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444.第1444章 、重回沙海(01)

1444.第1444章 、重回沙海(01)


                之所以用手语就是为了避开ci无孔不入的监视,与之合作的好处就是可以一用其雄厚的实力和丰富的资源,弊端就是无时无刻都在被监视的范畴之内,从天空的卫星到身上的设备,全部都在他们的监视范畴之内,从行动开始所有的装备都赫斯提供的,也就是说他们能够轻松的在上面做手脚,在这个地方谈话只要ci愿意就会被窃听,所以绅士才用手语和其他人交流,这可能是目前唯一的一种可以避开监视的手段,当然如果被看到也就毫无隐蔽性可言,但在这之前绅士已经将附近的情况观察的很彻底,这一招应该是安全的。

联系赫斯安排交通工具之后他们就各自出发了,这种费心费神的事情当然要交给赫斯去做,合作既然对方不愿意直接参与,那么这些基础工作自然要承担起来。

伊拉克一个给他们留下了太多回忆的地方,他们曾经无数次的来这里作战,很多时候都是和以美军的身份出现的,仔细算来绝大多数都是在和ci的合作范畴之下,可见当初他们为老美干了多少活,现在他们已经分不清那些究竟是给美国人干的还是马丁的假公济私,不过现在这些已经无从追查了,既然ci不追究那他们也就不想再提起,现在是合作时期没必要自找麻烦,最重要的就是找到马丁,这个一切噩梦的根源。

马尔南德斯提供的地点在以摩苏尔为中心的政府军控制的边缘地带,这里依然是发生交火最频繁的地区,恐怖势力和政府军的战斗已经持续了多年,无所谓胜负,只能说互有死伤,谁也没占到多大的便宜,幽灵和狮鹫被安排在了政府军的军营里,虽然这里没有美军的驻地,但美国人在这里还是很有地位的,美伊的广泛合作中最大比重的就是军事合作,共同打击恐怖势力,战争没有所谓的正义,在胜利者书写的历史大多数失败者都被描写成了反面角色,这个规律全世界通用,只是在这里的恐怖势力的确干了很多让人不能容忍的事情,或许在战争面前这些血腥和杀戮很微不足道,可是对老百姓而言一切都是噩梦,战火中备受摧残的是他们的家园,死伤最多的是他们的亲人。

绅士和幽灵对政治不感兴趣,甚至可以说“黑血”的人大多都不喜欢政治,虽然他们干了很多为一些政治派别争夺利益的勾当,但他们只是当那是一次次的战斗任务,完成或者没有完成,至于结果的作用和他们就没有太大关系了,这就是雇佣军的生活,不喜欢政治试图远离政治,却无法摆脱为政客效力的结果。

这里的伊拉克军人并不友好,不是说上面有合作下面也能打成一片的,很多时候只是奉命行事罢了,比如这次,军营只是给他们安排了住处,并且严格限制了他们的行动范围,就算要外出也要先打招呼,而且规定了时间,甚至要收走他们的武器,这里的伊军的确是在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而已,至于其他根本就不管,不管可以,但添乱可是绅士和幽灵无法容忍的。

两个人在里面转了一圈就出来了,收走武器,这是他们绝对不能容忍的,在一次火药味十足的谈话之后他们离开了军营,自我安置也比在这里受气要好上一百倍,离开的时候他们看到了军官满意的笑容,显然军官并没有打算留下他们,他们的离开算是正中下怀。

“一群混蛋,分明就是逼着我们离开。”幽灵骂道。

“出来更自由。”绅士托了托自己的背囊。

“这荒郊野外的我们还真的找个合适的地方落脚,这里可是有恐怖分子出没的。”幽灵看了一眼苍凉的大漠。

“和恐怖分子相比我倒是更担心被这些所谓的政府军误伤,如果他们是故意的我们就得被玩儿死。”绅士回头看了一眼军营说。

“别说,这些家伙相当的不友好,没准半夜出来找我们的麻烦,随便扣个帽子说我们是恐怖分子就能当场把我们枪决了。”幽灵咔嚓一声子弹上膛,“走,去那边的岩漠地带,哪里比沙漠里更好隐藏;先安顿下来再确认下一步的行动路线。”

“可能要起风了,我们得快点。”绅士抽了抽鼻子,干热的空气中带着一丝异样。

“起吧,沙漠里没人喜欢起风,可也没人能管得了。”幽灵看了看天,天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再那么湛蓝,而是泛起了一丝的黑气。

一个半小时之后岩漠地带两个人幸运的找到了一条干河床,有两米多深,这里就是他们临时的避难所了,已经能感觉到有风吹过来,用工兵铲在北风一侧的河床上挖了一个可容纳两个人休息的洞就已经快落入了,空气中已经能感受到很强劲的风,细碎的沙子已经被吹得到处乱飞,风暴即将来临。

缩进洞里用无烟炉生了火草草地吃了点东西两人开始轮番守夜,虽然这种天气条件之下不太可能有人出来活动,但保持警觉是他们一贯的作风,有备无患,防患于未然。

天黑的时候真正的风暴来了,呼号的风声鬼哭狼嚎一样从头顶刮过,乱飞的沙子中夹杂着大小不一的碎石,如炮弹一样到处乱飞,幽灵守第一班,一个小时之后绅士就爬起来了,白天他们只走了一些路所以并不算累,风声吵得他睡不着。

“这里的风一刮就是一两天,长的要三五天,这下我们可哪都去不了了。”幽灵看着外面的黑暗说。

“不急,急也没用。”绅士叼着烟,“我们要跋涉四十公里才能到达目的地,天气是不可控的,我们有时间。”

“但愿我们运气好能在这里找到马丁。”幽灵往后缩了缩躲开上面滑下来的沙子。

“你相信马尔南德斯的话吗?”绅士突然问。

“不好说,不过我相信自己的手法。”幽灵往嘴里塞了一块巧克力。

“怎么讲?”绅士没听太明白。

“他这种人是不太容易就范的,但在那种情况下说谎的可能性不大,在那种极端痛苦之下是没机会思考的,只能将脑子里有的东西挤出来,在第一时间回答我的问题,根本就不他可能说谎,但别忘了他收受过特殊训练,而且后期我发现他开始有意识的低于这种痛苦。”幽灵嚼着巧克力说,“他适应的很快,没多久就开始自我催眠,这家伙很可怕。”

“嗯。”绅士应了一声瞟了一眼手里的设备,上面的信号一片混乱,风暴干扰了他们的所有电子设备。

“放心,在这种环境下没人能继续监视我们,任何设备都失灵了。”幽灵看出了他的用意。

“是啊。”绅士松了口气。

“希望是真的吧。”幽灵自嘲的笑了笑,继续之前的话题说道,“其实给我更多是时间我们会挖出更多的东西,你不在继续让我问下去的原因是不打算让赫斯他们知道更多是吧?你很清楚他们一直在对我们进行监听,你也不希望让他们知道更多对吧?”

“嗯。”绅士点了点头,“的确,他们知道的太多对我们没好处,这段时间的合作中你该能察觉到他们另有目的,我们应该控制好局面,至少要有一部分主动权。”

“嗯,他们总是希望我们知道的一切和查到的一切,而他们知道的却遮遮掩掩不肯透漏更多,这样做实在是不公平。”幽灵表示认同的点了点头。

“这件事之下肯定还隐藏着什么,之所以叫芙蓉留在巴黎就是这个目的,她可以差一些我们不方便直接调查的事情,不知道现在他查到了什么。”绅士吸了口烟,“但愿是能对我们有帮助的东西。”

“我现在最担心的反倒是队长,见不到他心里始终不踏实,军医这家伙我还是不太信得过,不知道队长为什么要选他做中间人。”幽灵叹了口气说。

“现在容不得我们怀疑自己人,没时间,也没精力进行内部调查,事情绝对比我们预想的更糟糕,很多事情我们都不知道,整个阴谋究竟有多庞大无法估计,我们知道的实在是太少了。”

“事实是不可能完全被了解的,涉及政治的秘密更是如此,我们只需要解决急需解决的问题,至少先干掉马丁,其他的能查到多少算多少,总的有个轻重缓急。”幽灵靠在洞壁上,“这件事上ci肯定会耍花样,马丁为他们干了那么多年这些事情不可能和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们的遭遇他们要负一定的责任,只是现在我们还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主要是没有任何证据。”

幽灵古怪的笑了笑:“不能太过,逼得他们狗急跳墙对我们没好处,不管怎么说马丁都是罪魁祸首,解决了他就等于解决了主要问题,有些账得慢慢算。”

“希望马尔南德斯能被安全的交给芙蓉。”绅士将烟头丢出去,“队长那边情况不妙,我还在调查,看军医这次能带回什么消息吧。”

“但愿能尽快解决这件事。”幽灵说。

“你去睡吧,我盯着。”绅士看着他。

“不困,不急。”幽灵摸出半包烟,“为什么马丁总往这种战乱的地方跑?也不怕被打死。”

“这种地方环境复杂,对他来说反倒更安全,全世界可不止我们找他。”

“要是我就去加勒比买个岛,躲在上面断绝和外面的联系,一辈子都不可能有人发现。”幽灵说,“世外桃源到处都是就看自己想要什么。”

“我们想隐居却找不到机会,有些人还在拼命折腾。”绅士苦笑,“是该结束的时候了,只是这个时间不是由我们控制。”

两个人聊了一个多小时幽灵才去睡觉,风声呼号中他睡的特别踏实,因为在这种环境下是不可能有人来打扰的,醒来的时候是凌晨,风好像更大了,他看了看表,才睡了三个小时,对他来说已经足够了。

洞口已经被上面落下来的沙子埋了一半,绅士就靠在边上看着外面

“去睡吧。”幽灵提着枪走过去。

“不急,这风暴看样要刮很久,我们有的是时间睡觉。”绅士头也不回地说。

幽灵走进才发现绅士的一边放着一颗骷髅,头盖骨只剩下一半了,上面还粘着一些头发,像是腐烂没多久的。

“上面掉下来的。”绅士说,“是被子弹直接命中打死的。”

“不奇怪,这里到处都是战场,只是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腐烂?”

这里是沙漠,气候干燥异常,所有的尸体都会被迅速吹干水分,最后形成干尸,腐烂的还真不多见。

“应该是被狼之类的野生动物啃过,没剩下多少肉。”绅士将骷髅转了个方向指着上面的一些痕迹说,那果然是大量的齿痕。

“有点意思,这种地方居然还有狼,应该被枪炮声都吓跑了才对。”

“估计是饿极了,后面的路我们要小心了。”绅士捡起骷髅丢出去,“地图上显示八公里外有一个废弃的油井,我们下一步想那进发,然后绕过敌人的防线进入后方预计要一天的时间才能到达目的地,这完全取决于我们遇到的情况,而不是路程。”

“在沙漠里我们只能晚上走,白天目标太大。”幽灵说。

绅士点了点头:“嗯,所以沙暴什么停了之后我们才能大致估算出到达目的地的时间。”

风沙一连刮了三天,直到第四天的凌晨四点多才算真正停下来,黄沙万里,天空向水洗的一样干净,星星一颗一颗的镶嵌在深蓝色的天空中,无比的清晰,两个人从洞里爬出来看了一下时间,打算在天亮之前到达那个废弃的油井,可是还没等他们出发就发现远远的在视野的尽头有一大团影子正向这边过来……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