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458.第1458章 、屠戮计划(04)

1458.第1458章 、屠戮计划(04)


                老板是个什么鸟人绅士他们没查到,代号m先生是马丁的可能性还是很高的,所以他们打算尝试一下,或者说求证一下,布鲁斯和赫斯那边都没有什么更有价值的收获之前他们只能靠自己现有的这点线索一路追查,情报搜集是一件很需要耐心和细心的工作,特别是他们这种搜集情报和执行任务都要独自承担的队伍,必须身怀绝技而且有着聪慧的头脑,能够从庞杂的线索中分析、整理出需要的内容然后付诸具体行动。

里约热内卢是个好地方,只是他们没有玩乐的心情和性质,目标的两栋别墅他们都要做前期侦查,m先生在哪里他们还不清楚,所以在安顿下来之后就兵分三路,绅士和幽灵去了海边,重拳和狮鹫前往富人区的别墅群,而军医留在落脚点负责情报整理和担任联络官,和布鲁斯那边交换情报,他们刚开始行动的没多久ci就找到了他们,赫斯质问绅士是不是要单独行动,后者将辩解了一番之后赫斯也就没话了,绅士说的没错,他们只是来调查,并没有得到任何和马丁相关的确实证据。

赫斯提出要联合行动,虽然绅士的辩解让他无可反驳,但很显然他也嗅到了其中不寻常的味道,对这条线索非常的感兴趣。

对此绅士并没有表示反对,他也没办法反对,之前的约定中有类似的协约,所以他只能同意,另外他们现在也需要人手,侦查虽然刚刚开始,但是他也发现了不管是海边别墅还是别墅群的目标地点都守卫森严,以他们五人只力想攻占任何一个的地方都非常的吃力。

ci的介入带来了诸多的不便,双方之间还是存在一定间隙的,想要做的融洽合作是不可能的,磕磕绊绊在所难免,第一天就因为侦查方式的问题发生了不愉快,重拳将一个特工的鼻梁打断了……

最后绅士和赫斯“商量”了一下,人马不在混编,分开行动,各自负责一栋别墅,ci负责别墅群,而绅士他们负责海边,虽然他们这边人手较少,但在得到ci的现代化侦查手段和完备的侦查设备之后也不会差到哪去。

三天之后他们两边都遇到了一个同样让他们困惑的问题,那就是不管是那边的别墅都是守卫森严,但就是不见任何一个像老板的人,偶尔进出的车辆上也是不同的面孔,看起来没一个和拉莫斯描述的老板外貌相近的。

“老板是不是不在?”幽灵有点不耐烦了。

“也有可能在里面躲着,或者是在另一边躲着。”重拳说,他之前在别墅群那边做了一半的侦查,相比之下他更相信“老板”在那边。

“无法确定。”绅士说,“至少我们没法证明他不在里面。”

“看这守卫情况如果不在没必要如此森严。”幽灵说。

“另一边守卫也同样森严,难不成他有分身术?”重拳并不同意他的观点。

“别忘了,拉莫斯提到过那边的别墅可是有办公功能的。”幽灵说,“如果是办公区干他们这行的守卫森严也算正常。”

“别吵了,大不了进去看看,反正在外面也没法证明‘老板’是不是在里面。”幽灵问军医,“另一边的情况怎么样了?他们好像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

“没进展,各种设备都用过了,就是没发现哪个人像是老板的,大部分是生面孔,只有几个人是黑市和****上有名的走私大亨或者首领,全都是疯子和变态狂,这两天里他们都在那边出没过。”军医说。

“在那边出没……看来‘老板’还是在那边的可能些比较大。”重拳的倾向性很明显。

“嗯……”绅士不可置否地应了一声。

“怎么办?要不晚上我进去看看?”幽灵问。

“别急,这种地方潜入难度较大,还是谨慎点好。”绅士摇了摇头,“再说没确定老板位置和身份之前我们最好不要打草惊蛇。”

“还是得等。”重拳叹了口气。

“有什么办法?所有的侦查手段都用上了,不管是透视还是扫描都弄不清里面的具体情况,除了等还能怎么样?”军医说。

“进去不是个明智的选择。”绅士又强调了一遍,“你们不觉得奇怪吗?如果‘老板’不在里面他们为什搞得守卫如此森严?”绅士突然说,“如果老板在里面他怎么就不露面?”

“要是做陷阱没必要弄成这样,森严的可能性有两种,一种是守卫重要人物,一种是保护重要物品,如果马丁在里面他不太可能轻易露面,在这种到处都是摄像头的城市太容易暴露了,ci的全球监控系统肯定很快就能找到他,所以他藏起来不露面也是可以理解的。”重拳分析道,“不过这些看似合理的结果也只是猜测而已,无从证实。”

“这是个难题,也是我们必须解决的问题。”绅士说,“想办法确认一下老板的身份吧。”

后面的两天里他们重新展开了一轮侦查,同样ci那边也是如此,不知道是没有进展还是有意隐瞒了什么反正反馈过来的消息和之前的没有太大的区别,如果他们这种牛逼哄哄的情报机构都没办法那就说明这里的情况有多特殊了。

赫斯的情报分析师们根据现有情报对马丁是否在里面进行了评估,结果可想而知,“老板”是马丁的可能性低于百分之二十,“老板”在里面的可能性低于百分之五十,总之不适合采取任何军事行动。

“你觉得ci会放弃这里吗?”重拳看着绅士。

“你觉得他们在没证明这里的‘老板’是不是马丁之前放弃吗?”绅士反问。

“那他们就该干点啥,在这傻等算什么?难道要我们动手他们坐享其成?”重拳说,一直以来他对ci就没什么好印象,不管对方做什么他都觉得不对劲。

“这个问题……”绅士摇了摇头没再说下去。

事情的进展比预想的更加不顺利,别墅里的情况有多复杂他们不知道,只是他们根本就没机会查到更多的东西,绅士每天盯在别墅的外面,幽灵一直想进去看看都没有得到允许,这件事太重要了,不能太草率,就连ci那边也没有什么进展,也只是在外面盯着,两方面的进展仿佛同时陷入了瓶颈。

前往世界各地的追查电话来源的小组陆续传回了消息,很大一部分都是中转站,只有布鲁斯的一组人查到了信号的来源,就是这里,那栋高级别墅区。

“至少目前为止我们的方向还算正确,现在我们是找到了整个链条不相连的两个环节,只差中间的连接,顺着连接我们就能查到买的那个在什么地方。”绅士说,“至少能查到非常有价值的线索。”

“可是现在我们却卡死在这,不知道该如何前进。”幽灵无聊地用军刀戳着左面,上面密密麻麻的全是刻痕。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不能闹出太大的动静,如果这里是马丁的据点那我们已经离目标很近了,只是如果这里只是他偶尔来或者手下的一个据点我们折腾太大的结果就有可能惊扰到马丁,他会藏匿起来,我们就更难找到他了。”绅士叹了口气,颇为无奈地说。

“瞻前顾后可不解决问题,在这耗下去也不是办法。”幽灵将军刀戳在桌上,“要我看就试试进去查个究竟。”

“如果实在不行就直接将这个别墅毁了,杀光所有人。”重拳凶狠的说,“至少给马丁添点堵。”

“你觉得ci能让我们这面干吗?”绅士点上烟,“现在可不是我们自己就能说了算的。”

“操,得到的比市区的还多。”重拳骂道,这话说的有点言过其实了,他们从ci那得到的实惠可是多于失去的权利。

“麻烦。”军医也是一脸的愁苦。

就在他们一筹莫展的实惠赫斯那边反馈了大量的信息回来,但全都是一些边缘性的信息,不过却从侧面证明了这个地方和马丁有着很直接的联系,两个月之前他的确在这里出没过。

“这些有什么鸟用?他曾经来过也不能说明他就在这里,他来过也不能说他是常住在这里。”重拳觉得这些都是马后炮,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帮助。

军医摆了摆手:“我们可不可以这么去考虑问题?这些信息中有一部分和拉莫斯招认的信息在时间的上是重合的,也就是他最后一次见‘老板’的时候马丁也在这里,这是否能说明马丁和‘老板’就是一个人呢?”

“这还是没有解决问题现有的问题,‘老板’是不是马丁是目前我们关心的次要问题,我们现在关心的是他在不在这里,我们该采取什么样的行动。”幽灵说,“首先我们不能放弃这里,其次我们不能随便采取行动,这才是重点。”

“可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我们没办法确认。”军医说,“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就这样几个人各持己见争论不休,狮鹫始终一言不发,只是默默的盯着别墅,这个时候如果没有好的办法解决问题还是不要添乱的好。

“现在我们只有两个选择,干,还是不干,干风险性大一些,不干只是消耗更多的时间,要我说就干,还是那句话就算鸟毛都查不到一根也能给马丁添点恶心,反正已经确定他和这里的关系,这至少是一个他手下重要的据点,是一个控制中心,一个为他赚钱的机构,我就不信这里毁了他不恼火,不跳脚,不发狂。”

“这只是下策。”绅士烦恼地说,“不过也可能是唯一的选择,再等一天,如果不行就干,这也算是给ci一个交代。”

一天不长,但对他们来说就是煎熬,等待永远是最不划算的,但事情永远不可能总是向着期待的方向发展,事情就是事情,一切都是机缘巧合,改变只是挣扎的方式,成功与否只能听天由命,人总要不停的给自己找活下去的理由,不停地找事情做,活着的本质是生存,贡献只是副产品,绅士他们的目的是复仇,复仇的目的是改变现状让给自己争取更好的生存空间,然而一切都已经变得越来越糟,他们也只是在不停的挣扎罢了。

一天以后一切都没有改变,不管是绅士他们还是ci都没有获得更多实质性的进展,看来只能采取非常手段了,原本绅士考虑的是通过这条线找到马丁,但现在看来好像只能用最笨的办法,杀进去看看马丁是否在里面,如果不在就只能当做是给马丁添点堵了。

既然走到了这一步那就得继续走下去,显然ci是不打算趟这趟浑水,他们是绝对不会担这个责任的,但他们又不甘心马丁被绅士他们找到,所以只是拍了两个人跟队,海滨别墅这边赫斯跟着一起行动,至于别墅区那边由布鲁斯的人负责,另外一名ci的特工跟着一起行动,其实这就是一种监视。

布鲁斯最终还是被绅士拖下水,现在居然走到了要和ci直接合作的地步,这也是一种无奈的结果,也不是他当初参与此事的初衷,不过他还是采取了一些必要的措施,就是参与的人员是以绅士的雇佣军身份出现,并非直接由他派遣,这也是一种自我保护,以他的能力给自己的队伍做一些掩护还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四个小时,所有准备工作都完成了,胡子邋遢的绅士丢下烟头:“干,他娘的,逼着我们干粗活,马丁这个王八蛋。”

“我们就没干过多少不是粗活的工作。”重拳拉栓上膛,“干,祈祷马丁在里面,弄死他我们就退休。”

“他要是在我一定打的他妈都不认识他,让他受刑一年半载的不许死,操。”幽灵也是慷慨激昂。

“期待越多失望越大,放平心态,我们不是来发泄情绪的,各位。”军医提醒他们……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