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453.第1453章 、海盗行径(03)

1453.第1453章 、海盗行径(03)


                大副不是白痴,甚至可以说很有谋略和胆识,他的决定也是正确的,抵抗才是他们唯一的出路,通信系统已经被入侵了,大副很清楚现在不管他们说什么对方都能听到,但这难不倒他,船员内部还有其他联络方式,所有可以轻松的联系上船尾的二副,两边约定了动手的时间,准备发动一次全满反击,一举夺回水星号的主动权但是他却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对手的能力和胆识远非他这种暴露出家的黑帮成员可比的,如果说对付的是一般的海盗他可能还有一些胜算,但绅士他们可是顶级雇佣军,虽然只有五个人,但制造出来的声势的确上这些船员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确定到底来了多少人,就算他们能察觉到人不多,但也没想到只有五个人这么少。

幽灵和船长谈判的目的并非是索取多少酬金,而是诱使他不停的和上面取得联系,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至于船员们的抵抗从开始就没停止过,幽灵已经钻到底仓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他在清理敌人,当然,除了动力室那边的一些正在抢修船只的水手,他没有动那些人,本来他破坏动力系统的时候就已经留了一手,只是让船只暂时无法航向,制造恐慌而已,如果全力修复的话估计用不了多久就能恢复动力。

其实中断的很大一部分水手并不是被干掉了,而是被绅士和军医困住,和其他人无法联络,所以才造成了大批水手被杀光的假象,这也是用来迷惑船长的。

大副的准备工作还没有完成,时间却是马上就要到了,船长和上面交代了这边发生的事情,并且把赎金的要求报了上去,开始上面还不是太相信他们遇到的麻烦,毕竟这种天气环境之下小一点的船只早就被海浪掀翻了,那这些海盗是怎么上来的?一开始他们甚至怀疑是不是船长另有他某,不过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然后果断召集忍受商讨该如何应对此次危机,一时间也没办法给他确定的答复,同时上面还要求他们进行有效的抵抗,几十号武装水手怎么可能束手就擒?

“船长先生,时间到了。”绅士准时的开启了和船长的通话。

“上面还在开会……十分钟实在是……”船长的话音还没落就听见对讲机里传来了一声枪响,紧跟着绅士的声音再次响起,“答案错误。”

“我们需要更多的时间。”船长揉着太阳穴说,其实他也是在和绅士周旋,靠外援和给赎金都不是最明智的办法,这种环境下是不可能有人来帮他们的,只能靠自己,何况手下还有几十号水手,而且是武装水手,多年来他们可一直干的都是一些个见不得光的勾当,大场面和大阵势也不是没见过,拼一下也不是毫无胜算,只是现在情况不明,敌人到底有多少人?自己能调动的人数还有多少人?船只的具体情况如何?这些都需要时间去统计,总不能太盲目的发动反击,那显然是很不明智的。

虽然敌人发动了突袭控制了很大一片区域,但可没打算坐以待毙,对敌人的示弱只是一种麻痹敌人的手段,问题在于该如何反击才能夺回船只,大副的举措虽然不是最稳妥的方法,但总归是一个开始,至少对敌人是一种试探。

过了一阵绅士才开口说:“好吧,再给你十分钟,不过如果十分钟后在没有合理的答复那我就连杀两人作为对你不守信誉的惩罚。”

船长叹了口气立即叫人摧大副快点动手,他可不希望船员被杀光。

很快外面就传来了激烈的枪声,但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就停止了,隔了几秒钟后突然传来一连串的爆炸,整艘船都跟着颤抖了几下,船长心里一沉,难道是对方垂死挣扎的同时要和他们同归于尽?

很快传船长就接到了报告,大副的行动宣告失败,大副本人在行动中阵亡,原来大副顺藤摸瓜的找到了敌人藏身的地方,发起突袭之后却发现你居然空无一人,就在他恼怒的时候附近突然发生爆炸,包括他在在内的四个人被炸死。

得知大副阵亡之后船长心里显是一紧,然后紧跟着听说船没事又不由得一松,心情复杂的连他自己都觉得不正常。

“联络二副,看看他们那边的情;问以动力舱那边什么时候能恢复动力。”船长对手下人说,“把这边所有能动的人都调到前面,守住驾驶舱。”

安排完之后船长一边想办法应付海盗的质问一边考虑对策,他已经意识到对方很难对付,但是让他觉得奇怪的是对方没有立即联络自己。

很快二副回复,他那边情况要好很多,他们的推进没有和敌人交火,现在他们已经成功占领后甲板,不得不说这是个好消息,另外动力舱那边的修复工作比预想的要快很多,预计半小时内可以恢复动力,更乐观的消息是那边没有发现敌人,动力舱里还有十六个人,而且都拿到了长枪,轮机长在那边负责指挥。

听到这些消息之后船长松了口气,看来情况正在慢慢的好转,现在唯一让他头痛的就是摸不透敌人到底要干什么,攻击时急时缓,要赎金有突然没了动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开着外面的风雨船长站起身开始重新部署防御,他考虑的很简单,那就是稳扎稳打,在夺回整艘船的控制权之前尽量减少损失,不管是人员还是控制范围,然后针对敌人所在的位置从新部署反击,将敌人压缩在某一个区域之内,如果能顺利的进行到这一步那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就算无法消灭这些敌人,只要动力恢复,船只继续前进,只要主动权在自己手里问题可以慢慢的解决。

“动力舱漏水点已经成功封堵,船尾大火被扑灭……”一个个好消息接连传来,船长越来越有信心解决眼前的麻烦。

很快就有人将统计好的人数报了上来,船上还有三十多人有战斗力,其实这些人中有一大部分都是伪装成水手的押运员,是为了保护那些见不得光的货物而存在的,所以这艘船上的水手数量要比正常的多很多,但这些假水手也是常年跟在船上的,对各项工作也已经烂熟于心,也会在闲极无聊的时候帮忙干一些工作,所以叫他们水手也不算过分。

“有接近一半人在动力舱,后甲板有八个,我们这边十一个人,其他人都联络不上,不知道是被杀了还是被俘。”有人将了解到的情况报告给船长。

“嗯。”船长点了点头,“货舱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船长指的是那批军火,这才是他最担心的,如果那些东西落在对方手里自己的人恐怕要遭殃了。

“那边已经被敌人控制,可从各种迹象上来看他们好像还没发现里面的东西。”

“嗯……”船长点了点头,“通知二副,叫他想办法把货舱夺回来,那些东西一旦落在对方手里我们就完了。”

此时绅士正坐在一个舱里休息,他对船上的调动了如指掌,现在还不是下手的时候,该布置的已经布置好了,现在他打算给敌人一些喘息的机会,至于敌人的频繁后动他倒是不担心,在这种环境之下这些外行根本就不可能威胁到他们。

“差不多了,别让他们完成部署,那样我们很麻烦。”军医有点沉不住气。

“在给他们点时间和上面报告,我怕一旦控制了船只上面会直接断了通信,那对我们没好处。”绅士说。

“你担心的太多了,没必要这样。”军医觉得绅士有点瞻前顾后。

“没办法,我们对付的可是马丁,这家伙有多狡猾你也看到了,机会难得,值得冒险。”绅士说,他对马丁阴险狡诈算是深有体会,这次机会又是如此的难得,所以他才会这么谨慎,生怕不小心不事情搞砸了,代价是他们要面对更大的危险,毕竟现有的敌人的数量是他们的数倍。

“好吧。”军医摇了摇头,“我去布置一下。”

绅士没有反对,而是继续盯着屏幕上的信号,船长正在和上面通信,而下面一百代表追踪信号的进度条已经走完了大半,已经过了百分之九十,马上就要完成了。

“动力恢复了。”幽灵在耳机里说,“什么时候动手?我这边人可不少!”

“动手吧。”绅士看着进度条变成百分之百之后松了口气,站起身,“开干吧,没必要留后口。”最后一句说的非常轻松,仿佛不是在下屠杀命令,更像是在闲聊。

“好嘞。”幽灵的声音中带着兴奋。

战斗再次打响,绅士很快就找到了军医,此时他们已经离驾驶舱很近了,绅士正一枪一的打着点射,敌人被他挡住不敢轻易靠近。

“我们得快点。”绅士闪身离开。

“怎么才能快?”军医继续射击。

“我从侧面爬上去。”绅士在耳机里说。

“这么颠簸小心掉下来摔成肉饼。”军医丢了枚手雷出去,巨响中一个躲在不远处的敌人被震翻在地,一条腿出现在军医的视野里,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放过?他抬手就是一枪子弹击中小腿,那人剧痛之下一缩身腿是收回去了屁股却露了出来,军医又是两个点射过去,那家伙终于不动了。

船员们终于明白了,这些“海盗”不好惹,不是他们这些混混级别的人能对付的了的,拿起枪的混混还是混混,顶多强悍了一些,表面上看起来很强悍的混混在开始战斗之后不久就被打得七零八落,原本军医还以为这些家伙看起来很牛x的水手战斗力不弱,之前只是被偷袭没有机会让他们表现,现在能够正面交锋了却这么一个德性,的确让他有点失望。

这些人中倒也不全都是废物,其中有一些是有过从军经验的,勉强算是有点还手之力,所以战斗还没真正到一边倒的程度,船长还算聪明,在损失开始变大的瞬间就明白了自己和对方的实力有多不均衡,于是他立即选择了固守,放弃了之前的夺回之前夺回整艘船的想法。

固守的敌人反倒是没那么好对付了,只要他们不露头就不好攻击,这倒是让军医有点恼火,不过很快这个问题就得到了很好的解决,绅士爬到高出居高临下的射击将敌人的防线击溃,他这才有机会得以推进,很快就逼得这些拿着枪的水手们开始后退。

“船长先生,是投降的时候了,你希望我继续屠杀你的船员吗?”绅士通过无线电联络船长。

船长没有说话,他在权衡下一步该怎么办,就在这时舱门口突然一声巨响,关着的舱门都被炸变形了。

“看来你是打算继续抵抗了。”幽灵退掉榴弹发射器里的弹壳,“那好我们就继续玩儿下去。”

“你们究竟想要什么?”船长终于开口了。

“要你们投降。”绅士轻笑,一边开枪一边说。

船长沉默,就在这时手下人报告船尾的二副那边和敌人遭遇,那边只有两名敌人,二副正在组织人手全面反击。

“如果他们能成功我们还有谈判的筹码。”船长很坚决地说,“我们还没到最后时刻,叫所有人继续反击,别被畏惧对方的恐吓。”

“动力室那边也在激战,对方人不多,但我们的损失不小,但短时间内不会有什么问题,轮机长受伤……另外……”就在这时又是一声巨响,虽然不知道打在什么地方,但玻璃窗却被震得裂开了一大片细纹,经过就在附近的某处。

“碰……”窗户突然被什么东西击穿了一个大洞,舱里的人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看到一枚接一枚的催泪弹从破洞飞了进来,瞬间船舱里全都是刺鼻的瓦斯烟雾……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