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437.第1437章 、千里追踪(02)

1437.第1437章 、千里追踪(02)


                不得已之下绅士只能放弃追踪,再不能打草惊蛇了,这样下去他们的任务根本没办法完成,连马尔南德斯的手下都搞不定和谈找到马丁?

不知道幽灵是怎么跟着这些人的,不过绅士相信他,这小子就不是能用常人的思维去理解的。

几个人守在外面等消息,没多久夜猫黑着脸从里面出来了。

“怎么了?”见他表情不对赫斯就问。

“被赶出来的,说我太业余。”夜猫愤愤地说。

“他说的?”绅士愣了一下,“那你得当真,如果你能赶上他一半他就不会说你。”

“你……”夜猫大怒,这贬低的也太狠了点。

“别急,如果你能知道他是怎么跟踪这些人的你就没他说的那么不堪。”军医在一边说,“幽灵狂傲,但不自大,他懂得该说什么,如果他不想管你根本就不会理你,说你至少他看你还不算不可救药。”

“你的意思是我还得感谢他的咒骂?”夜猫被气乐了。

“看到什么了?”赫斯对这些事情不太感兴趣,为了不让他们继续争论下去就岔开话题问。

“没发现什么有,餐厅里基本上都是他们的人,最奇怪的是我没看到幽灵。”夜猫说,“不知道他藏在什么地方。”

“嗯,这很正常,他只要不希望被发现就没人知道他藏在哪。”军医说,“否则他就不是幽灵了。”

“别那么夸张,我只他很厉害,但还不至于连影子都看不到。”夜猫撇撇嘴,显然对此并不认同。

“呵……”军医笑了笑没理他。

“好了,没必要都在这守着,你们可以先回车上。”绅士对赫斯说。

“不是不用盯着了吗?”赫斯没太明白。

“我们再留一会儿,放心,幽灵的话我们还是会听的。”绅士说道。

“那好吧。”赫斯点了点头,既然没有监视下去的理由那他可不想在这受冻。

“什么情况?”军医低声问。

“幽灵的话好像没说完,可能有新的发现,我进去看看。”绅士看了一眼灯火通明的酒店说。

“为什么要支开他们?”军医又问。

“没什么,只是没必要都留在这。”军医定了定神,“我从后面进去,你守在外面帮我盯梢。”

“好。”军医点了点头。

军医刚要动身耳机里就传来了幽灵的声音:“他们要走了,你们别在附近转悠,保持十公里以上的距离跟在后面,我会给你们信号。”

两人愣了一下,刚进去这么一会儿就走了,这让他们感觉有点意外。

“走。”绅士和军医立即远离酒店的外围。

很快他们就远远地看到车队离开了酒店继续往深山里进发,幽灵没在说话只是给了他们一个定位信号,按照预定绅士他们远远的跟在后面。

“幽灵到底藏哪了?”夜猫终于忍不住好奇心开发问,如果不是隔着单兵电台在另一台车上他的表情肯定很好玩。

“这个应该由你自己想办法知道。”绅士忍着笑说,其实他也不知道幽灵到底藏在哪。

夜猫不在说话,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军医看着绅士的表情笑了笑自顾自的点上一支烟慢慢地抽着,现在他们算是最轻松的时候,不用费力的跟踪监视,有幽灵在的时候他们的确轻松了不少。

晚上十点多天上飘起了雪花,在这种高海拔地区降雪很频繁,温度低,天气变化快,很多时候会毫无征兆的飘起雪花,气温骤降,让不经常在这里生活的人难以适应。

山区的道路九曲回环,很多地方都是在悬崖上硬生生开凿出来的,一侧是高耸入云的岩壁,一侧是万丈深渊,汽车如同一只在崖壁的缝隙里爬行的甲虫一样不停地在风雪中蠕动。

不知道敌人是怎么知道有人在盯着他们的,谨慎起见他们的车子和敌人保持了十公里以上的距离,幽灵的话绅士和军医是深信不疑的,至于赫斯他们怎么想都不重要。

这些人走走停停,第二天下午在一座雪峰上停下来,这又是一个巨大的极限滑雪场,但尚处于修建阶段,只有一部分完工,拦车索道还没通车,很多木屋刚刚建造完,雪地里还对着建筑裁量,一行人随便找了木屋驻扎下来。

“他们已经去人后面‘没人’跟着他们,你们可以过来了。”幽灵在耳机里说,“这里除了他们没有其他人,不能被他们发现,会引起怀疑的。”

“收到。”绅士在耳机里回复。

几个人把车藏好然后带着装备钻进了林子,这里到处都是巨大的针叶林,大雪齐膝走起来很费力气,冬夜的丛林漆黑冰冷,感觉如同雪原地狱。

半个小时之后他们到达了离木屋不到两百米的林区边缘,远远的他们能看到山顶上成排的木屋,黑压压的一片,没有灯光,毫无生气,就连敌人所在的木屋也没有任何光亮透出来,鬼气森森的毫无生气。

“怎么这么黑?”夜猫低声说。

“应该是门窗都封起来了。”赫斯调整着夜视望远镜,“这里完全是个没人愿意来的地方。”

“没完工,当然没人愿意来。”绅士拍掉落在帽子上的雪花,“要是他们不是这么多人我们随时可以动手,就算现在他们没有防备我们也得掂量掂量,毕竟我们只有六个人,他们却有三十多个,实力悬殊。”

“先看看他们的目的再说,在马尔南德斯确认却对安全之前是不会露面的。”赫斯指着一栋木屋说,“那里面有人。”

“他肯定不会轻易露面,在莫尼比亚差点被我们干掉,现在已经成了惊弓之鸟。”绅士一边将赫斯指出的位置标在地图上一边说。

“所以我们还是先静观其变,看看他们到底要干什么,反正没其他线索之前我们也只能盯着这批人。”赫斯的话显得有点无奈。

“你们应该弄一些更有价值的情报,深得我们在这里受苦。”军医说。

“我何尝不想,只是……上面投入不小,但搜集来的情报确实能用的不多,是在不给力。”赫斯苦笑,“这个我可干涉不了,主要原因还是马丁他们出身这一行业,有着丰富的反追踪经验,很难对付。”

“这倒是真的。”军医自言自语地说,这一点他算是深有体会。

“这个该死的地方太冷了。”夜猫搓着手直哆嗦。

“你可以升篝火。”绅士瞥了他一眼说。

“真的?”夜猫神经有点大条的问。

“白痴。”绅士骂了一句。

“……”夜猫无语。

“等幽灵的信号吧,他会给我们进一步的行动指示。”绅士看了看表,“轮番休息,没必要都守在这。”

“这地方和冰窖没什么区别。”夜猫看着冰天雪地的丛林,很显然他还没有这种地方执行任务的经验。

“那你可以不睡。”军医取出折叠车开始挖雪,很快就开了一个雪洞,铺上睡袋自己钻了进去。

“冷了精神,不容易犯困。”赫斯拍了拍夜猫,“自己找地方。”

夜猫没说话看了一眼正在封上洞口的军医挠了挠头,他不是不理解这种行为,只是很难接受罢了,毕竟这可不舒服。

长夜漫漫,冷冰冰的雪地里几个人就这么挨着,自然不会舒服到哪去,不过他们在经历了多年的特殊兵种生涯之后都已经习惯了,至少绝大多数人习惯了。

第二天早上山下又来了一辆车,是来给那些人送给养的,大堆的食物中绅士他们看到了很多新鲜的肉类,很显然木屋里的这些家伙准备吃烤肉了。

“看人家的日子过的,再看咱们。”赫斯看着手里的单兵口粮一点胃口都没有。

“你可以加入,他们可能会欢迎。”绅士低声说。

“扯淡”赫斯三两口吞掉手里的东西,没胃口也得混个饱腹。

“幽灵,你那边情况怎么样?”绅士问。

“我再尝试窃听他们的通话,但难度很大,他们警觉性很高,只能今晚再说,不过从能听到的只言片语中判断他们是在等人,而且是很重要的人。”幽灵说。

“你在哪?有没有食物?”绅士问,他记得幽灵离开的时候身上就有几块牛肉干,连水都没有。

“不用担心,这方面我能应付。”幽灵说,“别急,他们要等的人一两天就到。”

“但愿是我们要找的人,否则我们就是在浪费时间。”说完赫斯钻进雪坑里抽烟。

下午那些人出了木屋在雪地上开始准备烧烤,这些家伙完全一副来度假的架势,炭火点燃,炉子摆上,肉、肠、酒全都搬了出来,但和真正度假不同的是他们身上都带着枪。

气氛很很热烈,几十号人在空地上喝酒扯淡大声说笑,谈的都是一些风月之事,纯粹的扯闲篇,想从他们的对话里听出什么好像很难。

“真逍遥。”绅士叹了口气,一脸的羡慕嫉妒恨。

“忙完了我们也得搞一次。”军医恨恨地说,谁愿意看着敌人吃喝玩乐自己去在这里苦逼的蹲坑。

虽然是放松的烤肉prty,但这些人的警觉性非常高,枪不离身不说酒喝的也很少,只是先聊着吃肉,显然他们心里并没有完全放松下来,只有在战场上摸爬滚打多年的老兵才会有这种警觉性,自控能力不是普通士兵可比的,他们很清楚喝多少酒不影响自己的身影反应速度,这不是一群好对付的家伙。

“你看那篝火边上那家伙吃东西也不忘了盯着电脑。”绅士对赫斯说。

“看见了,看款式应该是和情报局配发的属于同一类产品,功能应该也差不多。”赫斯说。

“他们在和某些人保持联系,而且是不间断的。”绅士皱了皱眉。

“有这种可能。”赫斯点了点头,“也有可能是监视这一地区的卫星图像传输。”

“不是,他们应该是在传送文件,联络完全是文字。”幽灵在耳机里说,“很遗憾看不到屏幕上的内容,不过刚才听到他们提过,说是在等老板的命令。”

“不是说等什么人会面吗?”绅士皱了皱眉。

“都是从他们那听来的,我无从判断哪个是真的,不过这里只有他们,没必要说谎,就算说谎也没发现他们有人觉得前后矛盾,所以应该是任务或者消息有变化,而他们已经知道了,才会出现这种情况。”幽灵说。

“嗯……”绅士思索了片刻,没得出什么有价值的推论,干脆放弃不想。

那些人吃饱喝足之后把剩下的东西全都丢在了空地上,然后回了木屋,和之前不同的是他们分开,散布到附近的木屋里休息,幽灵分析应该是他们已经确认了这附近足够“安全”,安全级别调整之后所有人可以多少自由一些,不过这些自由也是相对的,分散的木屋完全根据防守的最佳组合选择,排列方式基本上能控制所有方向,形成单独的射击阵地,不管从哪个方向有人袭击都不可能在不付出足够代价的情况下攻入整个防御阵型。

“真牛掰。”赫斯低声说,“这也算是一群精英了。”

“看这默契程度他们应该不是在一起一两年时间了,早就数只自己在队伍中的位置和功能,明白在什么时候处在什么位置,懂得如何补充彼此的防御漏洞。”绅士说,“这么大规模的组织你们居然一点线索都查不到?”

“上面只查到一些人是之前已经被注销身份的特工,也有失踪至今还没有下落的,他们是一群在这个世界上不存在的人。”赫斯耸了耸肩,“秘密特工很多这种人,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不过你该明白,他们都是干这行的,要想藏起来肯定不算太难,何况他们还和马尔南德斯有关系,如果是故意隐藏的实力那就更不用怀疑他们是怎么躲起来的了,以马丁或者马尔南德斯的能力这根本就算不得什么,对他们来说这实在是太容易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