未完成的任务他会找其他人去做,现在他们在这里养伤,等消息,直到这时他们才知道军医是他们中伤的最重的,他断了一根肋骨,只是做了简单的固定之后一直坚持到现在,不过还好他是医生知道怎么照顾自己。

几个人在布鲁斯提供的别墅里住了下来,这地方风景不错,是个养伤的好地方,但用绅士的话来说他们根本就没多大伤,所以在这里基本上只能算是等消息,在百忙中散散心。

“哎呀……歇歇也好,这段时间不得闲。”重拳靠在沙发上放懒,如同一滩烂泥一样毫无形象可言。

“不是不能休息,是我们时间紧迫,虎鱼介入,俄国人得到了马尔南德斯他们一定会获得更多的线索,我们今后的行动会更加困难。”绅士长叹一声对即将发生的事情充满了担心。

“那是ci该考虑的问题,他们要想捉到马丁就必须和俄国人竞争,我们可没这个能力。”幽灵说。

“话虽如此,但我们将面临更多的困难,毕竟俄国人参与进来我们等于凭空多了一个强敌。”绅士说。

“这是事实,已经无法改变。”军医点了点头。

“哎……不说这个了,俄国人进来了我们的假期恐怕持续了不几天,趁着现在没什么事情好好享受吧。”重拳喝两口烈酒,“好久没醉了。”

“酒精不利于伤口愈合。”狮鹫提醒他。

“小伤,只缝了三针,没屁事儿。”重拳又瘫在沙发上一脸放松的说,“这样的日子还真是令人怀念,享受生活,我真的该退休了。”

虽然是休息,但各方传来的情报就没断过,绅士和布鲁斯的情报来往最为频繁,布鲁斯根据之前的一些线索查到了一些和马丁有关的线索,一周前马丁在海牙出现,三天前却又跑到了立陶宛,每次布鲁斯的人都是狮鹫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往往就差一步,真不知道这家伙满世界的跑究竟是要干什么。

“以现在的情况来看找到马丁是早晚的事情,而且我们大有希望提前一步找到他,这是个好消息。”绅士说。

“这小子肯定不只是为了赚钱那么简单,这么折腾一定有其他目的。”幽灵说。

绅士点了点头:“要是能弄清他的目的我们肯定会很容易的找到他。”

“我们还能怎么样?反正现在只是跟着他屁股后面走,无法知道他下一步目的地就没办法对他下手。”重拳倒是没那么乐观。

“不要太快,等我们上好了有消息就来得及。”军医倒是不着急。

“别,那太慢了。”重拳摇了摇头,“最好马上知道,否则等下去太煎熬了,这点伤还算不得什么。”

“你怎么不替我想想。”军医苦笑,他肋骨断了的确需要一段时间恢复。

绅士继续说道:“布鲁斯的人还查到马丁身边一直有一支十几个人组成的队伍专门负责他的保卫工作,估计这些人没那么好对付,马丁能看上眼的人肯定都非同一般。”

重拳笑了笑不在意地说道:“什么人都没关系,反正我们就这几个人,不也什么样的人都遇到过了?正规军、特工、雇佣兵都打过交道吧?不也都过来了,这段时间可是没少干掉这些人。”

军医说:“话是这么说,但还的得谨慎点,马丁身边的人恐怕都是硬手,没那么好对付,想要杀他恐怕没那么容易;就算我们有机会下手俄国人和ci也不可能允许,他们都希望抓活的,所以到了真正动手的时候我们恐怕还会遇到其他意想不到的麻烦。”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