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464.第1464章 、遭遇反击(01)

1464.第1464章 、遭遇反击(01)


                m先生的身份查清了,只是这个答案并不能让他们满意,意料之外,但在情理之中,并非他们期待的那样是马丁,他们的老板是马尔南德斯,虽然不是令人满意,但细想起来也实属正常,作为马丁手下的二号人物他掌控这些生意也不令人意外,之前他们曾经给拉莫斯看过马丁的照片,但拉莫斯却否认了马丁是他的老板,并且提出一个问题就是他几次见到的m先生似乎都不太一样,可能经过面部的伪装,或者是有替身。

当时绅士他们分析认为有可能是马丁为了防止被发现做了面部伪装,现在想来可能是他们太希望马丁是老板了,以至于他们忘记让拉莫斯辨认马尔南德斯的照片。

“能确认吗?”绅士也不相信这个结果。

“已经确认过了。”布鲁斯说,“如果当时你们把拉莫斯交给我们就不用这么费劲了。”

“干了件蠢事。”绅士挠了挠头,“可能是我们太希望马丁是所谓的‘老板’了。”

布鲁斯摇了摇头:“是你们太恨他了。”

“真tm丢脸。”重拳说。

的确很丢脸,居然犯这种低级错误,当初到底是怎么想的?其实人都会有这种情况出现,偶尔会干一些没脑子的事情,之前绅士他们考虑的太简单,同时也想到再次捣毁马丁的产业之后究竟查出个究竟,可最终还是布鲁斯查到了真相。

“如果不是当时太仓促也不会有这样的结果,想的少了自然问题就多了,最近一直忙于作战也没有再仔细考虑这件事,现在想来那的确是太草率的决定。”绅士说。

“难不成我们都是一群猪头?这点事情都想不明白。”重拳苦笑。

“应该是人多了自己想的少,太依赖集体或者他人的结果,总觉得有人考虑这些自己不用想太多,所以才会有这样的结果,就像刚入行盯梢的时候两个人都以为对方盯着,结果都走神了,目标从眼皮底下过去了都没注意。”布鲁斯说,“很正常,是人就会犯错,在精明的人也会偶尔犯一些低级错误,这也算是人之常情,不要太自责了。”

“娘的……”幽灵骂了一句。

调查再次陷入停滞,一切线索都已经在马尔南德斯身上走到了终点,虽然现在还有一些马丁的产业没有捣毁,但这些都是故意留下作为侦查对象搜集情报的,至于其他线索好像已经全都断了,查来查去只查到了马尔南德斯,至于马丁好像根本就没牵连到他一样,这个家伙居然如此狡猾,一切都在他的控制之下,一切又似乎和他没有关系,绅士他们面临的一个最大的麻烦就是明知道马丁是幕后黑手却怎么也找不到这家伙,一切线索的指向都是马尔南德斯,这个喀纳斯重要却又什么都不知道的家伙扛下了一切。

“这条情报虽然令人桑奇,但他至少证明了一点。”重拳抬起头,“马尔南德斯还有没说的东西,他隐瞒了这部分内容,他还是有可挖掘价值的。”

绅士点了点头:“很显然这家伙很难对付,他能在那些药物的作用下保证自己在审讯中避开这些关键信息没有招认,这个人的意志力非常人所能及。”

“我想不通到了这个地步他有什么好隐瞒的,说不说都会死没必要继续为比人扛下去才对。”重拳觉得奇怪。

“就算他都说了你会相信吗?如果每次受刑都有可能获得信的东西让你有点成就感,你会用更加残酷的手段对付他吗?”绅士反问。

“那又怎么样?至少我们现在知道了他有一些事情没说,所以……继续吧。”幽灵说,“这次交给我,让他有更深层的痛苦体验。”

众人蓦然,以现在他们的处境好像还真没没有其他办法比之更行之有效了,毕竟马尔南德斯隐藏的东西可能正是他们所急需的。

几个人先后站起身准备去看一下马尔南德斯如何被幽灵折磨,就在这个时候地面突然晃了一下,几个人一愣,紧跟着又是一下,就像是有什么巨大的东西在撞击他们脚下的地面。

“是定向爆破。”幽灵反应最快第一个冲出门,其他人紧跟在后面,布鲁斯一边跑一边通过对讲机询问外面的情况,东南方防御出现缺口,有大批人攻了进来。

进入走廊十几米通道里就传来了消音武器特有的枪声,很小,但还是能听到,非常的密集,有人攻进来了。

“果然不感情。”幽灵拔出手枪转头问布鲁斯,“武器,我们需要武器。”

“跟我来。”布鲁斯跑到最前面带着大家转进一个房间,此时枪声已经进了很多。

房间里只有一些简单的家具,布鲁斯拉开一个柜子,墙壁上出现了一个武器库,上面摆满了hk417,柜子下面是装满的弹夹,另一边是手雷。

“动作快点,他们往牢房方向去了。”布鲁斯抓起一支枪和几个弹夹冲出来门。

“目的性很强啊。”重拳提着枪跟了出去,几乎出门的同时就发现转角的方向已经出现了敌人,他和布鲁斯二话不说太强就射,子弹横飞中一个人被击倒,突入所有的灯都灭了,四周一片漆黑,敌人动作真快,已经破坏了供电系统。

这下有点麻烦,敌人已经近在咫尺了布鲁斯他们虽然是在自己的地盘上,但手上没有夜视设备,全都放在其他地方,现在去取恐怕已经来不及了,从枪声上判断敌人已经占领了这里大部分的地方,这里地盘本就不大,这下他们完全被困住了。

瞬间眼前的一片漆黑让重拳心里紧,暗骂了一句之后和布鲁斯打了招呼按照刚才的记忆他一边扫射一边向前推进,太黑了墙后闪过的焰火将通道里照的时隐时现,恍惚间他看到一个敌人被他扫到,几秒钟后在他即将到岔路口的时候矮身降低姿势冲过去,刚才灯灭之前他已经将这里的环境看清,通道的长度和他在位置离转角的距离全都在他的心里,距离虽然不远但这绝对是冒着生命危险向前摸索,不提敌人是否先一步攻过来,如果后面的绅士等人不知道他正在向前推进开枪射击的话他很有可能被从后面飞来的子弹干掉,很快他就摸到了地上的尸体,将尸体拖过来迅速搜索很快就摸到了手雷和闪光弹……

“轰轰……”手雷和闪光弹在通道的另一侧炸开,虽然是在转角的这边,尽管他有意识的闭上了眼睛,惨烈的白光还是刺得他双眼剧痛流泪不止,几乎同时他通道了一连串的惨叫,紧跟着他又听到了密密麻麻的脚步声,敌人正向这边攻过来……

重拳心中凛然,知道此时最关键的问题不是能否拖慢敌人的脚步,而是如何恢复视力,于是在烟雾弥漫中他在尸体上摸到了夜视仪,取下、带上,一连着的动作瞬间完成,当墨绿色的视野出现的时候他才算是松了口气,但同时他也发现就在离他不远的转角另一侧还躺着两句尸体,应该是被刚才的弹片炸死的,如果不是他及时扔了两枚手雷过去恐怕早就被这两个敌人打死了。

此时这边转角的脚步声已经非常近了,重拳有丢了一枚手雷过去,巨响过后他侧身倒地露出半截身体向那边疯狂扫射,打空了一个弹夹之后迅速撤回,期间他看见那条通道里横七竖八地躺着几个敌人,不知道是伤员还是尸体,而尸体的后面几名敌人正迅速后撤躲避弹雨。

退回来之后重拳没有多做停留,而是从另外两句尸体上摘下夜视仪和手雷全都丢出去之后伴着转角另一次此起彼伏的爆炸声弯着腰跑回来,布鲁斯刚刚退守到他们出来的那道门,看样子他正打算据守在那里。

“是我。”重拳一边跑一边喊,防止被布鲁斯误伤,冲到他面前的时候将一个夜视仪塞给他,“其他人呢?”

“在里面。”布鲁斯一边带夜视仪一边说。

重拳闪身进屋就看到绅士等人因为没有夜视设备正缩在不同的地方端着枪听着外面的动静,除了幽灵几个人都在。

只有一个夜视仪三个人好像没法分,敌人已经攻上来了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赌运气了重拳将夜视仪丢给绅士:“我们只有一次机会,跟着我和绅士往外冲,布鲁斯掩护。”

很快四个人就出了门,布鲁斯断后,绅士和幽灵开路,狮鹫和军医抓着他们的衣服紧跟在后面,通道里到处都是枪声和爆炸声,敌人的攻击非常猛烈,另一边布鲁斯的人也在顽强抵抗,通过对讲机布鲁斯已经得知自己的人损失不小,但已经从混乱中反应了过来正在就近集结和入侵的敌人对战。

敌人是从一面混凝土墙后面定向爆破进来的,初步估计超过四十人,正规军,训练有素,经验丰富,马尔南德斯的牢房已经被占领了,现在布鲁斯的人正在分隔据守争取将敌人困在几个不同的地方分别消灭,但出于人手不足的原因效果并不明显。

“幽灵呢?”重拳一边走一边射击一边问绅士。

“灯一黑就不见了,这小子跟鬼一样。”绅士连开数枪将一名突然出现的敌人放到然后又扔了几枚手雷过去剧烈的爆炸中又有两名敌人被炸飞得从里面飞出来。

“去哪?”军医在后面问。

现在他们的情况非常的糟糕,附近都是敌人,而他们六个人只有一半带着夜视设备,而敌人的数量有占有绝对优势,所以他们一直处于下风。

“前面左转,必须在敌人何为之前和我的人汇合,否则我们就得死在这个地方。”布鲁斯在后面一边向追击的敌人扫射一边吼道。

“前面也都是敌人。”绅士说,“好像没那么容易。”

“拼了。”重拳从一具敌人的尸体上扯下夜视仪丢给身后的军医,“再找一个。”

“轰轰……”两声巨响中整个防空洞都跟着颤抖起来,很快通道里就吹来了滚滚硝烟,这次爆炸规模非常大,墙壁上甚至都出现了成片的裂痕,仿佛随时都会塌下来一样……

幸运的爆炸的地方里这边较远,但这边敌人的数量却不在少数,几个人一路冲杀速度够快,几乎都是在敌人准备对他们进行围堵之前逃离控制,几次下来都险象环生,幸运的是还没有出现伤亡。

“我靠,敌人的火力太猛了。”绅士被敌人的乱枪逼了回来,现在他们被困在了一条狭窄的巷道里,几个人只能分组据守两翼抵挡敌人的猛攻,如果不是布鲁斯对这里的熟悉他们早就被逼近死胡同了,只是现在他们和进死胡同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好像是俄国人。”百忙之中绅士剥掉一具尸体的头套,这个人有明显的高加索人种特征。

“他们终于忍不住了。”重拳连续往一侧的通道丢了几枚手雷炸得试图攻上来敌人人仰马翻,但紧跟着报复也来了,更多的手雷飞了过来。

“****,躲。”重拳大吼一声撞开旁边的房门钻了进去,几乎同时连续的爆炸在门外响起,巨响几乎将他震晕,如果不是他躲得快肯定被弹片撕成碎片了,硝烟弥漫中他挣扎着爬起来,头晕目眩的根本站不稳,扶着墙稳定了一下这才勉强站住,夜视仪上出现了一条裂痕,但还在工作。

“还有人吗?”重拳大声吼道,他很担心其他人的处境,毕竟爆炸不是那么容易躲避的,他吼了几声,只是声音连他自己都听不清楚,爆炸太近了,耳朵里还在嗡嗡作响根本什么都听不清。

见效果不怎么样重拳就提着枪向门外走去,门早已经被炸得面目全非,整个门体都已经变形了,扭曲的歪倒在一边,门外弹雨乱飞,几名敌人从他眼前冲了过去……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