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447.第1447章 、再落困局(02)

1447.第1447章 、再落困局(02)


                两个小时之后绅士和幽灵就回来了,看他们的表情事情好行并不顺利,两个人坐下之后只是抽烟。

“你们不再的这段时间里赫斯传来消息他们现在还无法确认马丁是否还在反政府武装的军营里,不过俄国人还在,看样子他们也没能确认马丁是否已经离开。”军医对绅士说。

“以我对马丁的了解他是不会在一个地方呆这么久的,估计早就跑了。”绅士靠在沙发上揉着太阳穴,“事情进展的不顺利,我们要消失一段时间,在他们的监视之下没法干活。”

“怎么消失?他们可是ci!”军医觉得绅士的说法并不靠谱。

“留下所有的通信设备,我们走。”绅士弹了弹烟灰轻飘飘地说,“活还得我们自己干,他们提供的情报最多启动辅助的作用,只有在他们搞不定马丁的情况下才可能想起我们,但这种情况出现的可能性太低。”

“几乎是不可能出现的。”重拳说,“你到底有什么打算,话说明白。”他很不高兴绅士弄得神神秘秘的,感觉自己好像被蒙在鼓里一样。

“我还没想好,消失只是第一步,后面该怎么做我也不知道,现在我只能确定不能一直被监视着,这样下去我们永远都没办法干掉马丁。”绅士淡然的说道,“先避开监视,然后再想办法。”

当天晚上他们就在赫斯的监视中突然消失了,定位信号还在之前的地方,虽然监听设备被屏蔽了,这几天这已经没什么可什么奇怪的了,但完全没有离开的迹象,直到第二天他察觉事情不对劲派人过去查看情况才发现人不见了,所有东西都在,包括武器、作战服、甚至内裤一样不少,不知道这些家伙是怎么避开的卫星监视,反正他们不见了。

“看来他们已经明白和我们合作最终无法搞定马丁。”中年人再次出现在赫斯的背后,“你做的太不隐秘了,这么快就被他们察觉,比我预计的时间早了很多。”

“这些人不好对付,他们任何一个人的战斗经验可能比我们这房间里所有人的加起来都多。”赫斯很无奈,惆怅的抽着烟,这是他在面对“黑血”的时候经常出现的状态,从第一次和绅士交锋被耍的团团转到现在他就从来没占过上风。

“我不想听你的解释,想办法解决问题。”中年人拍了拍赫斯的肩膀,虽然他的动作很轻,但赫斯还是感觉到了肩膀上无比的沉重,“我们的伪装奏效了,俄国人还在原地没动,估计他们也不会走太远,只要他们认为马丁还在就不可能离开那里。”

“不一定,这些人不能用常理判断他们的行为。”中年人说,“别靠臆测出来的结果回答我的问题,证明给我看。”

“是。”赫斯点了点头。

“俄国人留在那不一定完全是为了马丁,你留下的线索不可能一直迷惑他们,尽快想办法,确定马丁的位置,只要把他抓回来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了。”中年人说,赫斯明白他的意思,只要捉到马丁“黑血”就没有在挣扎下去的理由,本·艾伦也该履行承诺交出剩下的东西,俄国人也就没有继续和他们争斗下去的理由,至少在马丁这件事上可以避免和俄国人的争端,外部危险解除,减少了马丁泄密的风险,总之马丁是一切麻烦的关键点,只要搞定他所有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现在至少俄国人还“听话”的留在反政府武装的军营外面蹲守,那是马丁制造的一个假消息,其实马丁已经走了,进入营地的当天晚上就走了,虽然赫斯监视到了他离开却没能监视到他去了什么地方,这家伙很快就从他安排的人员监视和卫星监视之下消失的无影无踪,果然是干活这行的资深间谍,逃跑能力就是不一般。

“联络头狼叫他扩大搜索范围,寻找一切和马丁相关的线索,我们时间不多了,让他尽快。”赫斯最手下人吩咐到。

“不管‘黑血’的去向了吗?”手下人问。

“这个不用担心,他们有专人监视,很快就会有消息的。”赫斯说。

“是。”

赫斯看着墙上密密麻麻的显示屏,各种情报和线索正源源不断的通过卫星传递过来,这是全世界成千上万的情报员和数据终端传回消息中经过过滤整理之后和他们任务有关系的一部分,可以说是海量信息处理速度,但庞大的基数还是让他觉得速度太慢了。

如果“黑血”的消失只是为了对他表达一下被监视的不满也就罢了,可他很清楚事情绝对没这么简单,绅士是个精于算计和谋划的人,他肯定在私底下搞着什么小动作,之所以离开就是为了能方便的完成更多的布局,这些人一旦脱离控制肯定会出现巨大的麻烦,这是以往的惯例,从马丁在的时候就已经屡见不鲜了,所以他很担心会搞出什么乱子,如果专门监视他们的人也被甩掉了就麻烦了,所以他必须做两手准备,虽然绅士他们这些人已经消失,但备用的联络渠道依然在使用,也就是说他可以将一些消息传递出去,绅士也能收到,所以他在权衡该如何利用这个渠道找到这些人。

……

绅士他们一行人已经远离了那个反政府武装的军营,绅士和幽灵去搞装备,剩下的几个人只能耐着性子等,在这种地方购买武器装备并不困难,但是要买到核心趁手的却不容易,毕竟不管是政府军还是反政府武装用的都是廉价产品,这是从绅士他们的角度去说,毕竟他们用管了高级货,对武器的要求也不是一般的武器贩子能满足的,所以也就只能将就一下,只要不空着手就好。

“空着手跑了这么远心里真是不踏实。”重拳蹲在窗口盯着外面说。

“别紧张,这附近没人。”军医抽着烟踱出来说。

“这和有没有人没关系。”重拳说,“你知道。”

军医点了点头,“那和什么有关系,你这是严重的心理疾病,一般人最多担心,你这已经成了一种焦虑症。”

“扯淡,老子才没有。”重拳无聊的晃着双腿,眼睛却盯着外面。

“有病得治。”军医看着他。

“滚开。”重拳翻了他一眼,“别在我这冒充心理医生。”

“我是有心理医生学位的,别小看我。”军医也不生气。

“滚。”重拳一脚踹过去,军医躲开,“到时候别求我。”

重拳没理他,继续看着外面,不过军医这么一说他心里倒是觉得自己的确有点焦虑,他摇了摇头干脆不想这些,起身去水井边弄来点清水一口一口地喝着,冰凉的清水沁人心脾,一种惬意的感觉油然而生,他舒服的抬起头,正看见狮鹫坐在屋顶上看着远方,于是没话找话的说:“别掉下来。”

狮鹫没理他,而是继续看着远处,重拳揪了揪鼻子:“说点什么吧。”他想分散一下自己的注意力。

“北边和南北都在交火。”狮鹫说。

“这很正常,这里是叙利亚,到处都在打仗。”重拳又喝了一口凉水,“听这枪声,好像除了我们这里其他地方都在交火。”

“北边的战场正在向我们这边移动,按他们的行进速度计算,最多三个小时就能到达这里,如果绅士他们不回来我们只能另找地方落脚。”

“这么快?”重拳挠了挠头,“那我们岂不是要和他们失去联系一段时间了?”

“看情况吧,但愿他们能在这之前回来,我们手里没家伙也不好到处乱跑,这对我们没好处。”狮鹫继续盯着远方。

“那我先去睡一会儿,如果走的话叫我。”重拳一步三摇的进了屋,找了个舒服的地方倒头便睡。

“什么时候了你还睡觉?”军医坐在一边问。

“要不干嘛?发呆很爽吗?”重拳翻了身背对着他。

“要不我给你做一下心理疏导吧?”军医建议说。

重拳没说话,只是背对着他竖起了中指表明自己的态度。

军医笑了笑,起身出去了,这种地方随时都有可能有人闯入,虽然他们没武器,但也不至于完全放弃抵抗,一般的士兵只要不是正面交锋还是对他们产生不了什么威胁的,徒手他们也能干掉几个敌人,只是危险系数太高,而且不值得冒险罢了。

绅士和幽灵两个小时之后回来了,就在他们撤离之前,时间刚刚好,带回了大量的装备,但也带有了一个坏消息,他们已经在战场的中心地带了,这附近都在交火,要出去可能会很麻烦。

“怕什么,天一黑我们就摸出去,交火线不是防线,没那么密不透风,虽然说不容易,但也没那么难。”重拳倒是不在乎身陷重围,他手里的是一支半新的ks,果然在这里除了k很难找到别的武器。

“这次不一样,我们的武器全都是便宜货,没有夜视设备,没有消音器,这对我们很不利。”绅士摇了摇头。

“怕什么,这些问题不难解决,不用夜视仪也一样,反正战场里不可能一片漆黑。”幽灵不担心这些,以他的能力完全可以看清四周的环境。

绅士叹了口气说:“天马上黑了,晚上我们离开这里的机会最大,这附近的反政府武装和政府军加起来有一千多人,苦战超过三天,已经完全陷入胶状昨天,现在政府军开始撤离,反政府武装看样子并没有打算放过他们,估计战斗很快就会波及到这,我们先往里躲避,晚上再趁着夜色设法离开。”

“这下好玩儿了。”幽灵一脸的兴奋,从包里翻出几块炸药,“虽然威力小了点,但在这种地方足够了。”

“疯子。”军医及其无奈地摇了摇头,从他医生的角度去看,重拳和幽灵都有病,而且病得不轻,一个是严重的焦虑症换证,另一个却是个彻头彻尾的精神病,整天在考虑一些高度危险的能把自己玩儿死的“娱乐方式”。

“别看我,我没打算接受你的治疗。”重拳从军医身边走过。

“我的诊费很贵的。”军医示威的对着重拳的背影喊道的,得到的是却是对方再次对他竖起的中指。

队伍在五分钟之后就出发了,不管准没准备好他们都得走,因为战火已经到了他们面前,大批的撤下来政府军已经退入了村子,后面是成群的反政府武装,几个人继续往村子里退,显然政府军打算在这里打异常阻击战,为其他队伍争取一些时间,可是反政府武装的速度太快了,根本就没给他们任何机会,几乎是瞬间就陷入了鏖战之中。

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绅士他们蹲在一栋倒塌的民房里,附近到处都是敌人,几个人端着枪默不作声的看着外面,只要没人进来他们就不打算动。

幽灵出去弄了几套政府军的军装回来给大家穿,这会方便他们夹在撤退的政府军中离开。

“怎么这么多血?”军医抖着衣服说。

“别挑了,找几件合身的不容易,这里是战场,有血也没人在意。”幽灵早已经换好衣服,他把衣服分完带上钢盔,“我出去盯着,你们快点。”

“你说我们穿这个会不会被反政府武装打死?”重拳突然问。

“你可以去他们的阵地前面跳一段探戈,看看他们会不会开枪。”军医说。

“你大爷。”重拳骂了一句带上钢盔,“走,他们过来了。”

几个人迅速撤离,外面一片混乱,很多政府军正在溃逃,他们夹在在人流中跟着跑,混乱中还真没人注意到他们,很快他们就离开了村子,就在他们打算继续逃离的时候突然一辆吉普车即使而来档子了他们的前面,一个军官站起身指着他们大声的吼叫,同时车上的机枪也调转枪口对准了他们……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