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438.第1438章 、千里追踪(03)

1438.第1438章 、千里追踪(03)


                天黑之后绅士和赫斯换班监视,两人已经没什么状态,这么多天过去了他们的耐心早已经被磨的差不都,各种意外导致整件事全部失控,一次突发时间让他们原本都要开始的计划完全排不上用场,计划没有变化快这句话在他们身上真可谓体现的淋漓尽致,马尔南德斯迟迟不露面,他们除了跟着这些人之外找不到一点线索,这让他们积极郁闷,突然之间他们发现就算是有着世界上最强大的情报机构做后盾他们依然对马丁和他的手下无可奈何。

事情变得有点诡异了,按照ci的能力是不可能找不到这两个家伙的,至少不会一点线索都没有,问题真的是因为马丁和马尔南德斯过于狡诈吗?

其实在闲暇的时候绅士仔也细想过,他们从和赫斯他们合作到现在也没几天时间要这么快找到马丁或者马尔南德斯的确不太容易,只是期间他们居然找不到其他哪怕一点有价值的线索,这未免让他们心里非常的郁闷,这种情况如果得不到改善他们要什么时候才能干掉马丁完成复仇的任务呢?

晚上十点多被冻得浑身发抖的赫斯和绅士被一阵轻微的声音吸引,两人警觉起来,端枪看向四周,很快他们就发现声音并不是来自附近的林子。

“是直升机。”幽灵在耳机里说,“距离还很远,个头应该不小。”

“直升机?山地救援队的?”赫斯翻找着地图,希望找到直升机的影子。

“在东北方,正往这边过来,如果是救援直升机应该是不会这么大的个头,肯定有蹊跷。”幽灵继续说。

“会吗?”夜猫说。

“来了。”幽灵说,“距离一公里。”

一架米171直升机从天而降,很快就落在了之前烧烤的那片空地上,表面的残雪有一些烧烤剩下的东西被螺旋桨卷起的气流吹飞。

“这是来送人的还是接人的?”赫斯有点反应不过来。

“再发的飞机也坐不下这么多人。”绅士眯着眼睛说,显然他也没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送给养?”夜猫冒了一句。

“胡扯?用这玩意送什么?送金苹果?”赫斯骂道,觉得这个手下实在是太不提气了。

夜猫自讨没趣的挠了挠头巨大的机身如同一只过肥的大鸟一样晃悠悠的半天才停下来,舱门紧闭,没人从里面下来。

“搞什么?”夜猫举着望远镜看着舷窗,可什么都看不见,只有驾驶舱里能看见驾驶员。

“不太妙。”幽灵低声说,“木屋里的人有异动,有几个从侧面出来了。”

“出来了?怎么看不见?”绅士皱起眉毛,预感到好像有事情即将发生。

“在另一边,往远处去了,奇怪,他们到底要干什么?”幽灵低声说,“又有人出来了。”

他的话音刚落几间木屋里的人冲出来十几个人直奔直升机,这些人都带着全套的装备,压着帽子防止被气流吹走一路小跑的冲向飞机。

“我靠,要跑。”夜猫低声骂了一句。

“白痴,跑得一起跑,直升机装不下那么多人,再说他们就出来这十几个人也算逃跑?动动脑子。”赫斯低声骂了一句。

绅士没心思听他教训手下,只是看着直升机的方向发呆,他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但他却察觉到事情好像正在向他不想看到的方向发展,有什么糟糕的事情即将发生。

预感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有时候一点屁用都没有,有时候却能救命,绅士不知道这次自己的直觉是否准确,不过他一直以来都是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去看待自己的直觉,所以他决定得干点什么,可是要干什么呢?能干点什么呢?他不知道。

此时那些人已经跑到直升机的下面,用力的拉开舱门跳了上去,行为完全让人看不懂,很快直升机拔地而起,就这么飞了起来。

绅士看着起飞的直升机不知所措,不知道自己该干点什么,他有种感觉直升机的离开肯那个会带走很多他还没想到的东西,他很清楚不管直升机上有什么秘密他都无法阻止,他们不是对手,就算直升机带走了十几个人,木屋里还有二十几号,他们这区区六个人根本就不可能强攻过去把直升机拦下来,何况直升机已经起飞,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看着缓缓升起的直升机舱门正在慢慢的关闭,就在即将关闭的一瞬间绅士看到那条缝隙里闪过一张脸,那是一张无比熟悉的脸,目光闪烁,绅士不清楚是不是自己看错了,他发现那双眼睛正想这个方向看过来……

“我靠……”后面的军医一下惊叫出来,“马尔南德斯。”

的确是马尔南德斯的连,这张脸他太熟悉了,绝对不可能看错。

“我好像……”绅士愣了的看着远去的直升机,“看到他看着我们这边。”

“白痴,他知道我们在这,快走。”军医大骂一声拖着绅士就跑。

一瞬间绅士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直升机只带走了那么少的人,不是装不下,而是留下更多的人对付他们,幽灵之前提到的那些先一步离开木屋的敌人应该是包抄过来向着他们这边靠近,因为直升机太过引人注目他们反而忘记了。

我靠,这是个阴谋,是个陷阱,他们中招了,绅士在心里大骂,敌人早就知道他们在这里,不对,如果早知道就不会等到现在动手了,几十号人怎么会顾及他们这区区的六个人,肯定是发现他们的踪迹没多久,所以才会有了刚才的布置,直升机只是个幌子,而真正的目的就是围捕他们。

“幽灵,撤。”绅士反应过来之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幽灵还在敌人那边的某个地方。

“走你们的,这是个局,我们上当了,各自撤离,老办法联系。”说完幽灵直接切断了通话。

很快反应慢了半拍的赫斯他们和敌人接上火了,敌人的速度非常的快,赫斯他们只是慢了一点就被黏住了。

“笨蛋。”绅士骂了一句立即停下,现在彼此是合作关系,尽管他们不愿意帮忙,但为了不破坏今后的合作还得施援手,毕竟赫斯他们要是挂了那想和ci继续合作下去就没那么容易了,本来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很脆弱,一旦出现裂痕就会很难修复,所以他们必须谨慎对待,在某些情况下也得适当的冒点险。

林子里枪声不断,如果不是在山顶他们肯定得享受雪崩的洗礼,但在这里他们还是能听到远处雪崩的巨大声响。

绅士冲回去的时候赫斯他们三个正在和敌人借助树木的掩护对射,显然赫斯他们的丛林作战经验不足。

“白痴过来。”绅士趴在树后的雪地上相向林子里射击,完全是凭感觉开枪,对面根本就看不见人,显然敌人和擅长这中环境下的战斗。

“噗噗噗……”赫斯丢出去几枚烟幕弹遮蔽敌人的视线人,案后撤回到绅士的防御阵地之后。

“走。”绅士也不恋战,见敌人没有马上跟上来就立即撤离,这种情况下他还没二到和敌人拼命的地步,和二十几号敌人正面交锋他们根本就毫无胜算。

正跑着突然木屋的方向传来了一声巨响,整间木屋被炸上了天,不用想肯定是幽灵干的,木屋里留守的三名敌人无一幸免。

绅士带着赫斯他们一路我往前跑,很快就到了之前的那个雪坡,他们直接跳下去坐在积雪上往下滑,速度非常的快,几次都差点撞在树上,军医早已经在下面等他们,他们经过之后军医迅速启动了地上刚刚布置好的诡雷,设计的是触发和遥控双重引爆,这些人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必须做好一切准备。

就在他们狂奔的时候敌人的方向突然乱了起来。

“是幽灵,我们走。”绅士回头看了一眼,黑漆漆的树林里看不见一个人影。

几个人迅速从被追踪的环境下逃了出来,敌人追了几公里之后就不再追了,他们松了口气继续往前跑,这种情况下能走多远走多远,

一路狂奔回到车行军医就引爆了那些诡雷,至少能制造声势震慑敌人,尽管这一招对老兵效果并不明显,但以他们目前的情况来看也没什么更有效的办法了,出人意料的是爆炸引起了连锁反应,附近的几条雪坡上都有大量的积雪滚下来,他们的车子刚刚进入悬崖上开凿的公路后面的积雪就扑上来了,完全将入口堵住,这下倒是彻底将他们和敌人分开,算是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

“幽灵还在里面。”绅士担心地说。

“如果出不来他就不是幽灵,放心吧。”军医开着车说。

“又被算计了,该死的。”绅士骂了一句,这个马尔南德斯太难对付了,他们隐秘行踪追到这里还是没能避开马尔南德斯的算计。

“此人极其精明,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军医扫了一眼不断从悬崖外面落下去的积雪说,这些积雪是山顶雪崩造成的,幸好公路是在崖壁开凿的凹槽之中,否则他们可要遭殃了。

“赫斯,你们的情报能不能提供点有价值的帮助,我们太被动了,世界第一大情报组织就这么干活?”绅士心里气不打一处来。

“我也没办法,这种事情不是情报能解决的,他的狡诈也是我们无法控制的。”赫斯也是满肚子的懊恼无处发泄,于是开始通过单兵电台找赫斯的麻烦。

“我就不信他马尔南德斯不会留下什么蛛丝马迹是你们调查的方向不对。”绅士说,“或者投入不够。”

“这我不清楚,你去问上边吧。”赫斯赌气说。

绅士不说话,他在担心幽灵,冰天雪地的路又被堵死了这小子会怎么出来呢?不过他很清楚的一点是这种担心实在多余,并不是说他相信幽灵能够全身而退,而是不管他怎么担心都无法帮上幽灵的忙,这小子不能说是猫有九条命,而是一条命硬到现在,根本就没什么能要了他命的东西或者事情,在“黑血”他创造了无数的奇迹。

绅士尝试着呼叫了几次,但没有任何的回应,显然幽灵关闭通信设备之后就在没开过。

他恼怒的将单兵电台丢在一边从车上摸出半包烟才发现是幽灵之前抽剩下的,他叹了口气点上两只,将其中一支塞进绅士嘴里然后自己看着外面的黑暗慢慢地抽着。

良久绅士才拿起单兵电台开口问赫斯:“能不能追查出直升机的去向?”

“已经再查了,上面会有专门的一组人干这种事情,有消息会通知我。”赫斯沉声说道。

“嗯。”绅士应了一声不再说话。

两个小时之后他们回到了城区,和雪线之上相比这里还是满眼的翠绿,完全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找了个合适的地方落脚之后绅士立即按照约定给幽灵留下了消息,同行打开反追踪手机等着他打电话过来,这时赫斯就给他们带来了一个还算不错的消息,直升机的降落地点在边境,马尔南德斯可能要过境去西班牙。

“他很清楚直升机目标的,容易被追踪,所以肯定会想办法躲避追踪,你们有没有其他办法?”绅士问。

“不知道,看那边最近的人多久能到,但愿附近有我们的人。”赫斯摇了摇头,脸上是一副看运气的报请。

“虽然失败了,但这次总算是看到了马尔南德斯的脸,他比之前瘦了,不过还是很精神。”军医说,“值得注意的是他是故意让我们看到的,很显然他知道我们在哪,至少知道大致方向。”

“这个问题我也想到了。”绅士点了点头,“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们是怎么被发现的?”

正说着绅士的电话响了,他松了口气扫了一眼屏幕,是本地的号码,他接起来听了片刻就愣住了,半晌才一脸不相信地问:“真的?”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