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411.第1411章 、老友相劝(01)

1411.第1411章 、老友相劝(01)


                那是一副很潦草的铅笔素描,是一张从什么记事本上撕下来普通纸张,边缘参差不齐,画的是芙蓉的素描,虽然粗糙,但关键点够了的很到位,正是她端着咖啡沉思的样子。

芙蓉皱着眉抬头四顾,没发现什么能对的上号的人,会是什么人呢?芙蓉百思不得其解的低头继续看那副素描,看了片刻她就发现了问题,上面自己端杯的手背上隐约能看见一些东西,她掉转方向仔细看却又什么都看不出来,她把画纸举起来对着光线仔细看,这下她看到了上面的确有点东西,隐藏在素描中的另一幅图画显现了出来,那是一个用非常简单的线条勾勒的狼头。

芙蓉愣了一下,狼头,这代表什么?自己认识的人中没有以狼头标记为代号的人,山狼也只是名字上和狼有管,从没有类似的标志,何况他已经死在了阿富汗,那这个人有是谁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她想了想继续仔细看那幅画,在反复反转了几次之后他终于发现了问题,那些构成狼头的比划是一些变了形状的数字,芙蓉组合了一下,不是电话号码,很奇怪,这究竟代表了什么?

芙蓉满腹狐疑的离开咖啡馆,一边走一边思索刚才发生是事情,肯定是有人要告诉她什么,但具体是什么内容他一时间还想不出来,为什么要用这种方法呢?对方好像有所顾忌,究竟是因为自己的还是别的?

自己已经进行了必要的伪装,被认出来的可能性不大,除非是对自己非常熟悉的人,熟人?她皱了皱眉?在巴黎现在还有什么熟人?

就这么一边想一边往前走,取了车之后她还是想不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开车上了主路没多久她突然感觉有点异样,刚才好像看到了什么。

芙蓉下意识地在自己的视野范围内寻找,很快一辆红色的跑车进入了她的视野,引起他注意的是上面的车牌号,正是她刚才看到的隐藏在那副素描里的号码。

原来在这个意思,芙蓉豁然,立即开车跟了上去,红色跑车速度很快,芙蓉跟在后面穿街过巷,半个小时之后到了十三区西街的一座公寓楼的停车场,芙蓉毫不犹豫地跟了进去,停车之后跑车上下来一个年轻人,芙蓉觉得这个人有点眼熟,但一时间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那人转了个圈居然径直走了过来,敲了敲芙蓉的车窗:“美女,到了。”

芙蓉降下车窗:“认错人了吧?”

对方笑了笑:“别客气芙蓉小姐,就算有所戒备也不用随时握着枪柄吧?我可没带武器。”

芙蓉笑了笑,车窗下握着手枪的右手没动:“说说你的目的!”

“不是我找你,我只是个引路的!再说你真的不认识我?”

芙蓉摇了摇头:“看着有点眼熟。”

“阿伦。”对方拉下眼睛对芙蓉做了鬼脸,“想起来了吧?”

“阿伦?”芙蓉愣了一下,“你是布鲁斯手下的那个阿伦。”

“好记性。”艾伦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嘲讽,“既然是熟人那就快下车吧,大小姐。”

公寓楼的顶层芙见到了布鲁斯,数月没见布鲁斯略显苍老,一脸的疲惫之色,见芙蓉来了他只是指了指一边的沙发:“坐。”

公寓的环境不错,只是现在到处摆满了设备,和这里的环境有点格格不入的感觉,阿伦把芙蓉交给布鲁斯之后就进里面的方面了,房门开关的瞬间芙蓉看到里面还有几个人在忙碌。

“把我弄过来干什么?”芙蓉直奔主题,没有寒暄客套。

“我知道你要干什么。”布鲁斯倒了杯咖啡放在芙蓉面前,“你不可能成功。”

“你怎么知道?”芙蓉不动声色地问。

“马丁的出现本身就是个诱饵,他在找你们的人,你已经被盯上了。”布鲁斯说。

“什么?”芙蓉愣了一下,没太反应过来。

“布鲁斯不甘心你们的逃走,打算用自己做诱饵把你们引出来,他很清楚你们不会放过他。”布鲁斯说,“所以别自投罗网。”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芙蓉问。

“我是干什么的?”布鲁斯喝了口咖啡,“作为朋友我有义务提醒你。”

“你是队长的朋友,我只是个小兵。”芙蓉说,“是他叫你提醒我的吧?”

布鲁斯笑了笑:“难道我就那么现实?不会好心提醒你一下?”

“可能,但我更相信这是队长叫你做的。”芙蓉说。

“不管是不是,争论下去肯定没有什么你想要的结果,但我提醒你,不要趟浑水,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布鲁斯说。

“干掉马丁是我们所有人的心愿,就算现在大家爱各奔东西也是有不得力的理由。”芙蓉很坚决地说,“所以这是我们的家事,你最好别多管闲事。”这话说的很不客气。

布鲁斯叹了口气,显然他对芙蓉的固执有点无奈:“那我告诉你出现在你们公司的根本不是马丁本人呢?”

“不是本人?”芙蓉一下僵住了,她从没想过会有这种情况。

“的确,那只是个带着他面具的替身罢了,你觉得他这种惹了那么多麻烦的家伙会轻易的出现吗?现在可不光是你们在找他,很多人都对他感兴趣,包括ci,总之事情相当的付复杂,你最好别参与进来,以你一个人的能力根本就生存不下去。”

“如果我坚持呢?”芙蓉问。

“坚持……”布鲁斯皱着眉,没太明白她的意思。

“我会考虑你的建议,不过我有我的想法,所以谢谢。”芙蓉突然换了个话题说。

“你打算怎么办?”布鲁斯问。

“还没想好,不过我会继续下去,寻找马丁,调查队长他们的下落,这方面你能给我提供什么样的帮助?”芙蓉问。

“这个……”布鲁斯踌躇了半天,“我不知道,这是实话,有些事情你最好不要太执著,这样对谁都好。”

显然布鲁斯的话里有话,他在隐瞒着什么,芙蓉皱起眉盯着布鲁斯:“你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话你不说清楚我是不会走的。”

“走?”布鲁斯笑了,“把你弄过来的目的就是和我呆在一起,这样更安全。”

“嗯?”芙蓉愣住了,她没想到布鲁斯会这么做,虽然说他们认识很多年了,但关系只能说一般,绝大多数接触都是因为“黑血”的工作来往,说的直白点他们也仅限于认识。

“有些事情到时候你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布鲁斯也不管芙蓉同不同意起身往里走,“会有人安排你睡觉的地方。”

芙蓉没走,权衡之下她打算留下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布鲁斯是个难找的人,这段时间好像全世界都没他的消息,现在突入跳出来找到自己当然要充分利用这次机会,不管是调查本·艾伦他们的下落还是寻找马丁都需要这种人帮助,另外他和本·艾伦的关系怎么也比其他情报贩子更进一层。

发生了这件事之后芙蓉隐约发觉这件事很可能和失踪的几个人有关系,有可能是他们叫布鲁斯提醒自己,不过这只是猜测,一切都需要证实。

芙蓉本安排到了同层的另一间公寓,这时她才知道原来布鲁斯将顶部两层全都租了下来。

晚上芙蓉找到布鲁斯说了自己的想法和要求,很简单,他要找本·艾伦,同时希望那个知道幽灵和绅士的下落,还有对马丁的一些疑问。

“对于本·艾伦他们的下落我暂时还没有什么消息能给你。”布鲁斯的话让芙蓉有点失望,不过布鲁斯还没说完,她也就忍着没直接发问。

布鲁斯见芙蓉没表态就继续说:“不过关于马丁我知道的倒是比你们多一些,但也不是所有事情都能告诉你。”

这叫什么话?芙蓉皱起了眉头:“你要是觉得这些是有价值的情报我可以购买。”

“不,这和钱无关。”布鲁斯摇了摇头,“虽然我是个生意人,但有些生意是不能做的,你必须理解。”

芙蓉明白他的意思,这行的规矩很多,有些情报会惹祸上身,所有就算得到了也不会贩卖,这是一种自保的办法。

“你问吧,能说的我言无不尽。”布鲁斯表现得很豪迈,但芙蓉怎么看怎么觉得他满脸的阴险。

“马丁怎么会和ci闹翻的?”芙蓉斟酌了一下才问。

“你居然想知道这个。”布鲁斯觉得有点意外。

“怎么?有什么不妥吗?”芙蓉问,她考虑问题的角度是一切都是因为马丁引起的,那了解他有助于了解整个事件。

“不,我只是没想到你先问这个问题。”布鲁斯坐正了身子,“其实马丁并非要脱离ci,而是有些事情促使他站在了ci的对立面,这对他来说是一种无从选择的结果,可以说是你们做了太多的事情导致被顾忌,而马丁有是中间人,这一切都是由他一手操办的,他知道的不比你们队长少,只是他手里的东西远没有你们队长多罢了,他有种异于常人的狡诈,但没有你们队长考虑的长远,说起未雨绸缪还是你们队长更擅长。”

“你的意思是说马丁也是牺牲品,他被同僚顾忌和排挤?因为他知道的太多了?”芙蓉皱起眉,她从没从这个角度考虑问题,如果是这样那马丁岂不是成了受害者?这未免也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这只是其中第一个因素。”布鲁斯说,“马丁这种人怎么会甘居人下呢?他有自己的野心,他不满足一个情报站站长的地位,所以他做了很多事情,在剧烈的内部斗争中占据有利位置,原本在年初的时候他就有可能得到提升并且回到总部工作,只是他的竞争对手暗中操纵把他和你们队长合作的事情捅给上层,并且夸大了他的威胁,所以才导致了上面下严令要他干掉本·艾伦拿回东西,可是马丁却有自己的打算,出于某些原因干了之前你们经历的事情,这件事牵扯非常广泛,以至于高层震怒,美军和情报机构都搅和进来,很多背景深厚的人物都被牵扯其中,个情报组织也遭受了牵连,其中就包括我们。”

“你说的某些原因指的是什么?”芙蓉问。

“一些我还没能核实的原因,说的直白点还在调查之中。”布鲁斯说,“不过我可以告诉你,马丁并不是我们了解的那么简单,他肯定还有我们不为人知的一面,我说他背后可能还藏着其他人。”

“简单?”芙蓉苦笑,用简单这个词儿来形容马丁未免也太不符合这个人的老谋深算了,如果他这种人能称得上简单,那他背后的势力又有多强大?芙蓉不敢想。

“有些事情不是我们这些普通人能了解的,当然也不要试图去理解,深陷其中的痛苦恐怕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明白,有人想努力远离这个圈子,而有人却要不遗余力的钻进来寻找所谓的真相,好奇心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布鲁斯的话说的有点感慨。

“那他究竟为什么要拿到队长手里的东西?”芙蓉不明白。

“当然是用来做筹码。”布鲁斯说,“这可是任何人都无法抵御的诱惑。”

“可是他并不缺钱,现在他拿到了公司的控制权,身价已经过亿,有什么还值得他这么冒险的?我说想不通。”芙蓉觉得这个样的理由太过牵强。

“的确,我也想不通,但他就是在这么做,不过在他没拿到那些东西之前什么都是猜测,他会怎么干谁也不知道。”布鲁斯苦笑,“我们没必要纠缠这些,你们的目的不就是要他死吗?追查这些有什么价值?这里面的水太深,小心掉进去就再也出不来了。”

“话说的虽然有道理,但谁能抵挡得住对真相渴求的诱惑?对于我们来说,干掉一切威胁我们存在的人才是最终目的。”芙蓉轻声说。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