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456.第1456章 、屠戮计划(02)

1456.第1456章 、屠戮计划(02)


                天台的风很大,三十几层的高度一般人看了都会心里发颤,更别说爬下去了,而幽灵几乎是直接跳下去的,对他来说好像没有什么障碍,疯狂的难以让人理解。

“变态。”在对面一栋建筑上的重拳放下手里的夜视望远镜低声骂了一句。

“谢谢。”幽灵居然回了一句,此时的身体还没有稳定下来,仍然在下坠。

“操,你就不能稳当点,玩儿蹦极呢?”重拳继续骂道。

“没……必要。”幽灵在二十八层把身体稳住,这是为了防止弄出太大的动静被敌人发现。

整个人在空中随风飘荡,犹如失控的钟摆,整座大厦的外层全都耨是玻璃结构的,基本上没什么地方可以供他固定身体,尝试了半天才算是扒住一条只有拇指宽不足半厘米的玻璃缝隙勉强稳住身体。

“下降。”幽灵说,上面的狮鹫立即松绳子,缓缓地将他放下去,高空的风非常大吹得他衣服猎猎作响,几次手都滑脱人不由自主的在空中打转,下面是一片灰暗,路灯在这个高度看起来只是一片昏黄,再加上一些楼层还有灯光透出来,两者交汇在一起变得朦胧不堪,遥远的仿佛在天边一样,看不清下面的情况反倒省得害怕,有时候自我欺骗还是能起到一些作用的,只是不知道这招对幽灵起不起作用,还是他根本就不在乎这些。

从上面降下来看似简单,可幽灵也费力不小的力气,最后终于落在了二十五层窗户的上面,他身体扭了一下同时借助手脚的帮助整个人慢慢的倒转了过来,头上脚下的犹如蜘蛛一样趴在了玻璃上,他伸头向里面看了一下,里面挂着窗帘,窗户紧闭,他稳了稳身体取出监听设备贴在窗户的一角。

“效果不错。”绅士在耳机里说。

幽灵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设备,办公室里的对话声传了过来。

船长在介绍情况,讲述这些天他们的经历,特别是海上发生的事情,有一个人不时的问一些问题,听了一阵之后他们就发现这个人问的问题都非常关键,甚至询问了绅士他们的长相以及一些外貌特征,同时好像还给出了一些照片叫船长和三副辨认。

这是一个条理清晰的人,往往提出的都是一些关键性的问题,船长也很详细的将自己观察到的情况做了详细的描述,综合分析之后这个人提出了几个怀疑对象,都是他们的主要竞争对手中筛选出来的,全都是国际级别的军火商和大毒枭,尤其关注了这次生意的竞争对手,最后他们有列出了一些可能性和潜在敌人,其中赫然包括“黑血”和ci在内。

而整个监听过程自始至终他们都没有提到马丁,只有两次提到了“老板”,而这个老板是谁绅士他们无从判断,更无法纠正是否是马丁,只能将之列为一个怀疑对象。

在他们的讨论中老板是一个他们很畏惧的人,不管是船长还是那个听取他汇报的人都非常担心“老板”生气,这次的损失太大了,不单单是货物的损失,大批的人员损失所付出的抚慰金也是个天文数字,这些人可都是他们多年来培养出来的可靠群体,有些损失不是用金钱能够衡量的。

对绅士他们来说谈话没有太多实质性的内容,并没有谈到什么他们希望了解的东西,只是能确定这个人是一个能和“老边”说得上话的人。

谈话持续了三个多小时,之后船长和三副被送到附近的酒店,而那个和他们谈话的人却一直留在办公室,期间他曾经给“老板”打电话,但没能接通,他有联络了一些相关人员,打算通过另外的渠道去和老板取得联系,同时试图大事化小,虽然这件事很严重,但他还是打算不张扬,能简单处理就简单处理,不要让其继续发酵闹出更大的乱子。

可是他的计划进行的并不顺利,打了一通电话始终没能找到老板,他也只好作罢。

“这半夜三更的找人?老板接他电话才怪。”重拳自言自语地说。

“如果老板在地球另一边呢?那边可是白天。”绅士说。

“倒是有这种可能。”重拳一想也对,不是全世界都是晚上。

“我们怎么办?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让我下来?”幽灵在耳机里问。

大家这才想起来他还挂在二十五层的窗户外面。

“回来吧,没必要继续挂在外面。”绅士说。

“我在办公区。”幽灵说,“我是问什么时候可以下楼。”

“你进去干什么?怎么进去的?随时可以出来。”绅士说,“里面情况怎么样?”

“不坏,人不多,不过保镖占绝大多数。”幽灵说,“怎么?要我做什么。”

“没有,出来吧,你也没什么机会搜索。”绅士思索了一下说。

“我入侵了他们内部的监控系统,信号马上传过来。”幽灵不知道躲在什么地方,说话的声音压得很低,偶尔还能途径一些细碎的脚步声。

“收到。”军医的电脑上很快出现了里面的监控画面,只有十几个点,但基本上涵盖了二十五层的所有区域。

“出来吧,没必要留在里面,价值不大。”绅士说。

“好,我原路返回,狮鹫接应我。”幽灵说。

二十几分钟之后幽灵和狮鹫下楼,很快回到了车上,重拳早已经回来了。

“基本上没得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办?”幽灵问。

军医将一张图片放大对绅士说:“这是那个人的面部图像,刚才他出办公室的时候我在监控上截的图,清晰度一般,要做人脸识别还得处理一下。”

“发给布鲁斯,技术工作交给他的人。”说完绅士接着幽灵的话继续说道,“看来这是一个知道一些事情的家伙,我们有必要把他弄出来问他明白。”

“不早说,我在里面直接动手。”幽灵埋怨道。

绅士摇了摇头:“不行,我们不能惊动敌人,贸然行动会打草惊蛇,要在对方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动手,所以我们得等他出来。”

他的担心不是多余的,想要从这条线找到马丁就必须尽量保持低调,对方越晚发现他们离马丁就越近,成功的机会也就越大,可是问题在于想要悄声无息的逐一调查也吧不是那么容易的,马丁的手下也不是那么好惹的。

“那除非等他出来。”幽灵挠了挠头,“最讨厌的就是等。”

“这个还真没办法,不等怎么办?你把他叫出来?”重拳开着玩笑说。

“叫出来?可以尝试。”幽灵一本正经地说。

这个时候布鲁斯那边有了消息,那个人的身份查到了,他叫拉莫斯,集团负责人,英国人,到开普敦两年,背景干净,独居,家人都在英国,社交范围广泛,政商两届都很吃得开。

“这种人的背景怎么可能干净?肯定是做了手脚。”重拳说。

“很正常,毕竟他们表面上还是做正行的,肯定要洗白,否则警察三天两头的光顾就别做生意了。”狮鹫说,“这家公司能一直干到今天都没被警方注意和这个有一定的关系。”

“背景清白与否和我们关系不大,先他就是我们的目标,拉莫斯,这下他有麻烦了。”重拳摆弄着自己的手枪,“想个办法把他弄出来。”

“办法倒是有,只是动静大点!”幽灵坏笑,“还是我来吧。”

“你要干嘛?”绅士警惕的看着他,不禁有些担心,生怕这小子惹出什么麻烦。

“放心。”幽灵说了自己的计划。

“嗯,倒是可以。”绅士思索了一下点了点头。

凌晨大厦里冒起了浓烟,紧跟着火警响了,幽灵在二十层放了一把火,烧了一家公司的很多文件,一时间浓烟滚滚,很多自动喷淋系统都已经启动了,大厦里的人迅速撤离,当然那个拉莫斯也不例外,他在几名保镖的护送下离开了公司,随着人流从防火通道离开,从这些人的行为举止上能看出他们经常好像进行防火演习,虽然步履匆匆却并不慌乱。

大半夜的大厦里人不多,撤离很顺利,一行人很快就到了楼下,既然无法再回到大厦里工作只能回家,于是这些人开始慢慢散去,拉莫斯很郁闷,警报响起的时候他正在写关于沉船事故的报告,刚做的一半就跑出来的,他正担心上面的态度,联络了几个上层人物都没能找到老板,这让他更担心,听上边的关系说老板最近好像遇到了麻烦,心情一直不怎么好,这个时候出了这么大的事老板会不会发怒?会不会找自己的麻烦?不过事情的确是出在自己这边的,责任是无法推卸的,他正在想办法将责任降到最低,整个集团虽然算不得黑帮,但行事风格绝对有过之而无不及,上层对下面犯错的人拥有生杀大权,虽然表面上公司根底清白是一家信誉良好的企业,但实质上干的是什么勾当他比谁都清楚,赚钱的全都是见不得光的生意,也是老板最赚钱的产业,这次的损失足以抵消他一年来的业绩,所以他担心他愁苦。

“去取车,回家。”拉莫斯看着大厦摇了摇头,在这里耗下去也不解决问题,回去想想,看看如何措辞能妥善处理这件事吧。

一个保镖去取车,一个忠实的站在他身后,拉莫斯心不在焉的想着事情,车子很快就开了过来,他上了和靠在后座上闭目养神,很快他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醒了过来,浑身酸痛说不出的难受,映入眼帘的是惨白的灯光,他眯起眼睛侧头躲开,一时没反应过来,还以为是自己忘记关卧室的灯,打算抬手吧灯关了,陡然间他发下你自己的手动不了,睡得迷迷糊糊的他还是没反应过来,连续动了几下之后才意识到手根本就没法动,他才完全清醒过来,意识到并不是在自己的卧室里,而是坐在一把椅子上手脚被困住。

这是一个空荡荡的房间,不大,只有一盏灯,拉莫斯绝对自己可能的是被绑架了,可是能如此在自己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得手的绝对不是普通的绑匪,能做到这种程度的只有老板的人,那些神出鬼没的退役特工,难道是老板因为沉船的事情迁怒自己?想到这些他心里不由得一阵害怕,老板的手段他是领教过的,如果真是老板那自己恐怕凶多吉少,被老板下狱的人好像没几个能活着出来的,他曾经亲眼见过一个打算私吞毒品的手下被老板的手下捆成木乃伊丢进游泳池活活被淹死。

可有一想拉莫斯又绝对有点不大对劲,老板不太可能不问青红皂白就直接惩戒手下的,他虽然是个狠毒的人,但还算讲道理,只要他绝对你有充分的理由是不会轻易下黑手的。

那会不会是其他绑匪呢?如果是的话这绑匪的专业程度未免也太高了吧?不管怎么样,接触一下就知道对方的身份了,如果只是要钱的绑匪倒是比老板的人更容易对付,只要他们提要求自己的人就会顺藤摸瓜的杀过来。

想到这些他心里多少安定了一些,靠在椅子上开始闭目养神,现在情况不明想太多也不解决问题,倒不如安心的等对方出现。

“嗯,这家伙的心理素质不错。”另一个房间幽灵看着监控器上的拉莫斯说。

“看他细皮嫩肉的应该不难对付。”重拳说,“我保证让他在半小时之内开口。”

“他的保镖处理好了吗?”绅士问。

“放心,连人带车已经丢进海里了,一时半刻不会被发现。”重拳说。

“在被怀疑之前我们时间不多。”绅士说,“尽快让他开口。”

“我去吧。”幽灵拿出那包钢针,“这种人不禁折腾,别还没问出什么就被弄死,那就得不偿失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