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463.第1463章 、屠戮计划(09)

1463.第1463章 、屠戮计划(09)


                马尔南德斯彻底废了,再也不是那个呼风唤雨的风云人物了,在这里他就是一个还没到时期的阶下囚,在这里他整天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没人关心他的生死,所有人都只是对他了解的情况感兴趣,或许他再也没有重见天日的机会,世界很大,却没有他一寸容身之地,他很清楚自己即将面临什么,所以他也已经不在乎这些非人的虐待,一切对他来说都已经没有意义,活下去和死掉的却别就是还能否感知到痛苦,可是死亡对他来说却已经变成了一种奢望,他想死掉,一了百了,可是现在他又无从选择,死亡对他是一种施舍,是最好的解脱,可是去却没有任何办法把自己弄死,幽灵之前下的针完全将他的手脚搞废了,现在他能感觉到四肢僵化,肌肉开始萎缩,可能真如幽灵说的那样,就算下半辈子活着也只能躺在床上,再也别想站起来……

这段时间的连续审讯搞的他已经无法应付,不管是药物还是疲劳审讯对他来说都是巨大的折磨,两者交替使用的目的是为了证明他说的内容是否可信,几次审讯的结果对比之后发现基本上都没什么问题,只是令人兴奋的内容少之又少,虽然他是马丁的副手,但他也只是负责做具体事情,大事件基本上都接触不到,以至于他根本就不知道马丁具体去了什么地方,只是有些端起的行动计划,比如上次提到的叙利亚,马丁的确是在那里出现了,但绅士他们连动手的机会都没有,虽然没能干掉马丁,但也从侧面证明力马尔南德斯说的倒也没错。

只是,这样的消息太少了,马尔南德斯精明过人,他的谋划能力仅次于马丁,一些交给他的任务都会办的妥妥当当,深受马丁的信任,只是马丁性格天生谨慎,很少有手下能了解他能更多的东西,马尔南德斯也不例外,所以他们尽管是高层,但对马丁的行踪却不是很清楚,就连他平时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甚至就连马丁平日会在那些国家出没都搞不清楚。

这的确让绅士他们最恼火的问题,好不容易捉了一个马丁身边的人,可审了这么久得到的却还是一些很边缘的东西,如同鸡肋一样食之无肉弃之可惜。

“这家伙知道的可能都说了,你觉得到了这个地步他还有必要隐瞒什么吗?”离开关押马尔南德斯的房间幽灵一边抽烟一边走着问重拳。

“我哪知道,这又不是我经手的审讯,他的状态都是刚才看来的,具体审讯过程没经历到根本就无从判断,所以你要是想知道,我大可对他在来议论全方位的审讯。”重拳耸了耸肩一脸的无所谓,就像在说什么平常的事情,丝毫不像是在手要对一个人进行严刑逼供。

“估计你还没到兴头上他就已经被折腾死了,以他的状态就算不用刑也不可能活太久,除非送到大医院还可能有一线转机。”幽灵说。

“靠,你同情他?”重拳转回头表情古怪的看着他。

“当然不是,我只是打个比方。”幽灵摇了摇头,“现在我们能做的已经不多了,剩下的就得靠赫斯和布鲁斯他们的情报分析和搜集了,找到马丁这份工作中我们只能干粗活。”

重拳点了点头颇有感触的说:“其实我们就是一线冲锋的大头兵,真正懂技术的都在做情报分析,他们可不用冲锋陷阵,间谍也只是算是高级体力工作者,那些情报分析师才是高级脑力劳动者。”

“如果马丁知道马尔南德斯在这里受苦你说他会不会来救人?”幽灵突然岔开话题问道。

重拳想了想才说:“嗯,有这个可能,不过以他那种利益优先的考虑问题方式也不好说,毕竟以我们现在了解的情况来看马尔南德斯知道的情况不多,所以为了他冒太大风险显然不划算,所以来救的可能性不大。”

“嗯。”幽灵点了点头,“不过我总觉得这里不安全,不知道是不太多虑了。”

“你是对这里的防御不满意吧?布鲁斯布置的人不多对吧?想多了,马丁怎么可能这么容易找到这里?”重拳看着他问道。

“或许吧,我也说不清。”幽灵挠了挠头,“但愿如此,希望是我想多了。”

“嗯,的确有可能是你想多了。”正说着他们就看见前面几个马丁的人正聚在一个岔路口抽烟,他们刚才从那里过来知道那有个吸烟室。

“看。”重拳目光指向那些人,其中有一个是阿伦,这家伙也算是他们的老相识了。

“好久不见。”阿伦也看到了他们迎了上来和二人击掌。

“你也被安排在这了?”幽灵问。

“不,我另有任务,这次是来办事的。”阿伦地上烟,重拳摆了摆手拒绝了。

幽灵点上一只:“哦,那办什么我就不多问了。”

幽灵知道阿伦和他们雇佣军不太一样,虽然布鲁斯的手下也有一支队伍,表面上也是打着雇佣军的旗号,偶尔也会接一些任务,但实质上这批人并非纯粹的雇佣军,他们大多都是为了布鲁斯的团体利益服务的,至于这个团体有多大,能力有多强好像没人能真正弄清,从表面上看布鲁斯是个集情报贩子,中间人,雇佣军首领于一身的特殊人物,但实质上在他搜集情报上投入主要的时间和经历,至于雇佣军这行他干的少之又少,他手下的那批人基本上都是在完成一些秘密任务,经常消失,时间不固定,最让人摸不着的头脑的是这些人的行踪,他们有可能在美国突然不见,谁也不知道他们去了什么地方,就在大家纳闷他们去向的时候他们有可能出现在俄国或者更远的地方,让人摸不着头脑,甚至很久都不会露面,如同完全消失了一样。

所以布鲁斯的人更像是间谍和专业情报特工,而非传统意义上的雇佣军或者赏金猎人,他们这行的规矩就是对方不说也就不该问,很多事情都不是保密那么简单的,动则人命关天甚至国家利益,所以干他们这行的要有好奇心,但要对需要调查的事情有好奇心,不能对什么事情都好奇,那是会引起不有必要的麻烦的。

“内部的有些手续,没什么。”阿伦笑了笑,“怎么二位沧桑了不少?”

“老了呗。”重拳耸了耸肩。

“哈哈,你们好像还没我大。”阿伦大笑。

“你还在做我们的事情吗?”幽灵指的是关于马丁的事情。

“有参与,但不是全部,你知道我们的业务比多,会有一些关联和重叠的地方,毕竟这圈子不是很大,情报汇总和搜集是有可能相关联的。”

“最好帮我们早点把他弄出来。”重拳说。

“这个自然,这是我们合作的初衷。”阿伦点了点头。

“你们两个是不是清闲的过头了?回去。”芙蓉叉着腰出现在他们身后不远处的地方,一脸嗔怒的看着他们。

“吆,该走了,改天聊。”重拳和阿伦说了一声就像芙蓉走去,“妞儿,你怎么了?想好太久没回家了?火气被憋得这么大?”

“我还没你那么无聊,三天不见女人就心痒,下次去红灯区小心点,消息玛丽切了你的根儿。”芙蓉白了他一眼毫不示弱的反唇相讥。

“怕什么,我是去学技术的,技术不好怎么侍奉老婆?”重拳奸笑着说。

“无耻。”芙蓉转身就走,她可没心思和重拳在这里开低级玩笑,“绅士叫你们十分钟后去商量事情。”

绅士和布鲁斯已经结束了见面之后的第一次情报交换,基本上都是一些对现有行动有帮助的,但对总体目标意义不大的边缘情报,不过至少对打击马丁的产业有一定的帮助,从几次行动来看效果不错,赫斯的人已经从马丁的产业中获利上千万,布鲁斯也是收获颇丰,他的人打掉的一个赌场就抄走了现金一千多万,只有绅士他们完全以破坏为主,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但造成的损失也是布鲁斯的人和ci无法相比的。

“根据ci的统计你们可能已经触怒了马丁,他可能会采取一系列的报复,你们要小心。”布鲁斯说,“我们并不是把发现的马丁所有的产业都捣毁了,留下一部分监视起来作为搜集情报使用,这些就是从这些产业的请保重弄来的。”

“这个我们一直有准备,只是一直没给他们机会。”布鲁斯说。

“根据情报分析显示他们很有可能对你们的家人下手,至于产业……你们好像也已经没什么产业了。”布鲁斯说。

“放心,我是会做好相应的安排的。”布鲁斯说。

“嗯。”布鲁斯点了点头,“另外ci的人对你们也有监视,这状态好像恢复的马丁时期,他们对你们并不信任,所以你们要小心他们私下里搞小动作,俄国人的直接介入对他们是个刺激,对你们来说算是一个不是很好的机会,之所以这么说还是出于你们和俄国人的紧张关系,他们有可能成为你们的竞争对手,也有可能无视你们直接针对ci,那对你们来说这就是趁乱取利的机会。”

“这问题我也想过了,只是事情可能有点复杂,俄国人的介入对我们恐怕不会有什么好处,我们夹在中间是个麻烦,美国人不信任我们,俄国人又觉得我们和美国人穿一条裤子,这才是最大的问题,没果然很可能在利用我们的同时削弱我们,而俄国人正是最合适的人选,叫我们和俄国人来一次激烈碰撞,输赢不重要,重要的是实力消耗,不管是俄国人还是我们,消耗的月惨烈越好,这正是美国人想看到的,我想这一天应该不会太远了,我们必须尽快做出预案,否则会非常的麻烦。”

布鲁斯点了点头:“有远虑是好事,只是不要陷得太深。”

“我们已经闲得很深了,这是没办法的办法,队长不露面的愿意最大的可能就是避开美国人的追捕,如果他落在ci的手里,那我们和ci的合作就完全没有意义了,赫斯他们拿到队长手里的东西我们就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而他们也可以从容地去调查马丁的下落,解决这个问题根本不需要我们的参与。”

“你说的没错,只是你们队长的消失的确太蹊跷了,我总觉得这其中有什么我们没有想到的隐情。”布鲁斯说,“你们应该尽快找到他,我总觉得他处境不太妙,甚至很危险。”

“我们也想,只是找不到,他只是和马丁单独联系。”绅士叹了口气,“根本就不见我们,这举动的确很蹊跷。”

“军医不敢违背他的命令这很正常,不过你们还是得自己确认一下,毕竟……”布鲁斯想了想没有再说下去,原本他是打算说军医是个有前科的人,但话到嘴边有咽了下去,现在说这些话未免有挑拨离间之嫌。

“我知道,有些问题我也已经注意到了,只是很大程度上我们都身不由己,所以只能慢慢来,这件事没法着急,队长有什么打算我不知道,但他的压力肯定很大,这一点我绝对相信,所以我会努力将问题弄清,只是找到队长才能把彻底解决这个问题,我不清楚队长是怎么考虑的,但我相信他绝对有自己的理由。”

两人正聊着重拳和幽灵一摇三晃的从外面进来,见他们不说话了重拳就开玩笑说:“谈什么秘密?我们来了就闭嘴,分明是把我们当外人。”

“你这种自来熟的人没法当外人。”布鲁斯开玩笑说,这时有人送了一份文件进来,他扫了一眼,发现是之前在巴西绅士他们缴获那批文件的分析结果,他打开仔细看了一下脸色不是很好看的抬起头看着绅士,“结果出来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