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457.第1457章 、屠戮计划(03)

1457.第1457章 、屠戮计划(03)


                拉莫斯是个有故事的人,他的不是虽然够不上里一起诡异,但也算是经历丰富了,特别是跟了现在的老板之后,值钱算是个很干净的人,有着统领一个集团的经历,在加入这家公司之后他慢慢的被这里的一切通化,并且成为了其中的佼佼者,凭借个人出色的交际能力很快成为黑白通吃的干练一份子。 (.. )

在经历了诸多风浪之后他真正的成为了老板最信任的手下之一,突出的业绩和能力的非凡也给他带来了滚滚财源,由于他只是个大局掌控者,具体的走私工作都是由下面的海路运输团推负责所以他还没有经历过类似的遭遇,老板给他派遣的十几名专业保镖也算得上行业内最清闲的,钱赚的很多,危险却又少之又少,多年里他从没受到过任何人身威胁,对他来说这真的是第一次,他始终想不通的一个问题就是自己如何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中招的,自己的那两个保镖去哪了?为什么不反抗?还是没能反抗?要知道他身边的两个最信任的是前特工出身,没那么容易被搞定的。

当他第一看到幽灵的时候就明白自己恐怕凶多吉少,虽然他不清楚幽灵是什么人,但他身上那种浓重的杀戮气息让拉莫斯心里一凉,恍惚间他仿佛感觉到了死神正在接近……

从另一个方面讲拉莫斯知道绑匪如果只为求财一般情况下为了避免时候被警方追捕都会遮住面目,避免被受害者认出来,如挡住自己面目的绑匪只有两种,一种是极其强悍,根本就不怕被认出来,或者在干完这票之后就远走高飞,另一种就是他们根本没打算留活口,想到这个他心里就不由得一紧,看来自己之前的想法好像是太乐观了。

“聊聊?”幽灵和颜悦色的看着他,就像见了一个老朋友。

拉莫斯迅速权衡了一下该怎么应对,面前这个人让他感觉到了生命危险,该如何应对?不理吗?那好像没什么用,回应?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不过他很清楚现在他急需弄清两件事,一个是对方的身份,第二个是对方的目的,如果是老板的人这两个问题可以同时弄清,如果不是就有点麻烦了,不过如果多方只求财反倒好处理一些,于是他在深思熟虑之后才开口:“呃……我该怎么开口?”

“很简单,我们玩儿个问答游戏,如果合作愉快的话你就不会受苦。”幽灵坐在拉莫斯对面,“都是成年人,都是混在一个圈子里的,该明白我说的意思。”

一个圈子?拉莫斯想了想,难道是老板的人,老板要他来惩罚自己?但为什么要问问题?要看我昨天晚上反馈的情况是否真实?看来还得试探一下,于是他又想了一下才开口道:“作为一个生意人我不太明白你说的话,还请明示,如果在能力范围内我肯定合作,只是你们把我弄来的目的是什么?”

“原来你是没打算合作。”幽灵笑了笑将手里的东西摊开露出里面的一排排钢针和奇怪的刀具,“来,选一种,让你享受一下。”

拉莫斯看到这些东西之后不由得毛骨悚然,让他害怕的是那些奇怪的刀具而非细细的钢针,虽然他不懂这些东西的具体用法,但他却能猜测到这玩意儿肯定是用来行刑的,不过他的脸上还是表现的非常平静,多年里的各种场合所经历的事情让他练就了一种超好的心理素质,不把内心的开心或者恐惧带在脸上。

“怎么?不选吗?那我自己来了?”幽灵搓了搓手伸手拿起一根足有二十厘米的钢针,其实这种钢针的致痛效果远不如那些细如牛毛的一寸针和二寸针,但从视觉效果上看好像非常的吓人,只是幽灵忘了一点,那就是对于老外他们不理解这种东西的恐怖,在他们看来这只是一些细针罢了,这玩意儿扎一百下也不会有多大的问题,对拉莫斯来说反倒是那些奇形怪状的刀子反倒对他更有威慑力,所他反而少了很多心理负担,当幽灵将长针一些插进他的头顶他的心里才升起了意思恐惧,他不知道这东西扎进大脑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但现在人为刀俎,自己也没法反抗,只能听天由命了,但身体在自我保护意识还是让他开始挣扎躲避,可是在幽灵将第二根针刺入他的颈椎之后他就彻底不能动了,不应该说出了眼睛之外。

“这次是封住你的身体四肢,如果施针位置稍有偏差恐怕下半辈子你只能卧床了,脖子以下不可能有任何感觉,你连轮椅都没法坐,整天只能和自己的屎尿为伍,恐怕连自杀的都不太可能。”幽灵拍了拍拉莫斯的后脑,“怎么样?愿不愿意继续我们的问答游戏?”

拉莫斯心胆俱震,他的确很害怕,虽然他不知道幽灵说的是不是真的,但以多年的经验判断幽灵的话语中肯定有威吓的作用,他现在很犹豫,虽然挨了两针,但他并没有感觉到痛,连打针的那种疼痛都没有,只能感觉到皮肤被刺穿,长长的针体扎进皮肉,同感仿佛从身体上消失了一般,可是身体的直觉都还在,他甚至还能感觉到自己的手指,只是完全无法控制。

“看来你还是不相信我。”幽灵摇了摇头又拿起一根针,“这根下去和第一针配合在一起你会感觉到很奇妙。”说完将针刺入了拉莫斯的额角然后坐下来看着他。

拉莫斯只感觉自己被扎了一下,除此之外在没有一点感觉,就在他绝对幽灵言过其实的时候突然绝对头上一阵剧痛,那种感觉就像是有人正在用斧子将他的头劈开,一下比一下痛得厉害,两秒钟之后他的汗就下来了,瀑布一样狂流,同时大小便失禁,他开始失去控制的大叫,他甚至产生了一种想回头看看的强烈冲动,因为他怀疑身后有人正在一下下的将他的头劈开……

剧痛根本无法忍受,但他却非常的清醒,根本一点昏过去的意思都没有,幽灵就这么默默的看着他,一分钟之后又在他另一侧的额头上扎了一针,特通瞬间就消失了,痛苦瞬间的抽离拉莫斯就感觉眼前黑天旋地转开始剧烈的呕吐,呕吐物喷的满身都是,极其的恶心。

幽灵看着他:“怎么样?现在是不是觉得对肉体的折磨反倒是一种享受?”

拉莫斯根本就没力气说话,只是在那干呕,幽灵却自顾自地继续说道:“之前我非常冲上血肉横飞的审讯手段,但那并非我的本意,在经历了太多事情之后我也发生了一系列的改变,这门手艺我练了多年,直到现在才拿出来使用,效果反倒比割肉剁骨更好,没人能挺得过我用十根针,你要不要挑战一下?”

拉莫斯还是不说话,只是在那一动不动的喘粗气。幽灵笑了笑又拿起一根最小的针:“这根下去痛苦翻倍,不管你合作我都要下针。”说我毫不犹豫的讲针刺入了他的耳后,拉莫斯彻底崩溃了,他从没感觉过这种痛苦,一波波的疼痛让他有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感觉,同时他发现自己大脑中一片空白,幽灵也开始发问,剧痛已经让他根本顾不上思考只能讲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他终于明白幽灵为什么说不管合不合作这一针都必须下,在这种情况下他根本就没有思考的机会,也就是说没办法说谎,剧痛让他失去了随时编织谎言的能力……

一个小时之后幽灵的审讯完成,基本上将这小子脑子里的东西全都掏空了,得到的东西比期待的少,关于老板他了解的不多,也就见过几面,他这个集团看起来不小,但在老板手下也只是一个小分支,每年两次和老板会面,除非有正大事物,所以基本上都是电话联络,至于老板的名字他都没资格知道,只称其为老板或者m先生,公司的总部在里约热内卢,几次和老板会面都是在里约的一栋私人别墅,据说是老板的办公地点,至于老板是不是马丁他不清楚,他只知道老板的规格很高,出入低调,但身边带着的都是顶级保镖,别墅守卫森严,拥有最现代化的防护系统,除此之外他还知道老板还有一栋海滨别墅,具体地点不详,老板出了工作之外一半的时间都住在那里,关于老板的产业他知道一些,但据说也只是一小部分,他知道老板在全世界范围内有六家走私公司,至少三家制毒工厂和两家地下伪钞厂,其他还有用来洗钱的金融公司、赌场……等等一系列的商业链条他只是了解过大概,细节完全不清楚,这些还都是和在见老板的时候其他几个同级别的负责人说的。

“这个m先生是马丁的可能性有多大?”军医问绅士。

“不知道,不过我们有必要去去一趟里约。”绅士整理着资料说,“走之前再进行两次审讯,确认他把知道的都告诉我们了。”

“没问题,这种人好对付,很少有人能过的了我这关。”幽灵很得意地说。

“嗯,干得好。”绅士拍了拍他的肩膀。

里约热内卢葡萄牙语,意即“一月的河“,有时简称为里约,曾经是巴西及葡萄牙帝国首都(1808年–1821年)位于巴西东南部沿海地区,在1960年以前为巴西首都,东南濒临大西洋,海岸线长636公里。里约热内卢属于热带草原气候,终年高温,一年中有明显的干季和湿季。里约热内卢州不仅是巴西乃至南美的重要门户,同时也是巴西及南美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之一,素以巴西重要交通枢纽和信息通讯、旅游、文化、金融和保险中心而闻名。里约州是巴西第二大工业基地。市境内的里约热内卢港是世界三大天然良港之一,里约热内卢基督像是该市的标志,也是世界新七大奇迹之一。

里约热内卢也是巴西第二大城市,仅次于圣保罗,又被称为巴西的第二首都,著名的国际大都市。是全国最大进口港、全国经济中心,同时也是全国重要的交通中心。背山面水,港湾优良。工业主要有纺织、印刷、汽车等,有七百多家银行和最大的股票交易所;有世界最大的马拉卡纳体育场。海滨风景优美,为南美洲著名旅游胜地。

“可惜我们不是来旅游的。”重拳看着满大街不同肤色的游人不由得一阵感慨,这么多年他们奔走在世界各地都是为了完成这样那样的任务,从没有真正为自己游山逛水的放松过,几乎每次都是惊险万分的追杀或者逃亡,孩子都几岁了都没能陪着家人出去玩儿玩,想来心里还是多少回有些愧疚的。

“我们有这个兴致也没这个时间,就算是有这个时间也没这个心情,事情不解决永远没法放松,永远找不到安全感。”绅士升起车窗,“走吧,干我们的活儿。”

幽灵开车前往布鲁斯安排的落脚点,这次行动他们没有通知赫斯,虽然瞒不了多久,对面可是一个世界级的情报机构,无孔不入,很快就能查到他们的下落,但这点时间也够他们干很多事情。

“如果赫斯问我们该怎么解释?”显然军医很担心这个问题。

“简单,我们只是来追查,并没有获得任何和马丁有关的线索,总不能把猜测告诉他们吧?”绅士说,“如果我们在这里发现马丁一定要告诉他们,这是约定,必须履行。”

“你真是这么想的?”重拳有点惊讶。

“当然,我说话算数。”绅士笑了笑,不过他们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个笑容中充满了阴险狡诈,让人实在是不放心,看的军医这个别扭。

“好吧,我选择相信你。”重拳耸了耸肩,同样漏出了一个狡诈的笑容。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