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431.第1431章 、又生变故(03)

1431.第1431章 、又生变故(03)


                幽灵看了看四周,他可是用的高精度定位设备,不是那些民用产品可以与之相比的,应该不会有差错才对,可这里却什么都没有,他不仅皱起了眉,整条巷子空荡荡的,没什么能藏人的地方,难道是定位出错了,这是他的第一念头,思索了片刻他无意间看到了一边的下水井盖,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一拍脑门,明白了问题到底出在什么地方,地下,人在下水道里,该死的,真会藏。

幽灵向后退了一段距离打开了下水井盖,一股浓重的混合臭味儿扑面而来,他仔细看了看,没发现有什么危险,这才小心翼翼的顺着湿漉漉的梯子下去。

下水道里很黑,他带上夜视仪仔细观察了一下,这条下水道高度只有大概一米五,他只能弯着腰站在里面,洞壁上后很深的吃水线,水量充足的时候能够淹没这里三分之二的高度,不远处的池道里污水横流,餐馆里冲出来的食物残渣混杂其中,很多生活垃圾漂在水面上。

幽灵侧耳听了听,除了水声没听到其他声音,端起枪沿着洞穴小心翼翼的向前探索,其实距离并不远,没多久就到了地位的地方,那里是空的,是在下水道上部的一条与电缆管道相同的一个位置,所有通信线路都是从这里进出的,其中一根缆线被剥开,露出了里面的金属线,很显然对方是在这里接入网络入侵所有监控系统的,幽灵看了一眼自己的电脑,那些监控视频文件还在删除,显然这个人上传了某种自动运行的程序,会按照事先设定的要求对指定文件进行删除,人应该早就走了,有这东西在他没必要留在这里看守,随着时间的推移文件会悄声无息的被删的一个不剩。

没什么有价值的发现,幽灵也没有急于去查看剩下的文件,太多了,短时间内根本就不会有什么发现,看来又是白跑一趟了。

幽灵没有马上离开,而是仔细观察那个位置,从细节上看这个人是个左撇子,身材高大,这从上面留下的半枚模糊的脚印就能看出来,另外从上面摩擦的痕迹看这个人蜷缩在里面很痛苦,但他还是用最短的时间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在洞顶上幽灵发现了一根深棕色的头发,很长,但显然不是女性的头发。

幽灵从上面下来,很快就找到了这个人离开的方向,一路跟着这些痕迹他到了大约百米之外的一个井口,爬上去之后他发现上面是在一栋楼房的后面,这里比较僻静,几乎很少有人来,对面是山下的林子,左边正是他住的那家温泉酒店,右边几十米外是一家私宅的侧面,一些带水的脚印往外面延伸,脚印还没干透,还能看出一点痕迹。

幽灵对照了一下,发现这些脚印和墙上电缆管道上看到的一样,沿着地上的印记一路向前,没多久就到了路边,那里有一条车辙的印记,很宽,应该是一辆越野车,一路向东不知去向。

幽灵谈了口气转身往酒店的正面走去,又白折腾了,线索再次断掉,很显然敌人相当谨慎,把所有的可能性都想到了,从容的抹除了自己留下的痕迹,看样子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了,否则不会这么轻车熟路,会不会是马尔南德斯的人?以目前现有的情况来还还无从判断。

转过胡同幽灵到了酒店的西南角,无意间他看到玻璃窗里面的一个东西,还是他没有太在意,而是继续想着事情往前走,只是觉得哪里有点不对,于是他又抬头看了一下,他先是一愣,然后盯着那个位置看,白天房间里总没有外面亮,玻璃泛着外面的光线里面的东西没有他第一眼看得那么清楚,他退后了一步,勉强能看清那个东西,他知道自己没看错,只是刚才没意识到那个想法罢了。

那是个对着大厅的摄像头,从角度和距离上看肯定能拍摄到他现在的位置,那么刚才乘车离开的那个人也有可能会拍摄到,这倒是个意外的收获。

幽灵立即返回酒店,入侵酒店的监控系统,很快就找到了那个摄像头拍摄的内容,耐心翻找之后他终于看到了那个人,一个身材健硕的男人,披散着头发,手里拿着一个包,从形状上看里边应该是电脑,因为摄像头摄像头角度的问题没有拍摄到他的脸,离开的车子倒是拍摄到了车牌号,但幽灵明白,多半是假的。

幽灵靠在床上在脑子里将现有的线索过了一遍,他发现可用的内容不多,很多线索都断了,能查下去的只有这个神秘的长发人和那辆车,可现在他又没有有效的手段进行进一步的调查,绅士他们下落不明,是否应该先弄清楚他们的是生是死,然后在考虑这些呢?是不是应该找渠道和ci联络询问他们的下落呢?如果赫斯是上面单独成立的临时部门的一个成员那么就算是找到在这里活动的ci也不一定能轻易的打听到管的线索,对于情报部门来说这是非常正常的,不同工作组或者部门之间是不会打听彼此的工作内容的,这是大忌。

幽灵思索了一下决定先处理眼前的问题,至于绅士他们的消息他先放一下,如果能查到那些人的身份或许能带出绅士他们的去向。

幽灵考虑问题的角度永远不是别人能理解的,谁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也无法理解他想干什么,稍做休息之后他再次行动起来,对于情报搜集这种事情他懒得找ci,所以他再次找到了布鲁斯这个最早是由重拳介绍的朋友,直到今天他也是“黑血”最大的情报来源。

幽灵将剥离出来的监控内容给了布鲁斯,希望他能从中得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布鲁斯没有拒绝,也没有谈钱,只是叫他等,其实布鲁斯并不是不收钱,而且价格还很高,这已经不是他们每次合作要谈的问题,只要找到他就已经确定了该付出多大的代价,有时候不是钱可能是情报的交换,也可能是一种利益的交换与合作,幽灵和很清楚重拳和布鲁斯的关系绝对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他们之间肯定有故事,但两个人却几乎不来往,甚至很少接触,不过这两人都是幽灵最信得过的人,一个是自己多年生死与共的兄弟,一个是多年来一直提供情报给他们多次在关键时刻救了他们的情报贩子,他不管这两人到底是什么关系,不管什么关系至少现在对他乃至整个“黑血”都不存在任何威胁。只是重拳已经无法归队和他并肩作战了,至少短时间内不可能,原本的三剑客现在只剩下幽灵一个人,整支队伍早已分崩离析,只剩下绅士他们几个人苦苦的支撑着,之所以还能坚持下去就是因为他们的灵魂还在,本·艾伦还在,只是现在他又开始玩儿起了失踪,就像之前一样,突然杳无音信,突然再次出现,很多时候幽灵都会有中错觉,怀疑本·艾伦已经代替了自己的位置,突然消失,神出鬼没。

晚上里幽灵又去了那栋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的别墅,他要亲自看看里面的情况,别墅周围拉着警戒线,警方的人已经撤走了,该调查的已经查的差不多了,不知道会不会留下什么线索。

别墅只剩下了几堵断墙,被火烧的乌漆墨黑的,因为救人是第一原则,建筑碎片都已经被清出去了,地下室的入口漏出来了,下面的东西都拿走了,包括墙壁暗格里的武器,看来警方已经察觉到这个地方的不同寻常,只是为什么他们要隐瞒呢?难道是在暗中调查?这也太低级了吧?稍知道一些内情的人都能明个警方在隐瞒事实。

地下室里还有很多建筑碎片,地上很杂乱,但基本上没什么死角,警方已经搜过了,应该不会留下什么,但幽灵并没有放弃,他又仔细的检查了一遍,最终在一个很不起眼的角落里发现了问题,那里有一块断裂的楼板靠在墙上,下面全都后是混凝土残渣,下面是一块翻版,很小,一直延伸到墙里面,幽灵挠了挠头,看来身上他们是从这里逃走了,有这条通道他们不可能留在这坐以待毙。

想着他就悄声无息的跳了进去,里面不深,弯下腰往里走了几步后面的入口就自动关上了,他四下看了一下,通道很平整,上面长满了青苔,顶部有灯,但没有点亮,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通道不是很黑,以他的目力不用带夜视仪也能看清附近的情况。

地面青石板的,没什么痕迹,只是留下了一些上面落下来的粉末,没有任何的足迹。

几乎是下来的同时幽灵就发现情况不大对劲,他能察觉到这里面还有其他人,他停了下来,仔细感觉了一下,发现人就在前面不远处,两个,一个睡着了,一个应该是在守夜,他能感觉到这两个人不绅士和军医,也不是赫斯的人。

警方的埋伏?幽灵思索着,有这中可能,警方发现这条通道也算是在情理之中,如果是警方,那他们到底直到了什么。

幽灵没有犹豫,而是继续往前走,脚步轻的像一只正在走向猎物的豹子,可以说没有声音,对他来说这算不肚饿什么,幽灵一边走一边取出骷髅面具带上,手里平端着装了消音器的手枪很快就靠近了藏人的地方,那是一条岔路,两个人守在那里。

之所以在这里埋伏可能是因为入口的地方没什么遮挡,在上面就能清晰的看到下面的情况,所以并不适合埋伏,只能退而求其次,在这个地方,只要有人进来必定经过这里。

幽灵的动作轻的根本就没让这两个人发现任何异样,就算是醒着那家伙也只是靠在墙上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知道幽灵出现在他面前他还是花了足有一秒钟时间才反应过来,面前的骷髅差点把他吓得尿裤子,可是一切都晚了,下一秒他只感觉到了脸上的剧痛,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另一睡着的更惨,被幽灵一刀扎进了心窝,刀没有拔出来,血也没有喷溅而出,在打晕之前那为之后幽灵已经弄清楚了他们的身份,是两名警察。

连幽灵自己都不是很清楚为什么要下杀手,只是在那一瞬间他什么都没想,完全是遵照本能去做的。

通道很长,幽灵拖着俘虏从通道的另一头离开,出口在一片林子里,等他出来之后才发现这里远远超出了雨夜他的搜索范围,怪不得找不到什么蛛丝马迹,在出口附近他看到了大量杂乱的几枚脚印,正是绅士他们留下的,看到这些他不由得松了口气,至少他们还活着。

既然警方发现了这条通道那就不能在这附近多做停留,想到这幽灵拖着俘虏继续前进,两公里外的河边他停下来,随手将俘虏丢进了水里,这是雪峰上流下来的雪水,冰冷刺骨,俘虏一个哆嗦醒了过来。

幽灵就在一边看着他,俘虏看到他之后先是吓了一跳,但随即明白了他只是脸上带了面具,而非真正的骷髅。

“袭警可是要坐牢的。”警察定了定神,努力让自己冷静系列,然后用很镇定的声音警告幽灵,但他没想到的是回答他的是幽灵的手枪,子弹直接穿过了他的肩窝打进了水里,鲜血瞬间将河水染红了,他大声的呻吟着反倒在河里,混合了他鲜血的河水一下灌进了他的口鼻,呛得他挣扎了半天才将头伸出水面,剧烈的咳嗽了半天,幽灵还是不说话继续冷冷的看着他,冰冷的让他害怕。

“你……你到底是谁?究竟想知道什么?”俘虏忍着肩膀上的剧痛鼓起勇气问道。

幽灵冷笑:“别装蒜,你该知道。”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