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448.第1448章 、再落困局(03)

1448.第1448章 、再落困局(03)


                军官大声的咒骂着,前面的几个人还被他踹了几脚,车上的机枪对准了这边,包括绅士他们在内的十几个人被拦住去路。

“你们这些肮脏的蠢猪回到岗位上去。”军官横眉立目的拔出手枪对天射击,显然他是打算控制局面组织更加有效的抵抗。

在这种混乱的环境下枪声已经无法吓到这些溃散的士兵,一个退缩的都没有,几个胆子大的继续向前跑,军官大怒连开数枪打倒两个这才制止住了乱跑的人群,但这也只是一瞬间的恐惧,身后涌上来的溃兵越来越多,一下涌了上来,将站住的区区几个人淹没其中,溃势犹在,军官直接跳上车顶举枪射击,同时吼着叫机枪开火,很显然他有决心控制这混乱的场面。

喊了几声机枪一点动静都没有,他转头看过去才发现机枪手已经不知去向,一个陌生人正坐在车上抱着那挺机枪看着他笑。

“混蛋,你是……”他的话还没说完握枪的手腕一紧,紧跟着他整个人就飞了起来,还没等他弄清是怎么回事正如就已经飞出去几米重重地摔在地上爬不起来。

重拳从车顶上跳下来钻进车里:“就这点警觉性还出来混?”

幽灵大方向掉头将车开走,附近的溃兵除了惊呼和逃跑之外没人管闲事,这个时候他们只想远离战场保住自己的小命。

“有车坐就是好。”军医从上面下来,这个时候还用不上机枪,所以没必要总抱着它。

车子颠簸着冲出了溃兵奔逃的范围,几个人这才松了口气,如果不是趁乱他们责骂可能如此轻松的离开?

“去哪?”幽灵问一边的绅士。

“先离开这里再说,整个叙利亚恐怕只有政府军的占领区最安全,但问题是马丁的去向决定我们该往那边走,现在无法确定,先远离战区找个地方停留,然后再考虑其他事情。”绅士说。

“好吧,听你的。”幽灵点了点头。

“俄国人的动向是否证明马丁还在那,我们离得太远会不会太被动?”军医问。

“不可能,马丁肯定已经不在那了。”绅士摇了摇头,“俄国人不知道为什么还不走,后续他们还没有得到最终的证实。”

“你怎么那么肯定?”军医还是不太理解绅士考虑问题的出发点是什么。

“直觉告诉我的。”绅士说。

“这也算是理由?”军医摇了摇头,显然不认可这种说法,虽然对军人来说直觉很重要,但绝对不能作为支配行为的主要参考依据,必须有更充足的证据证明才可以采取行动。

“ci都撤了,只有俄国人守在那,你觉得ci的会放过马丁吗?如果马丁在里面他们为什么要撤走?”绅士的一连串问题让军医无可辩解,“呃……但这也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他不在那。”

“已经足够了,没必要在那里浪费时间,我们就这点人,战斗力何其宝贵?不能太冒险了,好钢的用在刀刃上。”绅士说。

军医没说话,他知道绅士说的有道理,只是他还是觉得这样下去好像并不妥当,但至于哪里有问题他却说不出来。总之他觉得这样才太过草率,完全不符合绅士沉稳冷静的性格。

政府军的溃逃范围很广,到处都是残兵败将,他们已经逃出去几公里了还能看到一些政府军的士兵,身上有人试图强行搭车,重拳可不管那么多有人胆敢拦就车用子弹招呼。

重拳再次和赫斯取得联系,那边还是没有关于马丁的消息,但也不承认马丁已经离开了反政府武装的军营,重点却是落在了问他们马尔南德斯的去向问题上,重拳发了一通脾气之后结束了通话。

“这可能是对我们突然脱离他们视线的一种不满,所以不才没有提供任何有价值的东西给我们。”狮鹫说。

“估计他们也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给我们,马丁的消息就算知道他们也可能不会那么轻易的交出来,这和找马尔南德斯是两码事,之前为了寻找马丁的线索我们可以同理合奏,现在反而要努力三心二意了。”

“看来现在我们唯一的突破口就是从马尔南德斯身上寻找蛛丝马迹了。”狮鹫说,“他知道的情况可能会给我们寻找马丁提供一些帮助。”

“这家伙可不好对付,路上遇到了他的人袭击,他居然大声喊叫要求用偷袭者会见到攻击我们的车辆,试图和我们同归于尽。”军医说。

“他很明智,至少知道在我们手里不会有好果子吃,死了就不用受那么多苦了。”重拳说。

“这个道理很多人都明白,只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的恐怕不多。”军医说,“如果不是绅士安排的人我可能真没机会回来和大家见面了。”

“你们的路线不是随机的吗?这样都能遭遇偷袭也真的佩服他们的情报搜集能力。”绅士说。

“谁知道呢,不过这群家伙的确不好对付,损失不小,幸好布鲁斯的人及时赶到。”军医说。

“问问芙蓉那么审出什么东西没有?”绅士对重拳说。

芙蓉告诉他们那边的情况不太妙,军医走之后布鲁斯在帮他们重新安排了藏身地点,但还是遭遇了袭击,两次袭击间隔不到一个小时,第一次袭击者的身份不明,第二次来的却是俄国人,他们的目的很明显就要把马尔南德斯弄走,幸亏布鲁斯早有准备这才两次成功的打退敌人,现在她和布鲁斯在一起,正着手对马尔南德斯进行审讯,审讯结果恐怕要晚一些。

“袭击?俄国人居然知道马尔南德斯在什么地方?这未免也太迅速了吧?”幽灵有点不敢相信。

“的确很古怪。”绅士想了想,“为什么这么多人能在那么多短的时间内弄到消息,难道布鲁斯身边的人不干净?”

“这个不是我们该担心的,以布鲁斯的性格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肯定会彻查此事,你放心,他至少会给自己一个交代,这种人是容不得身边人有问题的,就向队长一样。”狮鹫对布鲁斯还是相当信任的。

“我现在只是担心马尔南德斯的安全,他要是出了问题我们就更难找到马丁了。”绅士说,“当务之急就是寻找有价值的线索,我们现在可是要和ci和kgb抢时间,他们的情报搜集能力远非我们能比的。”

“光说可没用,我们现在鸟都没有,怎么查?”幽灵的话非常的不客气,不过绅士倒是不在意只是叹了口气说,“我会想办法的。”

“不管什么办法我们肯定没有他们快,我们怎么总是和世界级的情报机构打交道?而且都是数一数二的,最要命的是现在两个一起来。”重拳揉着太阳穴,“想起来就头痛。”

“ci虽然总算在算计我们,算不得朋友,但绝对不是敌人,至于kgb……恐怕只能列为敌人了。”军医苦笑,“你说的还真没错,他们都不友好,我们也只是一群他们看不上眼的雇佣兵。”

“看来得队长出山了,否则我们还真的控制不了局面。”绅士说。

“队长在忙他的事情,短时间内顾不上我们。”军医说,“他对我们的情况很了解,估计会给我们一些必要的帮助,但效果如何就不知道了,毕竟他对ci的影响也是很有限的。”

“嗯……”绅士不再说话,他很清楚现在的处境有多糟,不管是哪一方他们都惹不起,毕竟他们太弱了,之前和ci的畸形合作已经快要分崩离析了,第一部任务完成之后ci的目的已经非常明确,他们要的是马尔南德斯而不是他们,很显然是要抛下他们自己去找马丁,而俄国人的介入更是让他们雪上加霜,面对两大情报机构他们该如何去完成寻找马丁的任务?

当天晚上赫斯再次联络他们,表明态度,只要明天交出马尔南德斯他们就会继续合作下去,后续任何和马丁相关的行动都会和他们一起行动,并保证不会抛下他们。

“你们会同意我们杀掉马丁?这才是问题的本质,你们要活捉他,而我们要杀掉他。”绅士说。

“不,如果你们能当场击毙他我们没意见。”赫斯很肯定地说,“我们要活捉他也没错,但在非常情况下干掉他也算是在允许范围之内。”

“你这叫屁话,最后翻脸不认人的话我们有什么办法?到时就连我们都一样任你们宰割。”绅士并不认同赫斯的所说的一切。

“这不可能。”赫斯说,“你们是有特·赦令的人,这东西对我们是非常有效的,我们任何人都无权威胁你们人身安全。”

“这样吧,容我们考虑一下,但有一件事我们是不能妥协的,马尔南德斯必须在我们手里,他供出的线索可以共享,这是我们的底线。”绅士说。

“这样不好吧?”赫斯有些生气。

“好了,到此为止,你们想通了再联络我。”说完绅士直接结束了通话,然后自顾自地说,“他们会同意的。”

“你又知道了是吧?”军医对绅士的这种预判表现得很不以为然。

“相信我。”绅士笑了笑,“刚才的他们没的选择,俄国人的出现在某种程度上帮了我们,ci担心马丁落在俄国人手里,为了避免夜长梦多他们才希望能从马尔南德斯口中获得更多的线索,然后在第一时间内找到马丁,现在这是他们占优势的地方,俄国人只能盯着他们或者自己想办法,可是马尔南德斯却在我们手里,这是我在通话过程中突然想通的一个问题,现在我们反倒是最有资格和他们讲条件。”

绅士摇了摇头:“按照你的分析这也算是勉强说得过去,但问题在于我们哪有势力和他们周旋?俄国人在一边虎视眈眈我们总不能把和ci的关系搞僵,那对我们没好处,你提这个方案完全背离他们的要求,会答应?我不看好!”

“那就看他们是否希望马丁落在俄国人手里了。”绅士冷笑,“幽灵,联络俄国人,说我们有意合作。”

“什么?军医几乎跳起来,你这是在玩火,俄国人靠不住的,他们恨死我们了。”

“笨蛋,这是做样子给ci看的。”重拳白了他一眼,“迫使他们同意绅士提出的翻翻ok?没想到你这么白痴。”

“其实也不完全是做做样子,如果俄国人给出的利益够大那我们还真的可以考虑一下。”绅士若有所思地说。

“你……真的疯了。”军医张口结舌的看着他。

“我们都是疯子,只是自己不愿意承认。”绅士收回心神淡淡地说,“幽灵,和俄国人谈判的事情就交给你了,重拳陪他去。”

“ok。”重拳站起身拍了拍幽灵的肩膀,“见到俄国人别发飙,他们比我们疯狂。”

“那得看怎么玩儿。”幽灵一脸兴奋的搓着手说。

看着几个人的表现军医头痛得厉害,隐约间他觉得好像好处出事,而且是大事,不过看一边的狮鹫却一脸漠不关心的表情他也就慢慢的安定了下来,在以往狮鹫会在关键时刻出来说话,而他的话往往会起到一定的决定性作用,往往能把控局面的走向,可今天他去一句话都没收,好像是默认了绅士他们的疯狂计划,这倒是让军医觉得有点不太容易接受,权衡了一下他才开口问狮鹫:“你觉得呢?这么做真的可以吗?”

“我不知道。”狮鹫摇了摇头,“我只是觉得这可能是所有办法中效率最高的一个,至于可行性问题……我无法判断,不过也可以尝试一下。”

“我靠,你不是认可了这种做法,而是在赌运气。”军医一下明白了狮鹫是怎么想得,他不由得一阵眩晕,突然发现这里的人除了自己好像都是疯子,可他又翻过来一想如果自己能和这些人为伍好像也正常不到哪去……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