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452.第1452章 、海盗行径(02)

1452.第1452章 、海盗行径(02)


                雨越下越大,海面上波涛汹涌,狂蹦暴雨之下水星号如一叶孤舟在浪尖上颠簸前行,固定好甲板上的货物之后水手们全都钻进舱室里不出来,离公海还有一段距离,绅士和军医为了躲避风雨钻进了一个集装箱,里面装满了成箱的水果,两个人坐在箱子上大吃大嚼,这些还真是上等货色,口感非常好。

外面的雨声非常大,船晃动的厉害,他们选择的这个集装箱位置较高,平时都不太可能有人爬山来检查,这种天气条件下就更不可能有人显得蛋疼来这种地方巡逻了。

两人也不担心被发现一边吃一边聊,军医看了一眼坐标,离公海至少还有两个小时的路程,现在他们基本上已经没什么事情可做的了。

幽灵的意思是趁着天气掩护现在就动手,只要在公海上完成这次任务就可以了,也不在乎早点下手,绅士却不同意,他答应了托马斯在公海动手,他是英国人,更何况是是对自己弟弟的承诺,当然要说话算话了。

“你们兄弟怎么看起来一点也不亲近?”重拳在耳机里问。

“有吗?我不觉得!”绅士想了想,“怎么表现才算亲近。”

“这……”重拳也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反正你们更像是在合伙人,而不像兄弟。”

“这……”军医也是有些说不太清楚,“我们各自生活,彼此探望即可,对方有需要的时候自然会提供帮助,这有什么问题吗?”

“反正……感觉没亲情。”重拳想了一下又觉得好像这么说也不太恰当,于是说,“应该是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反正中国人不会向你们这样。”

“你们能不能不这么无聊?”幽灵说,“说点正经的。”

“整艘船的基本情况我已经发给你们了,结构图和我们侦察到的情况,人员分布,货物位置,和我们的作战任务。”绅士说,“反正我没打算能让这艘船再靠岸。”

“这简单,在船底开个洞就行了。”幽灵说。

“不行,我们要逼他们马丁联系,我们需要这个信号做定位。”绅士说,“所以,这不是一次简单的偷袭,而是目的性很强的一次行动。”

“如果他们联络的不是马丁呢?”重学问。

绅士将吃完的苹果塞回到箱子里:“在紧急情况下他们肯定要联络上级,不管是不是马丁都会为我们寻找马丁指明方向,至少是一条更接近他的线索;所以我们要在船上大闹一场,制造足够的麻烦,不管是求援还是报告情况我们都得给他们充分的时间。”

“这上面可是有几十号人,我们就五个人,难度不小。”军医说。

“没难度的任务交给我们有意思吗?”幽灵轻笑。

军医没理他,而是自顾自地说:“这种天气条件,这种狭窄环境最适合的就是偷袭和暗杀,你却要我们制造声势吓唬他们,好像的确有点难度。”

“不难把任务交给我们还有意思吗?”绅士重复的幽灵的话,“这场雨要下很长时间,对我们来说这就是最好的掩护,干吧小伙子们,让他们领略一下‘黑血’给他们带来的噩梦。”

“还得一会儿到公海,睡觉。”重拳裹了裹衣服缩在一个空舱里打着哈欠,他不是困而是有些无聊。

“他们在做烤肉卷。”幽灵在耳机里说,“味道不错。”

“你已经吃上了?”重拳愣了一下,果然听到了那边的嚼东西声。

“是啊,你又不来,我只好自己吃了。”幽灵的声音有些含糊,显然吃的很开心。

“娘的。”重拳骂了一句揉了揉自己的肚子羡慕嫉妒恨的说,“小心撑死。”他也很想去解解馋,可是在这个时候他也很清楚少生事端的道理,任务没开始之前还是尽量保持低调。

“当然,当然。”幽灵吃的已经没心情理他说什么。

没多久重拳就听见耳机里船员们大骂有人偷了他们的美食,咒骂某些嘴馋的水手,船上的生活原本无聊,这种风雨交加的天气连甲板都没法去他们更是闲的蛋疼,于是有人开始谋划一次调查准备找出这个贪吃的家伙。

“他们还真是闲的蛋疼。”重拳对这种行为真的很无语。

“他们本来就无聊的要死,船上的日子单调无趣,这可算是给他们一个找乐子的机会。”绅士说,“大家藏好了,小心被他们发现。”

“这些白痴能发现我们?”幽灵轻视的笑了笑,“虽然他们看起来像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但怎么看怎么像白痴。”他的话音刚落人已经出现在重拳和狮鹫停留的舱室门口,“是我,别开枪,放松点。”

“你小子……”直到幽灵进来重拳才放下手里的枪,原本他想挤兑幽灵几句,但他在看到幽灵手里的东西之后就自动闭了嘴。

“别说我不惦记你们。”幽灵将一包烤肉卷丢给重拳,“不多,但足够你们两个解馋。”

“算你有良心。”重拳眉开眼笑的将肉卷放在自己和狮鹫中间。

“你们继续,我出去转转,在下面的夹层我发现了他们暗藏的军火,毒品在哪还没找到。”幽灵向外扫了一眼,见没人就直接钻了出去。

“你别走的太深,出了事情可不好救你。”军医提醒他,这里的几个人也只有他会担心这些,其他人都是老油条,比他更了解幽灵,尽管军医也和幽灵有着相当长的共事经历,但还是没有其他人了解他。

“放心,我不会像你求救的。”幽灵狂傲的说。

雨是越下越大,海浪滔天,乌云和闪电仿佛就在头顶,电闪雷鸣中商船犹如一片落叶被一次次的抛上浪尖,水星号进入公海时已经黎明十分,但阴云密布的天空看不见一丝的晨曦,依然和黑夜无异。

“动手。”绅士站起身推开集装箱的门,风雨一下灌了进来,冰冷的雨水淋在身上让他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几乎同时他隐约的听到呼号的风雨中隐约传来了几声闷响,紧跟着船体一阵剧烈的抖动。

紧跟着船员的通信频率中绅士听到了这样的报告内容:“动力系统损坏,人为破坏;船尾大伙,燃油管线爆炸,动力舱严重漏水。”

“幽灵。”绅士一边冒着大雨向船首的方向摸去一边呼叫。

“没错,是我,不过损毁不严重,估计一两个小时就能修好。”幽灵在耳机里说,“船尾的火也是我放的,机械舱也是我做的手脚,这下够乱了吧?”

“别忘了我们也在船上,这种天气下船沉了我们根本就没机会活下去。”重拳提醒幽灵。

“放心,我也不傻。”幽灵说,“开始清理船上的有生力量,他们现在还没意识到有人在攻击他们。”

“你是不傻,只是有点疯。”重拳低声说,“已经控制左舷,目前没有遇到抵抗,杀敌六人;这些白痴一点准备都没有,基本上都是在懵逼状态下被干掉的,他们也没看起来那么专业,不过身上的确都带着武器。”

“你是专业的,别以你的标准去要求他们。”绅士说,“他们反应过来需要时间,看看那时候他们损失与多大。”

接着风雨的掩护他们很快就将水星号中段甲板上的敌人肃清,将剩余的敌人分隔在船首和船尾,船首的控制舱有十几个人大常委会副和船长都在,此时他们已经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剩余的水手已经被他们组织起来进行分组抵抗,固守船头和船尾,这可能是他们目前唯一的有效抵抗方式了,这种天气条件之下是不可能有救援的,他们面临的是绝境。

“联络上面,将情况报上去,我们尽量坚持,但愿上帝保佑我们能到达指定地点。”船长看着外面的风雨说。

“如果是海盗我们给钱就行了,可以尝试谈判。”大副建议道,“我们的交易在公海,路程已经不远了,对方并没有要求更改交易时间,所以如果我们修好发动机尽快赶往交易地点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现在已经有超过三分之一的船员联系不上,不知道是被俘获还是被杀,这些海盗也未免太专业了一些。”船长说,“对了,告诉上面,我们遇到的可能是竞争对手派来的人。”

“我去尝试一下。”大副说,他从一边的柜子里拿出一支步枪带着两个人出去了,船长利用无线电指挥船员固守船只的主要部位,运送武器的舱室已经失守了,敌人得到这些武器肯定如虎添翼。

“敌人在压缩我们的控制区。”大副在无线电里说道,“他们的人好像不多。”

“但足够杀光你们。”绅士的生意你突然闯了进来,把大副和船长都吓了一跳。

“你是谁?为什么要伤害我的船员?”船长很沉稳的问道。

“我们只求财。”绅士说,“交出船只的控制区,缴械投降我会留你们一条生路,但前提是支付足够的酬金。”

“船上的所有现金都可以给你们,放过我的船员。”船长说。

“你们那点现金我不感兴趣。”幽灵靠在船首一侧的旋梯下面,军医就在他不远处的地方盯着敌人的动向。

“你要多少,船上只有这么多了。”船长说,“粗略计算大概有两百万。”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很支付方式叫做转账。”绅士说,他在逼着船长继续和上面取得联系。

“你怎么保证拿到钱之后放过我的人。”船长问。

“我不做任何保证,但我可以告诉你,如果敢说不我就十分钟杀一个人,直到你同意为止。”幽灵盯着手里的设备,上面正在追踪船长的通信频率。

“可以,不过天气环境太差通信受到严重影响,我们需要时间,等风雨过去才能和外界联络。”船长打算拖延一些时间。

“碰……”耳机里传来一声枪响,紧跟着绅士说,“因为你的自作聪明导致一名水手丢了性命,别以为我们是白痴,你们使用的是军用级别的通信设备,这点风雨还是不会受到多大影响的。”

“你……”船长惊怒交加,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船长先生,如果你们的上级真的在乎你们的性命就不会在乎那点钱。”绅士说。

船长沉默了一下:“你好多少?”

绅士衡量了一下才说,“四千万。”他是经过认真考虑才开出这个价码的,这不是个小数目,船长肯定做不了主,要联络上级请示,上面也会因为数额巨大而无法决断,所以他们会磨时间,这正是他要的结果,那边通信时间越长越有利于他追踪信号的来源,与此同时巴黎的布鲁斯他们干着和他一样的事情,他们也在追踪这艘船的通信频率,而绅士这边就显得太业余了。

“这位我没办法做主。”船长过了很长时间才开口说道,“数额太大,上面恐怕要讨论一下。”

“给你十分钟时间,尽快恢复我,如果你愿意我可以亲自和他们谈。”绅士说,“另外十分钟也是我规定处决人质的时间,所以别逼我再杀一个人。”

“这个还是等一下吧。”说完队长结束了通话。

“船长,没弄清他们有多少人,不过肯定不多,我想组织一次有效的反击。”大副浑身湿透的跑回来。

“你有多大把握,他们手里可是有我们的人。”船长看着他,显然他觉得这样做很冒险。

“一半对一半,我选了十几个人,全都换上了长枪,也和船尾的兄弟取得了联系,二副和轮机长都在那边,也可以组织一批人反击,只要同时动手,还是有一定的机会夺回船只的控制权的。”

“他们手里有人质,这么做会害死他们的。”船长有点犹豫不决。

“再由于下去整船的人有可能都会死掉。”大副说,“不能在犹豫了。”

船长没说话,权衡了片刻终于点了点头:“好吧,我们只有十分钟时间。”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