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454.第1454章 、海盗行径(04)

1454.第1454章 、海盗行径(04)


                船长从没想过自己会这么狼狈,在烟雾弥漫的那一刻他甚至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就瞬间涕泪横流,剧烈的咳嗽让他有种恨不得把肺都吐出来的想法,船舱里的所有人都中招了,船长明白这艘船完了,恍惚间他看到一个砸破舷窗跳进来开始逐一射杀里面的船员,不管是挣扎的还是试图抵抗的都无一幸免,没多久他就在刺鼻的瓦斯味中问道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儿。

船长看着那人将所有人都干掉然后慢慢的走向自己,鼻涕眼泪一大把的他根本就看不清对方的长相,他只能模糊的看到那个人站在自己面前,仿佛是在戏谑地看着自己,冰冷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具尸体。

突然他就感觉头上一阵剧痛,紧跟着就失去了知觉,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醒了过来,首先感觉到的是剧烈的头痛,很快他就能感觉到除了外伤的疼痛之外还有来自头颅内部的疼痛。

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甲板上,雨还在下,但已经小了很多,船只也没有那么颠簸了,风雨仿佛马上就要过去了。

船长试图坐起身,动了几下才察觉手脚已经被捆了起来。

“别费劲了。”幽灵坐在一边说,“老实躺着吧。”

“你们到底是谁?”船长徒劳的挣扎了继续,最终还是放弃了。

“反正说了你也不认识。”幽灵向后缩了缩躲开上面落下来的雨水点上一支烟。

船长没说话将目光扫向四周,这才发现甲板上躺满了人,全都是他的船员,绝大多数一动不动,只有少数几个人的身体才冰冷的雨水中发抖。

“别看了,没几个活的。”幽灵很有兴趣的看着他。

“杀了人赎金可就没了。”船长说,他倒是不怎么害怕,或者说他已经绝望,已经忘记了害怕。

“是吗?没关系,反正船上还有很多东西,我想只要价格合理,你们的老板肯定愿意回收这批货,货值的百分之十,一顿多价值的百分之十数目也是相当可观的,回收之后虽然成本高了很多,但售出的利润还是相当客观的,有些事情到了一定程度已经不是钱能解决的了,如果你们不能按时交货损失的可就不单单是钱那么简单了,还有可能是口杯和信誉,谁说贩毒不需要这些东西?”幽灵吸着烟说,“我想你们老板肯定很看着这些。”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船长又问了一次,他越来越迷惑了,如果说这些人能发现那批军火也不是很稀奇,但那批毒品却隐藏的非常好,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除非他们能把整艘船都翻过来,可听他的口气分明是已经知道了,而且还知道数目。

“给你个机会,把我的话转述给你的上级。”幽灵几步走到船长身前手将他提了起来,轻松的如同提着一只鸡,这倒是让船长吃惊不小,自己近两百榜的体重在他手里就像个玩具一样,这家后到底有多大力气?

幽灵提着船长进了驾驶舱,让船长惊讶的是他居然看到一个人在掌舵。

“这玩意儿还真没啥意思。”绅士丢下船舵,“还是自动驾驶比较好用。”

船长一下认出了这个人的声音,就是之前和他在无线电谈判的那个人。

“怎么样?谈妥了?”绅士靠在一边点上烟问。

幽灵点了点头:“该说的我都说了,只是他还没表态!”

“那算什么谈妥?”绅士低头看着船长,“明白自己什么处境吧?”

船长不说话,绅士见状笑了笑:“如果你合作至少可以救十个人,包括你的二副和轮机长。”

“我不相信你。”船长终于开口了。

“嗯,明白。”绅士点了点头,“不过你必须相信。”说着他将自己的电脑对准船长,“看看。”

船长就看了一眼马上认出那是动力室的图像,只见动力室里跪着七八个双手反剪的船员,一个人正持枪站在这些人的身后。

“合作?”绅士问。

“你们都是疯子?杀人狂!”船长愤怒的吼叫。

“你们呢?毒贩,军火商,不直接杀人,但害的人比我们更多。”绅士说,“杀你们也算为民除害。”

“你……”船长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反驳,这的确是他干了很多年的勾当。

“好了,再问一次,是否愿意转达我们的意思?”绅士问。

船长没有立即回答,绅士摇了摇头按着通话器说了一句:“他不同意。”

几乎同时船长就看到画面里已经船员被打爆了头。

“好了,别再杀人了。”船长终于妥协了,“我合作。”

绅士点了点头:“放开他。”

幽灵立即放开船长,还把他扶起来按在椅子上,船长叹了口气活动了一下麻木的双手打开通信设备开始和上面取得联络。

“把这边的情况详细介绍一下。”身上在他身后说。

船长很听话,将发生的事情很细致的描述了一遍,并且将绅士他们的要求转述了过去,最后绅士直接和“上面”通话进行讨价还价,最终达成协议,对方同意他们提出的条件,按照毒品市值计算的百分之八回收这批毒品和军火,并且同意支付预付款,用意保证剩余船员的生命安全。

“这些家伙居然还挺负责。”幽灵觉得有点惊讶。

“公司一向对我们不薄。”船长说。

“你们公司很牛,还分几个地方办公。”绅士看着追踪定位出来的地点说,这是他几次监控通信分析出来的结果,居然在世界上几个不同的地方。

船长没说话,他知道什么时候该闭嘴,其实他也不是很清楚公司的办公地点到底在什么地方。

“好了,目的达到,谢谢合作。”绅士拍了拍船长的肩膀,“我们该走了。”

船长一愣,有点摸不到头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些怎么说话不算数,难道要处决他的船员?没等他反应过来绅士和幽灵就已经出去了,把他一个人丢在船舱里,一时间他还反应不过来,以为这些疯子真的去处决他的手下了,怎么可以如此的出尔反尔,船长勃然大怒,起身冲了出去,外面没人,出了稀稀拉拉的小雨什么都没看见,他一路追到船尾才发现绅士一行人已经在海面上的快艇里了,那是船上的救生艇,让他崩溃的是快艇上只有五个人,五个人就把他们几十号人弄得如此狼狈,轻易的占领了他们的船只,而现在又拍拍屁股一走了之。

船长彻底晕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很长时间他都反应不来,他甚至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愣愣地站在雨中看着远去的快艇,五分钟之后他才确信自己没做梦,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他很快又发现远远的海面上隐约出现了陆地,原来他们已经里海岸不远了。

船长还是不敢肯定自己看到了一切,转身跑回去把被关起来的人都放了出来,所有人都不相信这是真的,立即全船搜索,将尸体和伤员全都找出来直到此时他们才相信那些人已经走了,他们这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清点之后船长才发现他们损失最大的还是方面,货物反倒是没有什么问题,不管是能见光的还是见不得光的都还算完整,至于船员死了至少有一半人,还有很多人都带着伤,对方就这么走了,为什么?他们到底在搞什么鬼?货物不要钱也不要,上传杀人过瘾来了?船长真是百思不得其解,确认再三之后他们才最终相信危机已经过去了,船长这才指挥船员重整旗鼓准备继续航行,任务还没有完成,损失虽然很大,只要完成交易就可以去法国停靠然后再对此事的后续进行处理。

惊魂未定的船员很快就走向了各自的工作岗位,可是没多久他们就发现了更多的问题,首先是燃油系统故障,输油管线堵塞,需要时间清查,动力系统故障,应该是之前维修不彻底留下的后遗症,虽然有一大堆的麻烦,但对于他们这些刚刚在鬼门关转了一圈的人来说都算不得什么,一切麻烦都预示着他们还有命在,只有活人才有机会面对这些问题。

总体上讲船只还算完整,确认位置之后他们才发现自己离法国海岸已经不远,但现在还不是靠岸的时候,他们必须回到公海完成这笔交易,把那些东西交给买家他们也能减少一些靠岸之后的风险,最重要的是可以对上层有个交代,这次他们的经历如果说出去恐怕上面的头头们打死也不会相信。

就在他们情绪慢慢稳定下来开始收拾船只准备继续完成任务的时候突然底舱传来了一声巨响,甲板上的人有好几个都被震趴下了,就在他们以为这是动力系统试车发生故障的时候又是一声巨响,整艘船剧烈的摇晃了起来,一些经验老到的水手通过船体的震动一下就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船底漏了,正在进水。

很快下面的消息就传来的上来,底舱的军火炸了,把船炸了一个大洞,虽然这次走私的军火并不是很多,但一次充分的殉爆也足够把这艘船破坏到在海上无法修复的地步。

船长好像瞬间就想通了其中的原因,肯定是那些“海盗”干的,他们在军火里装了炸弹,而自己的人却没有发现,这些白痴……船长在心里咒骂着自己的手下,他这才明白为什么那些海盗如此轻易的撤离,原来是早就做了一切安排,很显然这些人根本就没打算饶过自己这一船的人。

不过现在想这些已经没用了,船长立即组织人手逃生,船沉下去需要时间,所以他叫人去看看能不能把那些毒品带出来,哪怕是一部分,也能减少一些损失。

所有活人立即准备逃生,他们都经过这方面的训练,船沉下去是需要时间的,所以他们虽然急迫,但并不慌乱,一切都是按照演习的步骤紧张有序大家进行着,当他们开始准备把救生艇放进海里的时候却发现,所有的救生艇都已经被破坏了,放进海里很快就沉了,这下所有人都慌了,这简直是要他们的命,于是他们立即跳进海里往海岸的方向游去,最多十几公里他们就可以到达海边,也不算是绝境,只是在这冰冷的海水里游泳可不是那么轻松的。

很快船上的人全都跳进了海里,不得不说他们的运气很好,有人居然找了两只充气筏,这无疑是两根救命稻草,只是充气筏根本无法装下所有人,一时间争斗四起,而这些家伙又都有枪,很快就有几个人被打死,一艘充气阀被流弹打穿,无法使用,一些人为了活命远离了充气筏准备奋力游回到陆地,一些强者占领了唯一的充气筏和另一部分试图争斗敌人在海面上对射,船长也在筏子上,他并不愿意看到这种场面,可此时也只能无奈的喝止和吼叫,但却毫无用处。

然而这只是噩梦的开始,死者流出的鲜血引来了几条鲨鱼……

来势汹汹的鲨鱼和猝不及防的船员撞在了一起,先是飘在海面上的尸体被撕咬得粉碎,而活着的船员仓皇逃走,随着血量的外流更多的鲨鱼游了过来,尸体已经无法满足这些海狼的胃口,它们开始追逐攻击活人,于是海面上响起了连续的枪声、惊恐与绝望的尖叫,水里的人拼命往充气筏上爬,而上面的人唯恐落进水里立即开枪阻挡,还有人射杀鲨鱼,一时间场面机器的混乱,整片海面都被鲜血染红了,到处都飘满了石块和翻着白肚皮的鲨鱼,场面极其的血腥,最后只有包括船长在内的六个躲在充气筏上的人活了下来,在细雨中发着抖将筏子靠岸,几个人兴奋冲上海岸爬上滩头他们就远远地看到了灯光,可就在这个时候一排子弹扫过来将最前面的两人放倒……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